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三章让步

    李瑟瑟还没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自然不会傻乎乎的把我的人压上去帮她脱险。况且,我也想看看,李瑟瑟究竟还有什么法宝,可以克制这条巨蟒。

    李瑟瑟正在巨蟒的追击之下亡命奔逃时,带人在水仙观里接应我们的李小猫也对上了危机。

    李小猫在我们跳进地洞不久,就找到另外一条蟒蛇的藏身之地,用荧惑秘术将蟒蛇的身子卡在了井口上,才掀开了巨蟒的鳞片,往它身上下了。

    李小猫估算不出多少才能让蟒蛇失去意识,只好把自己身上所有都给灌进了蟒蛇的伤口,那条巨蟒一直不醒的原因就在这里。

    老刀组里的老向紧走了两步道:“小猫儿,我看差不多了,要不要把蛇弄死?”

    “不行!”李小猫摇头道:“把蟒蛇弄死容易,但是我们没法保证地洞口上的机关不会闭合。”

    李小猫正在说话之间,薛玉的声音却在远处传了过来:“找不到机关,要不要我帮帮你啊?”

    李小猫乍听薛玉的声音虽然身躯一震,但是转身之后却恢复了镇定。

    薛玉微笑道:“不愧是被情报部门列为第五号目标的李小猫,单是这份定力就超出同辈高手不少了。”

    薛玉的话几乎是让老刀组所有人的老脸随之一红,薛玉出现的那一刹那间,这些在江湖上行走半生的汉子,没有一个不是惊慌失措,甚至有人把刀给掉在了地上。最后还是李小猫这样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丫头压住了阵脚,才让老刀组可以直面无名宗四大长老之一的薛玉。

    李小猫平静道:“薛长老事事亲力亲为,也同样令我觉得惊叹万分。”

    薛玉笑道:“你言下之意,是说我以大欺亲自动手对付王欢是么?”

    薛玉不等李小猫说话就直言道:“你们研究所规模不大,却是人才济济。单就雪妖狐一人就足以让我正视。当年太上开出了无名宗第一长老的价码招揽雪妖狐。至于,王欢”

    薛玉道:“王欢被列为研究所的第二号人物,可谓实至名归。我研究过王欢,他每次出任务似乎都会落入下风,实际上,他却一直在不动声色的拼命抢占先机,一旦被他抓住机会,他就会疯狂反击。”

    薛玉沉声道:“所以,要想打败王欢就得先打乱他的节奏,让他跟着我走。而我,引他入围所付出的代价,也只不过是付出了区区几个低阶弟子而已。”

    李小猫心头微震之间,抬头看向了薛玉:“你是故意炸了水仙观的大门?故意让无名宗弟子落进地洞?”

    “当然!”薛玉笑道:“王欢能看出水仙观大门上的蹊跷,难道我就看不出来么?王欢让我打头阵的想法虽好,但是他的对手未必会上钩。”

    薛玉继续说道:“王欢在工地上看到了养龙池,肯定会推断出王直密藏中藏着蛟龙,或者巨蟒。按照李家人的性格,他们遇上妖蛇,不论会不会破坏禁区,他们都会将妖蛇处之而后快。”

    “王欢笃定了,李家会破门而入,他自然会随后赶到。”

    薛玉说到这里微微一顿:“我没想到,王欢会来得如此之快。我想,他们那边应该是出了什么意外吧?”

    李小猫并没回答对方的问题,反向薛玉问道:“你和我说了这么多。如果,仅仅是在炫耀自己的机智,恐怕会丢了无名宗长老的脸面那?”

    “聪明!”薛玉夸奖了李小猫一句道:“我要王欢在锁龙池发现的秘密,你把秘辛给我,我转身就走。绝不干涉你救人,反之,我会一直等在这里,直到你无法救人为止。”

    李小猫微微一皱眉头:“王欢发现的秘密,不在我手里,而是在他自己身上。你想要密藏就自己找他要吧!”

    薛玉淡淡道:“你这样说,也有几分道理。如果,我问你,王欢究竟发现了什么,你会说么?”

    李小猫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锁龙池,不是出自王直之手,而是来自于水仙孙恩。”

    薛玉的双目不由得猛然的一缩,口中也在喃喃自语道:“水仙孙恩,我早该想到?”

    薛玉猛然抬头道:“孙恩的密藏里都有什么?”

    “一卷孙恩遗篇。”李小猫直言不讳道:“王欢推算出王直是孙恩的直系传人,他所留下的那支秘匣就是开启孙恩其他密藏的钥匙。七言锁密匙的铅块就在秘匣当中,开启秘匣的东西则是王直临死之前留下的金簪。”

    李小猫不等对方开口就再次说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李小猫把我的推断说出了九分,却留下了一分。这一分才是进入水仙禁区最为关键的秘密。

    那就是孙恩传承留下一正一副两种传承,绝不会是一时兴起。

    我们虽然不知道,孙恩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却能判断出,这次任务真正关键之处,是顺着王直的线索寻找遗迹,还是顺着孙恩留下的线索,去找传承?

    薛玉稍一沉吟就抓住了事情的关键:“不对!你没把话说完。王直既然继承了孙恩衣钵,王欢为什么还能找到孙恩密卷?”

    李小猫摊手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总之密卷上是那样写的。说不定,孙恩能洞彻天机,知道他的传人必然会被斩首示众,为了自己的传承不失,又留下了一份传承也未可知。”

    李小猫的说法虽然满是敷衍,却是惯性思维中最为合理的解释。

    孙恩出身于五斗米道,而洞彻天机则是道门最为出色的秘术之一,很多道门高人都留下对后世的预言,种种传说,不计其数,五花八门。

    说孙恩算到自己传人必遭横死,才最让人觉得信服。

    薛玉忽然问道:“孙恩密卷有多大?第一句话写的又是什么?一共分成多少内容?”

    薛玉一连串问了三个问题,发问的速度极快,如果李小猫稍稍犹豫就会让她看出破绽。

    李小猫对答如流:“密卷有巴掌宽窄,三寸多厚:开篇第一句写着:公乃仁义之人,可承我衣钵密卷后面处提到鲨鱼礁留下一次考验之外,全是空白。”

    “你说谎!”薛玉双眼逼视着李小猫道:“孙恩既然留下了密卷,又怎么可能让密卷空白?”

    李小猫刚要开口,薛玉便抢先一步道:“你最好想好了再回答我,我不着急。”

    李小猫再次打算开口之间,身后忽然传来几声铁条被崩裂的动静,等到李小猫回头,那只被她用铁条卡住的巨蟒,已经扭动了身躯。

    巨蟒挣扎的幅度虽然不大,但是力道却超出想象,巨蟒身躯一动,卡在他身上铁条便开始根根崩断。巨大的蟒身就像是一根正在不断充水的管子,从前往后,上下起伏不断的蠕动。

    薛玉微笑道:“猫会锁骨,你肯定知道。但是,你相不相信,蛇也有类似的本事,它能让自己的身子变细几分?你说,这条蛇是打算往回退呢?还是打算往里钻呢?”

    蛇,会不会缩骨,没跟蛇打过交道的人,不去查查资料还真难说清。可是普通人,又有多少机会跟蛇去打交道?

    李小猫微微一愣之间,薛玉稍稍往后退了一步,把自己身后一个面色阴冷的青年给让了出来:“你还不知道吧?李家人除了会捕蛇之外,还会控蛇,他就是李家的控蛇高手,他的名字叫李蛇。”

    李小猫的双眼也随之一缩。

    李蛇?

    李家人以蛇类的天敌为名。这个人起名叫李蛇,只能说明他代表着蛇类的一大克星眼镜王蛇。

    眼镜王蛇不仅是世界上剧毒蛇类之一,也是出了名的以同类为食,在眼镜王蛇的地盘当中基本上看不到其他蛇类活动,因为那些蛇都已经被它吃光了。

    李蛇看向小猫儿时,眼中浮起了一丝阴冷的笑意,就好像是盯住了一只猎物的王蛇,随时都会发出致命的一击。

    薛玉说道:“你在巨蟒身上下过药了对么?李蛇刚才没离开我身边就能解除巨蟒身上的药性,如果,我让他全力施为的话,你说会怎么样?”

    李小猫深吸一口气道:“我们认栽,你想如何?”

    薛玉说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你替王欢答应交出孙恩遗篇和七言秘匣。我帮你把王欢从蛇洞里带出来。”

    “不行!”老向阻止道:“小猫儿,咱们跟她拼了,就算打不过,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人。”

    老向看见李小猫不言不语顿时急了:“小猫儿,你答应的事情,王欢肯定不会反对,可你怎么跟叶寻交代啊?”

    李小猫沉声道:“我不答应,就对自己交代不了。这件事儿,不用再说。等到王欢出来,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一个人承担。”

    李小猫看向薛玉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动手救人吧?”

    薛玉伸手道:“想让我们救人,你最起码也得先给我们让出一个位置不是么?”

    李小猫犹豫了半天,才带着人挪到了一边。薛玉身后的探神手马上抢占了有利的地形。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