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贺礼

    九月心思一转,等开席还有一段时间。云娘知道一早就吩咐了今儿厨房不需要她们帮忙,这儿又让苏景航找来,肯定是有其他的事。

    “惠如姐姐,”九月转过身,“下面人多杂乱,你和以彤姐姐就不要下去了,我先去看看,有事再叫你们。”

    “呃……”苏惠如原想一块下去,听九月这么一说,目光转向曾以彤,“也好,那你去看看,有事再叫我们。”

    “你们别担心我了,又不是第一次来,还怎地这么客套?”曾以彤看了这两姐妹一眼,“若不然我就在阳台上躺着吹吹风,你们也别管我了。”

    “这怎么行。”苏惠如挽起她的胳膊,“就这么定了,九月妹妹下去先看看,我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这陪你聊聊天。”

    “嗯,那我去了。”九月示意苏景航先走,回过头道,“没事的话我再上来陪你们。”

    ——————

    云娘这儿心烦意乱的,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看到苏景航领着九月过来,眼睛一亮。

    九月自是看到她娘不安的神色,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划过。

    “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你奶过来,说你…你大姑来了。”云娘低着头,她没有见过苏兰香,可是她嫁过来的那两年正是那位大姑子传言满天飞的时候,关于她的事倒是知道的不少。

    这会儿给九月说起来,生怕她会问起那位的事,那么难堪的事儿,她还真不知道怎么给孩子解释。

    “然后呢?”九月颦眉,如果是苏有福,有可能会为了面子不认那个女儿,可是梅氏,九月说不好,今天外人这么多,可别闹出笑话来。

    “奶人呢?”

    “你爹把人带到客房,就去前院招呼人了,你奶找过去的时候就没见人了。”

    “娘,你和大伯娘好好准备宴席,我去看看。”两个大活人怎么会不见,虽说家里院子大了,可房间前前后后就那么多。再说,小四不是还盯着呢嘛?

    “我怕一会你爷知道了,今天贵客多,让他们看了笑话可如何是好?”

    云娘前言不搭后语,九月知道她的担心,忙安抚道,“不会有事的,娘你别担心了。我现在就去找奶。”

    话落一把扯过苏景航就离开了厨房。

    ——————

    “哇,好漂亮的碗哟!”

    “真的耶,这么好看的碗碟谁舍得用呀!”

    “这么精致的,真是大方,竟然送两套碗碟!”

    东厢房的房门虚掩着,临窗的大炕上放在各家各户送的贺礼,最显眼的当属秦仁义送来的两个雕花的红木匣子和一个精致喜庆的红漆描金木箱。

    苏兰香一早就想要知道今天家里都收了些什么贺礼,趁着没人注意她们,推开了虚掩的房门,打开两个红木匣子。一边是整套色如青玉的粉青釉碗,一边是整套釉色纯正淡雅的白釉印花碗。

    跟着进屋的梁玲儿,对着两套漂亮的碗碟即惊叹又羡慕,原本因私自打开贺礼而有些惴惴不安的心理,也被满心的羡慕嫉妒填满。

    苏兰香目光直闪,眼中的嫉妒藏都藏不住,眼睛移到一边的金木箱上,这个就是刚才那个贵公子带来的人搬过来的,手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打开。

    “哇~”

    “是铜镜~”

    “还是一对呢。”

    “这可老贵的吧?”

    母女两人一拥而上,木箱里躺着一对缠枝牡丹图纹的六瓣葵花铜镜,泽漆光明,图纹典雅,一看就价值不菲。

    苏兰香满心复杂的拿起其中一块,匀净无暇的镜面印出自己的脸庞,心中的嫉妒抑制不住的显现,她有一块菱花素面铜镜,是梁老二当年给她的定情信物。

    每天早晚她都要拿出来照上一番,她的两个妯娌都没有铜镜,只有她婆婆屋里有一块老旧得看不出人影的铜镜,这让她心中不免有些自得。

    可,她的那块铜镜与这两块相比,简直是粗布与锦缎的区别,一想到这,苏兰香的心就堵得发慌

    梁玲儿双眼泛光,她小心的拿起另一块,镜子里映衬着少女白皙姣好的面容,她拿镜面的手紧了又紧。

    “娘~”

    她转头望向苏兰香,眼底的渴求没有一丝遮掩。

    苏兰香知道女儿的心思,她当然想要,心里也打起了小九九,这是小弟进新房的贺礼,照理应是不会送人的,更何况,她如今还是这样的身份。

    不过,打小梅氏就偏疼她,只要她娘原谅了她,以小弟那憨厚的性子,到时候她再说几句好话。想来问题也不大。

    可这一切的前提是,她要先取得她娘的原谅。

    苏兰香使了个眼神,安抚的拍拍女儿。

    “你记着娘给你说的,一会见了舅奶她们,一定要好好表现。”

    “你们是谁,在这儿干嘛?”

    正想着,梅氏冷然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苏兰香一怔,回过头看了一眼来人,脸色瞬间凄苦万分,抬脚扑到梅氏怀里跪了下来。

    “娘,娘,女儿好想你啊。”

    “香儿?”梅氏不可置信的抚上苏兰香的头,“你,真的是香儿?”

    苏兰香匍匐在梅氏怀里,挤出几颗眼泪。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梁玲儿,瞪了她一眼。这死丫头,刚还和她说,这会儿见到人居然还在发愣。

    “舅,舅奶。”梁玲儿被苏兰香突然的转变吓了一跳,这儿子又看到她投来警告的目光,赶紧上前一步,“噗通”就跟在苏兰香身后跪了下来。

    “娘啊,娘,女儿这几年想你想的好辛苦啊。”苏兰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着实凄惨。

    梁玲儿也呜呜咽咽低着头抹眼泪。

    梅氏心里揪的生疼,“你这狠心的妮子,这么多年了,就真的一次也不回来,你这不是剜我老婆子的心吗?……呜呜……”

    “娘,我回来了又怕爹看见生气,他老人家身体不好,可受不的刺激。女儿不孝啊,没能在你们身边伺候。”苏兰香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可真的面对自己亲娘,心里还是难受的紧。

    梅氏老泪纵横,抱着苏兰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四狗子从门后面偷偷的看了几眼,眨巴眨巴几下黑亮亮的眼睛,蹦跳着下了台阶。九月姐姐让他盯着这两个人,可这两个人偷偷摸摸的,看着可真不像好人。

    九月绕了一圈,就见到四狗子一脸愤慨,蹲在一颗大树底下,瞅着放贺礼的厢房念念有词。

    “小四!”九月轻声叫到。

    四狗子听到声音,脸上闪过欣喜,笑着就朝九月跑过来。

    “九月姐姐,”

    “慢点慢点。”九月赶紧拦住他,“跑这么快摔到了怎么办。”

    四狗子不说话只红着脸笑,“九月姐姐,她们在里面。”

    九月看了一眼东厢房,点点头,顺势塞了一把果子糖给他。“乖,现在不用盯着了。快去找你娘,一会该开席了。”

    四狗子笑嘻嘻的应了好,才一蹦一跳的跑去了另一边。

    打发了苏景航去堂屋看着,免得有人在苏有福跟前乱说话。

    苏景航一脸不解,九月只得把他拉到一边细细解释。

    苏兰香的事儿,苏景航不甚了解。听到九月说的严重,也不敢耽搁,一溜烟就去了堂屋。

    等他走远,九月才提着裙子轻轻的上了台阶,屋里有人在哭,听着像是梅氏的声音。还有苏兰香的诉苦声,夹杂在一起。九月听了好一会,看来自己猜的还真不错。这苏兰香好本事,当真就哄的梅氏站在她那边了……

    “咳……”

    九月清了清嗓子,推开门进去。屋里六双眼睛立时就看了过来。

    “奶奶,快开席了,大家都到处找你呢。”

    而后,一眼扫过敞开的几个木匣子,再看屋里神情各异的几个人,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是在打贺礼的注意?

    “呀,这匣子怎么都打开了?”

    梅氏闻言一僵,目光在苏兰香和梁玲儿身上转了一圈,刚才自己进来的时候这两人好像就在翻匣子,这,还有什么不明了?

    “舅奶,我,我只是好奇,想看看镇里的贵人都送些什么贺礼,一时没有忍住……”梁玲儿小声解释,怯怯的模样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娘,你别生气,玲儿只是好奇看看,小孩子不懂事。我都看着呢,没乱翻东西。”苏兰香挽起梅氏手,一脸沉稳的笑着。

    目光转向九月,“这位是九月吧?我是你大姑,这孩子长的可真水灵。”

    梅氏脸色微霁,自己上前把盖盖好,看到匣子里的东西,她也感叹了一下,倒没有太在意,许是看惯两个儿子儿媳妇时不时送来的好东西,加上如今家底厚了,她手头也存了不少银子,整套的碗碟和高档的铜镜有些价值,最多也就十几两的价钱,放在从前当然会觉得是天大的事情,可如今家里进项多了,这些就显得也没那么金贵了。

    九月倒是轻笑一声。

    “原来是大姑啊。”

    随后移到梅氏跟前,“奶,快开席了。您那些伙伴们都在前厅专门等你呢。”

    梅氏的伙伴,自然是一起采蘑菇换钱的一些老姐妹。在她们眼里,梅氏如今的地位可不就是工头和工友?这是苏长生专门给老太太的差事,免得平日里她闲不下来。

    “娘,我们”

    苏兰香还没从九月一句话就没了下文的怔愣中回过神,又见梅氏就要出去,立时就急了。

    梅氏一愣,眉头轻皱,“你先去客房,等我忙完了再说。”

    “奶,要不然你先过去,我带大姑去客房?”九月适时说到。

    “好,你带她们过去。”梅氏这会也爽快。说完不再看苏兰香独自出了门。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