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离别在即

    顾宸烨面对九月站着,眼里闪烁着不曾有过的光芒。

    被他黑夜星辰般的眸子盯着,九月的心犹如洒落雨滴的水面,泛起微微的涟漪。

    完蛋了……九月觉得脸上好像要烧起来了一样,再对上顾陈烨那张妖孽的脸,她本是世俗的人,如何能抵挡住这样的蛊惑?

    随着他的话落,气氛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咳咳……”

    九月清了清嗓子,对他讪讪一笑,忙移开了视线。

    “三年之后你若真能回来,到时候你如果还记得这话,那我必然会应你。”

    九月一句话斟酌再三,方才悠悠说出口。果然,长的好看的,都自带撩妹技能,这番表白,九月当真是有些豁出去的意味。

    什么身份差距,皇权地位,在答应后又跳了出来,她一直向往的是悠闲自在的小地主生活,而他,这个流落异乡却身份显贵的少年,明显不是她的首选啊。

    少年那张几乎完美的脸上,很多时候淡然沉静,却不时的透漏出仇恨,沉重,缅怀这些消极的情绪。

    身为皇家人,哪里有一个简单的?那些阴霾背后,隐藏着多少的肮脏,九月不用想也能知道,自古有九子夺嫡,她不否认喜欢他,可是这不代表她也喜欢他身后的斗争。

    唉,九月暗自懊恼,话都已经说出口了,还想那么多干啥?船到桥头自然直,几年后的事情,未来的事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呢……

    顾宸烨定定的看着她,九月一身石青色的细棉夏裙,肤白如玉,眼眸亮黑似星辰,粉润的唇角未语先笑,最让他铭刻的是镶嵌在带有婴儿肥脸颊两侧的一对小酒窝,好似那里真的有能让他迷醉的醇酒一般。

    虽然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应,可这已经足够了,顾宸烨嘴角微微勾起,三年,三年的时间,足够让这天下的局势在翻上一番了。

    “三年之后,我定会回来,你,等我。”

    九月侧头看他,心头一顿,这话为何听着这么熟悉?好像很久很久以前,有人这样说过。

    是谁呢?把前世最有可能的几个人都排除一遍,好似没有一个能对的上的。

    可能是做梦吧,九月这样安慰着自己。突然,脑子里又闪过几段零星的记忆,快的让她来不及抓住,就又消失不见了。

    除非关乎挣钱,要不然动脑子的事,九月是极为不喜欢的。她就这性子,散漫备懒,复杂的事情连想都觉得费劲。

    更何况,她面前还站着一位绝世帅哥,她刚才好似看到他笑了呢。

    果然是妖孽,平日里冷冷清清,不苟言笑,今日这般,终是见了他一展笑颜。九月满心的泡泡,好像这一天的郁气,在他那惊鸿一笑之后,也消散了大半。

    他的眼里,有她是熟悉的光芒。九月记得,第一次见他时,总觉得他浑身在发光,今日才知,原来那光,是自己眼里的。

    而此时的顾宸烨,看着她的眼神,像极了那日初见……

    九月有一瞬间的确幸,自己何德何能,竟入了他的眼。

    直到后来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原来这世间,真的有命中注定这样的事。

    两个人不知道在河边站了多久,原本还晴朗的天空,忽然滚来了团团乌云,忽的划过一道闪电,迎照在两人身上。

    夏日的暴雨说来就来,顷刻间,电闪雷鸣。

    “轰隆隆”的雷声接踵而至,仿佛就在耳边炸开。

    顾宸烨心中一惊,担忧的望向跟前的女孩。

    九月早已经捂上了耳朵,看到他投来的目光,一时玩心顿起,朝他挤眉弄眼,做了个大大的鬼脸。

    “……”

    顾宸烨眼角抽动,有些无力。她这性子,实在不能用普通女子的标准能衡量。不过,令他着迷的,不就是她不同于别人的爽朗活泼嘛?

    “傻子,赶紧跑……”

    眼看着暴雨倾盆而下,九月拽着顾陈烨的袖子赶紧向家里的方向跑去。

    这个点,地里干活的村名早已归家。只有几个调皮的孩子避之不及,纷纷拿手儿挡着头往家里跑。

    云娘站在屋檐下,焦急的望着门口。

    “景哥儿,九月和阿烨怎么还不回来?”

    苏景航弯着腰,挽起了裤腿,“我去看看。”说着就要往外冲。

    还没迈出腿,就听到门口脚步声传来。

    九月和陈烨一前一后,落汤鸡一样跑了进来。

    “可算回来了,赶紧进屋。”云娘把两人让进屋,连忙又找出干净的长巾给他们擦拭雨水。

    柜子一打开,随手找了一套衣衫递给九月,又从包裹里翻出还没来得及装回去的包裹,给顾宸烨找了一套新缝制的夏衫。

    苏景航跟着顾陈烨回了厢房,云娘也赶紧烧了小半锅姜汤。

    等他们换好的时候,刚好端了上来。

    屋子外面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云层,紧随而来轰隆的雷鸣身震耳欲聋。

    九月环顾一周,不见苏长林的身影。

    “我爹去哪里了?”

    “早前变天的时候,估摸着要下雨,带着虎子爹去了村头,工人们住的草棚子要是漏雨,还得再盖一层秸秆。”

    难怪呢,九月想着工地上那些人住的草棚,平日天气好一点问题都没有,可这大暴雨一来,晚上怕是还要冷。

    “娘,要不然再拿两床被子送过去吧。咱在家今晚就先凑合凑合吧。”

    云娘一沉思,家里人好歹是个土培房,不怕淋雨吹风,工地上毕竟不是个正经住的房子,原先他们自己陆续带来的被褥估计是不够了。

    “那行,可是你爹也不知道啥时候回来。”

    苏景航凑上来,这事一会雨小了他就可以做了。

    只是,云娘太想当然了,没等苏景航送去,自家住的房子已经开始漏雨。

    这屋子一直未曾修补,平日里还好。可一到下雨,雨水便会渗透檐缝漏进屋里,使得屋内的“土地”开始软化,踩上一脚,即使稀疏。

    这种感觉,极不好受。

    顾宸烨瞧着难受,肖师傅接到他的眼神示意之后,无奈的摆摆手,得,又要他这个老头子出马了。

    肖师傅一个闪身,过了一会,不知道从哪里寻来了一捆茅草。苏景航明了,眼疾手快就开始搭梯子。

    这一来,一老一少淋的比落汤鸡还落汤鸡,九月顾不得自己还湿漉漉的头发,忙从厨房又端来了两碗姜汤,云娘一边劝着让苏长林回来再弄,一边又找来两套赶紧的衣衫。

    肖师傅把漏雨的地方全部用茅草遮当了一遍,毕竟修葺屋子他也不是特别懂,只能如此勉强的应付应付。

    铺了一层新的茅草,到底比之前好了不少。

    大雨哗啦啦直下,九月透过重重的雨幕,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顾陈烨在另一边的屋檐下,心情也莫名好了几分。

    夏日的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半个时辰之后,原本乌压压的天空,被狂风暴雨洗刷过后,终于绽放出了它原本的面容。

    院墙上爬满的藤萝,东倒西歪,异常狼狈,藤叶花蕊落了一地。

    云娘小心的扶起倒在地上的藤蔓,心疼的不行。

    暴雨一停,各家各户都忙碌了起来,村里简陋的屋舍不少,这一下雨少不得好好查看一番。

    ————

    经过了漫长的夜晚,迎来的便是微风徐徐的清晨。

    苏长林家的大门口,早早地迎来了一辆马车,众人忙碌着搬东西。早上要下田的村名们碰见,一打听才知道寄住在他家的那位少年要归家。

    “那马车竟比上次县太爷坐的都好看,你瞧见没有?”

    有眼尖的村名立即和同行的人分享。

    “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木料,靠近一点好像还有一股子木香味。”

    “什么木料我不知道,不过那少年我却知道。”

    同行的人诧异,“你知道?”

    “哈哈,非富既贵啊。”

    “嗯,难怪这去老二家这段时间财运连连,我看呐,和那位小公子有莫大的关系。”

    关于顾宸烨的传闻,因为一辆马车,被村名暗自猜测,一时间倒成了苏家村又一大新闻。

    不管别人如何议论,离别的时刻还是来临了。

    整整一马车,云娘恨不得全塞满,吃的用的,只要能用上的都想放上去。

    宋远清立在马车旁,眼见着顾宸烨平日用的枕头都装了箱子。再望向这座甚至可以说是简陋的农家小院,神色里装了一抹复杂。

    这小小的院子,让他重新认识了一遍自己的主子。即便他们已经经历了无数的凶险和荣耀。宋远清觉得,这两个多月,却依然是自家主子最为在意的一段。

    待的东西装好,众人都围着顾宸烨主仆说话,自然都是舍不得。苏长生匆忙赶来,后面跟着苏老太爷和苏惠如。

    苏有福同顾宸烨嘱咐了几句路上注意的事项,又问苏长林路上的行礼之类的,苏长林一一回答。

    苏惠如透过人群,多看了两眼跟在顾宸烨身后的那个挺拔的身影,眼神多有不舍。

    顾宸烨望着九月,眼底的柔光毫不掩饰。宋远清拿着一盒子递过来,交给了九月。

    “苏姑娘,你收好。主子给你准备的。”

    九月一愣,脸上闪过几分不自然。看了一眼顾宸烨,见他的示意,忙接了盒子道谢。

    幸亏肖师傅这会打着哈哈,吸引了众人的眼光,九月收好了盒子,闪到了一边!

    在一声声嘱托之后,主仆二人终于踏上了马车。

    “陈公子,以后若是得闲,一定要回来看看啊。”

    众人这会管不管熟不熟,都纷纷言道。

    “阿烨,路上一定要小心。”云娘说着话,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掉。

    苏长林跟在一旁,叹了一口气。“去吧,记得要回来。”

    “我定会回来的。”

    顾宸烨声音低沉,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笃定,但终究离别在即。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