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二章 冰山

    那个匆匆而来的圣骑士在贝蒂耳朵低声说了两句话,对方的脸色顿时一变。

    那人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是仍旧没能逃过我的耳朵,他说的是船只附近出现了大量冰山,无法航行。

    我不由得微微一皱头。

    刚才我就觉得叶寻触礁的事情带着蹊跷,而今想来偷渡船的沉没并非是一场意外那么简单。

    叶寻开船的技术虽然不如职业水手,但是让他触礁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尤其是我们还在逃命,叶寻会更加小心,他怎么会轻易撞上礁石。

    我转头看向叶寻,后者的脸上也带起了凝重的神色。

    贝蒂吩咐圣骑看好我们,自己跟着属下赶去了驾驶室,没过多久,船只的速度就放慢了下来,最后几乎到了是在小心翼翼的在海上游弋的程度。

    我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海面,看到的却是一连片浮动的黑影。

    冰山?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冰山。

    我们身处的海域并没在两极,怎么会出现如此规模的浮动冰山?

    可是,除了冰山,有什么东西能在浮在海上威胁船只。

    这个疑问在我脑中不断飞转的当口,那艘佣兵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船体蓦然间发生了倾斜,不到一会儿的工夫,半截船身就已经沉入了海里。

    可怕是,佣兵船从撞击冰山到倾斜,沉没,船上的佣兵竟然没发出半点声音,就像是整船人马都陷入了沉睡,直到被死神扼住了喉咙,也没能从睡梦中醒来。

    整个过程,没有惨叫,没有血腥,也不见尸体,可是这无声无息的死亡,却比场面凄惨的海难更让人不寒而栗。

    我明显感到看押我们的圣骑士在微微的颤抖。

    他的战栗并没持续多久就变成了更强烈的恐惧,那些本该沉没海底的尸体,一具具浮上海面,每具尸体都保持着身躯平伸,两腿并拢,双手交叠在胸前的姿势,像一根根浮动的圆木,随着浪花上下起伏。

    更奇怪的是,没具尸体的脸上都像是凝结了一层白色的冰霜,除了还能看清五官的轮廓,其余的一切都被掩盖在了人的惨白之下。

    “所有人上甲板,准备十字架,准备圣水,准备……”贝蒂的命令一道接着一道的传了过来,圣骑士在船舷上每隔几步便竖起一根十字架包围全船。几名教士从船舱中大步而来,手持《圣经》站在骑士身后准备接应。

    整艘船在短短几分钟之间,变成了戒备森严的钢铁堡垒,漂在海上的尸体,也像是准备捕猎的鲨鱼,纷纷靠近了船底,不多时,船下就传来尸体频繁撞击铁板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有上百人在用脑袋疯狂撞击船身,哪怕船上甲士林立也阻止不了他们的疯狂。

    贝蒂缓步走向我们身边“王欢,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条件!”我简简单单的说了两个字。

    贝蒂沉默片刻才说道“我无权放你们离开,唯一可以给你们的承诺就是,我可以向裁判所求情。”

    我看向贝蒂“你是一个骑士,但也不像是骑士。”

    贝蒂很清楚我在说什么。

    她严守着骑士的准则,哪怕是在现在这种危急环境之下,她仍旧在恪守着自己的忠诚。

    可是她又不像是骑士,在黑暗古堡贝蒂配合蓝漠影放弃了整个圣光骑士团。这显然不是一个骑士应有的作风。

    贝蒂黯然道“套用一句你们华夏的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吧?我不想说这些,我想提醒你的是,我们在同一艘船上。”

    贝蒂说的没错,“同舟共济”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否则,船只沉没,我们全都得变成水鬼。

    我沉声说道“想要让我帮你,我首先得知道这片海域的传说。”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抱太大的希望,作为教廷的圣骑,贝蒂可能出了《圣经》故事之外,没接触过了任何传说。

    没想到,贝蒂竟然脱口道“这片海域只有一个传说,就是泰坦尼克号的沉没。”

    “你说什么?”我顿时愣在了原地。

    我对泰坦尼克号的了解,无非是好多年前风靡全国的那部电影。

    我虽然不知道泰坦尼克号沉没的具体地点,却知道它沉默在了北大西洋,我离开不列颠只有两天的时间,我们的偷渡船能开出这么远的距离?

    贝蒂微微摇头道“事实上,我也是通过坐标定位才知道我们是在北大西洋上。”

    我背心不由得一阵发冷我们从上船开始,我就一直没有看到外面的情景,但是明显感觉到几次船只的震荡,难不成我们曾经在大海上跳跃过几次?

    我正在沉默之间,眼角余光里忽然出现一团闪动的绿火,等我转头看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团在海面上升起的火焰。

    “鬼火?”任天晴的脸色瞬间煞白“幽灵船,有传说泰坦尼克号是被幽灵船给击沉在了海上。”

    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在官方的说法是撞击冰山沉没,其实,在民间一直流传着不同的传说,其中最为有名的就是“幽灵船”和“木乃伊的诅咒”

    尤其是,幽灵船一说并非是空穴来风。

    《旧金山纪实报》刊载过幸存的泰坦尼克号船员的叙述海难发生时,他们站在泰坦尼克号的甲板上观察,发现大海中有一些奇怪的“鬼火”神出鬼没地运动着,这些扑朔迷离的“鬼火”像是从一艘来历不明的‘幽灵船’上跑出来的。”

    被历史学家们指责为见死不救的“加利福尼亚者”号船长洛尔德当时所指挥的船就在附近海域。他到死也坚持认为,当时从船上能清楚地看到另一艘来历不明船只的“鬼火”。这一神秘的幽灵船当时正处在泰坦尼克号与加利福尼亚者号之间的水域。

    那个时候,虽然没人给我讲述关于泰坦尼克号被幽灵船撞击沉没的传说,但是我却本能的感觉到了危机。

    我猛然回头道“贝蒂,让人马上开船,别管前面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

    “开船!”贝蒂的命令还没被传走,一个传教士就反对道“贝蒂团长,你的行为令我是失望,作为教廷的骑士,你应该勇敢的去面对一切邪恶的力量。即便这里出现了传说中幽灵船,光明也会保护我们消灭黑暗,可你却选择了相信一个异教徒,选择了落荒而逃。”

    贝蒂的脸色虽然阴沉了下来,却没反驳对方,可见那个教士的地位之高,已经远远超出了贝蒂。

    教士见贝蒂没有反驳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贝蒂骑士长,现在,请命令你的骑士让那几名异教徒闭嘴,然后去迎击幽灵船,做你们骑士应该做的事情。”

    传教士慷慨激昂,贝蒂却一动没动,看样子,她倾向于我的判断。

    传教士见贝蒂不动,正要开口斥责,海上却忽然亮起无数光影。

    数以千计的鬼火,莫名其妙的浮现在了海面之上,方圆数千米的海域在鬼火的照耀之下,形同地狱阴森可怖,绿芒浮动。

    聚集在海面上的鬼火,不仅焰光忽长,几成冲天之势,数量还在飞速暴增。短短片刻之间,就翻出了几倍的数量,原本漆黑如墨的海水,瞬间变成了色彩诡异的碧波。海上水波每翻动一次,都让觉得有什么东西正欲破水而出。

    “这是……”传教士下意思的说出两个字时,海上绿火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忽然往一个方向集中而去,层层叠叠堆积在了一起。

    不到一会儿的工夫,堆积起来的绿火就变成了一艘巨船的模样,站在我们船上可以清清楚楚看见,三张惨白的风帆正在船只的甲板上缓缓升起。

    “我上帝!”刚才还坚持要与恶魔决一死战的传教士,除了惊呼再也说不出话来。

    “开船,快!”

    我们脚下货轮在贝蒂惊叫声中发动了引擎,远处的幽灵船也随之打满了风帆,巨大的船身搅动着海波迅速调转了方向,木质的船舷上随之掀开了一支支炮口,黑洞洞的火炮被人推出船舷之外,向我们这边遥指而来。

    “加速,加速……”贝蒂虽然在连续催促船长加速,但是我们已经错过了逃跑的最佳时间,再如何加速也等于把自己暴露在了对方炮口之下。

    贝蒂拔出长剑高喊道“全体注意,准备防御。”

    嘹亮圣歌从船上骤起之间,金色光影也从十字架上徐徐升起。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悄悄通知叶寻她们,赶紧想办法避难。

    单从那些人身上圣光升起的速度上看,贝蒂这次带来的圣骑士,明显不如当初圣光骑士团。

    说不定,他们防御还没做好,对方就已经开火了。

    我表面上看似平静,实际上已经急得想要跺脚,圣骑士的防御光罩迟迟没有升起,幽灵船的炮口却在飞速调整。再这样下去,我们早晚得成为对方的活靶子。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之间,骑士团的光罩终于在覆盖甲板之后,向头顶的方向慢慢合拢。

    幽灵船上火炮的怒吼也随之而起。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