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何去何从

    我也在想后面的事情怎么处理……

    我那些同学肯定不会替我隐瞒什么,说不定一出去就会报警,好跟我撇清关系。

    可我呢?我能向警方解释什么?就算他们相信水神的存在,也相信了我从界鱼石下面逃命出来,可我怎么跟他们解释陈明玉等人的死?

    难道我真要浪迹天涯,一辈子逃亡不成?

    我一时间烦躁到了极点,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烟,却发现我的烟已经抽光了。

    叶寻却在这时给我扔了盒烟过来:“我在别墅里翻出来的。”

    我刚点着火,叶寻就说道:“其实,你也不用烦,你真要是被警察找到头上,就把所有事情都推给我好了。”

    “不行。”我当即摇头道,“我不是江湖人,可我有江湖气。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傻子。”叶寻的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的烟还没抽完,忽然听见别墅里传来了一阵尖叫:“王欢,救命啊!啊——”

    我和叶寻同时往别墅里冲了进去。等我们冲上二楼时,上面已经是一片混乱,别墅地下室里的那只水神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正在屋里到处乱窜。

    我和叶寻想要冲进去,却被门口窜出来的人生生挡在了外面。

    我揪住一个挡着我的同学,双手用力把他从门口给扔了出去,才算是抢进了门里。

    这时,好几个同学都被他给抓伤了身体,几个女生吓得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有人抄着凳子在胡乱往水神身上胡乱拨打。可是他们越打,那只水神越慌,连续抓开了几个人的手臂之后,才算从屋里冲了出来。

    我和叶寻同时拔刀,一齐出手刺向了水神胸口。两把长刀不分先后地贯穿了对方身躯,我们却一刻不停地发力狂奔,直到把对方给钉在了墙上,才同时收手后退。

    我们两个退出了两步之外时,那只水神才伸出手来想要去拔身上的长刀,连续几次发力之后,带着蛙蹼的手掌终于无力地垂在了身边。他最后一眼看向我时,流着泪水的眼里分明带着解脱。

    他最后一次跟我对视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一阵阵地发闷,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怎么也吐不出来。

    那只水神的眼中明明还有对生的留恋,可是他已经不容于这个世界。活着也只不过是被囚禁在几十米方圆的空间当中,死对他才是一种解脱。可是,那只水神的年纪大概也跟我差不多吧,他最后的眷恋,我也一样可以理解。

    那一刻间,我不自觉地握紧拳头,转头看向了叶寻——或许,我该考虑像叶寻一样浪迹天涯了。

    我正沉默之间,董小唯颤抖着声音问道:“王欢,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水神,我只知道他是水神。”我看向了四周的同学,“你们都有谁被水神伤到了?”

    我的那些同学谁也不肯说话,我只能再次说道:“我在问你们正经事儿。被水神伤了会中毒,也会变得跟水神一样。”

    我几下扯掉了胳膊上的纱布:“我也被水神给伤了,你们自己看。”

    我的半条胳膊都已经覆上了青绿色的蛙皮,那种瘆人的暗绿在灯光之下显得异常刺眼。

    有人仅仅看了一眼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被水神伤了……”

    张舒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要去医院,我不要变成怪物……”

    “你站住。”董小唯冲上去拉住张舒,“医院能治得了我们的伤吗?”

    “我不管……”张舒拼命挣扎道,“这里治不了,我就去京城,京城不行,我就出国!我不要变成怪物,不要……”

    董小唯边哭边喊道:“你出国又能怎么样?说不定,我们全都得被人当成怪物抓起来,送到研究所去研究。你想那样……”

    刚才还在挣扎的张舒一下子愣住了。她仅仅愣了几秒钟,就好像被人抽光了全身的力气,软绵绵地坐倒在了地上,双眼无神地看着门外,像是傻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董小唯说的没错,我们真的找到医院,说不定很快就会被送去研究所,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跟被囚禁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许,进了研究所,还是逃不过变成水神的命运。

    这些事情谁都明白,但是正因为明白,才更让人绝望。

    董小唯看向我道:“王欢,你这几天不是一直在查传说吗,你找到什么线索没有?我们究竟还有没有救啊?”

    “或许有……”我刚刚说了三个字,张舒的眼睛就亮了起来:“王欢,你真的有办法救我们?你快说……”

    张舒看见我的眼神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王欢,我们刚才说你杀人,其实都是因为害怕。我们都是同学,别说你没杀人,就算是你真的杀了人,我们也会帮你隐瞒的。你们说,对不对?”

    其余的同学也都反应了过来:“对对,王欢,我们都是同学……”

    我无力地摆了摆手:“先别说这些,你们帮我在别墅里找找,看看有没有三件青铜器,找到之后帮我给我拿过来。”

    我实在是不想多跟他们说什么。有些事情,既然已经说出来了,你再怎么往回圆都会让人觉得假。但是,真要让我见死不救,我那时还横不下这个心来,也只能把他们打发出去,让自己眼不见心不烦而已。

    他们几乎翻遍了整个别墅都没找到那三截青铜树的影子,其他青铜器却拿来了不少。

    我那些同学在找东西的时候,我一直一言不发地坐在客厅里,直到他们都回来了,叶寻才开口道:“别墅里所有的青铜器都找到了,你看看有没有线索。”

    我看向叶寻道:“我想,我知道建木的位置了。”

    叶寻惊讶道:“你说什么?建木在什么地方?”

    “建木倒在了抚仙湖里。”

    我慢慢解释道:“按照我一开始的推断,建木分为上中下三层,下层联通冥界,中间是人界,上层是天界。界鱼石下面就应该是建木的树根,也就是冥界所在。”

    “自古以来,人都是敬神畏鬼,人们向往天界,鬼神向往人间。所以建木也应该是由下向上逐层开启的过程。”

    “我们在界鱼石下面看到祭坛时,水神在祭拜大门,那道门开启之后,水神可以通过大门进入人世,或许,它们就会从不人不鬼的怪物真正融入人间。”

    叶寻听我说到这里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道:“你的推断有三个漏洞。”

    “第一,既然水神能从界鱼石下面出来,它们为什么要祭拜四道被堵死的大门?”

    “第二,水神是怎么来的?它们究竟是人变成的水神,还是一开始就以这种不人不鬼的形象存在?如果它们是后来变化的水神,那么它们应该知道建木已经不在了,它们祭拜那里还有用吗?”

    “第三,水神的目标是追踪那件青铜树,它们要青铜树干什么?这些你都没解释清楚。”

    我摇头道:“你说的这些,我一直没找到线索。现在我也没法去解释什么。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界鱼石下面的水神更强。它们才是最初的水神,而且它们也对祭祀离开洞穴有些执着的信念,所以我说它们是最初的水神。”

    我和叶寻都跟水神交过手,我明显可以感觉出来,界鱼石下的水神要比别墅中这只强出了很多,起码它们带着一种可怕的凶性。

    我继续说道:“但是,它们没想到一点,那就是联通人间的通道已经不复存在了,打开石门的后果,就是被湖水灌满它们的老巢。”

    “抚仙湖七大谜团当中,有沧海桑田之秘,也就是抚仙湖古城为什么会沉没于湖底的猜想。这个猜想,已经有人给出了答案,就是因为地壳的变迁,让原本的古城一夜之间沉没在了湖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岩洞一开始连接的位置,就是抚仙湖古城。如果水神的祭祀成功,它们应该可以从地下回到古城。”

    我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或许,它们一开始就是古城里的人,只不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送到了地底,所以它们才会对重回人间有着一种近乎疯狂的执念。”

    “我想,它们在走过通道时,应该还会有某种仪式,让自己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而且,通道的出口就在陈明玉他们潜入过的神庙里,甚至就是在那株青铜树底下,否则,水神不会非要找回青铜树不可。”

    我说到这时,忍不住自言自语道:“我说的这些,都是我的猜想罢了。我们没有仔细去看过岩洞中的事物,也没有看到祭坛上留下的文字或者图画,所以我只能往自己认为合理的地方猜想。”

    叶寻沉默了好一会儿道:“我承认,你的猜想有一定的道理。既然你已经判断出了建木根部和躯干的位置,那代表着天界的树冠又在什么地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