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零章种种传说

    我拿着药瓶轻轻在水池边上敲了两下,才把我扔掉的电话捡了起来,给狐妈拨了过去:“狐妈,你把蓝宝儿给我叫来,我有些事情需要她帮忙。”

    狐妈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蓝漠影的事情,宝儿一直不知道,你不要说漏了嘴。”

    “放心,我知道分寸!”我沉声道:“蓝宝儿过来的事情,让陆心遥安排,一定要避开探神手的耳目。我能不能在沿海翻起大浪,就看蓝宝儿的了。”

    狐妈再次沉默之后才说道:“我知道你想对付薛玉,但是薛玉这个人,你能不杀,最好不杀。她在秦红妆心里的分量,不比秦白衣轻上多少。”

    “我明白!”我嘴上说着明白,心里却不这样想。

    我不会狂妄到觉得自己肯定能干掉薛玉,但是被我找到机会,我还是不介意顺手干掉对方。

    老话说得好:“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既然已经干掉了无名宗的一个长老,我就不在乎多弄死一个,反正无名宗也不会因为我没干掉薛玉,就能化解矛盾,我们之间的矛盾,我又何必在乎那些。

    我放下电话,再次闭上了眼睛,可是没过多久,我就犯起了愁来:我得什么时候才能从水里出去啊?我又不是鱼,在水里泡了这么久,皮肤都已经泡得发白了,再泡下去还不得泡烂了?

    可我现在出去,万一要是再跟铃儿发生什么反应,再让叶寻他们看见这么一出,我还做不做人了?

    我正在晕头转向的时候,叶寻又走了进来:“你心里那股邪火下去没有?下去了赶紧出来干活。”

    我狠狠瞪了叶寻一眼:“你那边有什么线索?”

    叶寻道:“情报部传来消息,无名宗抓住了张蔷。咱们是不是该过去要人了?”

    我沉吟道:“让铃儿先过去,你去给我找一张附近的海图,再给我找一个常年走海的老水手过来,我有事情要问。”

    叶寻刚要出去,我就喊住了对方:“这个人最好去监狱里找。”

    叶寻离开不久,就把我带到了附近的监狱,我从监狱长手里接过资料,不由得眼睛一亮。资料里那个人名叫胡宁,是个杀人犯。警方抓捕胡宁着实废了一番功夫。规模最大的一次抓捕甚至出动了海上巡逻艇。可是,胡宁凭借出色的水上功夫,不仅躲过了大追捕,而且在海上躲藏了三年之久。最后,还是因为有事上岸,才落入了法网。这个人实在太合适了。

    狱警很快就把胡宁给带了过来,我看向那个五十多数的汉子:“你想不想出去?”

    胡宁呵呵一笑道:“我这个岁数,出去了还能干什么?我在监狱里已经过了差不多二十年了。我现在想的不是怎么出去,是怎么能多住几年。最好能老死在监狱里,也算是解脱了。”

    我看得出来那是胡宁真实的想法。

    监狱虽说不是与世隔绝,但是监狱里的人却看不见外界变化,也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在监狱待得越久,对外界就越觉得恐惧。像胡宁这样在监狱里关了十年以上的犯人,并不会觉得出狱是什么好事儿。

    监狱长低声道:“这是犯人的普遍心理,我再做做他的思想工作?”

    我摇头道:“我没有时间等他想通。剩下的事情我来。”

    监狱长还没弄清我想做什么,我就把马格南给拍在了桌子上:“现在给你两条路选,你同意跟我合作,我会给你一笔钱,虽然不能让你大富大贵,但是也能让你十年之内衣食无忧。如果,你不同意合作,我马上送你上路。”

    胡宁斜着眼睛看向我道:“你能随便杀人?”

    我靠在椅子上,双手抱肩看向胡宁,叶寻上前一步掐着对方的脖子把人给拎了起来,短短几秒之后,胡宁就翻起了白眼。监狱长吓得脸色发白:“长官,这不行啊!这可”

    我悄悄向对方比了一个别出声的手势,叶寻才慢慢把人放了下来,胡宁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来,我也在说道:“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合不合作?”

    “我我合作!”胡宁能感觉到叶寻刚才不是在吓唬人。

    “合作就行,跟我走!”我不由分说的把胡宁拽了起来,监狱长赶紧道:“长官,你把人带走了,我这边”

    我向外面招了招手,李小猫很快就拖进来一个被打得面目全非的探神手,我指着对方道:“现在开始,这个人就是胡宁。你放心,我们很快就会跟上面联系,绝不会让你难做。”

    我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把胡宁给拽上了汽车,李小猫也说道:“盯梢的人全都送走了。你放心。”

    我看向身边的胡宁道:“我需要在海上找个地方,大概有点像是乌龟壳子,下面有山洞。你能找到地方么?”

    胡宁道:“你说的是鲨鱼礁吧?”

    我摇头道:“鲨鱼礁我去过,那不是我要找的地方。”

    胡宁试探着道:“你说是海边鲨鱼礁,还是老鲨鱼礁?”

    “嗯?”我顿时来了兴趣:“鲨鱼礁还分新老?”

    胡宁说道:“以前海上有个鲨鱼礁,那还是老辈人告诉我的,你说的鲨鱼礁是后来有人起的名字,海边上能遇上几条鲨鱼。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取了这么个名儿出来。”

    我看向胡宁:“老鲨鱼礁,你去过没有?”

    胡宁刚要说话,我就沉声道:“你最好给我说实话,我们不是警察,也没耐心给你做什么工作,你不怕被我扔海里,可以骗我试试。”

    胡宁咽了一下口水才说道:“我去过,我就是在鲨鱼礁那里躲过了搜捕。”

    我强压心里的兴奋道:“你仔细说!”

    胡宁说道:“我爷爷在解放前当过海盗,也跟我说过海上的事儿。他说,真正的鲨鱼礁是在海底下。他说,当年秦始皇拿着赶山鞭赶山填海的时候,龙王爷怕他真把海给填平了,就让水族驮着山往地上送。那时候,龙王爷派出去七个水族往不同的方向背山。其中,鲨鱼王把山给背到近海的时候就背不动了,让那座大山活活压进了海里。”

    “后来,龙女从海底下往上赶山的时候,把山挪走了,鲨鱼王却被压进海里出不来,变成了一块礁石,那就是鲨鱼礁。因为鲨鱼礁是真鱼变的,所以就跟鲨鱼一模一样,顺着鲨鱼嘴就能钻进鲨鱼肚子里去,那里面能住人。当年,我爷也是躲在鲨鱼礁里才逃了一命。”

    我顿时一皱眉头:秦始皇赶山填海的传说,我在万象经里看到过。

    相传,当年孟姜女哭倒了长城,秦始皇却因孟姜女的美貌,不忍处死孟姜女,想要把她纳入后宫。孟姜女提出要到海边祭奠丈夫,结果人到海边就跳进了海里。秦始皇为了找回孟姜女,用赶山鞭移山填海,龙王怕秦始皇真把大海填平,就让龙女化身孟姜女偷走了赶山鞭。秦始皇无计可施才算就此作罢。

    我爸在万象经里画了好几个问号,看样子他对这个传说也有很多不解之处,或者说不合理的地方。

    首先说孟姜女,她只是传说中的人物,虽有原型却不在秦代,而是在春秋战国时期。退一步讲,就算真有孟姜女,他也不可能见到秦始皇,更何况是让秦始皇一见倾心,非要纳入后宫不可。

    其次就是赶山鞭,传说中秦始皇的“赶山鞭”就像凭空掉下来的东西一样,完全找不到出处和来历。如果秦始皇真有赶山鞭,又何必动用几十万民壮修筑长城?如果说秦始皇的赶山鞭是仙人所赐,就更为矛盾了,秦始皇既然遇见了仙人,为什么还要去求不死仙药?这也是传说中最不合理的地方。

    第三处疑问就是地理位置,传说里虽然没有说填海的具体位置,但是肯定不会是在东南沿海,秦代东南沿海还没正式并入华夏版图,秦始皇也不可能跑到这边来填海。

    但是,这些疑点都不是让我最奇怪的地方,毕竟传说这种东西,越往后传就越是离奇,很多本来挨不上的事儿,都可能被凑在一起成为一个故事。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我爸在万象经里画出诸多疑点之后,本来是在传说结尾的地方写了一个“废”字,大概也是觉得那是个废弃的传说。可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把那个废字用红笔给打了个叉,在结尾补了两个字“待查”。

    我爸肯定是又发现了什么线索,觉得那个传说里还存在有价值的东西。

    我当时看完并没在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会在沿海再次听到这个显得荒诞的传说。

    胡宁本来往下再说却被我挥手制止了,因为有些事情我需要梳理一下。

    从我到了沿海之后,各种线索就在不断出现,巨蟒,蛟龙,海盗王直,水仙孙恩,直到秦始皇赶山。这些线索好像风马牛不相及,但是我总觉得其中存在什么联系。可我偏偏找不到把这些线索穿起来的主线,这一切都代表着什么呢?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