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一章蜕变

    正在搬东西的老刀组,被突忽其来的枪声给吓了一跳,一齐回头往我身上看了过来,有人结结巴巴的问道:“王王欢你怎么把人弄死了,这么一来,咱们不是理亏了么?”

    我冷声道:“我现在不需要跟任何人说理,一会儿,你们给研究所去信,让他们直接警告探神手总部,交出指使无名宗弟子袭杀我的凶手,否则,研究所绝不善罢甘休。”

    跟我说话的那个组员,眼睛顿时一亮,兴匆匆的走了。我把消息发回研究所,研究所本身并不会给我太大的助力,但是研究所的直属长官是陈文,陈文出手就算是五大宗门也得退避三舍。

    想要借势压人,那就借个让探神手心颤的势力,否则,不如不借。

    我没有理会研究所方面怎么跟探神手交涉,直接带着驻地里全部资料赶回了营房。

    我在探神手第五分部的时候,就知道探神手的各个分部,都有收集传说的习惯。

    收集传说的事情一般都是由分部下辖的若干个驻地来完成,这些驻地,相当于办事处,或者是堂口。他们会把每个有价值的传说分成三份,除了驻地保存一份之外,另外两份上报分部,再由分部确定传说的价值上报总部,或者自己进行探索。

    我直接打掉了探神手的一个驻地,倒是省了我不少的麻烦。

    探神手的资料果然给了我一个惊喜:“你们看,这里有关于王直的传说。”

    “传说,王直当初能在海上纵横无忌,是因为他豢养了一条蛟龙。他每次出战,蛟龙都会藏在他的旗舰之下,随他杀敌,这才是他能在佛郎机海盗面前大展神威的依仗。”

    叶寻也拿着一本资料道:“还有这里,这本资料上说,王直自号五峰船主,是因为他掌控了五条极为可怕的战船。”

    “传说,这五条战船上都没有活人,除了王直自己没有人登上过五峰船。每次大战,五峰船都会神秘出现,大战之后又会神秘消失。”

    “蛟龙,五峰船!”我念叨着道:“现代人对蛟龙的理解,就是还没成型的龙,但是古代蛟的概念却很宽泛,大蛇,鳄鱼,甚至于体型比较大的鱼,都可以称之为蛟。”

    我看向资料道:“王直的那条蛟龙会不会就是一条大蟒?”

    叶寻摇头道:“应该不会,蟒蛇不会生活在海里。如果是大型海蛇不可能!”

    叶寻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海蛇不可能掀翻战船,那条蛟龙应该是另外的某种东西。不过,这至少是一条重要的线索。起码,我们可以确定王直身边存在着某种神秘的力量。”

    我点头道:“资料上还有什么?”

    叶寻说道:“资料上还提到一点,那就是王直死后,他的五峰船再没出现。传说,五峰船本来就是仙船,是海上仙人与王直前世有缘,送给他的东西。王直死后,五峰船就被仙人收走了。”

    叶寻顿了一下又说道:“还有一个传说,是王直在机缘巧合之下结交了海上的妖王,从他手里弄来了五峰船。但是,每年都得把巨额财宝送给妖王。”

    “朝廷为了杀王直,特意骗了一个天师入海斩杀了妖王。王直的五峰船没了,才被朝廷擒获。”

    我眯起眼睛道:“所有传说都是围绕着王直身边的神秘力量,这就是说,当年王直称霸海上很可能牵扯到了某个秘辛。不然的话,探神手不会去收集他的传说。”

    我继续道:“但是这个秘辛只掌握在王直的手里。他死之后,没人继承这个秘辛,沿海地区也就再没出现能够达到和王直一样高度的海盗。”

    我沉声道:“五峰船,蛟龙应该就是王直称霸海上的秘密。老刀组有没有找到密室?”

    我知道,探神手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不是十拿九稳的传说,他们不会上报。万一报错了资料,浪费了探神手的人力,不仅得不到奖励,还会受到一定的处罚。所以,他在收集传说的时候,也会收集相应的证据。

    各个驻地的探神手对资料的保存,并不算严密。毕竟,传说这种东西,只要打听一下就能找到,他们没必要严防死守。

    但是,佐证传说的东西就不同了,探神手必须要严密保管。

    叶寻道:“资料上好像提到过他们发现了一个关于王直的秘匣,等我找找。”

    叶寻和李小猫很快就从战利品里翻出了一个机关盒子,叶寻拿着机关盒皱起了眉头:“这个机关盒子,相当于古代密码锁,不太好弄啊!”

    我往机关盒上看了一眼,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被分成上下两个部分的机关盒,明显带着自毁的装置,稍有不慎,不仅拿不到盒子里的秘密,甚至开锁的人都容易当场丧命。

    可是盒子上的密锁,却让我皱起了眉头:“这是锁头么?”

    我怎么弄不明白,盒盖上那十个方向的锁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七星副团长李莎轻声说道:“团长,要不要我们找透视设备往里看看,说不定。”

    “不行!”我摇头道:“你不懂华夏秘术的可怕,贸然透视秘匣,说不定会惹来麻烦。”

    李莎不由得撇了撇嘴,显然是对我的说法并不认同。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老刀组副组长老沙,开口道:“王欢,我看看怎么样?”

    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之后,给老沙让开了地方。

    老沙已经到了五十多岁的年纪,在探神手里混了一辈子,算得上见多识广,狐妈在临走的时候,也吩咐过我多听听老沙的意见。

    老沙走到秘匣面前左右翻动了几次道:“这是七言密锁。我们没找到钥匙块儿啊!”

    我反问道:“什么叫七言密锁?”

    老沙指着盒子上的方孔道:“所谓的七言密锁,就是一个足够摆下一首七言诗的孔槽,只要像是活字印刷排版那样,把字块按照一首七言诗放进去就能打开锁头。”

    “一般来说,七言密锁都是二十八个孔槽,可这盒子上孔槽也太多。”

    我大概的往盒子上数了一下,那上面,横竖都是七个方格组成的一个正方块。

    也就是说,七言诗可以横放,也可以竖放,可以从一侧开始,也可以在中间摆放,这就等于增加了开锁的难度。

    我下意识说道:“开锁密码,要是七言诗还好,要是五言诗就更麻烦了。”

    小猫点头道:“如果是五言诗,那就多了好几种摆放的办法,这也”

    老沙道:“这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我们不知道对方设定的是哪首诗歌。也没拿到用来排列诗歌的铅块,谁知道,那些铅块是长是短啊!”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样看的话,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想要开启秘匣简直难如登天。

    古代诗歌在唐代达到了巅峰,并不代表其他时代没有出色的诗歌。单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名篇就数以百计,那比较生僻的诗歌呢?林林种种怕是千首不止。

    再说,谁又能断定密锁的答案是名篇?万一是王直自己编出来的顺口溜,打油诗又该怎么办?

    或者说,七言密码根本就不是诗歌,而是几句话呢?

    我背着手在屋里转了两圈:“找到相关的铅锭子没有?”

    “没有!”老沙摇头道:“整个驻地都被我们给翻遍了,哪里都没有带字的铅锭。我估计,驻地的探神手就是没有找到铅锭,才没上报秘匣。”

    我摇头道:“不对!他们应该是找到铅锭了,否则,宗门弟子不会出现在驻地,就算来,也不会出现这么多人。”

    老刀组跟无名宗弟子交手的过程,我大致看了一眼,其中几个人的身手相当了得,没有叶寻和李小猫的压制,绝对能给老刀组造成伤亡,那几个人就算不是无名宗的核心弟子,也是必定是其中精锐。

    探神手的宗门弟子,一向瞧不起清风,也从不参与收集情报的事情,让他们进入驻地,等于是自贬身价。没有上面的命令宗门弟子不会出现。

    老刀摇头道:“这个我就弄不懂了。”

    我走了几步道:“叶寻,你联系外围的情报人员,必须尽快弄清楚,无名宗的目的。”

    “李小猫,你帮我收集一下,关于王直死后海盗的资料,越详细越好。”

    “老沙,你带着人到附近找找,看看还有没有探神手的漏网之鱼,有的话,马上给我抓回来。”

    我连续发出了三道命令之后才停了下来,李莎又再次说道:“王欢,你既然暂时找不到线索,为什么不试试透视那支盒子,这样总比你没有目的的乱找好得多。”

    “不行!”我摇头道:“探神并非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贸然进行透视很有可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那么做。”

    李莎见我坚持,没再说什么,而我又把那只盒子重新拿了起来,用鬼瞳秘术向开孔里看了过去。

    秘匣上的开孔都是铁质的东西,如果经过几次摩擦,应该会留下相应的痕迹,不相信凭借鬼瞳秘术看不出其中的蛛丝马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