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一四章投影

    叶寻丝毫没有恋战,虚晃两刀挡开了觉法双袖,掩护着任天晴,李小猫推向了我的身边,我们四个同时起身,从山顶边缘飞跃而下。

    我和叶寻连续飞落四五米距离之后,在空中转动身体,面向山壁抽出背包中飞爪投向山体,飞爪五指猛然扣进岩石之间,我和叶寻也抖开了绳索,出手抓住身边的两个丫头,拽着绳子向下飞跃而去。

    我和叶寻的脚步在山壁上连续点动之间,距离我们不远处,岩壁上忽然传来一声爆响,成块的碎石被山体当中爆出的巨力冲飞半空,形同暴雨向崖底摔落之间,岩壁上也露出一座寒气四溢的石窟。

    我和叶寻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收住下落的趋势,一步步的挪向了山洞开口的位置。

    按照常理,我们两个应该先探探山洞的虚实再往里走,可是现在强敌环伺之下,我们却没有那个时间去考虑,索性直接钻进了洞里。

    那座山洞没有多大,洞中也只有一尊高僧坐化留下的金身。

    “乐尊?”我自语道:“这该不会是一直没人找到的敦煌第一窟吧?”

    乐尊石窟,被认为敦煌第一个被开凿出来的石窟,可是从没有人找到过它的具体位置。难道它会在莫高窟的背面?

    按照常理,后期开凿出来的石窟,都应该是沿着一座石窟向下排列,可是后面的人,怎么会搞错了开凿石窟的方向?

    我正在疑惑之间,却看见石窟金身缓缓抬起了手掌。我震惊当中赶紧挪开了脚步,躲到了金身一侧。下一刻间,金身手中便暴起了重重金芒,光耀四野。

    与此同时,清澈的梵音从天而降,就像是神佛降临,天地之间一片祥和。

    我快步冲到洞口,探头向外看去,却看见莫高窟上空祥云笼罩,云层当中隐现佛光,大道梵音漫天清唱,虽然声如惊雷,但只是让人心生敬畏,却毫无恐惧。

    我狠狠一握拳:“我猜对了!任天晴快点联系直升飞机,我们走!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任天晴连试了几下才喊道:“信号被屏蔽了,我联系不上直升机?”

    “他么的!”我狠狠一握拳:“先下去再说。”

    我和叶寻再次抛出绳索飞快划向山底,直到双脚落地,我才运足了内力仰天喊道:“觉法,蛇魔,你们特么的给我滚下来!”

    片刻之后,觉法和蛇魔便各自带着人马从山上滑落下来,蛇魔脸色阴沉着一言不发,觉法却呵呵笑道:“王欢,难道没人告诉你,合作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沟通吗?大家本来应该和和气气,有商有量,你这样未免让人看低几分啊!”

    “老子没时间听你放屁!”我厉声道:“马上撤销屏蔽,我们需要联系直升机。”

    觉法淡淡笑道:“我还是那句话,你不说清缘由,我不敢轻易放你。王欢如狐,叶寻如虎的传闻,我可不敢不信啊!”

    “你行!”我挑起拇指对着觉法比了一下。干脆慢悠悠的说道:“你们由始至终都弄错了一件事情,所谓的仙魔墓园也好,还是神魔墓园也罢!其实都可以认为是魔墓。”

    觉法和蛇魔对视之间,蛇魔微微摇了摇头,意思大概是:他也没弄懂怎么回事儿!

    觉法这才说道:“你能不能说得清楚一点?”

    我呸了一声:“屁都不知道,你怎么当上的探神手?”

    觉法笑容依旧:“我是和尚,不是医生,当然对那些污秽之气没有研究,如果,王施主深知其中奥妙,还请给贫僧解释一二。”

    我冷哼之间正要还嘴,蛇魔却抢先道:“王欢,我觉得,现在不是应该口舌争锋的时候。如果,因为一点口舌之争耽误了时间,对谁都没有好处,你说对么?”

    别看蛇魔,口口声声叫我“姑爷”,实际上,他对我而言就是一条假装温驯的毒蛇,只要有机会就会反口一下咬在我的身上。

    在某种意义上,他和觉法才是真正的合作者,他会帮着觉法打压我,不足为奇。

    我深吸一口气道:“我说神魔,都是可以视之为魔的原因,其实非常的简单。魔,是从佛教传入中土之后,才出现的名词。在此之前,只有神,没有魔。”

    “佛教传入中土,道教逐渐兴盛,上古神明除了盘古,女娲,伏羲等等少数古神之外,其余的神明被归类到了什么位置?你们不清楚么?”

    觉法和蛇魔同时皱眉。

    神、魔,这两个字无论怎么排序都是成词,在某种意义上说,上古的神明其实与魔的地位等同,除了神话中有过功绩的大神之外,其余诸神,可以称之为神,也可以视之为魔神。

    觉法点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继续说。”

    我继续说道:“如果,我们把神魔等同的话,那么大漠当中的地狱门便可以称之为神魔墓园,仙魔只不过是一种误传。”

    “有了这个定义,下一个问题就是莫高窟为什么会出现在敦煌附近,要知道,莫高窟出现的时期,这里无论是文化,还是人口都不算发达。并不利于乐尊传教。”

    “那么莫高窟被修筑在大漠边缘的可能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镇压神魔墓园。”

    觉法动容道:“你的意思是说,真正的神魔墓园在莫高窟的地底?”

    “不是!”我摇头道:“神魔墓园肯定在大漠当中,这点不需要有任何怀疑。”

    我继续说道:“我在黑暗古堡中的经历,让我做出了一个推测,那就是当年大能镇压神魔的手段,是把他们的神魂和肉身分成了两个部分。”

    “神魔的神识不能回到肉身,他们就永远无法脱困而出。莫高窟的作用就是压制,或者囚禁神魔的神识。地狱门才是围困神魔肉身的所在。”

    “不可能!”觉法断然否定道:“如果,莫高窟里真有囚禁神魔魂魄的阵法,探神手不可能毫无察觉。况且,魔门也不止一次进入过莫高窟,他们不也毫无所获么?”

    蛇魔冷笑道:“王欢,我知道你聪明绝顶,但是还请你不要小看了魔门英豪。”

    我冷声道:“谁跟你们说,囚禁神魔魂魄的地方就在莫高窟里面了?”

    我不等他们开口就说道:“我从范崇义和老刁那里得到过一个线索,那就是他们曾经陷入了一个怪异的走廊,走廊的上方是诸天神佛,走廊下方却是从地底攀爬上来的妖魔鬼怪。”

    “那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线索,它是指,莫高窟里的神佛,在以一种斜角去镇压魔神。”

    我伸手一指头顶:“你们自己看,我们头上的影像,像不像海市蜃楼?”

    “像!”觉法下意识说了一个字之后,马上反应了过来:“你是说,我们头上诸天神佛的景象,其实可以像是海市蜃楼一样折射到某个地方去?影像落地的位置,就是囚禁神魔魂魄的所在?这可能么?”

    我缓缓说道:“理论上,海市蜃楼可以人为制造,这点,你不否认吧?现代人只有制造海市蜃楼的理论,却没有制造的办法。但是,你敢断定,神话禁区里也没有这种办法么?”

    觉法迟疑了一下才摇头道:“不敢!”

    我沉声道:“还有一点。是我们都没想到的事情。那就是,范崇义为什么会有可以在日食的时候,找到地狱之门的说法?”

    觉法诧异道:“这个说法是来自范崇义?”

    我看向对方道:“你们也得到过消息?”

    觉法点头道:“我们也得到了消息,消息的来源是无鬼宗的弟子,也就是你说的那个老刁的传人。”

    蛇魔道:“我们的消息是来自于一个从地狱门逃出来的弟子,他只说了一句:‘天狗食日,地狱门现’就断气了。”

    我沉声道:“这就是最关键的地方。海市蜃楼说到底是一种光学上的反应。如果,连太阳都没了,哪来儿的海市蜃楼?”

    我抬手往天上一指:“日食之前,我们能找到封禁神魔魂魄的地方,或许,还能有阻止地狱门神魔复活的办法。等到日食来临,你们就算是把整个探神手和魔门都搭进去,也未必能挡住魔神复活了。”

    我看了看表:“现在,距离日食出现还有多久,你们算过没有?”

    觉法的脸色骤变:“你怎么不早说?”

    我淡淡回应道:“你给过我机会么?你不是说,要我开诚布公么?等一会儿,错过了时间,我倒是看看,你觉法怎么跟探神手解释自己为什么贻误战机。还有你”

    我回手指向蛇魔:“我也想看看,你怎么向司命解释,错过了营救司若。”

    蛇魔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不是我错过时间,是你”

    我缓缓摆手道:“我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逞口舌之利的好,为了一时口舌之争耽误了大事,可是得不偿失啊!”

    “你”蛇魔被我气得浑身乱抖。

    觉法沉声道:“王欢,我马上撤消屏蔽,你用多长时间才能赶到目的地?”

    “我不知道!”我摇头道:“我测算不出来投影的角度,只能试着往前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可寻。”

    “那就往前找!”觉法挥手道:“撤消屏蔽,快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