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八章情妖2

    蓝漠影道:“从你进来的时间算,大概过去了四十八个小时多一些。太具体的时间,我也不知道,但是肯定没超过五十个小时。”

    “知道了!”我大致回想一下。如果蓝漠影没有骗我,我从进来之后大概平均每过一个小时就能解开一道混沌密锁。

    一个小时的时间并不算太长。

    我再次抬头看向了混沌苍穹时,陆心遥也已经出现在了叶寻眼前。

    陆心遥毫无掩饰的走向了叶寻:“叶寻,你应该知道,我来做什么?”

    叶寻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想挡我回去?这不可能!除非,你有杀我的本事。”

    陆心遥苦笑道:“如果,我是冥王一样的高手,我会拼尽全力阻挡你,那怕只是拖住你也好。可我只是一个连先天境界都不到的女人,所以我只会求你退后。”

    叶寻冷声道:“你的人情不顶用,无论,你是哭也好,是跪也罢!我都不会后退半步。”

    陆心遥摇头道:“哭和跪不适用于江湖,如果眼泪有用,江湖中就不会有那么多恩怨,如果能跪出一片天地,也不会有那么多江湖的传奇。”

    陆心遥平静的说道:“况且,我是蓝漠影的女人,他的女人除了他,不会跪任何人。”

    陆心遥再次抬头看向叶寻时,手中对出了一把雪亮的匕首,她不等叶寻反应,便挥起一刀刺进了自己大腿,半尺多长的匕首,顿时没入了对方体内,只留下一截刀柄。

    陆心遥紧握着鲜血迸流刀柄颤声说道:“这一刀,能不能让你后退一步呢?”

    陆心遥声在发抖,头上冷汗直流,嘴角却带着一丝微笑。

    叶寻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陆心遥虽然不是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的女人,但是我们曾经在平天海一起出生入死,当年她对我们舍命相救,又把我们引入了探神江湖。

    没有陆心遥,不会有神鬼双刀。

    这份人情,无论是我还是叶寻都铭记在心,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如果陆心遥让我们去舍命相搏,只要她开口就算刀山火海,我和叶寻也会纵横不忌。

    可是,此情此景,叶寻该如何自处。

    叶寻沉默之间,陆心遥缓缓拔出了匕首,锐利的刀锋刮过她骨骼时传出的刺耳刀声,足以让人头皮发麻,可是陆心遥却仍旧笑颜不改,静静的看向叶寻,等他的回答。

    冥王黄苍叹息一声道:“叶寻,你走吧!这里交给我带队,你放心,我保证能救出王欢。”

    黄苍见不动,忍不住催促道:“你怎么还不走?她是蓝漠影的女人。”

    黄苍最后一句话,不是在提醒叶寻:陆心遥是我们敌人,而是想要告诉他,蓝漠影的女人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衡量,因为他的女人因爱成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叶寻深吸了一口气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想做什么,我也清楚。谢谢你的好意,但是,这是我们神鬼双刀的事情,不能假于人手。我们欠的情,必须我们来还。”

    叶寻从身上抽出匕首,毫不犹豫的刺进自己腿中。挂着一把匕首面色不改的看向陆心遥:“这一刀可以跟你那一刀互相抵消么?”

    “可以!”陆心遥又是一刀刺进了自己腿里:“我求你后退一步。”

    叶寻面不改色抽出匕首一刀扎进了相同的位置:“我说过,我一步不退。还要再来么?”

    陆心遥拔出匕首摇摇晃晃的看向了叶寻:“我一定要让你退”

    人心肺的刀声在两人身上此起彼伏之间,两个人的身上全都变得鲜血淋漓,唯独面孔苍白如纸却又微笑依旧,但是,那种笑容却足以让人心底生寒。

    “住手,不要再刺了”李小猫想要飞身夺刀,却被黄苍反手挡了回去。

    黄苍面无表情的说道:“男人的事情,女人不要插手。就算叶寻今日身死此间,也是英雄好汉。今日苟且偷生,来日无法做人。”

    黄苍趁着李小猫不备出手扣住了对方脉门,面向叶寻沉声道:“叶寻,今日你死,我火门弟子必然踏平古堡,尽屠妖星给你壮行。”

    “放屁!”李小猫被气得破口大骂:“你说的是人话吗?”

    黄苍却用一只手紧扣着李小猫的脉门,无论她怎么挣扎也不肯定稍稍松手,李小猫抓着黄苍的胳膊又抓又咬,最后干脆狠狠一口咬在了黄苍的手腕上,淋漓鲜血顺着他的手腕串串滴落,黄苍仍旧表情严肃的目视叶寻,全身纹丝不动。

    陆心遥终于缓缓举起刀来对准了自己心口:“这是最后一刀了,你还不肯后退么?”

    “拿刀来!”叶寻一手握紧刀柄,一手平伸空中再次说道:“给我拿刀来!”

    “给他!”黄苍的声音已经变得略微沙哑。

    “叶寻,你别”李小猫像是被人抽空了力气,身躯站立不稳的倒向了地面,要是黄苍还在用手提着对方,李小猫怕是在已经跪倒在了地上。

    一个火门弟子快步上前,双手将一把匕首平端过顶放在了叶寻手中,躬身而退,直到退回本部队伍,才挺起身来看向叶寻。

    叶寻双手各持着一把匕首,将刀尖对准自己胸口:“我和王欢终究欠了你一个人情,多出来的这一刀,算是我还你的人情。”

    陆心遥微笑道:“我不需要,你还我一刀,我只需要你后退一步。”

    “半步都不行!”叶寻身上流下来血已经染红了地面。

    陆心遥苦笑道:“我不后悔爱上了漠影,但是我后悔遇见了你和王欢,你们是我唯一觉得亏欠的人”

    陆心遥举刀刺向自己胸口的一刻,不知道怎么会身躯一软栽倒在了地上。

    叶寻的双刀却在同一时刻刺向了自己的胸膛,两柄匕首还没接触叶寻的衣襟,被叶寻擎在空中的刀锋,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凌空崩成了碎片,飞向了远处。两把空出来的刀柄一块儿撞向了叶寻胸膛。

    叶寻好像是不知道自己的胸口,只是被刺进了不足一寸长短的刀锋,双手握着刀柄栽倒在了地上:“王欢说:放过陆心遥,任天”

    叶寻的“晴”字还没出口,人就失去了知觉。

    “叶寻”李小猫惨叫之间终于支撑不住瘫倒在地。

    黄苍松开手道:“救人。只要他们没死,全都给我救活,快!”

    火门弟子一拥而上,不断在给两人止血:“冥王,他们伤的太重了”

    黄苍厉声道:“全力抢救,救不回来,你们都不用过来见我了。”

    黄苍一向杀伐无情,他说出来的话绝不会更改,可是这对火门弟子来说无疑是一道催命符。

    江湖人的身上肯定会带着伤药,那是江湖人保命的必备手段,但是伤药却只能应急,治不了根本,在同伴重伤垂危,救无可救时,江湖中人多数会选择补上一刀早点结束对方的痛苦。

    这种做法对江湖人来说,不能称之为残忍,只能说是为朋友尽最后的一份心。就算是对方的亲朋在侧,也只会感激,不会怨恨。因为,他们下不去手。

    火门弟子一向悍不畏死,身上的伤药就更为有限。想救叶寻难如登天。

    短短片刻之间,几个火门弟子的脸上就现出了一片死灰,不是他们不想救人,而是他们已经判定了自己的命运去给叶寻陪葬。

    李小猫轻轻推开黄苍:“让你的全都退开,背过身去,谁都不许看我出手。”

    黄苍微微一怔:“你要做什么?”

    李小猫沉声道:“用荧惑秘法救助叶寻,本门秘法决不能落入外人眼中,否则”

    李小猫并没说“否则”将会怎样,但是她的表情已经告诉黄苍,否则就是不死不休的结果。

    黄苍微微点头道:“所有人围成一圈,脸向外,任何人不许往圈里看,否则格杀勿论。”

    黄苍一声令下,所有火门弟子立刻展开斗篷提在手里,在空地上挡起一道“围墙”,黄苍亲自过去补齐了围墙缺口,两只耳朵在不停扇动,似乎是在监视所有人的动作。

    李小猫刚刚走进人墙不久,远处就飘起了一片桃红色烟雾,黄苍双眼杀气外流:“什么人?”

    “你可以叫我花妖!”花妖从烟雾中现身之后,步履轻盈的走向了黄苍从花妖出现,那些集中在远处郁金香佣兵就举起武器对准了目标。

    换成常人被几十把枪口在近距离锁定,就算对方不发出任何警告,单就佣兵身上狂暴如火的杀气就足以让人心惊胆战,甚至跪地求饶。

    可是花妖却像是看不见那些从明处暗处指来的枪口,一直走到距离黄苍三四米的地方才停了下来:“我要陆心遥。”

    黄苍冷声道:“不行!”

    花妖淡淡笑道:“我带走陆心遥,你并不是损失什么不是么?对你,对我都有好处。如果,你执意要把陆心遥留下,死的人可就是李小猫。”

    “荧惑秘术中救命法门,虽然可是起死回生,但是得拿人命去换。救叶寻,足够要了李小猫的半条命,如果,加上一个陆心遥,呵呵”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