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八七章荧惑3

    叶寻几锤子下去,我就觉得不对。后来,我才听出叶寻的锤声带着一定的规律,虽然他没有使用摩斯密码,但是锤音却与密码非常相近。当时,我就断定他是在给谁传递信号,只不过,那时候我不知道荧惑是谁而已。

    等到叶寻开口推算的时候,我忽然想通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叶寻不是在推算客栈中发生的事情,而是在告诉某个人,应该去怎么做。他们两个配合得天衣无缝。自然也创造出了天沙口里鬼神掌命的神话。

    我咬牙切齿的道“叶寻,你说,装瞎子是特么是跟谁学的?”

    “跟我师父!”叶寻故意把眼睛给翻了起来“看看,装得像吧?以前,我师父偶尔会装成瞎子,去给人算命混两个小钱儿,我没学会算命,却学会了装瞎子。”

    “算你狠!”我狠狠一挑大拇指。

    翻白眼,装瞎子其实并不难,一学就会。难的是模仿瞎子的动作和神态,那就需要下功夫了。这一点,叶寻肯定做不到,但是叶寻很聪明,他不仅装成了瞎子,还装成自己被废了双腿,一直坐在那里没动,仅凭这一点就足够瞒过很多人了。

    任天晴不解道“那后来呢?我是说,王欢和觉法对阵的时候,杀不了他是怎么回事儿?”

    我向叶寻道“用刀的事情,我可以解释;至于我为什么会打出空枪来得问叶寻。”

    我说话之间,拔出蔑天端在手里,手臂连续两次发力,刀尖却一动没动。这一点,不止我能做到,很多达到力道收发自如程度的武者都能做到。仅凭这点,我骗不了白岩。真正能骗到白岩和觉法的,还是我们后面那几枪。

    我枪里的子-弹肯定是被叶寻想办法换掉了,他掰掉了我的子-弹头,用纸或者别的东西堵住了弹壳,所以,我的枪才会只喷火,不伤人。至于说,那个探神手的手-枪怎么会卡住,就真的得问李小猫了。那肯定是他做了手脚。

    任天晴瞪大了眼睛“就算是,你能确定叶寻换了你的子弹吧?你怎么就能确定他究竟换了多少颗?我记得,你还特意往旁边打过一枪来着?”

    我平静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和叶寻进到古镇之后,一直没跟别人接触过?其实,你们错了,我们曾经接触过一回。就是地里冒出一个死人那次。那个死人是李小猫,那次他故意在我头上抓了一下,她发力的手指是三重两轻。”

    “当时,我还不知道李小猫是什么意思。后来,叶寻装成瞎子时,也抓过我一次,他的手指也是三重两轻,那个时候,我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是说让我去配合某个人,一旦需要数数的时候,最多动到三就行。所以,我都是开三枪。”

    我不等任天晴再问就说道“尹清泉早就有把柄抓在我们手里,白岩觉得尹清泉会看死叶寻,实际上,把他留在叶寻身边,就等于是羊入虎口。叶寻,只用三成力道就能吓得屁滚尿流,乖乖配合!事实证明,他也确实容易控制。”

    任天晴听得目瞪口呆“你们……你们简直就是一群狐狸!骗死人都不偿命。”

    “嘿嘿……”我和叶寻一起笑了起来,任天晴却被我俩气得腮帮子直鼓。

    李小猫这才说道“你们现在该说都说完了,那我们……”

    “等等!”陶羽忽然说道“你们的计划继续吧!我先走了!”

    “你这是……”叶寻微微一皱眉头。

    陶羽却说道“地火不同行,风悬不相见。我是空门的人,不能跟谣门配合,这是规矩。”

    这句话,不是陶羽编出来的,而是在无鬼宗里确实有这样的说法。盗墓的地门与专门打劫的火门不能合作,火门多数会选择在地门下墓时候,先把东西顺出来再直接干掉地门的同伙儿;谣门和空门也是这样,谣门的骗子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骗空门的小偷,所以说,无鬼宗四门两两之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合作。

    “可是李小猫……”叶寻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了下来“我送送你!”

    陶羽一言不发的走向小镇之外,叶寻也缓步跟了上去,只不过一直都落后陶羽半只脚,并没跟他并肩而行。

    任天晴看着他们两个人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道“叶寻,这是太高兴了!”

    我这才反应过来,叶寻今天确实不太一样,他是有点兴奋过头了。

    叶寻是因为与李小猫重逢才时时刻刻都在高兴?应该是这样,除此之外,我想不出来,他有什么可高兴的地方。但是,有人高兴,总会有人不高兴啊!

    叶寻,李小猫,陶羽?

    我忍不住摇了摇头。

    叶寻的兴奋,我能理解。陶羽的离去,却让我有几分意外。

    有些事情想不清啊!

    没过多久,叶寻就回来了,这回他好像带着几分失落,只不过,很快就被他给掩饰过去了。

    我转头看向李小猫“猫妹子,藏在镇子里的铁板也是你弄出来的?”

    那些铁板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弄出来的东西,除非李小猫早就有所准备。

    李小猫道“那确实是天沙口里的东西。”

    “真是无字天书?”我说话之间看向了任天晴。

    任天晴点头道“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寻找无字天书。”

    任天晴道“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司若是在大漠中寻找一处失落的古国。那座国度的具体位置,被人写进了无字天书。”

    叶寻沉声道“那座古国叫什么名字,是不是楼兰?”

    “具体的名字,还不能确定。有人猜测是楼兰。”任天晴道“过去的探神手曾经寻找过楼兰古国,不久之后,就放弃了。”

    “寻找楼兰古国对考古界而言,无疑是重大的发现,但是,以对探神的意义不大。楼兰的消失只能说是未解之谜,不能称之为神话。”

    我听到这里微微点了点头楼兰的消失,虽然也有一个可怕的传说。但是,对于探神手而言,这个传说并没有多大的价值。

    可是任天晴又继续说道“几年前,有探神手在大漠失踪,等我们找他们遗体时,却在他身上发现了有关于楼兰的记载。”

    “按照那个探神手的记录,他发现了楼兰人活动的遗迹。探神手总部研究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得出了两个结论,一是楼兰人在神秘消失之后,又活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才正式灭亡。楼兰活动的遗址就在大漠深处。”

    “第二个结论就是,楼兰并没有真正灭亡,只不过是消失在了世人的视线当中。实际上,楼兰后裔还在大漠的某个地方繁衍生息。”

    “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探神手仍旧没有去探查楼兰所在。”

    任天晴声音一顿道“直到这一次,探神手才出动了大批人马追踪司若。才有人又一次提到了楼兰古国。”

    我沉声说道“司若去了楼兰古国?”

    任天晴道“这就是我要说的事情。司若自己放出了消息,他们找到的是一个死亡国度。数以万计的人口,被魔神召唤进入了某个禁区,成为了魔神的奴役。这和探神手早在几年前发现的地狱之门极为吻合。”

    “雪妖狐前辈曾经探查过地狱之门。也是那场大战中幸存下来少数几人之一。”

    任天晴道“正是因为当年探神手在地狱之门损兵折将,魔门才趁虚而入占据了西域的地盘。后来,探神手有把魔脉输给了魔门,我们就再也没有大举进入西域。”

    任天晴一顿道“这一次,探神手综合了各方面的消息。怀疑司若魔门打通了地狱之门,进入了某个大型禁区。那个进去,很可能不仅仅是一座失落的国度,而是真正的仙魔墓园。”

    我忍不住微微一皱眉头,任天晴再次说道“探神手追杀司若的过程中,抓住了几个魔门高层。那几个人受刑不过,招出了魔门隐秘。”

    “司若是在天沙口中破解了一篇无字天书,才找到了失落国度的入口。想找司若必须再次找到无字天书,否则,谁也找不到司若的去向。”

    我心里不由微微一沉,叶寻开口道“他们的推测应该没错。师门当年镇守天沙口,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眯起眼睛道“你的师门没有想过去寻找真正的仙魔墓园?”

    “没有!”叶寻摇头道“虽然,我师父什么都没跟我说,但是,我总觉得师门并不想让人去打扰魔神的安宁。他们守护天沙口的原因,就是不想有人破解那里的无字天书。”

    我思忖半晌道“司若破解一处天沙口就能找到失落国度。是不是代表,通往失落国度的路线不止一条而是四条?每个天沙口里都藏着一条路线?”

    “可能吧?”任天晴不太肯定说道“据说,天沙口会动,不一定会出现在什么地方。所以说,哪怕去过一次天沙口的人,再想找到具体的位置也不容易。而且,地狱之门也是如此。”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