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五章 屠妖

    暗妖如同毒蛇,小心翼翼的收敛着杀气,锁定远处的猎物之间,李小猫却在猛然转头之中,眼神凌厉的看向了远处的灌木。

    叶寻也蓦然警觉,手押刀柄看向了远处。李小猫微微摆手道“没事儿,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准备渡河。”

    叶寻挥手之下,身后人马陆续踏进河水。

    可是,本该欣喜若狂三颗妖星却各个变了脸色,不约而同的摸向了李小猫注意过那片灌木,很快就把奄奄一息的白妖从树林里拖了出来,背起白妖跑出数百米,才停了下来“白妖,这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白妖虚弱道“王欢是真的……他会恶鬼睁眼……猫妖……猫妖死了。”

    白妖说到这里脑袋一歪断了气儿,无神的双眼至死也没能合拢,她的眼神虽然在逐渐涣散,眼中的恐惧却至死未停。

    小不点颤抖着双手在白妖的脸上连抚了几下,才算是让她闭上了双眼“老……老妖,她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

    老妖颤声道“白妖说,外面的王欢是真的,他会用恶鬼睁眼。猫妖已经死在他手上了。”

    老妖飞快说道“小不点,你快回去通知影,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我们去拖住王欢。”

    小不点飞快跑向了古堡时,老妖和暗妖也起身奔向了古堡正面。

    在他们看来,沾上了河水对手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等到想杀的时候,完全可以随意宰杀。对他们而言,真正应该重视的是正在向古堡挺进的王欢。

    此时的小不点,也像是一只逃命的小鼠,藏在落叶当中隐蔽着身形,飞速狂奔,远远看去除了一道不时被顶起来的落叶,几乎找不到小不点在草中穿行的痕迹。

    按照常理,小不点应该一路潜行返回古堡,可是她却鬼使神差的调转了方向,奔向了河岸边缘。

    不到片刻的工夫,一道被人顶起来的落叶就高低起伏的冲向了河边。

    下一刻间,数十道黑影同时破水而出,形同出水恶鬼,无声无息的站在了水边,手中复合劲弩同时指向了草叶当中。

    小不点似乎感到致命危机骤然来临,猛然从落叶当中立起了身形,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群全身都被包裹在黑色潜水服中的人影,滚滚水珠顺着那群黑衣杀手的身躯潺潺流落之间,他们手中劲弩爆出的寒芒也映入了小不点的眼帘。

    小不点仅仅与他们对视了一眼,就知道自己上当了。

    那些人全身都包裹在了滴水不漏的防水服里,就算全体潜水过河,身上也不可能沾到半点河水。

    叶寻是要除掉暗妖!

    “老……”小不点仅仅喊了一声,几十只劲弩乱箭齐发,至少十只弩箭在同一时间里将小不点透体而过,后续而来劲弩却贴着对方仰头摔倒的尸体飞向了远处。

    倒在血泊当中的小不点与白妖一样死不瞑目,因为她至死也没弄清自己怎么会栽在了叶寻的手里。

    已经飞身渡河叶寻沉声喝道“把潜水服全都扔了,小心点,别沾到上面的河水……马上集合跟着我走。”

    叶寻带领大队人马,沿着老妖他们离去的方向,反抄对方后路的当口,两颗妖星也已经看到从正面而来的王欢。

    老妖低声道“那个人是王欢么?”

    “是!绝对是!”暗妖的声音微微有些发颤“他没有易容也没做过伪装,就跟密室里的王欢一模一样。”

    老妖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你不会看错吧?世上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王欢没有双胞胎兄弟,就算是双胞胎也不可能完全一样,不会是……不会是王欢从密室里跑出来了吧?”

    “不可能!”暗妖的话就连自己都没有底气,她坚信自己没有看错,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她又不得不怀疑自己的判断。

    其实,暗妖并没出错,那个从古堡正面走下来的人,是我的复制体。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王关。

    按他自己的话讲,他从看见这个世界的第一眼开始,就是被人关了起来,那以后,他又一直被关在实验室里,他的世界就是关闭的,永远不会走出来。

    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想要把他放出来,他自己却不愿意出来。他在没有人告诉他该去做什么,又需要怎么去做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或者需要什么,外面世界并不适合他。

    我知道,这对他来说是一种极其残忍的事情,但是残忍的背后所隐藏的那段神话,却是让人无从改变的事实。或许,这就是注定的命运,哪怕他只是一个被复制出来的人。

    可是,两颗妖星却不知道这段隐秘,被突然出现的王关打乱了阵脚。

    暗妖沉声道“前面就是剥皮森林,那是我的地盘,我们去干掉他。”

    “等一下!”老妖忽然指着一个人道“你看那个人,他手上有十字架……”

    跟在王关身后的五十多个人,一样穿着可以覆盖全身的斗篷,唯独最接近王关的人手里紧紧握着一支古老的十字架,如果留心观察不难看出,他斗篷下面是一件红色袍服。

    “红衣主教!糟了!”暗妖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

    蓝漠影说过,圣光骑士团并非无懈可击,如果操作得当只要一个人就能反手镇压整个骑士团。

    他说的那个人就是红衣主教。

    红衣主教,应该成为枢机主教,教廷大臣。由教宗(教皇)亲自选拔,因为在礼仪中穿着红色的祭服,又被成为红衣主教。

    红衣主教在教廷的地位仅次于教皇,或是辅助教皇的重臣,或者是某个教区的首牧。身为枢机为信仰作证,必要时流血牺牲也在所不惜,所以枢机主教都穿着鲜红色衣服,红衣主教的称谓也由此而来。

    圣光骑士团虽然归属于骑士团长直接管辖,但是神圣骑士们却是不折不扣的光明信徒,他们在红衣主教面前无可放肆。能够轻易镇压圣光骑士团的人,除了教皇就是红衣主教最为合适了。

    暗妖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得干掉那个红衣主教,把他毁尸灭迹,否则,肯定会影响‘影’的计划。老妖,你去把砂蛊调集过来,我们双管齐下。”

    “好!”老妖轻轻答应了一声,就压低身形躲进了草丛,没过多久,暗黄色的沙尘便铺天盖地的从空中卷来,眨眼之间就给树林盖上了一层黄云。

    从黄云蒸腾而起的一刻,王关带领的队伍就像是感觉到了,自背后升起的危机,不约而同的转身看向了山顶。与此同时,聚集在山上沙尘也像是失去了控制,如同江河决堤,一发无收的向山底狂涌而下。

    林地当中不见风起,但是风沙击打树木的声音,却在不绝于耳之间漫山遍野的急剧扩散。如果,那时有人敢走进风沙当中,就会看见一只只在树干上撞得晕头转向,跌落地上的虫子。

    那些蛊虫最大不过黄豆大小,最小细如小米,但是无数蛊虫聚集在一起却足以遮云蔽日,铺天盖地。

    王关一行五十多人就像是置身于大漠的风沙尘暴之中,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唯一能做的就是转过身去,跟无尽蛊虫决一死战。

    王关干脆放弃了逃生的想法,高声喊道“不要慌,按照原定的计划行动。快”

    王关只是一声令下,他身后队员就把背包一只只的扔在了地上,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的在背包上点起了火来,那些背包里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刚一遇火就狼烟冲天,一道道直上云霄的烟柱,只在顷刻之间就已弥漫四野,与空中卷落的“黄沙”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王关带领的队员集体向后倒退了几步,从附近找来一种藤蔓似的枯叶,不断扔进火堆。

    那个红衣主教一边在身上画着十字,一边问道“王欢先生,你的办法能行么?”

    王关侃侃而谈道“你放心,我的办法绝对有效。你没去过华夏东北吧?那边原始森林的蚊子,能活活把人吃成一把骨头。等到蚊子成群结队过来的时候,你用什么东西打都不管用,唯一的办法就用烟熏,拿松树皮点火最有效,那东西点着了,能把人呛死。”

    红衣主教焦急道“王先生,天上飞过来的不是蚊子,是……是……”

    红衣主教显然不会说“蛊虫”这个词,王关笑道“有些事情,我用英语还真没办法跟你解释,毕竟,你不了解华夏,我也不精通英语。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儿,那就是在华夏有一句话,毒虫出没之处,必有克制之物。”

    王关指着被人扔进火里的藤蔓道“这些东西,就是克制天上那些小虫子的草药,等一会儿,你就能看见漫天落沙的壮观景象了。”

    王关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道“如果,你受不了那烟熏,可以往后一点。”

    “嗯嗯……”红衣主教早就受不了呛人的浓烟了,赶紧捂着鼻子退向了远处。

    此时,两股冲霄弥漫的烟雾也已经越来越近……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