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再回地窟

    我和那人近在咫尺,对方也没有想到我会忽然出手,等到他想要躲闪时,弩箭已经毫不留情地在他腿上透膝而过。对方带着羽箭跪倒在地之间,我已经厉声喝道:“抓住他!”

    围在对方身边的人立刻一拥而上将他按倒在地。我和董小唯不紧不慢地走到对方身边,伸手从他脸上扯下一张面具:“张昊,久违了。”

    张昊抬起头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过来?”

    “出卖你的,是你自己做的菜。”我平静地说道,“董小唯的那些手下吃饭很有规矩,没人会站起来夹菜,只有桌面转到谁的面前才会就近夹菜。这么算的话,他们吃到的菜非常平均。也就是说,除了最后的猴子汤,他们每个人都在不同程度上吃到了其他三道菜。三种毒素在人体内混合,谁能确定一定会有一种毒素发作?”

    我随手往周围指了指:“这里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身体状况都差不多,为什么只有十三号毒素发作?你别告诉我,是因为十三号只吃鱼,才会长出鱼鳞来。”

    我冷眼看向张昊道:“十三号身上的毒素,是你用什么东西注射进去的吧?你想继续跟我们谈条件,就得再次让人变成水神。所以,你肯定会回来。”

    张昊微笑道:“王欢,你果然聪明,但是你再聪明也挽回不了自己的命运。你还是会被带进魔门,像畜生一样被人当做试验的材料,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在地狱里等你。”

    “别让他自尽……”董小唯的话只喊了一半,张昊的嘴角上就流出了黑血。三号伸手在张昊脖子底下摸了一下才摇了摇头。

    董小唯暴怒道:“混账东西!把他给我碎尸万段,扔出去喂狗。继续找张昊的那个姐姐,找到之后让她生不如死。”

    三号低声道:“小姐,我们还要继续寻着张昊的踪迹找出水神血吗?”

    “找!”董小唯厉声道,“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找出来!”

    “等一下!”我阻止道,“不用挖地三尺也能把东西找出来。我估计,水神血还在界鱼石下面的水神洞穴里。”

    董小唯道:“你怎么知道?”

    我慢慢地说道:“张昊一直跟在你们附近,除了我们进入鲛王宫之后那段时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你们的监视之下,也就是说,他没有离开你们太久。”

    “从鲛王宫出来之后,他还要布局算计你们,给他留下的时间并不多,他不可能跑太远。另外,张昊也未必能弄到大型潜水设备潜入抚仙湖古城。我觉得他进入水神洞穴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有道理。”董小唯点头道,“按照你的说法,水神洞穴应该是水神聚集的地方,人类化成水神的秘密很可能就在洞穴里。带我去水神洞穴。”

    三号正准备分派人手时,我悄悄向董小唯比了一个握拳的手势,后者马上补充了一句:“所有人都去,不用留人接应。”

    三号微微一怔之后马上下去安排人手,我和董小唯、叶寻先一步坐上了三号驾驶的汽车。直到汽车发动,我才向董小唯问道:“你早就知道抚仙湖藏着制造巫族战士的秘密?”

    “不知道。”董小唯摇头道,“任何一处秘境,不到完全曝露之前,谁都不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那里也许有惊人的宝藏,也许只是一无所有的空壳。”

    董小唯转了转身,侧面看着我道:“我在青铜门那里说的话,只不过是在诈你,想要试试你掌握了多少信息而已。”

    “明白了。”我点头之后就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董小唯应该没说假话。如果她事先掌握了资料,也不可能处处被动,被张昊反制。可是,董小唯又为什么要在对抚仙湖古城一无所知的情况贸然探寻古城之谜?难道就是因为一场误会?

    所有的事情都让我觉得莫名其妙,可又不得不继续前行。我忘了谁跟我说过,命运来临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掌在推着你走,你想不动都不行。

    我现在等于是落进了命运的圈套,没法破局而出,就只能听任它摆布。

    再到界鱼石,我和叶寻已经算是轻车熟路,直到带着董小唯他们摸到水神洞穴的边缘才停了下来:“等一下。”

    水神洞穴的火光早已经被大水淹灭,漆黑的洞穴当中满是腥臭的气味。我借着手电的微光在洞穴中扫视了半圈之后,才看见一具漂浮在水面上的鬼面鲛鱼的尸体。令人窒息的臭气就是来自于鬼面鲛的尸体。

    我晃着手电说道:“当初有四条鬼面鲛闯入了水神洞穴,现在下面只有一条死鱼,洞穴里什么都看不清,这样下去太危险。”

    董小唯挥手道:“放灯。”

    三号带人快步走了上去,从背包取出了几只像是塑料小船似的东西,打开下面的引擎放进了水里。十多只小船往不同方向破水而去时,船上也跟着亮起了灯光。

    董小唯他们竟然把灯泡给装在了玩具船上,不过,确实是一个在水中照明的好办法。整个水神洞穴不就在短短片刻之间被浮动的小船照得亮如白昼了吗?

    灯光洒满洞穴不久,我才看清了那条死鱼的全貌。那条鬼面鲛除了头颅还保持着完好,鱼尾已经被生生撕落了去,身上到处都是露在外面的鱼骨,乍看上去就是被鲨鱼撕咬之后的残尸。

    我沉声道:“你看见那条死鱼没有?水里肯定还有鬼面鲛,它们是饿疯了才会吃同伴的尸体。你们带着的家伙能不能干掉鬼面鲛鱼?”

    董小唯道:“我们可以试试。等一会儿……”

    董小唯的话没说完,水面上忽然掀起了气泡。不久之后,鲛鱼尸体附近的水面好像忽然沸腾了一般,大量气泡狂涌而起,一条鱼形的阴影也在水中浮现而出。

    “退后!”董小唯带着我和叶寻不断倒退之间,继续发令道,“把鱼给我炸出来。”

    三号立刻带人跨步而上,拉开炸*药投向了水中。

    片刻之后,一股水柱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冲宵直上。白练般的湖水破空数米之后,轰然向四面散开下坠,水神洞穴立刻像是开了水的铁锅,到处都能看到翻起的气泡和连绵泼落的湖水。

    紧接着,一道道水柱就接二连三地从各处向空中激射而去。湖水下坠的巨响一遍遍冲击着我的耳膜,我双手捂着耳朵向后一退再退,却仍旧没法阻挡耳膜的剧痛。

    直到我捂着耳朵蹲在了地上,爆炸的回音才渐渐停歇。等我听力恢复了一些之后,才隐隐约约地听见三号喊道:“小姐,不能再炸了,再这样下去,就算山洞能承受住爆炸的威力,兄弟们也坚持不住了。”

    我看向董小唯时,她也在拼命地晃动着脑袋。董小唯分明也被爆炸产生的巨响震得头昏眼花,好半天才恢复了过来:“鬼面鲛死了没有?”

    “只炸死了两条,还有一条不知所踪。”三号的听力显然还没恢复,说话像是在拼命大喊。

    “放灯!”董小唯连续下了两次命令,才有人把船灯放进了水里,水面上果然只有两具鲛鱼的尸体。

    董小唯转头道:“王欢,现在怎么办?”

    我沉吟道:“我进入水神洞穴的时候,只有我们头上的位置没有看清。我估计,水神洞穴的秘密应该就在我们头顶。我们得上去看看。”

    董小唯挥手道:“探路。”

    三号带人顺着从洞口出去不久就喊道:“上面有祭坛。我拉你们上来,抓好绳子。”

    不久之后,我就看见三道绳索从洞口同时垂落了下来。我刚想去抓绳索,就被董小唯给拦了下来。后者连续点了几个手下:“你们三个先上。”

    那三个人没有任何犹豫地攀出洞外之后,又发出了信号。董小唯还是不放心:“再上三个人。”

    董小唯连续放走两拨手下之后才点头道:“我们上去,剩下的人把好洞口。”

    董小唯是在计算两拨人马登顶之后间隔的时间。如果他们发出安全信号的时间间隔大致相等,就说明上面没有危险;如果时间有所差别,那就只能说明他们已经被人控制了。

    我们三人各自拉着一条绳索攀上岩壁不久,我就忽然听见破水的声响在我脚下蓦然而起。等我回头看时,鬼面鲛闪动着银芒的鱼鳍已经在水面拖起一道人字形的水波向我们刚才立身的洞口上狂冲而去。

    “开火!”洞口处的枪声刚刚响起,鬼面鲛已经破水而出,一头扎进了洞口当中,只剩下一条鱼尾露在洞外疯狂摆动。仅仅眨眼之间,鬼面鲛鱼就拽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从洞口里退了出来。鬼面鲛甩头将尸体扔进水中之后,扬起脑袋看向了我们三个人。我和鬼面鲛鱼对视之间,分明看见了它眼中闪动的仇恨——不杀我们,鬼面鲛绝不会罢休。

    董小唯怒吼道:“扔*下去,炸死它。”

    三号急声道:“*全在下面。”

    “混账!”董小唯再次怒吼道,“下面还有没有人在?”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