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左右为难

    我随手拿起了桌子上的三个水杯,依次向同一个方向排列着说道:“树根在这儿,树干在这儿,树冠的位置就应该是这儿——孤山岛。”

    孤山岛是抚仙湖上唯一的岛屿,孤零零地耸立在湖面当中,也是这次旅游的景点之一。

    “不可能。”叶寻摇头道,“孤山岛我去过,那里修着孤山公园,还有旅游区,人员密集,怎么可能是树冠?我觉得,按你的排列,树冠应该是在水底下。”

    我摇头道:“抚仙湖七大谜团有两个跟孤山岛有关。第一个是鲛王宫。传说,孤山岛是用十根柱子支撑在了抚仙湖里,岛屿下方就是鲛王的宫殿。”

    “第二个传说是孤山禁飞区。孤山附近有一块三角地带,那里没有电子信号,和传说中的百慕大三角极为相似。我觉得孤山岛上一定藏着神秘。”

    叶寻还是不肯相信:“就算是这样吧,那你怎么解释孤山岛上的旅游区?”

    我也不由得一时语塞。孤山岛毕竟不是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整个岛屿都经过了建筑开发,就算有什么秘密也早该暴露了,还能轮到我们在这里猜测?

    我正在沉默的时候,董小唯忽然开口道:“我相信王欢的判断,张昊不是打听出来一个关于孤山岛的传说吗?”

    董小唯看向张昊时,后者急忙点头道:“我确实听说过。传说,孤山岛曾经三次被土匪盘踞,最后一次是在民国,国*民*党的飞机还在孤山岛上撞得粉碎。据说,就是因为飞机飞到那里之后,所有的仪器都失灵了。”

    又有一个同学说道:“我也听过一个传说,说是孤山岛下面会出现青鱼阵。有人说:很久以前,有一条鱼王出来游玩的时候,钻进了孤山岛下面的山洞,再没出来,后来鱼群为了救王,结成鱼阵撞击孤山。但是它们没能撞开困住鱼王的大孤山,仅仅是撞碎了小孤山。后来,鱼群每年都会过来对着孤山朝拜鱼王,孤山鱼阵就是这么来的。”

    我看向叶寻道:“旅游手册上也提到过群鱼朝拜鲛王的事情,大体上跟他说的差不多。旅游手册上的那个传说是:鲛王钻进了一个口小肚大的地方,再也出不来了,所以孤山岛才被称为鲛王宫。”

    我的话刚说完,我的一个同学就颤抖着声音说道:“抓我们的鬼面鲛也是鲛王宫出来的吧?我听说,朝拜孤山的不是鱼群,都是鬼魂啊!”

    我转头道:“什么意思?”

    那个同学慢慢地说道:“传说,元末明初,张献忠部下大西军五军都督之一的冯双礼,率部杀进江川县,当时的周县令带领三千民众撤往孤山岛躲避兵祸。周县令掩护百姓,被冯双礼生擒活捉,拒不投降之后被冯双礼杀害。”

    “孤山百姓惊闻周县令遇害,痛哭震天,加上家破人亡、效死无门,三千百姓悲愤绝望之下,不约而同地在孤山岛南崖投水自尽。传说,当年孤山岛外浮尸数里,暴雨连日不绝,抚仙湖上怒浪翻滚,水中尸骸就像是一条条大鱼时隐时现,围绕着孤山岛力阻强敌,不许冯双礼踏入孤山半步。后来,冯双礼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登上了孤山岛,将岛上建筑尽毁,率部扬长而去。”

    “后来,孤山岛的南崖改名为舍身崖,每年七月十五都会有人到南崖祭拜先祖,鱼群也会在这时向孤山集结,形成鱼阵。这里的人都相信,鱼阵就是当年拼死守护过孤山的三千百姓。”

    那个同学说到这时,满眼惊恐地抬起头来:“车驰他们杀了那条鱼之后,我们就一直被鬼面鲛追杀,导游也回来找我们……那是鬼魂化成的鱼在找我们报仇啊!”

    我紧盯着那个人道:“你怎么不早说?”

    那个同学说道:“我回来的时候就说了,你没注意啊!”

    “我没注意?”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如果他真的说过,我肯定能记住。

    董小唯说道:“他确实说过,当时你没听全,只听了一半儿,听到冯双礼占据江川县之后你就不听了。”

    “是吗?”我现在也对当时发生的事情有点怀疑了。难道当时真是我疏忽了什么?

    我回忆了好半天,却仍旧没敢确定什么,只能含糊道:“不管怎么说吧,我们都得去孤山看看。先休息一会儿,咱们出去弄条船,先绕着孤山转一圈再说。”

    我本来想让那些同学休息一下,可是这种情况之下,谁也睡不着。我干脆不再等了,带着他们出了别墅往湖边的方向走了过去。

    别人都在赶路时,叶寻却故意落在后面几步,低声跟我说道:“你把他们全都带出来,明智吗?”

    我顿时反应了过来。

    我很清楚叶寻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和叶寻配合,不需要顾忌太多,但是带上我这些同学,就容易畏首畏尾了。他们各有各的打算不说,遇事儿马上就会乱成一团,谁也顾不上谁,或者说不想去顾及别人,万一遇险,除了造成伤亡,没有别的结果。

    我该不该让他们回去?

    这个念头从我脑袋里一冒出来,就再也挥之不去了。

    我正在合计怎么能把那些同学弄回去的时候,叶寻忽然一拉我的袖子,把我硬给拽到路边:“下水!”

    “下……”我刚说了一个字,眼角的余光就扫到了迎面开过来的警车,我立刻一头扎进了水里,贴着湖边的位置站了下来。

    没过多久,我就听见警车开门的声音:“你们是王欢的同学吧?他来找过你们没有?”

    警察问话之后,我那些同学竟然没有一个开口。

    他们应该是被问蒙了。他们都知道我走在最后面,我不用往外面看也能想象到他们当中肯定有人下意识地往后看。他们这点心思绝对瞒不过警察的眼睛。

    没过多一会儿,我就听见有人顺着湖岸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对方还没走到湖边,叶寻就把岸上的石头连带泥沙一块儿踢了下来。我周围的湖水顿时浑浊四起,基本上挡住了我的身躯。

    “你看见这边过来人了吗?”那个警察应该是在跟叶寻说话,叶寻平静地开口道:“没看见。”

    警察再次问道:“你在这儿做什么?”

    “看景。”叶寻仅仅说了两个字。

    警察出其不意地问道:“地上的脚印是刚踩出来的吧?”

    糟了!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我下水的时候在岸上留了脚印?

    叶寻说道:“我不知道。我刚过来,跟他们后面过来的。”

    还好叶寻没说脚印是他自己踩出来的。这个时候,越是掩饰,越容易露出马脚。

    警察在我头上的位置走了两步之后停了下来,很快,我就听见头顶上传来一阵撩水的声音。警察在洗手?

    我赶紧往湖水里蹲了蹲身子,半猫着腰站在了水里。抚仙湖的水质清澈,要不是刚才叶寻踢了石头,我早就被警察给看见了。

    警察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又对着远处喊道:“你们几个小同学都过来。”

    他喊我同学干什么?

    我已经快要闭不住气了,他再把我同学叫过来说上几句,我就没法从水里钻出来换气了。这不是要命!

    更要命的是,我那些同学一个个却还在迟迟疑疑地谁都不愿意往前走,过了好半天才走了过来。

    我实在憋不住气了,试着慢慢从水里探出了脑袋。谁知道,我刚要把脑袋伸出水面,头顶上就被人踩了一脚,硬是把我给按进了水里。

    肯定是叶寻干的,除了他没人敢在警察附近搞小动作。

    可我不呼吸不行啊!我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再不换气儿,我出于本能也会从水里站起来。

    等我再次试探着把脑袋伸向水面时,叶寻两只光着的大脚板子就一块儿踩了下来,两只脚一齐盖在了我脸上。我赶紧在他两只脚的缝隙当中吐了口气,还没等深呼吸上一口,就又被他踩进了水里。

    警察莫名其妙地问道:“你干什么呢?”

    叶寻理所当然地说道:“刚才鞋里进了沙子,洗洗脚。”

    叶寻说着话,把两只脚一块儿沉进了水里,脚面子就踩在我肩膀上——他坐在水边洗脚,是为了掩护我。可越是这样就越让我担心,万一我那些同学说漏了嘴,以叶寻的胆子,说不定能干出什么事儿来。

    我揪着心猫在水里时,却听见警察说道:“我知道你们和王欢是同学,大学相处四年不容易,同学间的情义也很真挚。但是,情义不能代替法律。你们都是大学生,都知道包庇罪犯同样触犯法律。我希望在你们做出任何决定之前,要事先想一想,你们是在帮助王欢,还是在断送自己的前途。”

    警察顿了一下道:“我知道你们想要帮他,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们,帮助王欢最好的办法是劝他来投案自首,而不是帮着他东躲西藏。”

    那个警察说完话,他的搭档也在远处说道:“你们现在帮了王欢,说不定他被捕之后反倒会把你们供出来。包庇罪也是要判刑的,你们想清楚。”

    两个警察一软一硬的对话才是最致命的配合。

    我的心忍不住提了起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