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银矿

    云娘的早饭比较简单,几个白面馒头,一盘凉菜,一锅小米粥。肖师傅吃了一碗面,又喝了一碗粥,直到撑的肚子鼓鼓的,才不得不放下手里筷子。

    宋远清受九月所托,吃完饭就带着肖师傅去了后山,来一次所谓的大清理。

    “这坏心眼的丫头,不知道爱护老人,非要我去那劳什子的后山洗澡,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嘛!”

    肖师傅抱着一套新衣服,走了一路嘀咕了一路。

    宋远清走在前面,抬头看了一眼刺的人眼睛都睁不开的太阳。撇撇嘴角没有说话,快步往前走了几步,上了一个斜坡,果然见到一汪碧绿的泉水。

    刚好是一个向阳面,阳光撒下去。水面波光粼粼煞,两岸青山绿树倒影其中,伴随着鸟儿欢快的鸣叫。就这么看着,听着……竟让此刻的宋远清觉得无比放松。

    正当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惬意享受的时候,偏偏有人没眼色的上来打断。

    “嘿,傻小子,你在这傻笑什么呢?”

    肖师傅一巴掌拍在宋远清的背上,顺着他的目光看了好几遍,“什么都没有?”

    宋远清笑笑,后退几步,“先生,快去洗吧。”

    “好小子,一个两个都嫌弃我了。”曾师傅一愣,佯装伤心。

    宋远清摆摆手,明知道他在演戏,却还是不忍拆穿,肖师傅这半个月做了什么,他比谁都清楚。原本,这事该他们做的,谁让他们技不如人呢!!唉,说来也惭愧……

    “先生,您千万别这样说,您的功劳,小子们都记在心里呢。殿下,也记在心里的。”

    “……”肖师傅斜眼看过去,宋远清一本正经,顿时觉得无趣,还不如苏家那丫头好玩。“洗澡去喽……”

    话音未落,一个翻身,居然凌空跑了一段,然后稳稳的停在泉水边上。三两下踢掉了脚上的鞋,一只脚踏进水里,脸上瞬间笑意满满,招呼着还在斜坡上观望的宋远清,“呆小子,还不快下来,这水不冷不热,刚好泡掉老头子这一身的泥。”

    宋远清嘴角一抽,“先生还是一个人快活吧。”

    ————

    晌午过后,二旺的牛车才缓缓进了村。

    九月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他们,两三步跑过去,“大伯,今天怎么这么晚?可是衙门那边不顺利?”

    “不是,衙门很顺利。”牛车一停稳,苏长生首先跳了下来,然后扶着老村长也下了牛车。

    “额?我还以为你们遇上什么事了呢,按理说早该回来了。饭都做好半天了……”

    “走吧,进屋说。”苏长生脸色有些不自然,左右环顾一周,才从牛车上搬了几个筐子进了屋。

    二旺一会还要进镇里,牛车并未卸下来,九月有些纳闷,怎么感觉今天都怪怪的。

    几个人进了屋,苏长生放好手里的筐子,赶紧回过头把院门关了个紧实。

    九月越看心中疑惑越来越大,这般防备,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三个人刚坐下,云娘的饭食就端上来了。

    “……”

    九月在他们对面坐下,直直的看着苏长生。

    “还是我来说吧。”老村长指尖敲着桌子,沉吟片刻才道:“我们今天进城以后,就见大街小巷贴满了大字报。”

    大字报,顾名思义九月也知道是做什么的。“那上面写了什么?”

    “上面说是南岭洲江总督在西边发现了一座银矿……”

    “银矿???”这两个字晴空一声惊雷,炸的九月久久没有回过神。

    “可不是银矿嘛?咱们村几辈子人辛辛苦苦,面向黄土背朝天就靠老天爷赏一口饭吃,却不知道身后居然还有一座银山。”

    苏长生说不嫉妒那是假的,银矿啊,几辈子都吃不完的财富。可惜了,不是他发现的……

    “西边?是不是咱们村的那座山?”电光火石之间,记忆里一些片段接二连三的浮现出来,九月不得不怀疑这事和陈烨有莫大的联系,说不定这次大字报的事也和他有关系!!

    “就是那里。”老村长,喝了一口粥,相对苏长生就淡定了许多。

    “那官府可有什么动静?”出了这么大的事,九月不用想,最着急的肯定是那些当官的。

    “全城戒严,这会进出城门那些官兵不把老祖宗的底掏出来就不会放你出门。”

    难怪今天回来的这么晚呢!!不过那西山银矿这么大的事,估计这段时间附近几个村落都不会消停了。不知道会不会耽搁建造豆腐坊……

    老村长瞅了一眼九月皱下的眉,喝完最后一口粥,砸吧砸吧嘴巴,道:“我刚才仔细一想,这事啊不管好坏,都牵扯不到咱们这些平头百姓。越是这种时刻,咱们越不能慌,该干啥还得干啥。不过没什么事就不要往那边凑,免得惹祸上身了。”

    “是这个理,我看过不了多久,那座山也会被官兵把守,左右也轮不到咱们操心,我啊,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就知足了……”苏长生这话,好似自言自语安慰自己,可九月却感到他话里话外的羡慕。

    “村长爷爷,银矿这事一出,咱们村估计要放到火上烤了。大家都只看到永远都花不完的银子,却不知道这些不义之财背后的危险。那位总督大人自己发现的银矿,为什么还要交给朝廷?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九月随意一撇,目光略过苏长生。

    “什么问题?”老村长目光一沉,问向九月。

    “那就是,他没有胆子或者没有能力私自享有那座银矿。”

    世人没几个不爱财的,江总督混迹官场不是一日两日,这样的人,有哪个会心甘情愿的把白白到手的财富转手于人?只怕,这其中还有其他的事也说不定。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具体事实如何,她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苏长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九月的意思,只是低头喝着稀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银矿的事村里人早晚都会知道,老村长索性一咬牙,还不如他这会告诉大家,顺便再敲打敲打,免得有不开眼的做点什么出格的事,连累了一村人。

    ——————

    村里人凡是有大事,老村长就敲响祠堂里的大钟。

    九月自从来这以后,还是第一次听见这钟声响起,浑厚而富有号召力。

    是以,好些村名猛然听到这钟声,纷纷放下手里的活,陆陆续续的都往祠堂的方向聚拢,其中还不乏握着农具刚从田里出来的人。九月踮着脚尖左右看了一圈,自家老爹和工地几个帮忙的人都在。

    “苏叔,这平白无故的怎么还把钟敲响了?”

    第一个询问的九月刚好认得,正是在自家工地帮忙的铁大叔。

    老村长站在台阶上,神色肃穆。缓缓扫了一圈底下的村民,方才开口:“今天,我把大家聚在一起,有两件事。”

    老村长一开口,大家也不再交头接耳。一个个伸着脖子,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第一件……”

    银矿的事一说出来,如九月所想。人群有一刻钟的失控,说着说着,竟有几个悔的捶胸顿足。“早知道有银矿,别说有豺狼,就是有老虎,我也得进去看看!!”

    “可惜啊,大好的发财机会就这么没了!”

    “哎,若不然趁着他们防范不严,要不夜里去看看?”

    老村长听到这话,脸色又是一沉。清了清嗓子,“大家安静,安静……”

    当众人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之后,“这事,我提前警告大家,官府的兵马很快就会封山,别一时犯浑搭上了全村人的性命。这不是唬你们,不管金山银山,现在都是天家的东西,谁要是不长眼,非要往跟前凑,别怪我老头子动用族规。”

    老村长这一番震慑,很快起来作用。下面窃窃私语的几个人这会也脸色一白,安静了不少。

    “苏叔,我们都省的,这不是都被银山迷了心嘛!大家伙也是嘴上厉害厉害,不会真的就跑去探个究竟。”人群里有人高声回了一嘴。

    随即又有人符和。

    “是啊,咱自个儿啥命,都心里门清儿。断不会为了看不见的富贵送了一家老小的性命,村长你就放心吧!”

    各种保证声不绝于耳,老村长绷着的脸这才松动了几分。

    “那好!接下来我就说说这第二件事……”

    刚刚还在一个个急赤白脸议论西山银矿的村民,这会紧张的看向老村长。苏长林身边更是围了不少热情的村民。

    “苏叔,豆腐坊以后招工收咱村的人嘛?”

    “我还能骗大家不成?”老村长说起这事,语气也轻快了不少。

    “太好了,以后就不用跑那么远出去上工了……”

    这两年,村里条件稍微好点的,家里总会有个人是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的。走的远挣的多,可长时间回不了家,也没几个能受得了的。

    “原来昨天那位就是曾老爷啊,我就说看着那么气派的。”

    “苏老二家这下真的是发了……”

    不管众人私底下如何讨论,面子上都是一派激动。相比银矿,虽然听着没那么吓人,但豆腐坊招工这一事,好处确是实实在在能看的到的。农人简单,没那么多弯弯绕绕,很快,银矿一事就被冲淡了不少。

    大家纷纷围着老村长和苏长林,询问招工的细则。一个问题接着一个,老村长说的口干舌燥,余光扫到角落里的九月,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对众人到:“苏家豆腐坊具体要什么样的人,大家一会问问九月,这事她最清楚。”

    额……这是被卖了?九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刚才就应该趁乱溜出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