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中秋将至

    苏长林家最近的好事接二连三,新房建成,豆腐坊也即将完工,种在河边那板块水稻终于也终于收割了。

    村名们不知道九月要种的是一年两熟的稻子,只道是如今苏家的家底种几亩稻子都不在话下。只这样也羡煞了大家伙的眼睛,纷纷考虑着要不要存点钱来年也种上个半亩,即使家里吃不起,拿出去换钱也是可以的啊。

    九月不知村民们的想法,却知道老村长的意思,从收割,脱粒,到舂米,老村长和肖师傅也自愿当了小工,加上苏有福三个老人都忙的不亦乐乎。

    第一次收成,九月今日用新米做了满满一大锅米饭。在家里开饭之前练了平日里往来比较多的几家让苏景航送了过去。

    十几只大海碗每一只里面都盛了大半碗白米饭,铁锅里就空了一半,再添上两勺红烧肉,肉盆也空了一半。

    苏景航心疼的直跳脚,嘴里嚷着,“哎呀,不要再添了,家里不够吃啊!”

    肖师傅在一边虽然没有这般喊,但是双眼盯着米饭和肉盆,也是一脸心疼模样。

    云娘看的好笑,瞪了儿子一眼,转手扯两块锅巴包了米饭和红烧肉,做了两个简单的饭团塞他手里,末了吩咐道,“别小心眼,这次收稻子这几家可没少出力。赶紧挨家送过去,等你回来,我们就开饭。”

    苏景航一有红烧肉饭团堵了嘴,立刻就收了满肚子的不满,边吃边跑腿儿送东西去了。

    肖师傅站在门口,干咳两声,好似秋燥有些伤了嗓子。

    九月笑的不成,双眼弯弯如同初月一般,悄悄拉了一把云娘的衣角。

    云娘心领神会,抿着嘴轻笑,随手又做了一个饭团。

    “肖师傅,你也吃一个饭团啊,我多放了两块红烧肉。”

    肖师傅脸上浮起一抹不自然,手下却是接了过来,“好,好!”

    大院里不起眼的角落,隐约有些杂音传来,很快又消失无踪。

    吃完饭后,老村长和苏有福两个同路。一人一锅旱烟,老村长抽完一锅,心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如今日子比先前好过太多,若是大伙儿都如同长生那么想,怕是这福气也长久不了了。平日你嘱咐两句,一年两季这事,先不要声张。我看呐,你那个孙女是个不得了的,先看看她有什么打算。”

    “我又不傻,难道还真把自家的好事宣扬的满天下都知道啊!你放心好了,我家那几个也不会乱说的。”苏有福虽然兴奋,但财不露白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

    秋日的太阳实在好,天空蔚蓝,秋风凉爽又不冷冽,安宁平静的日子又过去了一日。

    第二日早起,九月洗漱干净,转到前院的时候,见得肖师傅正坐在石桌儿旁仔细挑拣稻粒,旁边还有半口袋春好的米。

    九月笑道,“肖师傅,平日都不见你人影,怎么这几日连家门都不出了?今日还起的这么早。怎么不在睡一下,这些活计我一会和我娘做就好了啊。”

    肖师傅笑着拍拍手上的灰尘,“这些东西我打算拿走一些,要送人。丫头,你不会小气吧?”

    “额??”九月眼珠儿转了转,试探问道,“是给顾宸烨嘛?”

    肖师傅楞了一下,转而眼底却是笑意渐满,“既然你知道,我也不瞒着你。确实是给他的,他走之前,特别让我看着你家种的半亩稻子,你应该知道,这东西意味着什么,我那个徒弟,一门心思都想着你的安危,眼前这么大的功劳,你们家暂时还吃不下。只能交给他,你放心。时机成熟该是你们的,一样都不会少的。”

    “哦,这样啊。”九月想起顾陈烨,脸色添了三分红晕,试探问道,“我打算明年就开始种一年两季稻子,若到时候村民们都种,估计这事也瞒不了多久,你给他说一声。”

    “你可以给他写信啊。”肖师傅抬头。

    “写信?”九月还没想过,他走了这么久,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你可别告诉我,你不会写字。”肖师傅看向九月。

    “大概什么时候送过去?”

    这就对了嘛,这点事还要他老头子操心,“晚上交给我就行。”

    九月脸色通红,道了一声“知道啦。”掉头就去了厨房。

    肖师傅嘴角翘了起来,桌上的稻种沐浴这晨光,越发显得饱满,一旁的袋子敞着口,青白的米粒也在莹莹发光…

    “年轻是真好哇……”

    ——————

    眼见豆腐坊就要完工,曾三爷带人送了第一批做豆腐的器具过来,也顾不得监督伙计们好好安放,就直接寻了九月说话。

    两家现在也算熟识,苏长林也不同他客套,一听他说找九月,就继续去前院帮着陈师傅挖池塘了。

    因为还有十几日就是中秋,九月原本想要偷懒,在镇上点心铺子买些月饼,过节时候走礼。没想到,大庆这里居然没有月饼。或者说,只有一种月饼的雏形,一种圆扁的白面饼,中间夹了一些糖桂花,实在是颜值太低,味道也让人不敢恭维。

    无法之下,她只能张罗着自家搭烤炉烤月饼,苏有福最近宠孙女宠得恨不能上天,言听计从,但有时候对于孙女古灵精怪的想法,也是头疼不已。

    听得九月要做烤炉,当下就叫了手艺活好的铁柱和虎子爹两个人,肖师傅知道九月做的烤炉是要做新的吃食,兴致来了,干脆脱掉长衫也帮起忙来。

    曾三爷上门,九月就扔了众人同烤炉“奋斗”,转而洗了手跑进屋子,笑道,“曾伯伯,你这是送器具来了?”

    “是啊,”曾三爷笑眯眯指了院子角落忙碌的众人问道,“你这又捣鼓什么新奇东西了?”

    “啊,没什么,就是城里卖的月饼不好吃,我打算自己烤几个。”九月笑嘻嘻说着,惹得曾三爷捋着胡子玩笑,“那烤好了可忘了我呀,你的手艺,城里点心铺子一定多有不如。”

    “好啊,一定多给您和以彤姐姐送一些,少了谁的也不能少了你们的啊。”九月说的有趣,哄的曾三爷也眉开眼笑。

    但他到底也没忘了正事,喝了茶水就道,“九月,天气转凉了,马上就没青菜吃了。我现在就等着第一批豆腐出来带回府城去。”

    九月听得有些心虚,这几天一直忙着,豆腐坊的事基本没过问。不过……“没青菜吃?”

    “嗯,天凉了。你家豆芽估计也得停下了吧?不过等豆腐坊开业,咱们定能大赚一笔。”曾三爷说道。。

    豆芽都是苏长生在打理,好像前两天隐隐约约听他说了那么一嘴,她当时干啥来着也就没注意。这会一听九月倒是才想起来这个时代的弊端。

    南方还好,可北方一到秋冬季,青菜可不就是没有了嘛。前世不管什么时候,即使大雪盖地的冬天都能吃到可口的青菜,九月从来没想过会曾三爷说的这个问题。

    前世的时候家里有一个大棚,冬天也没断过青菜,九月倒是同爷爷奶奶种过一些菜,但如今是在大庆,气候时节如何,她几乎是半点儿不知。育苗,什么时候起苗,什么时候下地,若是衔接不好,可就麻烦了。

    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想想这个问题了。

    “曾伯伯,豆腐的事情倒是好说,相信只要我们的东西好,加上您的人脉,我们一定能得成所愿的。”

    一老一少说的热火朝天,外边男人们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虎子几个卖豆芽的回来,知道九月又在捣鼓新的东西,一个个跑来凑热闹。笑嘻嘻同众人问好,然后替换长辈们忙前忙后,当真是没有半点儿不自在。

    九月送了不肯留饭的曾三爷,正好迎了带着两个小姑娘来帮忙的铁蛋娘。

    一个小姑娘是铁蛋姐姐,叫梨花,一个是他家隔壁郭家的大女儿叫腊梅,都是同九月年岁相当,平日多半在家里作绣活儿,不太出门。

    自九月家日子越来越好,村里人也是羡慕,就愿意家里闺女同九月多走动,哪怕学到几分本事,将来嫁出去也会过个日子。

    这不,一听说九月要烤点心,需要人手帮忙,铁蛋娘立刻把自家闺女和隔壁丫头带来了。这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对九月来说,却是谁都欢迎,也没什么敝帚自珍的想法。

    左右村里人都是实在的,尤其最近前前后后也得了大家伙不少的帮忙。一点小吃食,也不怕她们学去了。

    这个时空没有各种添加剂,酵母粉,各色辅助食材,但有一个好处,所有食材都是绿色食品,放心又味道自然,足以弥补一切。

    这次的月饼,九月准备做豆沙,五仁和鲜肉三种馅料,前两种比较废功夫,第四种就是个“鲜”字。

    九月是半道来的,很少同村里姑娘一处玩耍,以至于村里小姑娘待小米都是好奇又陌生。

    如今梨花同腊梅两个就是,一边跟着铁蛋娘忙碌一边左一眼右一眼偷瞄九月。

    九月难得玩笑,趁着他们偷瞄的时候,突然抬头做了个鬼脸,吓得小姑娘差点儿扔了手里的盘碗。

    九月笑的不成,挽起的衣袖里,露出两只缠了白色棉布的镯子。一旁忙碌的云娘闻声望去,眼底就溢满了宠溺。

    青砖砌成的烤炉下很快就架上了木头,烧的整个炉子都冒着白腾腾的水汽,很快水汽散尽,整个炉子也就烤干可以正式上岗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