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认亲被拒

    苏兰香母女瞧着后院人少了,便从客房出来,捡些轻省的活计佯装帮忙。

    没多久,九月却见她们躲在一旁嘀嘀咕咕的说起话来。

    九月把碗筷归整到一起,耳朵不时传来她那大姑和表姐的谈话。

    听着听着,她不由嗤笑,以前看穿越小说多了,什么极品亲戚,多的数都数不过来。她在这生活了将近半年,才发现这苏家原来不是没有极品亲戚,只是这个极品已经去祸害别人家了。

    这两母女正在讨论她家收到的贺礼里面,哪些可以讨要。梁玲儿一再强调对六瓣葵花铜镜的喜爱,苏兰香则对炕柜上那几匹颜色鲜亮的细棉布料眼馋不已。

    两人自以为没人听见小声的嘀咕着。九月瞄了她们一眼,端着一摞洗干净的碗筷目不斜视的从她们前面走过。

    梁玲儿的视线就落在了那身清新鲜亮的浅绿色衣衫上,眼中的妒意藏都藏不住,这身衣裳穿在她的身上一定比那小丫头穿好看。

    “娘,九月怎么不太像乡下的姑娘,咱村里红英她们不都是黑黑瘦瘦,一点都不起眼……”那丫头透亮白皙的肌肤,比她都不差,梁玲儿手里的丝帕又搅动起来。

    “你傻呀!!”苏兰香翻了一个白眼,低声道:“你二舅家现在有钱了嘛,咱村里的人家那是穷,每天吃着杂粮饭青菜粥,可不就是黑黑瘦瘦的嘛?她们那能和你二舅家比,你看刚才的席面,几乎每样都是荤菜,鱼肉蛋一样都不少,你说,天天吃得这么补,况且,那丫头还是长身体的时候,肯定越养越水灵。”刚才她偷偷看了一会,上的那些菜,几乎都是肉菜。

    苏兰香啧舌不已,那么多桌肉,得花掉多少银子呀。

    “那倒是,咱两那会吃的饭食,味道都是极好的,娘,你说那些菜都是二舅娘自己做的嘛?”梁玲儿。有些埋怨,听说就是因为她们家的吃食好,入了那个迎宾楼掌柜的眼,靠着他挣了好多钱,她娘也是苏家出来的人,怎么就做出来的吃的一点都没人家的好呢?

    “……”

    苏兰香哑然,她嫌厨房的活脏,就很少主动去厨房帮忙,只在农忙的时候跟着梅氏学了一阵子。

    ——————

    忙碌了一整天的苏家,赶在傍晚前,把借来的桌椅板凳锅碗瓢盆清洗干净挨家还了回去。

    小山村的宴席大多如此,借来的家什,还回去的时候,宽裕些的主家多少都会给些添头。比如席面的剩菜,或是一把青菜,几个鸡蛋等。

    苏家的席面基本没有剩菜,家里的鸡蛋也消耗得差不多啦。

    好在,这次专门做的豆腐还比较多,正好,一家送半斤豆腐,一斤豆芽,即清了家里的存货,又送了实惠的谢礼给村民。

    得到豆腐和豆芽的人家自然都很高兴,豆腐是稀罕的东西,大多数人家几乎没见过,豆芽也是一样,胜在新鲜。得回这么些东西,任谁都觉得划算,村民各个心里都喜滋滋的,对苏长林家的的评价就更好了些。

    九月的舅舅家这次让大舅娘金氏和二舅娘蒋氏过来帮忙,后厨收拾的差不多云娘就让她们和哥哥一起回去了,双柳村离苏家村不太远。可他们一家借的是同村人家的牛车,得赶在天黑前给人家送回去。

    云娘拿了一坛子猪油,五十个鸡蛋,豆腐和豆芽装了一篮子让苏长林装上牛车,九月则从贺礼的炕柜上拿了半匹石青色素面细棉布和半匹橙黄色暗花细棉布递给了大舅娘金氏,让她回去看着分了。

    金氏和蒋氏眼角眉梢顿时带上了喜色,以前苏家境况不好的时候,娘家没少给小姑家送物添衣。

    金氏虽然口上不说,心里到底是有几分不乐意的,赵家家境是比苏家家好一点,可那都是赵家男人搏命挣的,赵家地少,靠着打猎添补家用,可打猎风险大,双柳村的成年男子多数都结伴入山,就是为了关键时候能相互帮忙,受伤是小,就怕把命都送了。

    苏家富裕了,金氏是真心高兴,不用自家再添补,还能收到价值不菲的回礼,她很是满意。

    “哎,这是做什么,家里不缺油和鸡蛋,孩子都还小,留着给他们补补身子。”大舅赵文强推却,打猎人家,少啥都不会少了肉食,他们家的娃可比景航九月壮实多了。

    “家里还有呢,知道你们不缺,可这是长林家的心意。”苏有福道。

    一旁的苏长林不善言谈,只不住的点头附和着。

    妹妹家的日子才刚刚改善,赵文强继续推辞。

    云娘顿时沉了脸,“大哥,这是要打我的脸么?只兴你给外甥添礼送食,他们现在有能力孝顺长辈了,你反倒是不许了?那以后你再来,可不许带东西了。”

    赵文强闻言,脸色讪讪,只得笑着收下。

    大人那边说着话,平日帮九月卖豆芽的几个小伙子凑在一起,扫地的扫地,倒垃圾的倒垃圾,一个个不比大人们认真。

    二狗子借着与苏景航说话的时候,不时偷瞄几眼九月,两个多月过去了,她更加好看了,头发乌黑皮肤洁白,双眼黑亮亮的像夜空中闪烁的星星。

    二狗子的眼神一时竟移不开去,九月似有所感的望向他,见他眼神定定,不由朝他平和的笑了笑,那笑容仿佛是在安抚淘气的孩童一般。

    确实,在九月眼里,他就是一个孩子,这个年纪放在现代还只是个初中生。二狗子发偷瞄被发现,赧然低下了头,

    苏兰香和蒋琳儿趴在角门哪里,弓着腰偷看,苏兰香咬牙切齿,那么多的东西,送走一样可就少一样啊。

    梁玲儿的视线一直没离开九月,见这情形,她自以为了然的挑起了眉毛,眼珠在九月和二狗子两人身上转来转去。

    九月淡淡的朝她瞥了一眼,暗自翻了个白眼,小屁孩儿,心眼还贼多,视线冷漠的从她身上移开。

    梁玲儿见状,恨恨地咬了下嘴唇,前面送别那个曾公子的时候,她想朝前凑趣,想在曾家公子面前留下好形象,可梅氏却警告她们不许去前院。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那公子和九月说了几句话,便坐上马车回去了。

    想起他之前说的,“你要的东西他会尽快给你送来”,梁玲儿听到这句话以后,心里就像是有只猫挠似的,这丫头真大胆,居然敢大咧咧的找人家要东西,最重要的是那个曾公子还答应了。

    梁玲儿可不相信她只要了树苗和那个什么藕种?若换做是她,什么面料首饰,金银珠宝。曾公子爹是知府,什么好东西没有?她越想心越痒,等一会人走了,一定要找九月去问问清楚。

    ——————

    天色渐晚,大家忙了一天都累了。

    苏有福这会酒劲上涌,心里却激动异常。想着今日来的那些贵人,他们老苏家几辈子都没有现在的荣光。

    迷迷糊糊的由苏文海扶着,刚准备回老宅。谁知从后院冲出一个人影,“噗通”一声就跪在他面前。嘴里喊着“爹。”

    苏有福一愣,酒意醒了一半。眯着眼睛看了半晌,对着苏长生和苏长林冷声道:“谁让她来的?”

    被点到名字的兄弟二人一个激灵,“爹,没人叫她来。您别生气……”

    苏长生上前扶住苏有福,“咱先回屋。”

    苏长林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关上了大门。

    “让她走,我不认识她。”苏有福脾气上来,指着苏兰香气的胡子都在发抖。

    “爹,女儿错了,真的错了啊!!”苏兰香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撕心裂肺。

    梁玲儿站在一旁,想了想也跪倒一边,“舅爷,我娘她天天都在念叨你们,您别生她的气了。”

    苏有福冷哼一声,“你难道忘了,当初我说过的话,从你踏出我苏家的门,你早已就不是我苏有福的闺女。现在,你打哪来的就回哪里去。否则,别怪老头子我打断你的腿。”

    梅氏一听,大惊失色。哀嚎一声,“老头子,你这是何苦呢,香儿好不容易回来了。她也知道错了,你,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婆子…不要赶她走好不好…”

    苏有福见此,脸上皱纹挤在一起,“当初,是你不知廉耻,放着好好的人家不要,非要跟着一个女人刚死的鳏夫跑,你把我们一家子的脸都丢尽了。”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生了你这么个孽障。老大老二,你们还等什么,把她给我打出去。”

    苏长生闻言,看了一眼苏长林。两个人均是一脸为难。

    “爹,不要啊。”苏兰香跪着往前挪了一点,“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原谅我吧。”

    “老头子,你这不是存心要我的命嘛?”梅氏捂着脸,祈求的看向苏有福。那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苏有福看两个儿子不为所动,怒喝道:“怎么,都聋了??”

    苏长林不忍,“爹,她……我……”

    “好,好,好……你们翅膀硬了……”苏有福说着,用力挣脱扶着他的苏长生,“她不走,那我走。”

    九月皱着眉头,眼看着老爷子摇摇晃晃就要往外走,还没来得及扶他一把,就见他停住了脚步,晃了两下,居然就要倒下了。

    “爷……”

    苏景航最先反应过来,一个闪身就接住了苏有福的倒下身体。

    “爹!!”

    “老头子,你怎么了?”

    “肖师傅,肖师傅……”九月一慌,很快镇定了下来,眼神四处寻找肖师傅的身影。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