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收获之喜

    苏有福毕竟年纪在那,一时情绪激动就这么晕了过去。

    幸好家里有个肖师傅,九月一干人也没乱了分寸。

    老爷子这样的情况,也不敢在送回老宅。九月当机立断,收拾出了一件厢房,让苏有福住在新院里。

    梅氏忧心忡忡的坐在炕沿上哽哽咽咽了半天,苏长生问过肖师傅,老爷子确实没事之后才带着梅氏和苏兰香母女回了老宅。

    安顿好苏有福,苏家新房整理清楚,九月让云娘给来帮忙的季娘子,曹寡妇和田氏等人各包了二十文钱谢礼,厨房里剩余的肉菜也让她们带了回去。

    林氏帮着一直买早餐,和苏家也熟识,加上老村长为人不错,儿子苏武时常在外干活,眼界心胸都比较开阔,从前苏长林两兄弟家里都清贫,没少帮着他们找些散活,让两兄弟能在农闲的时候挣些钱银,苏长林兄弟他一直是心存感激的。

    这次豆腐坊招工人,他更是不遗余力,于情于理都是苏长林家该感谢的人。云娘和九月商量后,分出半匹湖蓝素面细棉布和半匹杏红暗花细棉布,家里比较拿得出手的谢礼只有布料了。

    这些多是秦掌柜和曾家每次来送的礼,都是上等的细布面料,就这么半匹半匹的作为回礼送了出去,云娘倒是有些心疼,她闺女的秋衫才制了两套,冬天的更是一套都没来得及制呢。

    苏长林和肖师傅的秋衫也都一件都没来得急赶制,这么一送,家里的布匹就少了一半了。

    他们夫妻俩的穿着可以不计,可不能短了孩子们的,云娘决定忙完这几天,她就把几个孩子的秋衫都赶出来。

    东西都送完了,苏长林把朱红色的大木门关上,偌大的苏家家新宅里,一时静寂无声。苏长林坐在新制的红木椅子上,有些不自在的左右挪动着身子。

    九月见状不由一笑,开始给她老爹找点事做,“爹,咱家牛还在老房子里呢,是现在去拉过来还是明天再去呀?”

    “啊,现在去吧,天刚擦黑,这个时候正好。”苏长林果然积极的站起来,“我现在就去。”

    “爹,我也去!”苏景航也跳了起来,“我还有几本书顺便都搬过来。”九月对这个呵哥哥很满意,最近一有空除了背书就是习武,有时候忙的九月见不到人影。

    “他爹,要不你把咱那屋打扫一下,让陈师傅她们将就着住一住。总好过一直住草棚啊,咱家院里有井也方便,地窖里留着粮食,厨房也能用,让他们晚上饿了自己看着弄,可别饿着。”云娘不放心的叮嘱着。

    “哎,行。那到时候就让大哥她们住家里,反正家里房子也宽敞了。”苏长林想起赵文强兄弟两也和那些工人们挤在草棚里,心里也过意不去。

    云娘点点头,这样自然最后好了。

    有了陈师傅他们看护老房子,苏家算是没了后顾之忧,只需隔三差五的回去看看就行了。

    九月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此时的她正满心兴奋的,在自己的新床新被褥上打着滚。

    太好啦~终于有自己的房间了。

    浅蓝色的素净被面,同色系的床单,新打的被褥柔软蓬松,躺着十分舒适,九月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这才起身整理房间。

    她的东西本就不多,很容易就整理清楚。这间屋子的炕临窗而建,新制的红木炕柜整齐的摆放着,九月习惯睡床,日子往下渐渐凉了,等到下雪的日子,再移到炕上吧。

    整理好自己的屋子,云娘把给苏景航和肖师傅的屋子整理了一遍,都是新制的被褥床单,只是颜色上的区别,苏景航的是瓦蓝色,肖师傅是石青色。

    寂静的夜里,油灯偶尔冒出“噼啪”的油花声,云娘安静的在油灯下缝着衣服,直到隔壁的屋里传出轻轻的说话声。

    “小妹,你干嘛把铜镜放我这?我又不是女孩子,不需要这种东西。”苏景航嘟囔着。

    “秦掌柜不是送了两块大铜镜嘛,我和娘一人一块,这块小的就给你用了,别说男孩子不需要,是给你出门前整理仪容用的,又不是让你对镜帖黄花。”九月戏谑道。

    “这~”苏景航苦着脸的拉长了声音。

    “呵呵,好啦,不逗你了,赶紧洗漱吧,明天还要跟着孙秀才好好学习呢。”九月笑着安抚他。

    “嗯,我一会儿就去。”苏景航应下,却又似想起了什么,“小妹,你说爷明天醒了知道大姑她们还在,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呢?九月我想知道。

    “哦,这事你怎么看?”九月顺着他的话问。

    “爷爷很生气,可是奶想认下她们。可是爹和大伯也不好真的就把她们赶出去……”苏领航皱着眉头,一脸苦恼,其实他是不喜欢那两个人的,不是说她们做的事,而是她们看人的眼神,总觉得他是待价而沽的货物一样。

    “嗯~,爷爷生气,是因为大姑她做了不好的事,有辱咱家门风。爹和大伯……珍珠感叹一声,“不管怎么说,大姑都是他们的姐姐,这是什么啊,咱们做小辈的没话语权。哥,你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苏景航点头应了。九月才回了自己的房子。

    第二天,天气阴沉。苏家的前院却热闹喧嚣。

    “陈师傅,池塘的大小就按照我们之前说的来挖。现在藕种没到,你们不用赶时间。”九月笑呵呵的说道。

    “没问题,这活简单,三天应该就可以了。”挖坑担土都是简单的体力活,十来个青壮年三天肯定能干完。

    “那是最好,忙完这段时间正好大家伙也都能赶上秋收。。”九月呵呵笑道,“那行,这里就麻烦你了,那土正好可以填前面那块坑地,我娘打算还在院子里种点菜啥的。”

    “行,事情包在我身上,你忙去吧。”陈师傅笑着拍拍胸脯保证,与苏家打交道惯了,他也知道苏家小闺女说话的分量。

    苏长生这次生怕老爹再气出个好歹来,一大早就劝着梅氏送走了苏兰香母女。只不过来的时候两手空空,有的时候却没少拿东西。

    不管大人们心里如何想法,这个突然出现的大姑好似又消失了一般,众人默契再没提起。

    ——————

    山风吹拂着已经换了深绿外衣的树林,鸟雀成群飞回了枝丫家的巢,叽叽喳喳说说遇见的新鲜事,炫耀一下自己寻回的嫩虫。

    苏家新院里,九月见得秋日的太阳实在好,天空蔚蓝,秋风凉爽又不冷冽,于是就把饭桌摆到了廊檐下。

    大盆的白米饭,大碗的红烧肉,金黄的蛋羹,还有烧豆角,肉沫豆腐,红椒豆芽…

    林林总总,摆满了桌子,众人团团围坐,苏有福兴奋的拍开一坛子老酒。老老少少,除了女眷人人都满了一碗。

    “丰收酒,庆丰收,年欢喜,人团圆!来,庆贺我们的第一次丰收,以后年年岁岁皆有今日!”

    老村长脸色潮红,第一个端了酒碗同众人碰杯。

    众人也是欢喜,一口闷了半碗烈酒,末了却是齐齐伸了筷子扫荡饭菜。

    就是平日寡言的苏长林也不例外,不但给自己,还给九月抢了半碗红烧肉。

    九月笑的不行,分了苏惠如几块,姐妹两相视一笑,惹得旁边的云娘和冯氏也乐开了花。

    肖师傅一反平日的作风,一碗碗烈酒下肚,很快就醉的脸色通红。

    “大喜啊,这是整个大庆朝的喜事啊。”

    肖师傅拍了手,欢喜的几乎要眼里淌出泪来,他踉跄着绕过了半面儿桌子,“丫头,你是整个大庆朝的福星啊。北地有了稻米,若南地一年能两熟,天下的粮食将会增长半数,就不会再有人饿死,这天下不在怕旱涝灾荒!苏家祖上有德,大庆有福!滔天功德,尽归你一个小女子之身啊。…”

    “肖师傅,你……!”九月被怪老头这般举动惊了一跳,听得他越说越离奇,就伸手要去搀扶。

    雪白的米饭浇上暗红的肉汁,足有麻将大小的肉块颤巍巍盖在最上面,这简直是世间最诱人的美食啊。更何况这米饭还是他们日日看在眼里,亲手拔过草,撵过麻雀,盼望了整整四月的宝贝疙瘩。如今就这么捧在手上,几乎接了大陶碗的人都是激动不已。

    老村长提起筷子,犹豫了多少次都是舍不得下手。惹得一旁的苏有福好笑,催促道,“你倒是下筷子啊,我还等你先尝尝味道呢。”

    “好,好,吃,一起吃。”老村长眼看水光流转,转过头含糊两句。

    听得这话,苏有福也端起自己那碗尝了一口,忍不住赞道,“好啊,好米,好吃!

    一旁的苏长生道,“就是啊,我觉得比城里买来的精米更好吃。”

    说罢,他想起先前惦记之事,又道,“九丫头,你说,咱们以后都能在家门口种这稻米吗?那岂不是……”

    “闭嘴!”

    苏有福难得虎了脸呵斥儿子,“同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事九月自有打算。你当这稻米说种就种啊!”

    苏长生被训斥也没恼,但也知道自己多嘴了,赶紧道,“我也不过是说说,这米饭实在好吃,就想着家里都能吃到就好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