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六章探神东来

    走过江湖的人都知道,行走江湖,话不乱说,手势不能乱接。弄不好,就是一场腥风血雨。

    尤其是手势,比说话还要难接,有些话说错了,说不定还能圆回来。但是,对方给你打手势,就代表有机密转达,不能出口入耳,去接对方手势,稍有偏差就是另外一种意思,很可能当场惹来杀身之祸。

    我犹豫了一下,才说道“你的手势我不懂!”

    多拉叹息道“看来,你只是他的后人,却不是他的继承者。你走吧!我可以送你们离开。”

    我沉默了一下才说道“这里是不是藏着一具恶魔的尸体?”

    多拉眉头一扬“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为了魔尸而来。”我平视着多拉道“有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失陷在了仙魔墓园,我必须找到魔尸,让他带路救人。魔尸,我志在必得。”

    多拉看向我道“哪怕是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么?”

    “对!”我重重点头。

    多拉再次问道“如果,有人阻挡你呢?”

    “杀!”我眼中杀意四起。

    多拉步步紧逼道“如果,你杀不了他呢?”

    “先跑,再杀!”我眼中的杀意逐渐浓烈。

    多拉紧盯着我的双眼道“如果,阻挡你的人是我呢?”

    “陆沉此岛,屠尽一切。”我在说话之间,背在身后的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

    多拉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过了第一道考验,跟我走吧!”

    多拉也不管我们是不是答应,就转身走进了森林,我向叶寻打了一个手势,后者立刻跟我拉开了一段距离,保持在可以跟我互相策应的位置上,跟在了多拉背后。

    我边走边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用王家的手势?”

    多拉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也很想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你会相信么?”

    多拉不等我说话就继续道“在很多年前,有一个叫王战的人来到这座岛上。还带来一口棺材。”

    “他刚来的时候,岛上的居民把他当成了巫师,想要烧死。我却一路从镇子里杀进了森林。走进了我们的领地,在这里建了一座木屋住了下来。”

    “王战来了不久,我们和小镇上居民正式爆发了冲突。那时候,王战竟然成了我们之间决胜的关键,他选择帮助谁,谁就会取胜。”

    我听到这里打断了对方道“王战选择了帮助你们?”

    “对!”多拉点头道“他觉得,我们比镇民更可靠。”

    我沉吟道“王战是什么时候上的岛?”

    多拉想了一下道“我记不清了,很久以前吧?那个时候正在流行黑死病!”

    我忍不住一皱眉头黑死病据说起源于中亚,因为当时蒙古帝国的军队攻打攻打黑海港口城市卡法时,将瘟疫传入城中,又由亚欧商人传到欧洲。

    如果按照年代推算的话,那应该是在元代至正年间。

    一直以来,我到的消息就是王战出现在清代。这次王战出现的时间,又跨越了几百年,他到底是不是我要找的那个王战?

    “你能记住王战长什么样子么?”我问多拉这句话时,并没抱什么希望。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夏轻盈,夏轻盈给我的回答是,王战曾经在血滴子留下过画像,只是他画像毁于一场大火。

    让我没想到的是,多拉竟然从身上取出了一块巴掌大的水晶“王战的样子在这里。你自己看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才控制着微微颤抖的双手,从多拉那里接过了水晶,那里面果然镶着一个人半身画像。

    那人的面孔与我爸有七八分的相似,看上去却比我爸年轻了不少。如果,把他跟我爸现在照片对比一下,说他是我爸二十多岁的样子,肯定有人相信。

    我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难道我爸真能长生不死?

    多拉说道“王战把这块水晶交给我的时候,对我说,如果是他的后人来了,就把水晶拿出来给他看。告诉他两句话。”

    多拉转过身看向我道“他的第一话是,如果,你已经知道了,我为什么会在水晶里,那你就往回走。前面的东西,不需要你碰,回去找那个让你过来的人。告诉他,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来拿,别去麻烦别人。”

    多拉像是不想给我思考的机会,继续说道“他的第二句话是如果,你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我是谁。请你三思之后再做决定。前路艰难,能不走就不要去走。安稳一生,未必不是一种选择。”

    我听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王战留下的这两句话,看似有些道理,实际上却带着很多矛盾地方,

    第一个矛盾的地方,是他敢肯定,他的后人一定会找过来。但是,他弄不清,自己的后人究竟是听命与人,还是自己发现了他留下的秘密。

    而且,他的话里还留着一个漏洞。古人对尊卑极为看中,长辈就要长辈的威严。可是王战说话的语气,分明就不像是在给后辈提点,反而带着几分老友重逢的意思。

    第二个漏洞就更为明显了,他的留言里没带任何称呼。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疑点。王战留下的第一句话里,分明是让后人去找一个跟他同时期的人物。可是王战明明就弄不明白自己第几代子孙会找上岛来。

    找来是王战的儿子,或者是孙子,他的这句留言倒还能解释。如果,找过来的人,是他的隔代,甚至再隔代的子孙呢?

    难不成,还有人可以像是王战一样长生不死?

    第三个矛盾就是在王战本身,他似乎在岛上留下了什么秘密。可是他始终在犹豫要不要把这个秘密交给后人。

    从他最后一句话上,可以看出,他知道,能够走上这座岛的人,和他一样都是探神手,他在劝自己的后人,不要去走探神之路。

    这件事,听起来合情合理,却违背了探神手的规则。

    探神手里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爷孙不探神”,就是说,探神手传承最多是两代人,绝不会传给第三代人。他们不仅不会让第三代子孙接触探神江湖,甚至不会告诉他们神话之后另有秘密。

    如果,他们想把自己一脉绝学继续传承下去,只会收徒,不会传给子孙。所以,探神手只有宗门,没有家族。在探神手当中,往往师徒之间关系,会比子孙更密切。

    我曾经问过狐妈,探神手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规定。狐妈给我的答案是探神手不想让自己家里断了香火,“三代探神必遭横祸”几乎成了探神手的诅咒,没人能打破的诅咒。

    王战留下的这些信息,给我留下太多费解。甚至让我觉得,王战的留言里有几分自言自语的意思。

    我正在飞快思忖之间,多拉却开口问道“你还要不要往前走?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我微微摇头道“我从来就没有改变主意的打算。继续走吧!”

    “如你所愿。”多拉继续向前,我也再次开口问道“这座岛上被封禁的恶魔是王战带的?”

    “不是!”多拉摇头道“我也不不知道,岛上的恶魔被封禁了多久。从我出生就肩负着守卫恶魔的使命。”

    “那一次,我们与镇民的冲突,也是因为恶魔破开封印,控制镇民挑起了我们之间的争斗。如果没有王战,那个恶魔早就出世了。”

    我顿时好奇道“你的意思是王战重新封印了恶魔?”

    “可以这么说吧!”多拉道“王战先是帮着我们打败了镇民,然后,又带着棺材进入恶魔墓穴。从他出来之后,恶魔墓穴就重新归于了平静,又让我们得到了几百年的安宁。”

    我听到这时,忽然问道“是你们杀光了小镇上所有居民?”

    “不是我们,是王战。”多拉说道“我想,你应该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吧?可是,真实的情况就是如此。我们杀掉了小镇上的战士,王战却杀光了小镇上所有的人。”

    多拉转身道“王战在小镇的水源里下了毒,那是一种可怕的毒药。它能让人变成一种只能蹦跳着前进,靠吸血为生的怪物。王战说,那种怪物叫做僵尸。”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后,转头看向了叶寻——他是道家弟子,对僵尸最有发言权。

    叶寻微微点头道“按照术门中的说法,人为可以制造出僵尸,但是那种邪术早就已经失传了。”

    多拉继续说道“那种怪物太可怕了,他们会像瘟疫一样蔓延,只要有人的地方,最终都会变成他们的领地。我们就是因为无法接受那种怪物的存在,才趁着那些怪物回到住处沉睡的时候,冰封了整个小镇。”

    多拉深吸了一口气道“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王战更像是恶魔。他为了达到目的,对任何人都不会丝毫手软。总能想办法让你按照他思维做事,最后落进他的陷阱。”

    我稍一思忖道“当初王战打败镇民的过程,很艰难么?”

    。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