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密窟逃生

    董小唯大声回应道:“王欢,你应该清楚,一旦那条蛇冲出禁制,咱们谁都跑不出去,暂时合作才是我们唯一解决危机的办法。”

    “我同意合作。”我嘴上回应董小唯的瞬间,突然回身一枪向人堆当中点射而去,一个人应声倒地之后我才大声喊道,“前提是你过来当人质。”

    董小唯却冷笑着开口道:“王欢,你应该没有子弹了吧?”

    我冷声回应道:“我没子弹又怎么样,不是还有叶寻吗?他杀不了你,想杀你的手下易如反掌。你要不要试试?”

    我的话刚说完,就听见董小唯尖叫道:“叶寻,你疯啦?”

    我仅仅一愣的工夫,刺耳的刀啸声已经破空而起,往祭坛的方向横扫而去。

    我刚听见刀声响起,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我只不过是在和董小唯互相威胁,叶寻怎么真动手了?

    我赶紧探头往祭坛的方向看了过去,看到的却是横空怒啸的狂刀。飞速转动的长刀早在空中化成了形同圆月般的刀轮,沿着祭坛边缘横切而去,刀光所过之处人头飞射入空、鲜血狂飙而起,一具具尸体接连扑倒之间,整个祭坛也失去了控制,在巨蟒的疯狂挣扎之下反向连转两圈。被机关卡住的巨蟒瞬时间从祭坛当中挣脱出了几米长短的身躯,摆头向祭坛下的人群当中狂噬而去。

    一人猝不及防之下被巨蟒一口吞没了小半截身躯,巨蟒獠牙卡进对方胸口之后,猛地仰头甩向了身后。早已经在蛇吻之下血肉模糊的人体形同炮弹般的撞在石壁之上,血肉纷飞。残尸犹自贴着岩壁缓缓下滑的当口,巨蟒调转身形向下一个目标狂扑而去。

    “开枪,快开枪!”有人疾声厉喝,岩洞当中枪声大作,所有人都在不断退后之间疯狂举枪射击。他们心里很清楚,趁着巨蟒还没完全脱困而出之前,他们还有唯一反击的机会,一旦巨蟒脱困,这座岩洞马上就会变成血肉屠场。

    不知道什么时候捡回长刀的叶寻飞快地往我身边跑了过来:“愣什么,快跑啊!”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叶寻拖着往大门的方向跑了过去,我离着大门还有三四十米的时候强行拉住了叶寻:“大门已经关了,往回去。”

    难怪董小唯和她的手下宁可留下拼命也不愿意往门边儿上跑,原来他们早就知道青铜大门已经完全闭合。这个时候跑到门边儿上去找开门的机关,就跟等着蟒蛇过来进食没有任何区别,只有在大厅当中跟巨蟒继续周旋,才有一线生机。

    叶寻迟疑了一下,马上又拽着我跑回了大厅的方向。这时,因为剧痛发狂的巨蟒已经从祭坛下面钻出来大半个身子,在祭坛周围十多米的空间当中疯狂肆虐。董小唯带领手下分散在几个角落交相开火,每当巨蟒认准目标,就有人在它相反的方向开火挑衅,直到吸引巨蟒的注意为止。

    我不得不佩服董小唯的决断,她竟然能在完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用这种近乎与蛇共舞的办法保全了大半实力。但是,这仅仅是一种权宜之计罢了,等到他们子弹耗尽,就是对方的死期。

    董小唯躲避巨蟒攻杀的瞬间忽然瞥见了我和叶寻的身影,忍不住惊呼道:“你们怎么回来了?”

    我被董小唯这种近乎于战友相见的语气弄得一愣,但是我很快就弄清了她的用意。她让人拖住巨蟒,无非是要给我和叶寻争取找机关,打开青铜大门的机会。

    可是,这种情况之下,即使董小唯直言会为我拖延时间,我也不敢轻易相信,更何况我并没向这个方面猜测,因为我从心里不相信董小唯会是舍己救人的人。

    董小唯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仍旧厉声催促道:“王欢,你赶紧去开青铜门!”

    董小唯连喊了两声不见我有任何反应,干脆反手一枪往我身前打了过来,子弹迸起的泥土在我脚下怦然爆开之间,我伸手抓住叶寻,直奔我原先藏身的石槽跑了过去。

    “王欢……”董小唯没等弄清我的意图,我已经跑到了石槽边缘,强行把叶寻给推了进去,自己回手一枪打向巨蟒的眼珠。

    子弹划过空气带起的红光扫断了一人鬓角发梢,紧贴着对方头皮飞射而过,对方才知道有人在他身后开枪。那人骇然回身之间,我打出去的子弹已经射进了巨蟒的眼皮。刺眼的血花从蛇眼当中爆射而出的瞬间,巨蟒蓦然发狂,拼尽全力往我们的方向猛扑而来。

    刚才那人还没从被子弹擦面而过的惊恐当中回过神来,巨蟒的蛇头早已临近对方身后。那人猛然回头之间,巨蟒怒张开来的蛇吻已经贴到对方眼前。那人情急之下双手撑住了巨蛇双颚,被疯狂冲进的巨蛇顶在头顶往我的方向冲击了过来。

    如果没有那人在中间阻挡了一下,巨蛇可能会在瞬息之间冲到我的眼前,正是巨蟒那几秒钟的停顿,才让我从容跳进了石槽。

    等我转过身往外面看时,那人已经被巨蟒推在头顶撞上了山壁。刺耳的碎骨声响在我头顶炸响之间,那人的尸体也顺势坐倒在了石槽的洞口。

    没过一会儿,我就看见蟒蛇推开尸体,把前吻探进了洞来。血红色的蛇信子贴在我的头顶上下颤动之间,被蛇吻拱落的碎石也从我头上接连砸落。

    滚滚石块虽然伤不到我,却足够让人心惊胆战。天知道那条巨蟒会不会撞开洞口爬进石槽?

    我原先打向蟒蛇的那一枪无非就是想要刺激蟒蛇发狂干掉董小唯一伙儿。蛇有回巢的习性,只要蟒蛇把人杀光,早晚会退回到山洞下面,那时我就可以和叶寻从容逃走了。可我万万没有想到,明明没有视觉的蟒蛇怎么就会追着我和叶寻报仇,还把石槽的洞口给堵了个严实,这样一来,我刚才那一枪岂不是在给董小唯制造机会?

    我正抱住脑袋懊恼之间,却看见叶寻在我对面缓缓举起长刀对准了蟒蛇前吻。我赶紧喊道:“先别动,再等一下!”

    叶寻放下长刀的当口,腥气四溢的血迹就顺着石槽边缘流了下来,短短片刻之间就浸透了我的衣服。

    蛇血?从上面流下来的血迹应该属于那条巨蟒。它被董小唯的人割开脖子附近的鳞片,加上剧烈的挣扎,伤口上鲜血横流也在情理当中。

    我顺着自己后背上摸了一把之后并没过多在意这些,我在意的是蟒蛇会不会撞开石槽从外面进来。我不让叶寻动手,只不过是不想继续激怒对方。如果蟒蛇发现自己没法钻进石槽之后,调头冲向董小唯最好;反之,等它把半个脑袋伸进来,我们再出手屠蛇也不晚。

    我正仰头去看巨蟒的当口,董小唯的声音也在洞外响了起来:“准备*,把那条巨蟒炸死!”

    糟了!

    董小唯现在安放*,我不是得跟着巨蟒一块儿粉身碎骨?

    一步算错,我就把自己给弄进了绝境,这下还连累了叶寻。

    我下意识地看向叶寻时,后者忽然上前一步,举刀往巨蟒嘴唇之间刺了过去,进米长的苗刀带着一阵撕裂皮革的怪响没入巨蟒口中半截。

    腥气四溢的蛇血顺着叶寻的刀锋向外迸射之间,叶寻也手按刀柄,向后抽出了长刀,与此同时,被长刀刺伤的巨蟒也缩回了头颅。巨蟒在缩回蛇头的瞬间,几片被岩石刮落的蛇鳞也从洞口飘落了下来。

    我看向落在自己手背上蛇鳞时,我所在的石槽底部竟然无声无息地沉进了地面。

    我赌对了,这座石槽果然可以下沉。

    石槽能沉进地底的原因,和水神巢穴中的棺材异曲同工,只有石槽内的重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才能将它压进地下。我和石槽中的武士体重相加,只能把它压进地底三分之二。

    我把叶寻弄来之后,再加上我自己的重量,足够石槽完全沉入地下。我跳进石槽之后,巨蟒就追击而来,把蛇头卡进了石槽的缝隙之间,石槽这才没有继续下沉;直到叶寻把对方刺伤,石槽才按着我预计的方位沉落了下去。

    大门出不去了,在祭坛附近,我和叶寻也不可能是董小唯和巨蟒的对手,石槽就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但是,我不敢确定沉落下去的石槽究竟会把我们给带到什么地方。从石槽沉落开始,我就靠向了叶寻身边,双手握紧了长刀。

    短短片刻之后,石槽下方果然传来一声接触地面的巨响,我的眼前也跟着燃起了火光。

    我和叶寻被沉落的石槽给带进了一片更为开阔的岩洞。从我的位置上只能看到岩洞一半的空间,仅仅是这一半的空间也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放眼望去,就好像是有人掏空了整座孤山,在山腹当中开凿出了一座足以容纳千军万马的密窟。

    叶寻吃惊道:“这是什么地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