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零八章 诅咒之地

    艾琳娜孤注一掷的办法,我虽然可以理解,但是看到她带来的家族成员之后,还是微微一愣。

    艾琳娜竟然带来了二十一人,这些人男女都有,年龄不仅没有超过四十岁,而且以二十几岁的青年居多。更让我觉得惊讶的是,这些人的身体素质十分优良,如果不是艾琳娜提醒,我甚至会把他们当成一群现役士兵。

    站在人群里的阿瑟第一个走了出来“王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我伸出手去跟对方握了一下“你也是血色郁金香家族的人?”

    “不!”阿瑟摇头道“我只是接受了安妮小姐的雇佣。”

    我看的出来,郁金香的家族成员抛开艾琳娜之外,隐隐是在以那个叫安妮的女孩为首。

    单从气质上看,安妮比艾琳娜更有贵族气,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高雅和沉稳,哪怕她现在只是穿着运动装,也一样掩饰不住高贵的气质。

    反倒是艾琳娜让人觉得,更像是一个狡猾的悍将,而不是贵族。

    队伍中的一个高大青年走出一步道“艾琳娜,这就是你请来押解我们的雇佣军?一群华夏人,我一个人就能杀光他们。”

    艾琳娜跟我说过,血色郁金香虽然跻身贵族,但是仍旧没有改变过骨子里那种海盗的凶悍。最高贵的海盗,最凶悍的贵族,一直是郁金香家族的信条。

    直到今天,家族的成员都必须接受严格军事训练,甚至要到军队中服役。所以他们当中有很多格斗高手,骨子里也带着海盗似的桀骜不驯。

    那个青年话音一落,有人哄笑道“不用你上,我一只手就能对付他们。”

    有人哈哈笑道“或许,不用一只手。看他们,能打得过一只山羊吗?要不,我们放出一只山羊来试试。”

    几个人笑声没落任天晴身形忽然闪现而出,在每个人的脸上抽了一个耳光,又若无其事的站回了原位“各位先生,在华夏有句话叫装逼就要遭人打脸。我不太会讲英语,只要用国际通用的肢体语言,来向各位先生解释我们的实力。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我第一次听见任天晴骂人,忍不住转头往她脸上看了过去,任天晴一见我回头,赶紧伸了伸舌头,红着脸站在了一边。

    陆心遥把任天晴的话翻译过去之后,几个被打脸的人顿时恼羞成怒,同时举步冲了上来。

    任天晴刚要迎敌,四只带着刀鞘的匕首就从李小猫手中爆射而出,毫不留情的打中了对方腿弯,四个人同时跪倒在地之间,四把匕首有无声无息的飞回了李小猫的手里。

    站在远处安妮瞳孔不由得猛然一缩。想把匕首当成暗器同时攻击四个目标并不困难,难的是让它们重新飞回原处,这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认知范围。

    艾琳娜走上前道“好了,玩笑已经开过了,我们该出发了。王欢先生这边请。”

    按照艾琳娜的说法,黑暗古堡藏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当中,我们乘坐的大巴只能达到山口的位置,郁金香家族成员熟练从车上拿出火器装备,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就组成一个小型的军团。

    艾琳娜表情严肃的说道“这次行动,不仅关系到你们的生命,也关系到家族的延续。进入古堡范围之内,一切行动都要听从王先生指挥,谁敢擅自行动,我会亲手拧断他的脖子。”

    艾琳娜的话说得毫不客气,可是郁金香家族却没有任何人提出疑义,或者是表示不满。极为有序排成队列,等待出发。

    阿瑟从后面走上来“要不要先派出人侦查?”

    “不需要!”艾琳娜摇头道“前面有家族战士作为接应,诅咒之地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尽可能不要分散行动。”

    我和艾琳娜,阿瑟走在前面深入森林之后,沿着山脉的走势一直登上山顶。

    艾琳娜站在山尖上指向脚下“从这里下去就是诅咒之地,你们要小心了。”

    我顺着对方手指方向看过去时,第一眼看到就是一座被树木覆盖的盆地,按照常理背阴山坡上的树木生长速度应该较为缓慢,可是山坡之下的植被不仅树高参天。而且,像是沿着顺时针的方向螺旋生长。从高空下望,整个盆地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黑色旋涡,强行牵动着我的目光。

    注视旋涡越久,就越让人觉得头晕目眩,旋转林海像是要强行牵扯出俯视者的灵魂,卷进那深不见底的黑暗当中,难怪这里会被称为诅咒之地。仅仅是无尽黑暗给人带来的惊悚,就足以让人遍体生寒。

    艾琳娜拿出一张羊皮地图“黑暗古堡就在诅咒之地中心,这是前往诅咒之地的唯一路径。”

    我拿起地图看了一眼那上面不仅画出一条通往古堡道路,而是明确标注了路上可能出现的危险。我微微皱眉道“这幅羊皮卷是一件古物吧?他最初出自谁的手里。”

    “据说是出自于一个把灵魂卖给魔鬼的贵族。”艾琳娜道“中世纪之前,黑魔法在欧洲极为盛行,很多人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会把灵魂出卖给魔鬼。来获取他们所需要的一切。”

    “传说中,那个贵族为了家族的荣耀与魔鬼签订了契约,献祭了自己所居住的古堡,做为魔鬼的栖身之地。他的本意仅仅是献祭古堡。可是,魔鬼却告诉他,献祭古堡就等于将古堡中的一切都奉献给了魔鬼。其中,也包括了他的家族。”

    艾琳娜道“魔鬼和那个贵族玩了一场文字游戏,拿走了属于他的一切。可是他没有想到那位爵士的怨念,牵动了一个非常高级的黑魔法。封锁了整座古堡。”

    “无论是什么人,只要进入古堡就无法离开。哪怕是被强行带走,最后也会回归古堡。魔鬼让那位贵族失去了家族,他也把魔鬼永远囚禁在了古堡当中。”

    艾琳娜声音一顿道“这就是贵族与魔鬼的故事,也是古堡能够切断诅咒的原因。”

    我沉吟道“后来真的没有人从古堡出来过?”

    艾琳娜道“据我所知,从来没有。传说,在二战时期。曾经有一队德意志的士兵想要探寻古堡的秘密,结果全副武装军队也在进入古堡之后凭空消失。”

    “当时的指挥官以为那是抵抗组织的秘密据点,对诅咒之地的中心进行了炮击。传说,炮弹炸落之后,硝烟当中出现了一副诡异的人脸。十几名炮兵在同一时间集体暴毙。那名指挥官也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最后被当成疯子投进了监狱。”

    “那是我唯一能够查到的,关于大规模搜寻古堡的记载,至于说,冒险者公会里的说法,我觉得不可信。那里有太多夸大其词的成分。”

    我指向艾琳娜手中的地图“那这张地图是怎么来的?”

    艾琳娜道“不知道,有一种说法是来自于冒险者。他们标注了通往古堡的道路,却从来人带出古堡内部的地图。”

    “还有一种说法是,地图来自于古堡本身。是贵族的亡灵自动放出来的诱饵。引诱着冒险者进入古堡供他吞噬。”

    艾琳娜道“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家族被诅咒的成员都按照地图进入了古堡。所以这幅地图的真伪,不需要怀疑。”

    我正要说话时,一个家族成员站出来说道“王欢先生,我不知道你在怀疑什么,但是,我想说,我们正在浪费时间。天黑之后,诅咒之地会更为危险,为了早日完成任务,我们是不是应该早点出发?”

    我转头道“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子不要插嘴。”

    那人刚要发作却被身边的安妮给拦了下来。我这才双手抱肩看向了森林深处“这种地图只有一张?”

    艾琳娜点头道“对,只有一张。一直由族长亲自保管。”

    我对着道边扬了扬下巴“那边那死人是怎么回事儿?也是你们家族的护卫?”

    艾琳娜顺着我的目光看了过去“那边有什么?你是不是看不错了。”

    我快步走向草丛边缘用刀拨开了地面上草皮,那下面顿时露出一块人形的突起。

    凶手明显是把一个人尸体平放在地上,然后用泥土沿着尸体的轮廓,把他埋在了地里。

    我蹲下身道“凶手很有意思嘛!”

    我说凶手有意思,是因为地上的土堆像是被人精雕细琢过一样,每一处都经过仔细的处理,从土层外面看,死者不仅五官分明,就连衣服上的褶皱,武器上螺丝都显得异常清晰。

    更奇妙的是,凶手还用草叶对土堆进行了伪装,就好像给尸体覆上了一层迷彩。如果不仔细去看,那怕是走到近前也不会发现这里还埋着一个人。

    我看向艾琳娜时后者已是脸色惨白,他身边的一个人惊声问道“你是怎么看到的?”

    我笑道“我要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就用不着在探神手里混日子了。”

    确切的说,如果,我没修炼过鬼瞳秘术,一样看不见这里还埋着一具尸体。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