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世事难料

    老板说的是“抚仙湖七大谜团”之一的怪石界鱼,他所描述的东西和旅游宣传册上的基本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老板用“湖神”解释了“鱼不往来”的谜底。

    老板笑呵呵地坐了下来:“小兄弟要是有兴趣,我就给你讲讲湖神的事。”

    我微笑着看向老板道:“正好我也想听听怎么回事儿。”

    老板不紧不慢地说道:“小兄弟应该听说过云南也叫滇边、滇地吧?”

    我点头道:“多少知道一些。”

    老板微微笑道:“汉代之前,云南并没并入任何一国的版图,直到汉武帝时期云南才归服了朝廷。那之后的事情我们先不说,在那之前,云南只有部落没有国家,你应该明白吧?”

    老板明显是话中有话,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老板,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好了。”

    老板半倚在椅子上:“小兄弟应该不是来买东西,是来打听事的吧?是不是遇上湖神索命了?”

    我心里顿时一惊,表面上却仍旧镇定道:“你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老板得意地指了指我背后两个丫头,说道:“如果是你自己来,我还真看不出什么。可惜,你不该带着她们来。她们两个沉不住气,看见鲛王就慌了。尤其是她……”

    老板指的那个人是董小唯:“你一直在跟我兜圈子,就是不想让我看出你的真实目的。她不一样,看到照片之后就急不可耐地想要知道我接下去说什么。是她把你给卖了。”

    “佩服!”我向老板挑了挑大拇指,“不愧是老江湖。”

    古董行里的人最会察言观色。做古董生意,要是连客人动没动心思都看不出来,那就真不用混了。我自认为没露出破绽,可是那两个丫头却沉不住气地把我给卖了。既然已经露了底,我索性说道:“我的确遇上了点麻烦,不然我不会找过来打听事儿。老板有什么话直说。”

    “好!”老板不疾不徐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云南有的是部落,也有过无数次的王权更迭,所以,抚仙湖的传说也多不胜数。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去打听抚仙湖湖神的传说,我保证你至少可以听见十个版本。”

    老板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如果你有时间,可以挨个去试试究竟哪个传说里的湖神才是抚仙湖的主宰。但是,你最缺的就是时间。”

    我平静地看向老板道:“所以呢?”

    老板伸出一只手指向自己:“所以,能告诉你真相的,只有我。想活命,就拿出你的狐铃来换。”

    我冷眼看向老板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老板得意道:“一个敢在抚仙湖死人身边捞饭吃的人,会不知道真相吗?当然了,你也可以去验证一下我的话是真是假。我不着急。”

    老板吃准了我的软肋,他当然不会着急。

    我眯起眼睛看向对方,已经动了先把人抓住再逼问他真相的心思,老板却气定神闲地敲了敲桌子一角。他的意思应该是说那里有报警装置,我敢动手,绝对讨不到好去。

    我推开眼前的照片站起身道:“后会有期。”

    我转身要往外走时,老板忽然喊道:“等一下。你随便挑三把宝剑拿走。剑断一把可以救你一次,三把剑能让你熬过三天。三天之后你要是改变了主意,可以回来找我。”

    按照我自己的脾气,我会转身就走,可是张舒却死死地拉着我道:“王欢,你带上三把剑吧!万一……我们还有同学呢……”

    糟了。

    我现在恨不得回手给张舒这个傻娘们一个嘴巴。现在我已经落进了下风,她再补上这么一句,那个老板就更有恃无恐了。

    可是,她已经把话给说了,我想拽也拽不回来,干脆转身从桌子上拿了两铜一铁三把品相最好的长剑,用布包好,带出了古玩店。

    等我从古玩店走出来,董小唯才小心翼翼地说道:“王欢,都怪我们不好,给你惹事了。”

    “算了。”我摆了摆手,一言不发地走向了集合地点。

    我回去的时候还抱着一线希望。

    万一我的同学打听到了有用的传说,或者找到了那个老头,说不定我还能推断出一些线索。如果真像古玩店老板说的那样,那我最后的线索就得落在我夹在腋下的那把铁剑上了……

    我一开始就把集合的地点给定在了一个租下来的院子里。酒店,谁都不敢回去,我们总得找个能过夜的地方,总不能十多人聚在街头等着天亮。好在我们大部分人都带着现金,我的手机也没事儿,银行卡还能转账,想租下院子住几天不成问题。

    等我赶回集合点,我的同学全都已经回来了。我一看见他们,心里就跟着往下一沉。十多个人都好像刚哭过一样,个个眼圈红肿、满脸泪痕,不用问也知道他们肯定是又吓着了。

    我把三把宝剑扔在桌子上:“都打听到什么了?挨个说吧!”

    我那些同学带回来的传说果然是五花八门,但是结果却完全一样——谁碰了湖里的银鲛鱼,谁就得被拽进水里填湖,没有谁能跑得了。

    我强忍着心里的烦躁说道:“谁打听到那老头儿的消息了?”

    “我……”张昊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我……我听说,那老头前天晚上就死了。他死之前,有人看见他背着一个人往湖里走,后来两个人一块儿掉进湖里,就再没出来了……”

    张昊越说声音越低:“我听人说,当时有人喊那老头儿,问他干什么去,老头没回头,他背着的那个人却回头了。那个人披头散发地趴在老头身上,等他回头的时候,从头发里露出来一双鱼眼睛。喊他的那人吓得坐在了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老头一步步走进湖里,让湖水给没了顶。”

    “当地人说,那是湖神在拉人填湖啊!湖底下那座古城还没住满人,湖神每年都要拉人去填湖,直到把古城全都填满为止。王欢,咱们完啦!”

    张昊说着话又要哭。我抬手给了对方一个嘴巴:“给我憋回去,咱们不是没死吗?”

    我把张昊打得没了动静,自己才坐在椅子上开始去想那些同学带回来的传说有没有什么相同的地方。我还没想明白其中的关键,就听见张舒在说我们去古玩店的事情。

    等她把话说完,我那些同学就一起往我脸上看了过来,有人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说道:“王欢,要不……要不,你把你的铃铛给人家吧!你的铃铛多少钱,我们凑一凑……”

    “放屁!”我气得破口大骂道,“他想要什么,我就得给他什么吗?他一会儿说让张舒去陪他一晚上,你们是不是也把人给绑过去?”

    “那不一样。”有人反驳道,“钱财乃是身外之物,有什么能比命更重要?”

    我暴怒道:“钱财是身外之物不假,可是那犊子是在趁火打劫,你们看不出来吗?”

    张舒不等我把话说完就抢着道:“我们都说了,你的那对狐铃多少钱,我们愿意赔给你,大不了我们给你打欠条。王欢,现在所有人的安危都在你手里,你就舍不得那么一对铃铛吗?况且,我们并不是白要你的东西。”

    “老子的狐铃,你们买不起。”我也知道钱财是身外之物,但是我确实也咽不下这口气,那个老板明明就是乘人之危。我那些同学不是看不出来这点,只不过他们更在乎从老板那里得到结果。在他们看来,我就应该拿出狐铃作为交换。

    有人混在人群里低声说了一句:“我看你也是想趁火打劫吧?”

    “谁他么放屁!”我顿时被气得火冒三丈。他们看我真动怒了,谁都不肯再开口,当然也没人承认说趁火打劫。

    只有董小唯轻声道:“王欢,你先别生气。大家也别闹情绪,那个老板说的话不一定就是真的,等今晚咱们看看结果再说。”

    董小唯本来是想息事宁人,却有人说了一句:“万一今天晚上再出事儿了怎么办?”

    张舒带头向我问道:“王欢,你说今晚要是再出事儿,该怎么办?”

    我刚刚压下去的火气又被撩了起来:“谁死谁倒霉,关老子个屁事儿?”

    “你……”有个女生含着眼泪说道,“王欢,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亏我们做了四年的同学。我们都看错了你。”

    我阴沉着面孔看向对方:“现在看清了也不晚。你最好离我远点。”

    董小唯一看我又动了火气,赶紧生拉硬拽地把我拉到院子里:“王欢,你少说两句吧,大家都是同学。如果把你换成他们,不也希望能拿狐铃换回消息吗?你先别生气,坐一会儿好不好?”

    “嗯!”我在院子里坐了半天,直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我才推开门走进屋里,拿起了那把铁剑,用衣服包好拎在手里,向董小唯说道,“我出去办点事儿,你自己小心点。”

    董小唯的脸色吓得煞白:“王欢,你要干什么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