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零章日记

    这一次,不只是那黑袍教士,就连大半的圣剑骑士都在向我怒目而视。

    我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我说你们惹不起那只恶魔,有我的道理。”

    我说话之间伸手指了指四周“你们圣剑骑士团,有打破严寒,在岛上来去自如的本事么?如果没有,就别谈什么击败恶魔。”

    所有骑士眼中的愤怒都为之一熄,安其罗也跟着低下了头去。

    安其罗作为一军统帅,他可以骗对手,骗手下,却不能连自己都骗,一个主帅如果到了自欺欺人的程度,他部队也就距离败亡不远了。

    贝蒂却敏弱道“王欢,你没有把话说完对不对?你肯定有办法对付恶魔。”

    我摇头道“对付恶魔的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分而击杀。决不能让两只恶魔会合,否则,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但是,追踪恶魔尸体的办法却有两个,我可以说出来供你们参考。”

    我见安其罗点头,才伸出一个手指道“第一个办法就是,我们不管什么岛上守卫,直接去追踪棺材。在它到达目的地之前,焚毁恶魔之躯。然后,再想办法去找岛上恶魔。”

    我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道“但是,这个办法有着一个巨大的弊端。那就是,我们肯定要受到岛上守卫的攻击。甚至跟守卫全面开战。”

    安其罗和教士对视了一眼之后才说道“第二个办法是什么?”

    我又伸出了一根手指“第二个办法,就是我们先不去找那口棺材。先去研究岛上的守卫究竟是什么东西。看看能不能先找到跟守卫联合的办法。然后再去,斩杀恶魔。”

    我声音一顿道“但是,这个办法的不确定性太多。而且,我们等于是把命交到了守卫的手里。如果,他们拦不住那口棺材,或者是,不愿意跟我们合作,我只有死路一条。”

    我把话说完,所有人都跟着沉默了下去,安其罗犹豫了半天才说道“你觉得,这两套方案哪一个把握更大一些?”

    “都没有把握!”我正色道“探索禁地就是在用生命冒险,稍有失误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我露出一丝笑意道“我只是一个俘虏。决定权还在你们手里。我能告诉你们的是,无论你们选择哪个方案,我都可以带着你们往前走。不过,出现任何后果,我概不负责。”

    安其罗犹豫一下才说道“我们需要商量一下。”

    安其罗他们三个人商议了半天,才重新走了回来“我们选择第二个方案,联系岛上守卫。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我抬手指了指教堂“如果,我没猜错答案应该在那里面。”

    我不等安其罗再问就解释道“从这里的建筑上看,这座小镇已经存在数百年之久,最起码他并没有经历过蒸汽时代。那个时候,会写字的人非常少,但是教堂里肯定会有文字记录,想要揭开这里秘密,只有进入教堂去找神父的日记。”

    安其罗和黑袍教士对视了一眼才同时点了点头,安其罗想把黑袍教士留下把守教堂大门,黑袍教士却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对方的要求,非要跟着我们一块儿进入教堂。安其罗在无奈之下只好留下贝蒂。

    我刚要走向教廷,贝蒂却把我的匕首还了回来“这把匕首,你拿着防身,记住你的朋友还在我手里,给你匕首不是为了让你耍花样。”

    我冷然一笑把匕首别在腿边,大步走向了教堂。

    此时,那座被冰封的教堂虽然仍旧是阴寒刺骨,但是温度却达到了可以让人接受的范围之内。

    我们三个没用多久,就找到了在书房里被冻成了冰雕的神父。

    对方不知道已经死了多久,脸上的表情却仍旧显得从容而平静,就好像临死已经预示到了自己的死亡,所以一直坐在书房当中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黑袍教士在书房当中找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该死的,书架全都被冻住了,就算能把冰化开,里面的日记上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绕着神父的尸体转了一圈才说道“不对,神父在临死前留下了线索,你看他眼珠的方向。”

    安其罗这才注意到,尸体的眼珠其实是在看向自己左脚的位置上。

    安其罗用剑在地上连敲了几下,才从地板下面的暗格里翻出了一本日记。

    神父在隐藏日记之前,显然是做好了准备,特意用某种皮革在日子外面包裹了几层,那本日记才没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冻成冰坨。

    我探头往日记上看了一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上面写的什么?”

    黑袍教士看了我一眼,露出不屑的表情“这是拉丁文,你当然看不懂。”

    拉丁文原为意大利中部拉提姆地区的方言,后来随着罗马帝国的扩张和天主教的流传,扩展为欧洲通用语言。现仍为梵蒂冈使用。

    单从文字上判断,这本日记就难以作假。

    黑袍教士拿着日记翻看了许久之后,跟安其罗交换了一个眼神,才说道“按照日记的记载,很多年前,这位名为马丁的教士,为了躲避黑死病带领上千人离开不列颠,找到了整座与世隔绝的小岛定居了下来,逐渐建成了我们看到这座小镇。”

    黑死病曾经在十三世纪肆虐欧洲,带走了2500万人的生命,相当于欧洲人口的三分之一。那时,就连教廷都破天荒的同意了解剖病人的尸体,来研究怎么遏制黑死病的蔓延。有人出海躲避瘟疫的并不奇怪。

    黑袍教士继续说道“他们在小岛上度过了很长一段安静的日子,直到有人触怒了小岛上的精灵,灾难才开始降临?”

    “精灵?”我忍不住反问道“你没看错吧?”

    黑袍教士不悦道“等我说完!这里的精灵是指小精灵。”

    精灵是北欧神话中所出现的生物,他们往往被描绘成拥有稍长的尖耳、手持弓箭、金发碧眼、高大且与人类体型相的形象。

    小精灵也叫仙子,或者妖精,大致的形象与人类相似,背后却长着翅膀,因为他们身躯短小所以更利于飞行。

    黑袍教士继续说道“一开始,人类与精灵之间虽有冲突,但是都是互相克制的范围之内。精灵除了恶作剧之外,也没有人类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直到有一天,小镇的居民对精灵的恶作剧忍无可忍,杀死了一只精灵之后,双发的冲突才彻底的爆发。”

    “人们像是捕捉昆虫一样把小精灵抓来,用钉子钉死在墙上。精灵也开始利用各种办法,让人死于意外。双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伤亡。但是,直到这时也没爆发出全面的战争。”

    “马丁教士是所有人里唯一能保持理智的人,他总觉得,精灵是善良生物,小镇的居民也是淳朴,宽容的人。他们之间的冲突,肯定是因为某种误会。”

    “但是,人类不懂精灵的语言。想与精灵沟通,就得找到传说中的精灵石。只有拿到精灵石的人,才能听懂精灵的语言。马丁教士一直都在寻找精灵石,希望能化解人类和精灵之间的矛盾。”

    “就在马丁教士即将找到精灵石的时候,小镇上的十多个孩子忽然失踪,等到人们找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已经全都被淹死在精灵经常出没的池塘里。”

    “这件事情,终于引发小镇居民的愤怒。失去理智的居民冲进了精灵的领地,抓住几只身份十分重要的精灵,把它杀死在小镇的广场上。”

    “正在寻找精灵石的马丁教士,没来及阻止这场悲剧。他直到临死之前,都在为这件事忏悔。”

    “那只精灵的死,终于引发了双方大战。精灵们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引来的冰雪,开始在小岛上逐渐蔓延,几乎将小岛化成了冰川。”

    “马丁教士知道精灵的报复来了,可是他却没有办法去阻止悲剧的发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岛被逐渐冰封。他在临死之前,一直希望能有人找到精灵石,澄清人类与精灵之间的误会。”

    黑袍教士说到这里,合上了日记“这就是幽灵岛上的秘密。你有什么看法?”

    我沉吟道“如果按照日记上的事情推断,那些精灵就应该是岛上的守卫。人类与精灵之前冲突,带着明显的巧合,说不定就是恶魔的阴谋,对方想要利用人类和精灵之间的冲突脱身。”

    我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如果,我的推断成立的话,我不建议去寻找精灵石。一个隐藏了数百年的误会,很难在短时间内澄清。”

    “我们靠近精灵石,很容易引发与精灵之间的冲突。这样一来,说不定会给恶魔制造可乘之机。我觉得继续追踪棺材才是明智的选择。你们说呢?”

    安其罗道“我赞成王欢的说法。”

    黑袍教士摇头道“我不赞同,我们继续追踪棺材,才更容易引发冲突。因为那些精灵中的强者,也在追踪棺材。我觉得应该去找精灵石。”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