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肖师傅归来

    村长也有点醉,这才多大会功夫,这苏老二家又要建豆腐坊了。尤其是这次还和曾家搭上了关系,村长也不得不重视,认认真真的看了协议,签了字。

    曾三爷笑着把三百两银票和协议递给九月,“苏姑娘,那这事可就交给你了?”

    “曾伯伯,看在以彤姐姐的面子上,你也该相信我不是?”九月半开玩笑,将协议和银票一并交给云娘收好,心头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豆腐坊地契的事情交给了苏长生,九月也放心,明天过了衙门那关,就可以找人开工了。九月有些激动,豆腐坊是大事,和之前的小打小闹不同,必须要认真对待。

    送走了崔县令几人,老村长也没急着回去,刚才他听了几耳曾三爷和九丫头的谈话,这豆腐坊以后要建成,少不得村里出些劳力。作为村长,为村民谋福祉也是他的指责。

    “九丫头,建豆腐坊这事你有什么打算?”

    “村长爷爷,既然你问起,我这儿确实有个想法。”九月看了一眼家里众人,继续道,“今天大家都在这儿,正好咱一起商量商量。”

    苏有福掏出旱烟,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老村长。“九丫头,这屋里没外人,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说是商量,其实九月早就想好了。当即就把自己的打算说于众人听。

    建豆腐坊他还是打算包出去,家里的房子等同于包给了陈师傅,这多一个豆腐坊,不知道陈师傅能不能吃得下,这事晚点和他谈谈再看。不管如何,普通劳力还是得请本村的人,豆腐坊建好以后,需要的工人,九月首先考虑的还是本村的人。

    “苏丫头,难得你有这份心,老头子我代表苏家村谢谢你了。”老村长脸上难掩激动,他本就是为这事而留下的,想不到这丫头早就想好了。

    “村长爷爷,豆腐坊建好了,对整个苏家村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这个我不用说,您也知道。所以这些工人的人选,到时候希望您出个面。”

    “没问题,老头子我用人格担保,一定给你把这事办妥了。这苏家村的人,可没有我不熟悉的。”

    九月笑笑,她就是要借老村长的眼光挑选能用的人。

    苏家村有一座豆腐坊,首先解决的是一部分人的生计,再来就是带动整个村的发展。这些九月没有明说,老村长也能想到其中的关键。

    随后,老村长又问了九月一些招工的详细要求,决定明日一早再通知村里人开个会。老村长这才安心的出门回家去了,留下一屋子自家人,这会面面相觑。

    “九丫头,咱家真的要建豆腐坊?”

    苏长生有些不可置信,不止是他,一屋子的人这会都看着九月,等她说个所以然。

    “大伯可是对九儿做的豆腐没信心?”

    “这倒不是,只是这么大的事,总觉得不真实。”苏长生说着有些不好意思,他一个大男人,还没一个小丫头没魄力。

    “建个豆腐坊,虽说挣不了大钱,可也算一项长久的营生。而且咱家豆腐名声已经打出去了,只要东西好,就不愁卖不出去,再说,不是还有曾三爷顶着嘛?”九月笑笑,端的一副天真。

    苏惠如站在冯氏一边,这会也听懂了一大半,不知为何,总觉得九月决定要做的事就一定能成功。她也有些心动,当即开口道:“我觉得九月说的很有道理,既然曾三爷出钱,咱们不妨试试。况且,现在协议也已经签了。”

    打铁要趁热,九月见大家想的差不多了道:“还有,豆腐坊打算建在村口官道旁边。咱们村后面几个村的人进镇都要从那里经过,几个村子的人聚集在一起,人流量也不算少了,生意问题根本不用担心,除了平日里零零碎碎的,曾三爷那边也有他的销路。”

    “对,我觉着九儿说的对。”

    一直沉默不语的云娘,这会也走到九月跟前,看着大家,“最主要的事,有曾老爷在,旁人也不敢轻易造次。”

    云娘的话有几分深沉,却让在场的人都脸色一变,九月不由的看了她娘一眼,看来刘金宝那事给她留下心理阴影了……

    苏有福吧嗒吧嗒的抽了几口烟,眯着眼睛沉默半晌,最终开口道:“这事就这么定了,就按照九丫头说的做。”

    苏有福一锤定音,这事就此敲定了。一家人坐在一旁说了一会话,苏景航才下学回来,大家默契的谁也没提今天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苏长生便和老村长去了县衙着手买地契的事。

    九月一大早起来就忙活着绘制一份豆腐坊的大体构造图,快到早饭时分,苏长生还没回来,倒是迎来了宋远清和肖师傅。

    乍一见到肖师傅,九月有些愣神。

    “我要吃面,给我下两碗面,饿死老头子了。”

    云娘正在准备早饭,听得声音出来。顿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九月一看她娘的表情,也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这肖老头失踪这么长时间了,要不是陈烨一直说他没事,苏家人都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呢!可这幅样子回来,实在惊掉了众人的下巴。

    平日整整齐齐的头发,这会歪歪斜斜,身上的衣服也挂的破破烂烂,半截袖子也不翼而飞,脸上黑一块,红一块的,好不狼狈。

    九月放下手里的笔,凑近了一点,顿时脸色一变,捏着鼻子跳了个老远。

    差点被熏死,难怪宋远清离的他远远的。“肖老头,你几年没洗澡了?都快发酵了。”

    肖师傅斜眼瞪了一眼九月,“竟说瞎话,哪有几年?走之前不是在你家洗过澡?”

    “……”

    他离开至少都半个多月了,这六七月的天气,她一天不洗都觉得不舒服,何况大半个月,九月想想恶寒。

    “娘,你先给他弄点吃的。”九月转头对云娘说道:“一会你把爹的衣服给他找一套,让他去后山洗个澡。”

    “哎。好!我这就去。”云娘刚才有点跑神,被九月叫到,应了一声连忙进了厨房。

    宋远清抱着胳膊站在一边,似笑非笑。

    肖师傅瞪了他一眼,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放着的一把椅子上。“让你那没良心的主子看看,我这把老骨头都要被他折腾散架了。”

    宋远清目光一闪,随即放下了胳膊,“得,先生这话,还是亲自告诉那没良心的吧。”

    九月似有所感,看了一眼陈烨住的屋子,就看到陈烨已经站在那里,正好对上了她看过来的目光。

    “哎呦……可怜我老人家一把老骨头,已经一只脚埋在土里的人,还要为徒弟受这么大罪。到头来,连一句好话都没……”

    肖师傅见到陈烨,立刻换了一副伤痛欲绝的模样。自言自语的控诉了半天,还时不时的偷偷瞄一眼陈烨,可惜,从头到尾,陈烨还是无动于衷。

    宋远清失笑,走到陈烨跟前,两个人眼神一交流。陈烨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刚要回屋,就听肖师傅一声接一声,竟比一开始还入戏。

    “司命,给你。”

    话落,肖师傅立马安静了。哈哈……削铁如泥的宝贝,他可是眼馋很久了。“好,说话算话啊。不兴骗老人家的啊。”

    九月不知道司命是什么,不过肖师傅这反应,想来也是不一般的吧。

    肖师傅得了应承,笑的好不得意。

    九月嘴角一抽,暗自腹诽,撒泼打滚,就差打滚了。果然是老小孩啊。

    云娘灶上烧着水,趁着空挡。兑了一大盆温水端出来,肖师傅满意的点点头。洗完脸再洗个手,清水变黑水,云娘倒了一盆,又端来一盆。

    连续换了三盆水,才露出了他原本的面貌。

    “怪老头,你是不是没洗干净啊?怎么还这么黑?”九月仔细的盯着他看了几眼。

    “不可能,你没看刚才水都清了。”

    “啧……我还能骗你不成?”九月翻了个白眼,“宋大哥,你过来看看,他是不是没洗干净?”

    九月这一声“宋大哥”让站在陈烨旁边的宋远清一个激灵,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的人,见他没特别的反应才笑着走过去。

    “确实黑了不少,不过不是没洗干净,大约……”

    宋远清围着肖师傅来来回回转了一大圈,可急坏了肖师傅,“大约什么?你倒是说啊?”

    “大约是晒黑的。”

    肖师傅一愣,看向九月,就见她一脸隐忍。

    “噗……哈哈……”

    九月弯着腰,差点憋出内伤。古代也流行日光浴了嘛?可这也晒的太黑了吧?

    “哼…你这小丫头,想当年,老头子我也有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时候。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姑娘在我面前扔荷包呢!这老了,居然还晒破相了。”

    肖师傅叹了一口气,往事历历在目啊……

    云娘在厨房听着外面的笑声,脸上的表情也柔和了不少,虽然肖师傅他们是外人,可他们都是九月的救命恩人,且都是好人。云娘打从心里把他们都当自家人看待。

    肖师傅要吃面,云娘顾不得想太多。合面,擀面条,锅里已经烧开了水,面条煮熟后,捞到碗里,添两勺凝固的如同果冻一样肉汤,一把碎葱姜丝,一把小青菜。

    再从屋檐下挂成串的红辣椒上摘几个下来,过水之后切成丝,用刚热好的油一泼。

    “呲……”

    立时,隐隐一股香辣味扑鼻而来。

    肖师傅扒着厨房的门已经望眼欲穿了,天知道他这段时间怎么过来的,突然又能尝到云娘的手艺,他竟然有些迫不及待。

    “肖师傅,你先吃着,我再给你倒一碗面汤。”

    “嗯嗯。”肖师傅端了一碗面,护在怀里。坐在在豆芽棚子旁边的小凳子上,盯着碗里的面,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