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谈离别

    就在肖师傅围着烤肉架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之后,九月烤的肉终于大功告成。

    “来你们先尝尝,我接着烤。”

    不等其他人动作,肖师傅眼疾手快,一伸手,盘子里的肉少了一半之多。

    九月看的瞠目结舌,这老头,说他是吃货一点都不为过。

    苏景航还好,毕竟爹娘就在旁边,他这会就是再馋,也没那么着急。先给云娘和苏长林一人拿了一串,自己才吃了起来。

    “阿烨你也尝尝。”云娘把盘子往陈烨跟前推了一下。

    “嗯。”

    陈烨依旧一副从容淡定,吃东西的样子说不出的优雅。

    九月继续烤剩下的食材,回过头,就见他正慢条斯理咀嚼着手里的烤肉。

    从来没见过有人吃烤肉还能吃的这么好看,果然颜值高了浑身都是亮点。

    “九儿,这肉上放的就是你说的那个孜然?”

    云娘吃了一半,细细的品尝之后方才问到,“这味,以前从来没吃过,这第一次吃感觉怪怪的,但越吃越觉得……嗯,上瘾。”

    上瘾?九月笑笑,“是不是和平常吃的肉口味不一样了?孜然粉做菜的时候也可以放,不过这个味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不过,看这样子,家里人好像都没什么排斥的。

    “小妹,肉太少了。根本不够吃!!”

    说话间,一盘子肉串已经吃的一根不剩,苏景航可不想等了,挑了几样自己爱吃的,亲自动手了。

    肖师傅拿了一大半,蹲在一边,吃的正欢。头也不抬一下,九月瞄了一眼,老头子吃的津津有味,想来也该是喜欢的。

    有了苏景航上前,云娘也坐不住了。“阿烨,你想吃什么?婶子给你烤。”

    “我,自己来吧。”

    云娘一愣,转而又看了一眼苏景航,到底还是孩子,“行,那你自己试试。”

    从篮子挑了几样平日他爱吃的菜,递给陈烨。道:“小心别烫着手啊。”

    陈烨点点头,也加入到了烤肉的队伍。

    苏景航烤的都是容易熟的,看着差不多了就赶紧装盘,给爹娘分一半,自己留一半。吃完又接着烤,周而复始,好不快活!

    九月指导着陈烨怎么刷油,怎么放调料。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听的认真。

    肖师傅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眼珠子骨碌碌转来转去,小心思明晃晃的写在脸上,只是这会大家注意力都在烤肉上,并没人看到。

    九月第二把烤肉完成,坐下来自己也尝尝。

    苏景航像只小蜜蜂一样,一会烤了豆腐,一会烤了丸子,一会又是豆腐皮,后面干脆肉也烤上了。肖师傅不甘示弱,一老一少比赛一样,一篮子食材一会会就用的差不多了。

    “要是陪上啤酒,就更好了。”大家吃的尽兴,九月也敞开了肚皮,尝尝这个,吃吃那个,别提多满足了……

    陈烨咬了一口丸子,啤酒?又是他不知道的东西……她脑子还有多少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你小孩子家家,喝什么酒?”云娘倒是没注意九月说的是啤酒还是什么什么酒,只听到了酒,以为九月要喝酒,当下就皱了眉头嗔怪。

    “……”

    我的娘啊,九月吃饱了,困意也上来了,“困了。”

    “这孩子,每次吃完饭就想睡觉。”云娘有些无奈,别人都是吃完饭都想着消消食,这丫头倒好,稍微一吃多,就想睡觉。吃完就睡,你倒是长点肉也行啊,她可倒好,除了不再像以前那么爱生病了之外,身上的肉还是那么几两。

    想到此,云娘又有些心疼。赶忙打了水,“先洗洗手,还刷牙吗?”

    九月的习惯,一家人都知道。每天起来第一件事,要喝热水,三天两头就要洗澡,每晚睡前都要刷牙,不仅她自己,还监督着其他人刷牙。

    刚开始其他人还不习惯,尤其是苏景航,为着这事,没少抱怨。时间一长,倒也都适应了,九月的习惯,已经成了全家人的习惯。

    烤肉吃的差不多了。云娘也起身收拾桌子,苏长林则忙着把炉膛里的炭一个一个的夹出来。肖师傅和着苏景航吃多了,正沿着院子来回转圈圈,做睡前消食。

    九月乖乖的洗完手,又刷了牙。刚要回屋,就见陈烨站在屋檐下望着自己出神。

    许是他的眼神过于专注,九月总觉得有些不自然。

    “你想什么呢?不睡吗?”

    陈烨眸底一暗,迟疑了一瞬。最终缓缓说道:“我后天就要回京了。”

    “后天?”

    九月心头一紧,这就要走了吗?

    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些酸涩。

    “也是,你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是该回去了。”

    九月淡淡应了一声,刚才那点不自然已经烟消云散,只是心口仿佛压了一块石头,呼吸也有些难受不顺了……

    陈烨有些不忍,嘴角动了动,冲口而出:“我还会回来。”

    九月确是苦笑,回了京都,这世上就再也没有陈烨。只有那高高在上的宸王殿下。即便这几天她故意忽视了他是皇子的事实,可她也清楚的知道,眼前的男子也不是这小小的苏家村能留的住的。他在这将近两个月,已经是极为不容易了!

    他是皇子,有这她望尘莫及的身份。迄今为止,她连他真正的姓名都不知道,不信任也好,不方便明说也罢,总之,这就是她和他的距离。

    他要走了,九月没有办法阻拦,也没有资格阻拦。甚至此时此刻,她连看他都觉得抬不起眼。

    她,大概是不舍的吧?要不然,为何心里那酸酸瑟瑟的感觉压的她好像要喘不过气来了呢?

    “你的身份,本该也不该在这小小的村落停留。若是,还有下次,路过苏家村,一定要来家里坐坐。以后,我们若是也去了京都,你若是方便,就见一面,若是不方便也就,罢了!”

    九月低着头,声音从未有过的淡漠疏离。

    “不是,我……”

    陈烨皱眉,他怎么能看不出她瞬间的转变,心里闷的难受,有好多想说的话,这会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心里那那份看不见摸不着的感情,他相信,她也有。他是真心喜欢这个温馨纯粹的家,可他若是不走,身后那些还没有铲除的势力,肯定会牵连到他们,他不想让她们收到一丁点的伤害,也不想眼前的姑娘看见那些见不得光的黑暗。

    “我娘还不知道你后日就走吧,一会我给她说说,也好给你准备路上的吃穿用物。”

    九月努力的清空心里那一团不知名的感觉,扯了个笑脸开始说着路上需要准备的东西,那副从容,好似真的对离别浑不在意。

    陈烨堵了一口气,有些再同她说点什么,见她喋喋不休,浅笑嫣然,张了张嘴,最终,却只化作了一声轻叹。

    肖师傅提着扇子,从厢房出来,有意无意的打量了两人几眼,才慢吞吞的走向井边,提了半桶水过来。

    九月笑着过去就要帮忙,顺口问道:“后日就走,也不知道你路上有什么想吃的,你想一想记下来,明日告诉我娘,路上也好垫垫肚子。”

    “后日就走?”肖师傅放下手里的桶,看了一眼九月,扭头望着陈烨,神色有些不满。“后日就走?你到现在都没告诉我。”

    陈烨不吭声,惹得肖师傅更加不满。“我刚安安稳稳的呆了两天,你就要走了。我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了。要走你走,我不走了!”

    九月一愣,肖师傅还不知道?转而又觉得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陈烨的性子,一直都是如此,心里想的什么,从来都不说。哪怕这个人是他师傅呢?

    “好。”

    陈烨淡淡应了一声,转身就回了厢房。

    肖师傅站在原地,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陈烨的背影消失的门里。才愣愣的看向九月,问到:“他刚说好?”

    九月点点头,不明白陈烨是赌气还是说认真的。

    “他真要我留下来?”肖师傅嘀咕一声,瞬间就笑容满面,“太好了,我还没吃到你说的火锅呢!”

    “……”

    自从有次九月形容了一下现代的火锅之后,肖师傅就一直念叨,可这大热的天,九月实在没兴趣吃什么火锅!!所以,肖师傅,也只是念叨而已。

    “不行,我得去问问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肖师傅不太确定,忙又提着水桶进了厢房。

    九月望着肖师傅的背影,狠狠的叹了一口气。

    ——————

    一夜辗转反侧,九月头一次失眠了。

    第二天,顶着两只熊猫眼早早地就爬了起来。

    以前是陈烨和苏景航两个人出门,现在又多加了一个肖师傅。三个人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幽灵一样从门里出来的九月,苏景航吓了一跳。当即惊呼“小妹,你,你怎么这样子了?”

    九月揉揉迷噔噔的眼睛,“唔…怎么了?”

    陈烨早就注意到了九月的异常,眉头紧锁。她,一晚上没睡吗?

    “你的眼睛怎么了?”苏景航有些担心。

    九月反应过来,大概是一晚上没睡,黑眼圈有点严重吧。当即随便找了个借口,“热的睡不着。”

    “喔,原来是没睡好啊。”苏景航松了一口气,“晚上你也放桶水在炕头,窗户打开,能稍微凉快点。”

    “嗯嗯,我知道的。”九月点头应下,“你们是要出去锻炼吗?赶紧去吧,免得一会热了。”

    “嗯,这会还早,你再去补个觉吧,”

    苏景航说完就招呼肖师傅二人出门,九月不由自主的看向那抹白色的身影,这一个晚上她到底想了些什么啊!!!

    呵,两辈子加起来三十多的人了,居然会对一个二十不到的少年动心,说出去估计真的会笑死人……

    唉,罢了罢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