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峰回路转

    水神嘴里的舌头明明只有正常人的半截左右,这么短的舌头不可能说出话来。叶寻怎么说他听过水神说话?

    我看向叶寻时,后者也目光清澈地向我看了过来。

    我阴沉着面孔道:“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我不想解释什么。你不相信我,我们就各行其是吧!”叶寻站起身来,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等一会儿!”我一下站了起来,一手提着长刀挡住了叶寻。后者平静地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伤你。”

    我一言不发地握住刀柄瞄向叶寻的要害之间,后者也挪开一步,把手背到了身后——他身后的那只吉他盒子肯定藏着家伙。

    我刚要动手时,水神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惨叫。我稍一转头,就看见被我捆住手脚的水神像鱼一样仅凭着躯干横着身子从地上疯狂地弹跳了起来。地上的沙石被它弄得漫天乱飞之间,水神却忽然停止了动作,连续抽搐了两下,没了动静。

    水神死了?

    这个念头刚刚从我脑中闪过,我就看见水神脖子边上掀起了一层鱼鳃状的东西。

    我愣了两三秒之后才看向叶寻:“抱歉!”

    我仔细观察过上次被叶寻捕获的那只水神,如果把两只水神放在一起对比的话,前者更偏向于人类,除了鱼鳞、鱼眼之外,并没有太多鱼类的特征。而我眼前这只水神更偏向于鱼类,甚至已经长出了鱼鳃。上一只水神很可能会说话。

    叶寻不动声色地放下手掌道:“无所谓。现在水神没了,我们该怎么办?”

    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天快亮了,先找地方躲起来。”

    我和叶寻在湖边躲了一天,我也愁了整整一天。现在的线索才算真正断了。我们昨天晚上折腾的那一趟,没抓到能说话的水神,却等于给警察留下了线索,警察肯定会沿着湖岸巡逻,我们再想钓水神也不可能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可现在好像什么都不在我的计算之中了。

    叶寻的出现虽然解开了我一部分疑惑,却给了我更大的疑惑。我还没从鬼魂的追杀里逃脱出来,又被卷进了水神怪事当中,身上还长出了蛙皮。好在我把自己的同学都给弄进了警局,不然我现在的处境会更加麻烦。

    鬼魂在追我;

    水神在追我;

    警察也在追我。

    随便撞上一个我都难以应付。

    想顺利回家,我得解决掉鬼魂;想要治好我身上的蛙皮,我得搞定水神;想要证明我的清白,我得找到证据。

    这些事情都需要先找到线索。可我现在去哪儿找线索?

    我的同学死了、导游死了、古董店老板死了,水神也死了,能找到的线索全都断了。

    我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乱成了一团。直到叶寻把晚饭给我带回来之后,我才看向叶寻道:“我准备去古董店那边看看。你去吗?”

    叶寻点头道:“可以。可你去那儿有意义吗?”

    我皱着眉头道:“我总觉得古董店里肯定还有我疏忽掉的东西。我得再回去看看……”

    我正说话的时候,却看见两个联防队员从远处走了过来,我和叶寻赶紧躲了起来。那两个联防队员并没看见我们,往电线杆子上贴了一张告示就转身走了。

    两个人贴的是一张警方征集线索的悬赏,照片上的那个人就是我。

    对于警方的悬赏,我并不惊讶,毕竟我跟张舒通话时,带着几分想要继续“作案”的意思。警方不会坐视恶性案件发生。

    让我惊讶的是跟我头像并排放在一起的照片,那上面正是店老板给我看过的青铜器皿。公告大致意思是,我可能携带重要文物出逃,请广大市民提供线索。

    我看完之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天无绝人之路,咱们的机会来了。”

    叶寻皱眉道:“我怎么没看见机会在哪儿?”

    我把自己跟古董店老板之间的对话跟叶寻说了一遍,才解释道:“那个老板的话糊弄一下外行还行,绝对糊弄不了行里人。”

    古董行的买卖最大两个来源,一个是从破落家族手里收白货,一个是从盗门手里走黑货。古董行里头面人物都或多或少的跟盗门中人打过交道。

    盗门中人弄到重器,除非是单独干买卖,否则,一定会互相监视,免得有人吃了独食儿。古董店老板说他们当初把那件重器一分为三,各拿一件各奔东西,明显就是在骗人。他跟那两个同伙可能不往来,但是绝不会离得太远,而且,一定知道对方的行踪。只要有一家能把重器搭线儿弄出去,另外两家不用特意联系就能找上门来,这是盗门中人的秉性,谁也改变不了。

    既然警方贴出了这样一张告示,老板剩下的两个同伙肯定也在找我。只要对方来了,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叶寻听我解释完之后,眉头又皱得更紧了几分:“你怎么知道他们肯定能先找上来?万一来的是警察呢?”

    我摇着一根手指头道:“你不了解江湖中人,他们的消息往往比警察还要灵通。我跟你打赌,先找到我们的人,肯定是那两个盗墓贼。这样,先别跟着我,我自己出去转一圈,然后咱们找个地方等鱼上钩就行。”

    我说到这里时故意顿了一下道:“要是对方不动枪,你能打几个人?”

    叶寻沉声道:“我最多的时候单挑过二十个人。”

    “那就够了。”我故意跟叶寻分开之后,一路往县城边上走。我记得坐大巴过来的时候,县城附近有几家小旅店,旅店后面就是荒山,正好适合我们跟人周旋。

    我先是找了家小旅店,故意用环卫帽子盖住半张脸,走到旅店前台,操着东北口音问道:“老板,你们这儿除了住店,提供伙食吗?”

    看店的老板往我脸上看过来时,我特意往边上躲了一下。后者没看清我的脸,不由得警惕道:“要住店先登记,把身份证给我。”

    “那我不住了。”我转身就往出走,头也不回地绕进旅店背后奔着山上跑了过去。

    等我走到山里,叶寻才悄悄赶了上来:“你不怕老板报警?”

    我笑道:“这样的小旅店,跟警察之间的关系并不太好,反倒跟江湖人常穿一条裤子。他们联系江湖中人的可能性更大。再说,万一他们报了警,咱们不是还能跑吗?”

    叶寻被我气得直瞪眼,我却不以为然道:“你先找个地方猫着去吧,一会儿见机行事。”

    我找了一个背风的地方坐了下来倚在树上闭目养神,没过多久我就听见脚步声响。等我站起来往外看时,已经有四五个人往我这边围了过来。

    打头的那人按着手电在我脸上照了一下,趁着手电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告示:“就是他!”

    几个人一下子往我身边围了过来,我瞅准机会举起刀鞘狠狠一下劈在了一个人脑袋上。鲜血从那人脑袋上迸溅而起时,叶寻忽然从草丛里钻了出来,一记鞭腿扫向了一个人的脑袋,后者吭都没吭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叶寻却看都没看对方一眼的,出手往另外一人脖子上劈了下去……

    短短几秒钟的工夫,围上来的四个人就全都被我和叶寻放倒在了地上,只有那个领头的还站在原地。被我砸破了脑袋那人虽然没昏过去,却捂着脑袋疼得满地打滚。

    我慢慢走到对方身边,飞起一脚踢在了那人头上。那人的脑袋“咣当”一声撞在了旁边的石头上之后,整个人就没了动静。

    刚才还算镇定的带头人看见我一脚踢昏了他的手下,终于变了颜色:“两位朋友这是什么意思?”

    我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道:“我叫王欢,就是你手上通缉令画的那个人。你来追我,不是为了赏金吧?”

    那人故作镇定道:“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我的确冒犯了朋友,如果……”

    我不等对方说完就打断道:“我说话不喜欢绕弯子。我是因为惹上了水神,才找到了你的朋友,而且我也没看过那件重器的实物,它应该是落在了水神的手里。我把你引过来就是为了活命。”

    我把话说到这里,脸色忽然一沉,眼带凶光地看向了对方:“如果朋友不让条活路给我,我不在乎沾条人命在手上。”

    对方犹豫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我怎么相信你?”

    对方也是老江湖,江湖越老疑心越重,也不会轻易相信生死的威胁。我取信不了对方,剩下的事情可能会非常麻烦,毕竟我不会真把对方给弄死。

    我微微沉默之后,飞快地解开了手臂上的纱布:“这是水神留下来的伤口,你自己看吧!”

    那人用手电往我胳膊上照了一下,马上走了过来,一只手抓起我的手臂,另一只手按在那层蛙皮上反复摩擦了几下,这才脸色一变道:“先跟我走。”

    我和叶寻对视一眼之间,后者微微点了点头,我这才跟着那人下了山。那人把我带上了他们留在山下的汽车,告诉旅店老板去山上找人,自己带着我和叶寻扬长而去。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