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二章死神沙漏2

    我似笑非笑的看向觉法:“那你告诉我,大漠里埋葬的仙魔究竟是谁?”

    “我……我……”觉法连续说了几个“我”字,忽然像是发疯一样转身就跑。

    我看着觉法逃走的方向微微一愣,蓦然暴怒:“觉法,你给我站住!”

    觉法逃走的方向是镇子中心,叶寻就坐在那里。

    觉法要找叶寻。

    这个念头从我脑中闪过之间,我随即抽刀而起,倒拖着蔑天追向了觉法背后,刚才一直没动的探神手,却在我出刀的瞬间,分成两排向我包围而来,硬是将我拦在了半途。

    “滚——”我怒吼声中长刀暴起,刀锋纵横数米之时,几个探神手拔出佩刀向我砍来,双方刀锋在凌空碰撞之下,我和对方各自退后两步。

    我是在向直线倒退,拦截我的探神手却往不同方向分散,等我站稳脚步想要再次出刀之间,散开的对手又向我面前倏然合拢,合击之势再次形成。

    三个人三把刀重新集中一点的瞬间,带着虎吼之声的刀气就从我手中狂涌而出,双方真气蓦然对撞,虽然往不同方向狂飞而去,但是大半劲气却轰进了地面,地上黄沙被真气炸飞的瞬间,一道铁板带着嗡嗡震鸣随着沙土飞上了半空。

    我仰头看向那只凌空翻动的铁板时,却看见一副烈日当空的图形,随着铁板的翻动,连续闪现了几次。

    我紧追着铁板翻动的方向连连都退,终于在铁板落地之前看清了图画的内容,九天之上烈日当空,被太阳照耀的黄沙好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火。火焰覆盖的大地上伸出了一双人手,乍见上去,就像是被烈火包围的树苗,虽然还在拼死挣扎,却逃不出被烈火焚尽的命运。

    从铁板飞上空中,围在我附近的探神手就像是失去了意识,除了目光呆滞盯着那块飞舞的铁板,看着他什么时候落地,再没有其他什么举动。

    那块铁板等于给我创造了突围的机会。

    “走!”我向任天晴招呼了一声,飞身闯入几个探神手中间想要夺路而去时,却听见身后传来一声:“别动!”

    白岩一口扣住任天晴的咽喉,一手轻轻把她手中匕首拿了下来:“王兄,我知道,你想去援救叶寻。但是,此时此地,我不能让你这么做。抱歉了。”

    从觉法转身,我就知道他想做什么。

    叶寻是我们这些人里唯一的命数师,从魔神强行改动我们命运开始,叶寻就成了我们最后的一丝的希望!

    天沙口的一切,都是建立命运与占卜的基础之上,魔神可以掌控人的命运,我们却能占卜到命运的走向,谁能在命运的束缚当中挣脱而出,谁就是这场博弈的最后赢家。

    可是,这一切都需要有人推算魔神的动向,现在唯一能做到这点的就是只有叶寻。

    觉法想要挟叶寻,为他推命。

    我冷眼看向抓着任天晴的白岩道:“霸王白岩,呵呵……如此下作的手段,就怕侮辱霸王之名么?”

    白岩不由得苦笑道:“所谓霸王只不过是一个虚名而已,真正能在江湖中活下来的,都是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又一定能做到什么的人物!”

    白岩一顿道:“好了王兄,你我之间不用像是辩手一样争论你对我错了,一刻钟,只要你等一刻钟,我保证放开任天晴,不要让他受半点损伤。”

    “你现在应该想的是,你的人是不是还能坚持住五分钟?  ”我伸手指了指落在地上的铁板:“那块铁板上的画,你应该看清了吧?黄沙化火,焚灭一切。这里起火了么?”

    白岩的脸色陡然一变之后,才再次说道:“我的眼力虽然不及王兄,但是想看清铁板上的东西,还是可以做到的。铁板是落在我们身边,不是落在觉法身边。我相信,下一个牺牲者,肯定在我们中间,虽然,我还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牺牲一人能挽救整个队伍,还是值得的,你说,不是么?”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我虽然装出了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早已心急如焚。

    短短几分钟之后,我们脚下地面就在烈日的照耀之下开始持续升温,就算穿着厚底儿的野战靴,也一样感到脚下灼热难当,人就像是站在了烧红的铁板上,忍不住的想要挪动脚步去阻挡脚底热流。

    我和白岩都没说话,可我们的脸上却全都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以正常人的脚力,想要在小镇当中跑个来回,有五分钟的时间也就足够了。换成觉法那样的高手,这点距离可以说眨眼即到,可是直到现在,我们都没听见觉法说话的声音,这能代表着什么?

    我倒背双手淡淡说道:“白统领,你的手下好像是丢了啊!”

    白岩随手指向两个属下:“你们出去两个人,去找觉法!”

    那两个两个探神手,也像是石牛入海,一去就没了消息。

    白岩脸色再变之后,扬声怒吼道:“觉法,尹清泉听到给我回答一声!”

    “我在这边!”给白岩回话的人是尹清泉,可是他的声音却像是从幽冥而来。听上去远在天边,又好像是近在眼前。

    白岩再次沉声怒吼道:“你在什么地方?”

    “这在这边儿,在叶寻这边!”尹清泉的声音再次传来时,所有人都打了个激灵。从声音上听,尹清泉已经站在了另外的一个空间里,我们之间的距离可能是一道无形屏障,也可能是遥之前千里。

    白岩压低了声音道:“王兄,你早知道会是这样?”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说话之间点起了一根烟叼在了嘴里。

    白岩脸色忽变:“你要干什么?”

    “试试能不能让劫数来的更快一些!”我话一说完,就用手夹起烟卷弹向远处。

    “别让烟头落地!”白岩惊呼之中,一个探神手飞速拔枪打向了在空中翻转的香烟,子弹带起的红光与香烟凭空相撞,不但没把香烟打灭,反而炸出了一片炫目的火花。

    “灭火!”两个探神手纵声怒吼之间飞身而起,双掌排空,横推数尺,滚动的气浪当空怒卷之下,满天火星被如风狂扫的掌力卷向远处纷纷熄灭,两个探神手也同时落地,吁出一口长气:“王欢……”

    那个探神手的话没说完,沙地上忽然爆出几寸高的火苗,窜动的火焰就好像是受惊的蛇群,蜿蜒飞窜,四散乱游。

    “退,向后退!谁也别沾到火焰!快往后退!”白岩眼看一道烈火往自己脚下飞舞而来,伸手挡住任天晴将她护在身后连连倒退,我却紧盯着白岩的方向,扣紧了身边的马格南。

    白岩连退四步,就再也躲不过迎面而来的火焰了,我悄悄拔出的马格南,也瞄准了白岩的要害,只要他放开任天晴,我就有把握将他一枪致命。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白岩竟然在火焰临近他脚尖的一瞬之间,拉起任天晴把她扔上了自己的肩头,让她单脚踩在自己肩上立身半空:“往没火的地方跳!”

    我本来已经举在空中右手,在一瞬间松开了马格南的扳机。

    白岩丝毫没有在意我的举动,双眼一直盯着自己脚下烈火不放,奇怪的是,原本直奔他脚尖而去的火焰,却在即将触碰到对方时调转了方向,从白岩脚前绕了过去,画出一个弧度流向了空地中心。

    片刻之后,跳动的火苗不仅在地面上连成了一副沙漏型的图画,代表着细沙的烈火,还在向沙漏下层飞速流淌。

    白岩猛然抬头看向我时,我沉声道:“要开始了!”

    我的话没说完,地上的火焰沙漏已经完全流空了,刚刚还在燃烧的火焰就像落在沙地上里的雨水,顺着砂砾之间缝隙瞬间渗进土中。

    白岩回头道:“看紧身边的同伴……”

    白岩的话没说完,地下两寸左右地方就涌起了火焰的红光,刚才渗进沙土的烈火好像是潜藏土里火龙,扭动着身形向游向小镇中心,火龙所过之处好像烤干了沙子里的最后一点水分,丝丝白烟随着火龙游去的方向往空暴起,仅仅片刻就弥漫了半座小镇。

    “追!”白烟一推任天晴把她扔到了我的身边,自己拔腿往火龙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我和任天晴也在白岩身后发足狂奔,我们几个仅仅跑出几米就看见临街院子里当中火光冲天而起。

    我还没接近院墙边缘,四周院墙已经接连崩塌,就像是故意敞开院墙让我们去看里面情形。

    此时院子地面已经被凭空燃起的烈火铺满,火光当中隐隐能看见两双露在沙土外面的手掌,正在渐渐变黑发焦,那是刚才去追觉法的两个探神手,我认得他们腕子上的手表。

    跟着我们围上来的探神手一时间寂静如死,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远处却传来了觉法狰狞怒吼:“叶寻,你到底算是不算?你在敢跟我说一个不字,我马上就送陶晞羽归西!”

    我伸手一拉任天晴飞身向后退去:“白岩,如果叶寻找了一根汗毛,我一定先把你们送去归西,老子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