第六十三章 变化

    “来来来,大家都别客气,长林,给大家把酒满上。”苏有福作为主家人,辈分也是最高,这会招呼起大家来极为自然。

    趁着空挡,九月从虎子家借了一个小圆桌。随行的家丁下人这会都在门口没有进来,但也不好让他们饿着肚子不是。饭菜准备的足,也不怕多开一桌。

    曾以彤出面,把他们叫到院子里,两个车夫三个随从自是感恩戴德。

    随着一道道菜肴端上了桌,坐在饭桌旁正聊天的众人,都开始把目光集中在香喷喷的菜肴上面,小鸡炖蘑菇,火爆肥肠,清蒸鱼,麻婆豆腐,凉拌豆芽菜,还有一份五香卤豆腐。

    “灶上还熬着汤,大家伙先吃着,一会还有菜啊。”云娘端上一盘米饭,赶紧让大家开动起来,厨房里,九月正在翻炒一盘素菜,冯氏则看着还需要熬上一会的汤。

    苏惠如这会陪着曾以彤,两个人年纪差不多大,很快就聊到了一起。

    “九儿,你和惠如陪着曾小姐先吃饭去吧,这儿就交给我和你大娘。”云娘回来,接过了九月手里的活儿。

    原本这样的场合,女眷是不应该出席的,可曾以彤是客人,没办法,云娘只能打发了九月和苏惠如去作陪。

    陈烨坐在末尾,三个小姑娘自然靠着他坐下。

    曾三爷眼神在曾以彤和陈烨之间来来回回看了一圈,越看越觉得顺眼,心里有个想法,虽然荒唐但不是不可行……

    “以彤姐姐,来吃块肉。”九月一坐下来,就给曾以彤用公筷夹了一块鸡肉放到她碗里。

    曾以彤笑着点点头,吃了一块油亮红润的鸡肉,欢喜的频频点头,“九月妹妹,伯母厨艺太好了,我觉得比我们酒楼的大厨都做的好吃。”

    “嗯,我也这么觉得。不过你也帮忙了呀。”九月笑的眉眼弯弯,曾以彤和苏惠如都是一个性子,她也乐的充当主人,负责照顾她们吃好。

    而另一边,苏家的饭菜也得到了崔县令和曾三爷一致的好评。老村长和苏有福两人牙口不好,光吃豆腐鱼肉之类软和的东西也吃的两眼放光,尤其是老村长,一直知道苏老二家发达了,只不过不知道到了什么程度。不过看到了今天这一桌子的饭食,心里也忍不住暗自诧异。

    没一会,云娘端了一盘清炒白菜,冯氏随后也端上了一盆萝卜豆腐大骨汤,菜也算是上齐了。

    云娘灶上功夫本来就好,加上吃这一顿饭的人身份特殊,自然下足了心力。

    “大妹子,你这心思也太巧了,这么难吃的大肠你也能做的这么好吃,真真是好手艺啊,了不得!”

    曾三爷真心夸赞道,一开始,他并不知道那是猪下水做的。只知道满桌子菜都很好吃,等尝过之后,苏长生给他介绍说是猪大肠炒的,曾三爷有些不敢置信,这么香弹可口的肉菜,居然是他们从来不屑的猪下水做的。

    “呵呵,这也是九儿的注意。”云娘欣慰的看着笑的不好意思的九月。

    “呀,这苏姑娘小小年纪不仅天赋异禀,而且还心灵手巧啊,苏贤弟你们可真有福了。”曾三爷这话说完,九月觉得桌子上众人眼光都齐刷刷的看着她,顿时有些脸上发烫,讲真,她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实际可不都是云娘和冯氏做的?

    九月正啃着鸡翅,也许是年纪尚小,个头略矮,身材娇小,可那张小脸却盈润通透,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更是灵动活泼,这,这真是苏有福的小孙女?

    老村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记得曾经见过几次九月,可眼前的形象却与他印象中不大对的上啊。那个病病歪歪,又干又瘦的小丫头,与眼前白嫩嫩的小脸分明差了好几个等次,除了个子差不多外,形象真的是大相径庭。

    “呵呵,这丫头别的没有,就是鬼点子多。”苏有福笑的满足,九月是他的孙女,是他苏家的苗,她被人夸,苏有福自然与有荣焉。

    众人笑着附和,老村长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崔县令等人说着话,心思却全跑到苏有福家几个人身上去了。

    她瞧了一眼苏有福,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时不时搭句话,虽然头发已经花白,可这会却显得神采奕奕,精神头十足。

    再看一眼旁边的苏长生兄弟,老村长又暗自趁奇,两兄弟都是三十来岁的汉子,平日里都是半只脚踏在泥地里的人,即使今日面对的是县令,他们身上也有一份淡淡的从容,不骄不躁。好似对这样的场面早已司空见惯。

    还有坐在曾小姐跟前苏家大房的闺女,低垂的眉目温润柔和,身上透着一股不同于农村女子的温婉秀气,和那曾家小姐坐在一起,一点都不逊色。

    老村长不动声色的来回打量,突然发现,不止苏九月,就是苏家上上下下好像都发生了变化,除了形象,好像,还有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变化。

    老村长的打量,九月看在眼里。她知道最近家里人变化有点大。这也难怪,往日吃糠咽菜,粗面窝窝头都觉得奢侈,这日子突然变得好起来,天天大鱼大肉的,首先营养跟上了,这时间一长,人可不就是要变上一变?

    至于,内在的。九月也发现了,苏长生是个健谈的,和谁都能聊到一起去。按九月的话说,这脑子里的东西要是再多点,绝对是外交的一把好手。苏长林不用说,可能最近接触的人多了,也有可能想通了,最起码遇事至少不会躲了。要说最大的变化,大概就是两个人眼界宽了吧。

    饭桌上,几个男人边吃边喝,说说笑笑。一顿饭吃了大半个时辰,才算喝的尽心。

    陈烨全程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苏长林时不时的给他夹一筷子菜,崔县令偶尔看得,手里酒杯差点一个没端稳。被陈烨一记眼刀扫过来,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

    吃完饭,太阳还未落下,老村长请崔县令去村里看看,崔县令想趁着机会,好在陈烨跟前留个好。笑眯眯的应了下来。最后由着老村长,苏有福,苏长生带着去往村里田地最多的方向去了。

    冯氏来收拾了桌子,三个姑娘赶紧上前帮忙。云娘在厨房把先前留的饭菜装再食盒里,一会要给老宅的梅氏送去。

    云娘忙完厨房的事,端着半碗剩菜打算和在大白鹅的食盆里,正好见陈烨在院子里消食,道:“阿烨,晚饭就不做了,晚点你要饿了,告诉我一声,我在给你熬点粥啊。”

    “嗯,好。”陈烨点点头,云娘已经转身去倒剩菜了。

    马上就要和这样的日子告别了,这段日子,他如同普通人一样,享受着平凡的亲情。见识到了不同于大家闺秀的姑娘,有时候他甚至在想把自己融入到这个家里去,可,背后的那些人,不会让他安逸这么久的……

    陈烨神色深沉,看了一眼九月的方向。这丫头,只有谈到钱的时候眼睛才会那么亮吧?

    “曾三爷,我家里的豆腐,您已经吃过了。不知您有什么想法?”九月给跟前的两个茶碗里添满了茶水,神态从容大方,看的曾三爷有种面对的是以为和他同龄的人的错觉。

    “苏姑娘,难怪老秦经常在我跟前夸你,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曾三爷接过九月递来的茶水,毫不掩饰眼里的欣赏。

    “三爷,这话就过了,九月实在愧不敢当。”九月低头一笑,巾帼不让须眉的是女英雄,她可不敢自视甚高,有自信是好事,可怕的是看不清自己的位置。

    “哈哈,小丫头。我彤儿要是有你这一半的魄力,我百年后也能放心了。”

    九月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笑了一下,没有搭言。不难看出,曾三爷对曾以彤很是疼爱,可这事作为一个小辈兼当事人的好友,她实在不好多说什么。

    曾三爷也是突然的感慨,也没指望九月说点什么。这会见她干脆装傻,索性正了脸色,话题转到了豆腐上面。

    “苏姑娘,明人不说暗话,关于豆腐坊的事先说说你的想法吧。”

    “曾老爷,既然您这么说了,那我就说说。”九月眉头一挑,这才是正事。站起来继续道:“很简单,你出钱,我出技术。当然,产品销路也还得靠您。”

    曾三爷稍微一沉思,“看来苏姑娘是心里有底了,既然这样,那依你之见,如何分成。”

    分成?这个九月还真没太仔细想过,只能实话实说。“三爷,九月毕竟只是资历有限,您见多识广,想必也不会哄骗小孩子吧?”

    “好一个资历有限,苏姑娘切莫过于谦虚才是。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拖个大,要不就两家各半。你看如何?”这事若要放在以前,曾三爷毫不犹豫最多四六分成,九月最多只能分四成。可现在情况不同,不过五五他也赚了就是。

    “好,五五就五五。”其实在九月心里,不管五五还是四六,只要能迈出这一步,有了开端,以后都好说。

    随后两人又定好一些细碎琐事,豆腐坊的地址就定在了九月家新房的不远处,正好靠近了官道,以后运货也方便,曾三爷对此事没有意见。只等签订协议之后把地买下来。

    最后,由着陈烨执笔,起草了两份协议。一会等村长等人回来再做个见证,这事就算成了一半。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