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一章死神沙漏

    白岩沉声道:“王兄,你觉得……”

    “把你手里那块铁板给我看看!”我看似在端详铁板,实际上心里却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太巧了,一切都太巧了!

    从我翻开宋飞航的笔记,我们就像是走进了一个事先安排好的剧本。时间,地点,人物,事件不仅丝毫不差。

    更可怕的是,这个剧本还可以“纠错”,哪怕我们已经做好了强行修改“剧本”,它也会让我们重新回到原来的轨迹上。

    如果,没有探神手含怒劈墙,一切都不会发生。

    如果,没有我那一刀,肯定要有人死在刀头之下。

    如果,白岩没有一副可以阻挡神兵利刃的金丝手套,那人会被半截刀头贯穿咽喉。

    如果,地上没有那块钉板,结果也可能发生改变。

    所有的事情都在有条不紊,一步步向前,无法改变,更无可逆转。

    我脑中思绪飞转之间,手掌也在无意间碰到了铁板边缘凹槽,我把铁板侧过看时,却看见了铁板边缘上的一个卡口:“这块铁板是拼图……”

    我和白岩猛然对视之下,  异口同声说道:“无字天书!”

    如果,这块铁板也是“无字天书”的某一个部分,那么整本天书连在一起,会不会就是开启仙魔墓园的办法?

    我沉声道:“下一个劫数在什么地方?”

    “一个时辰之后,镇中磨坊!”白岩不等我说话就转头:“所有人都赶去磨坊,挖地三尺也得把下一块天书找出来。”

    我跟在白岩身后快步走向磨坊之间,脑袋里也在飞快转动:“白岩,宋飞航的尸体哪儿去了?”

    白岩猛一转头:“你想说什么?”

    我稍往旁边转动了一下眼珠:“你看那边。”

    白岩稍稍一转头,身躯不由得微微一僵——远处墙角背后隐隐藏着一道人影,对方大半个身子隐没在墙角背后,却从墙边露出了一撮苍苍白发,那丝发髻正和已经死去宋飞航有八分相似。

    白岩轻轻向我打了一个手势,我们两人同时起身往墙边飞身而去。白岩的身形直奔土墙的拐角,我却脚点墙面纵身而起,踩住墙头落向了土墙背后。

    等我双脚站稳时,白岩带着金丝手套的手掌已经从墙边伸了过来,抓向了目标身后。

    白岩出手的速度不可谓不快,即使是我在猝不及防之下,也难以躲过对方的擒拿手,可是站在墙角的那人,却像是被风吹起的纸片,借着白岩掌风带起的力道,用脚前点在地上向前滑动了两米多远。

    我和白岩在他伸手连追几步,手掌轮番探出,一次次抓向对方肩头,可是那人却在我俩手指即将触及他身躯时忽然前移,仅以毫厘之差从我俩手中溜走。

    从后边追来的任天晴高声喊道:“你俩出手别带风!”

    我和白岩对视之间,同时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骇——那人是因为我们手臂上带起的劲风,才不断被吹动向前?那究竟是人,还是一张纸片?

    我和白岩已经没有时间去探究对方的身法,同时压住手臂上的力道向对方探出了手掌,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在我们出手的瞬间飘向了空中,在离地半米的位置上调转身形,面向我和白岩落到了三米之外。

    宋飞航!

    我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寒意。

    那人脸上皮肤已经完全失水,乍看之间就像是在脸上贴了一层蜡黄色的油纸,但是从他五官上却仍旧可以看出他是宋飞航。

    我仅仅一怔之后,目光就落向了宋飞航手中的沙漏。

    沙漏的两端各是一只干枯的人手,如果不看拿着沙漏的宋飞航,那只沙漏就像是被一双从幽冥伸出的死人手掌给托在了半空。

    沙漏里那血红色的细沙,而今只剩下了不到一寸高矮,等我再次抬头看向宋飞航时,沙漏里的血沙已经像是流水一样,无可阻挡的簌然流尽。

    “时间到!”宋飞航面带冷笑向我们看过来时,远处随之传来了一声惨叫。

    磨坊那边出事儿了!

    我下意识的看向磨坊之间,白岩身形暴起,双脚御风,直飞半空,两只弯成鹰爪形的手掌劲气爆发,漫天爪影形同旋风,围绕宋飞航四周连击而下。

    苍鹰八旋!

    我忍不住微微眯起了双眼。

    转瞬之后,白岩就如同恶鹰捕食从空中盘旋而下,当空飞扬的爪影开始逐渐缩小包围,把宋飞航死死困在了不到一米的范围之内。

    白岩是怕宋飞航再次借助自己的力道逃脱,才使出了“苍鹰八旋这”种爪影困敌之后,一击必杀的招式。

    就在白岩双爪收拢准备扣向宋飞航肩头的瞬间,一直形同木桩站立不动的宋飞航,双脚之下忽然劲气暴起,好似被旋风卷动起的黄沙,从宋飞航双脚开始,向他头顶怒卷而上,仅仅眨眼之间就将他身形完全覆盖。

    下一刻间,白岩双掌爆出的劲气就与盘旋而上沙土凌空相撞,形同龙卷的沙土瞬时间被巨力拍碎,向四面八方迸溅而去,漫天沙尘立刻覆盖了我的视线。

    等到沙土散尽时,我才看见白岩空着双手落在地上,宋飞航却已经不知所踪。

    白岩脸色阴沉的转头问道:“王兄,你看清那人去向没有?”

    “没有!”我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但是,他肯定没往其他方向跑!”

    我说的是实话,就算宋飞航的身法再快,也达不到瞬息百米的程度,无论他往那个方向去,都不可能逃出我的视线,除非他在跟白岩交手的瞬间遁入了地下。

    我和白岩同时看向地面之间,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人会土遁,哪怕是东洋忍者的遁术被传得神乎其神,也只不过是借助障眼法逃生的技巧。可是宋飞航却真在我们眼前消失了!

    “把刀给我!”白岩从一个探神手那里抢过一把长刀,双手举刀直插地面,三尺长刀没入土中的瞬间,白岩双手劲气爆发,满地沙土从刀锋两侧被崩上空中,地面生生被白岩开出了一道深达三尺的窟窿,可是地上除了带着湿气的沙土,那有什么宋飞航的影子。

    白岩的额头上不禁冒出了一丝冷汗,双眼紧盯着沙土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原地,过了好半晌才说道:“磨坊那边怎么样了?”

    有人低声回答道:“一个兄弟折了!”

    “带我过去!”我第一个走向了磨坊。

    等我们赶到事发地点时,被石磨压住的探神手已经气绝身亡,从他死亡的位置上看,对方应该是被飞起来的石磨砸在了头上当场死亡。

    白岩沉着脸道:“他是怎么死的?”

    有人回答道:“我们包围了磨坊之后,他负责警戒,我们从磨坊的天棚上搜出一块铁板之后,地上……”

    那个探神手看了一眼白岩的脸色才小声说道:“地上忽然刮了一阵风,把石磨给吹了起来。当时,我们好多人都在喊他,可他就跟着了魔的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地上,被石磨活生生砸开了脑袋!”

    “一阵风?”白岩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

    地上的那盘石磨虽然不大,但也重达数百斤,没有个七八级以上的台风,别想把它给吹起来,更不要说是在人堆里精准无比砸到某个人的头上。可是,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事情,谁又能去作假?

    一直没有说话的觉法,颤着声音道:“王欢,白统领,你们不是说,时辰没到不会死人吗?你们不是说,还有半个小时劫数才会发动吗?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沉声道:“把磨坊里的铁板给我看看?”

    从磨坊里挖出来的铁板上面,画着两幅图画,第一幅画上有个人像是正在一边走路,一边低头沉思,丝毫没有注意到,空中落下了一块地石头。第二幅画里就是我们刚才看见的那只沙漏,沙漏被干枯的死人手掌举在空中,里面细沙像是在飞快流动。

    我沉声道:“这是死神沙漏?从西方流传过来的一个神话。在古代波斯的神话当中,死神不是用生死簿来记录人的寿命,而是在用沙漏。当死神翻动属于你的沙漏时,就会加速你的死亡。”

    “铁板上的这幅画,记载的就是这个神话。凡人不知道死神正在玩转属于他的那只沙漏,仍旧在思考自己的事情,死亡却已经悄然来临,他只能听任死神的安排,死于一场意外。”

    白岩沉声道:“你的意思是,天沙口已经出现了死神沙漏?”

    “对!”我点头道:“古今中外,关于命运和占卜的神话,其实大同小异,都有命运不可逆转的说法。一旦你想要去触碰命运的禁忌,神明就会降下惩罚。”

    我说话之间指了指那块铁板道:“如果按照神话中的说话,神罚已经开始了。死神会不断翻转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沙漏,加速我们的死亡。”

    “闭嘴!闭嘴!闭嘴……”觉法不等我说完就怒吼道:“这里是华夏,是大漠,不是什么波斯,更没有人相信什么死神,你把嘴给我闭上!”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