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湖光城影

    眼看旅游的日子一天天近了,我却担心了起来。

    让我担心的是两件事儿。

    一个是担心旅游条件不行。旅行社说得天花乱坠,到时候随便把人往大车店里一扔的事情也不少。万一遇上皮包公司呢?

    另一件事儿,就是这旅游项目靠不靠谱。旅游劵上写了主打项目是“抚仙湖神秘之旅”,还列举出了包括水下古城在内的七大谜团作为噱头。有些旅游的事情听起来挺唬人,又是神异事件又是千年传说的,等到了地方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我以前就遇上过这种事儿。说是去看“高句丽皇宫遗址”,结果爬了一个小时的山路,到了一看,就是七八个石头块子。那要是皇宫的柱子,只能说明皇宫还没现在的农家院大。

    这两件事儿要是让我碰上了,还不得让我们班同学用唾沫淹死?

    我提心吊胆了好几天,直到被导游安排住进了古香古色的湖景酒店,才算放下了心来。不说别的,单是这家酒店就让我在同学面前赚足了面子。有了面子,我自然高兴。可是,没到一会儿的工夫,我的心情就被人给破坏得一干二净。

    我刚跟同学走进专供游客观赏湖景的平台,就看见了一个倚在墙上喝酒的人。

    那个留着长发的男生也就二十冒头,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皮肤很白,但是配上剑眉星目的五官却让人觉得另有一种英气。对方虽然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却随意地倚着一只旧吉他盒子靠在墙上。

    我看到他时,那人正举着一只白玉制成的圆形扁平的酒壶。壶身上按照玉石天然的纹理雕了一条半睡半醒的青龙,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微醺的游龙醉卧江湖、随波沉浮。

    我看见那只酒壶的时候还在暗自嘀咕:那要真是白玉飘花的冰种翡翠,肯定价值不菲。现在古玩都这么随意了吗,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能碰上?

    那人明明知道有人上楼,却连看都没看我们这边一眼,目光始终落在远处的湖面上,眼中仿佛只有山水。

    我们班班花张舒冲着身边的同学眨了眨眼睛,就往那人身边走了过去。张舒那人就那样,看见好看的男生就想过去说两句话,她人也漂亮,一般也没有人会拒绝她。

    张舒站在那人不远的地方道:“请问你是来旅游的吗?怎么称呼?”

    对方不冷不热地说了两个字:“叶寻。”

    张舒虽然侧面对着我,但是我也能看见张舒在对叶寻抛媚眼:“你没同伴吗?我们这边好多同学,我们一起啊?”

    张舒这招屡试不爽,可是叶寻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不用。”

    张舒碰了两次钉子,又勉强笑道:“你的酒壶真漂亮,能给我看看吗?”

    叶寻连话都没说就把酒壶放进了兜里。这下张舒的脸上真挂不住了,但是是她主动上去跟别人搭话的,人家不理她,她有火也没地方发。

    我对张舒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叶寻的态度也未免让我觉得有些不痛快,我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张舒气哼哼地走了回来,等她看见有人在捂着嘴偷笑,脸上就更挂不住了,一肚子火全都发了出来:“倒霉,刚出门就遇上个gay。王欢,这酒店不是你包场吗,怎么还有别人混进来了?”

    张舒的话是故意说给叶寻听的,叶寻却像是没听见一样,仍旧盯着湖面不动。我不爽叶寻,但是更看不惯张舒:“这酒店我没包场。人家也没错。”

    “你……”张舒气得狠狠一跺脚,“行,那我走!”

    张舒要走,我们班的男生都不干了,一个个全都围上去安慰张舒,我却扭头走向酒店。

    别说我对张舒没什么心思,就算有,也不会明知道她不占理,还去找别人麻烦。别人想怎么怜香惜玉是他们的事儿,我不想跟着参合,找到自己房间,扔下背包倒头就睡。

    我不知道睡了多久之后,忽然听见门口传来一声轻响,好像是有人在外面按着把手掰了几下,那声音虽然不大,却把我惊醒了过来。

    我抬头看向房门时,正好看见门把在慢慢地往下转动。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外面肯定不是我的同学,他们来了只会砸门进来,绝对不会这样悄悄地转门把手。

    我从床上坐起来时,伸手抓向了床头柜上的背包。

    以前我被我爸单独扔在家里看店看得久了,已经习惯在伸手的地方放把刀。这回出来我也没改这毛病,趁着旅游车停留的时候特意在地摊上买了把刀带在身上。

    我这边刚把刀拔出来,门边就传来一声锁响——门锁开了。

    站在外面的人像是怕把我吵醒,故意按着门锁不动,好像是在听屋里的动静。

    我也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一手拎着刀,后背贴在墙上慢慢靠近了门口,屏住呼吸等着对方的下一步动作。

    几秒之后,房门轻轻欠开了一道缝隙,我的目光也直奔门缝扫视了过去。

    刹那之间,我就看见了一只圆溜溜的眼睛。那只没有眼皮的眸子大得出奇,黄色的眼睑和暗红色的眼仁呈现出了两道滚圆的形状,乍看之间就像是有人把一颗挖下来的眼珠子举在了门边,用手左右捻动着扫向屋里。

    我想都没想地一刀往门缝里扎了过去。我的刀尖刚刚透出门缝一半,对方就猛地一下关紧了房门。我的匕首在门板关合的巨力之下脱手而出,被夹在了门缝当中。

    我一手按住门把往外一拉,匕首应声落地,我也跟着追了出去。可是门外除了灯光昏暗的走廊,却看不见半点人影。

    如果不是匕首还落在地上,我甚至会怀疑刚才是我的错觉。

    按照我爸的话讲,我天生就是熊心豹子胆,别人害怕的东西我从来就没怕过。刚刚那一幕如果换成一般人,早就吓得大喊大叫了,可我除了错愕之外,就只想去找那个跑掉的家伙,看看是谁在我门口恶作剧。

    我从地上捡起匕首就往走廊的方向追了过去,可没等我追到走廊尽头,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往我的方向跑了过来。我刚刚停住脚步把刀提了起来,就看见董小唯从走廊拐角跑了过来。

    董小唯显然没想到我会站在走廊里,刚跟我打了个照面就被吓得一声尖叫:“啊——死王欢,你一声不响地站在走廊里干什么?”

    我赶紧趁着董小唯拍着胸口压惊的工夫悄悄把刀收了起来:“我出来溜达溜达。”

    我没法跟董小唯说自己刚才看见了什么,那种事情说出来,除了能吓着人,什么作用都不起。

    董小唯也没听出来我在敷衍她,拉起我的手就往外面跑:“快点跟我走,湖里出现蓝光啦!快……”

    “什么蓝光?”我还没问清楚就被董小唯给拽到了湖景平台上。我仅仅往湖面上看了一眼,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得目瞪口呆。

    抚仙湖的中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了一圈像气泡似的蓝色光晕。冷辉四溢的光球在湖心当中急剧扩张的同时,滔滔水声也在奔流狂涌。

    我虽然看不清夜幕当中千米之外的情景,却能感觉到湖水像是在某种巨大力量的推动之下从湖底向上倒翻而起,又沿着光晕四周往外急速翻滚。

    短短片刻之后,笼罩在湖面上的光晕爆裂开来,熠熠冷光沿着湖面四下蔓延,方圆几公里的抚仙湖瞬间被覆上了一片淡蓝色的光影,粼粼水波在光影之下绵绵起伏。

    所有人发出的惊叹声还没平息,一座像古罗马斗兽场似的圆形建筑就在湖面之下徐徐升起,仅仅片刻之间就露出了它的全貌。

    “哇——”站在我身前的董小唯忍不住发出尖叫,“王欢,你快看,那像不像全息影像?太壮观了!”

    形同古时斗场的规模恢弘的建筑随波起伏的同时,一座座亭台楼阁围绕着建筑四周接二连三地破水而出,在蓝色光晕的包裹之下傲然耸立在波涛之中。

    最后,一道古代的城墙推开湖水,冲天而上。这一次,我甚至能看见粼粼水光沿着墙面奔流而下,仿佛那并不是一道城墙的虚影,而是真实的水下古城冲开了湖水的压制,重现人间。

    下一刻,城墙上的大门悄然洞开,一道青石铺成的大路从城门开始向湖边延伸而来。

    我眼看着一块块青砖像是从城中铺开的地毯,严丝合缝地铺陈在湖面上往我们的方向滚动过来,身上不由得涌起了一阵寒意。

    我总觉得那是一座从幽冥之中穿梭而来的城池,用诡异的方式向我们敞开了大门,想要接引我们走向城中。

    可是我的那些同学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一个个又喊又跳,恨不得那条青砖大路能赶快铺到我们脚下,好让他们仔细地看看沉没了无数岁月的古城。

    董小唯抓着我的胳膊又蹦又跳:“王欢,你快看,水下古城,真的是水下古城。你看,城里好像还有人在动……”

    我看向古城大门的瞬间,气势恢宏的古城像是一颗被人戳破了的气泡,蓦然炸成漫天飞舞的荧光,归于幻灭。我们眼前又只剩下了连绵起伏的黑色湖水。

    董小唯好像还没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半倚在我的胸前:“好壮观啊!真想再看一次……”

    我正想说话的工夫,眼角的余光里却出现了一道黑影……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