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七章危险

    尹清泉脸色微变之中,夹起剑坯飞奔而去。

    叶寻这才看向了任天晴“进来吧!”

    任天晴走进屋里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对着我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莫名其妙的看向对方时,任天晴却飞快的在屋里翻找了起来,没过多久她就从房间角落里,翻出来一只像是鸣蝉一样金色蛊虫。

    任天晴不等我说话,就一刀刺穿蛊虫脊背,把虫子给钉在了地上,双手同时抓住蛊虫翅膀,飞快的往两边一扯,硬生生的把它的翅膀给拔了下来。

    “这回好了!”任天晴长吁了一口气道“这叫传讯蛊,是探神手从某个禁区里带出来东西,分为子母双蛊,子蛊的翅膀随着你们说话频率震荡的时候,母蛊也会做出同样的反应。守着母蛊的人,很快就会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们附近没有探神手,白岩也能把我们的事情摸个底儿掉。

    叶寻看向任天晴“你悄悄对我传讯,说让我把你弄过来是什么意思?”

    我和叶寻跟任天晴相处过一段时间,也知道她们特殊的传讯方式。

    从我们在天沙口相遇开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任天晴不方便给我传讯就找了叶寻,还特意提醒过他“隔墙有耳”让他小心提防。

    任天晴摇头道“无名宗我待不下去了,只能想办法投靠你们。”

    “无名宗那边,一直怀疑是你们出手杀了长老秦白衣只是苦于没有证据才无法发难。但是,无名宗迁怒了所有和你们有关的人。第五分部的人,因为曾经跟你们在一起共事过,就遭到了宗门的打压,甚至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治罪。”

    “疯子姐,看不管他的做法,交出功勋退出探神手,归隐江湖了。我因为功勋不够,只能留下。可我知道,无名宗早晚会对我下手,我总不能留下坐以待毙吧?”

    我皱眉道“虞枫真的退走了?”

    “走了!”任天晴点头道“你不用替她担心,她有其他的关系在,只要不触及无名宗底限,对方不会把她怎么样。”

    “嗯!那就好!”我伸出手道“又回到以前一起共事的日子了,欢迎你回来。”

    任天晴笑眯眯跟我握了一下手,才说道“白岩这次的任务好像是针对你来的。”

    任天晴道“我们的任务是追踪司若的去向,赶往天沙口却是白岩临时起意。他好像知道,你会出现在天沙口才转移了方向。”

    我忍不住一皱眉头“你继续说。”

    任天晴道“我们赶过来的时候,觉法好像离开过一段时间。等他回来,我就发觉,他不像是觉法了。要是我没猜错,觉法应该是在中途换了人。可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嗯!你接着说!”我早就觉得白岩队伍中的觉法,不可能是探神榜排名第一的魔僧。探神榜前五人没见过,但是后五人都与我有过交集,他们哪一个不是机变百出,独当一面?就凭觉法屈居白岩之下的身段,他就不可能坐上探神榜第一的宝座。

    任天晴的道“白岩进入天沙口之后,我就更看不明白了。他明明是临时转战天沙口,却又让人觉得他是有备而来。我现在弄不懂他想做什么?”

    我听到这里也是一头露水,我的第一个想法是白岩是准备把我拖在天沙口?

    可我马上就否定了这种可能,白岩兵强马壮,完全没有跟我玩拖延时间的把戏。他的目标还是天沙口,只不过,并没有我看到的那么简单。

    我犹豫了一下才问道“白岩说有人不让我死。那个人是谁?”

    “无名宗太上长老秦红妆。”任天晴道“秦红妆已经发出了悬赏令,谁能确定杀害秦白衣的凶手是谁,就可以向她提出一个要求,无论什么要求都可以。这个悬赏比起真金白银还要让人疯狂。”

    任天晴道“秦红妆报仇从不假于人手,谁杀了她的仇人,她就杀谁。在某种意义上,在没确定你就是凶手之前,你反而更安全。因为,没人敢去招惹秦红妆。万一你就是凶手,杀了你,就等于是把自己的脑袋送到了秦红妆的刀底下,没人敢去干这种事情。”

    “奇人多怪癖!”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才看向叶寻道“叶寻,我只问你一句话。算命进天沙口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

    叶寻深吸了一口道“是真的。我师父当年跟我说,想进天沙口,就必须推算出墓园的入口。他还特意把交给我算命的本事。可我没学会。”

    我猛然看向叶寻道“你没学会,你是怎么算出宋飞航之死的?”

    叶寻道“这件事儿,我不能说。起码在尘埃落定之前,我不能说。”

    “你……”我被叶寻气得半死“叶寻,我拿你当兄弟,什么事情都不瞒着你。你现在告诉我不能说是什么意思?”

    叶寻看了我半天再次摇头道“我真的不能说。你先休息吧!明天或许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好!”我向叶寻挑了一下手指“你爱说不说!老子还不爱听呢!”

    我气得摔门而去,叶寻却在屋里发出了一声叹息。

    陶晞羽,任天晴一起追了出来,陶晞羽拦着我道“王欢,你先别生气。叶寻,不告诉你,应该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你还是……”

    “我没生气!”我嘴上说着没生气,却把手里背包扔到了铁匠铺的墙角,自己合着衣服枕着背包,闭上了眼睛。

    陶晞羽看出我是在置气不想说话,干脆叹息了一声坐到了远处。

    我是装着睡觉,可我连半点想睡的意思都没有。

    叶寻,究竟是怎么了?以前,我们无话不谈啊!

    也不对,好像以前无话不谈的人,就只有我一个。

    我无论遇上什么事情,或者心里想什么都会告诉叶寻,可他却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当你对一个人掏心掏肺,把自己所有秘密告诉他的时候,忽然发现他什么秘密都没跟你说过,甚至还要告诉你,他没有秘密的时候。我不信,谁还能淡然处之。

    这代表了什么?代表着你对一个人敞开心扉的时候,他却对你重重设防。那种感觉,我甚至没法去用难受来形容了。总之,我没法去理解叶寻。

    我一直在屋里躺到了天亮,才听见外面传来了人声“白岩,特来感谢叶先生救命之恩。”

    叶寻的声音很快就从屋里传了出来“一场交易而已,没什么谢与不谢。”

    白岩没有半点意外说道“我这次过来,有几件事,希望叶先生能替我解惑。”

    叶寻说道“昨晚宋飞航以命入神,把七十二个时辰以内的事情都已经算完了,我没有必要再给你解惑。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去看宋飞航的笔记。”

    白岩笑道“宋先生的笔记,我自然一字不漏,可最后几页却是《无字天书》。还请……”

    白岩话没说完,叶寻就暴怒道“我说没空就没空,你最好哪儿来哪儿去。”

    “那好!在下告辞了!”白岩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话之后转身就走,丝毫没有继续纠缠的意思。

    可我却皱起了眉头,白岩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么几句话,然后再客气退场?这不和常理啊!

    一连串的疑问,从我脑袋里冒出来之后,我却听见白岩在走出十几步开外,忽然停了下来。

    紧接着,铁匠铺四周就传来一阵重物破空的声响,就好像是有人从四面八方,同时往铁匠铺的方向扔来了什么东西。

    下一刻间,十多道铁爪扣紧房檐的声响,几乎不分先后的在铁匠铺四周连连响起。铁爪扣紧墙壁的声音还没完全熄落,六道飞爪已经从天上破棚而入,在房子大梁上连转了几圈,骤然锁紧了飞爪背后铁链。

    他们要拆房子!

    我刚刚反应过来,就听见铁匠铺四面墙上同时传来木板崩裂声响,木板钉治的屋顶也被强行掀起,像是一块被绳索牵扯的纸片,往空中倒飞而去。

    铁匠铺四面墙壁。失去了屋顶最后的禁锢,就像是四面被拽倒木板,在同一时间向翻落在地,无尽沙土在墙面的重击之下翻滚入空时,我的双眼也扫到站在铁匠铺四周的人影。

    探神手全员出动,悄无声息占据了铁匠铺周围屋顶,又在同一时间出手,用蛮力拆毁了房屋。

    我本能想要动手之间,却听见白岩淡然说道“叶先生,到了现在,你还不愿意与我相见么?”

    叶寻!

    我转头往叶寻方向看过去时,却看见了叶寻盘膝而坐的背影。

    叶寻从始至终都盘坐在铁匠铺的土炕上,哪怕是被灰土覆盖满身,也没挪动一下。

    “叶寻——”

    我惊呼出声的瞬间,叶寻也下意识的转过了头来。可我看到的却是一双花白的眼睛。

    叶寻瞎了?

    “叶寻,你怎么了?”

    我哪还顾得上强敌在侧,几步冲到了叶寻身边想要伸手去碰对方时,白岩却忽然开口道“你最好别碰他!”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