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仙影迷踪

    我回头的刹那间,叶寻手中的灵符已经火光怒燃,他口中涌动的咒语也跟着冲天而起。

    一声声咒语的回声在山野密林当中回旋激荡之间,就像是千百只鬼神齐临大地、纵声咆哮,滚滚声浪在一瞬之间压住了水流奔腾的巨响。

    灵符上的火光也在瞬间暴涨数米,将山水林地染上了一片赤红。

    我端着盒子炮从叶寻身上看向孙老头,又从孙老头看向了叶寻,手中的枪把越握越紧之间,忍不住把枪口对准了孙老头的膝盖。

    我的手指刚刚勾住扳机,就听见叶寻蓦然暴喝道:“*,敕——”

    “轰”——暴烈的雷光从我眼前一闪而过之后,震耳欲聋的雷鸣声也在山林当中凭空炸响。我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之后,孙老头的方向也传来了一声惊呼:“救命,救命啊!”

    仅仅一瞬之间,孙老头一行人就承受不住水流的冲击,东倒西歪地摔进了山涧当中,拼了命地往河边乱爬,只有那个被我打断了腿的人被水冲向了远处。

    “救人!”我扔下一句话,追着被水冲走那人往水塘的方向飞奔而去。

    我眼看着那人几次想要挣扎起身,两腿却使不上半点力道,在水流的冲击当中连续翻滚了几次,终于被甩出水道,凌空翻滚着落进了水塘。

    我一直追到水流断层的位置才刹住脚步往水塘里看了过去。那人落水不久,就像是浮尸般漂上了水面,双手交叠着放在胸前,混着血水的金粉在他面颊附近慢慢漂散开来,对方似曾相识的面孔也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没等我认出对方是谁,那人的尸体就在水中缓缓调转了方向,往我所在的位置漂了过来,对方的面孔在我眼中变得越发清晰之间,那人忽然睁开双眼,对着我露出了一丝冷笑。

    不好!

    我跟尸体对视之间,明明看见他的目光落在了我身后——他看的不是我。

    我心中震惊刚起,就觉得身后传来一股巨力,整个人被那股突忽其来的力道撞得翻向水中,与此同时,水中浮动的尸体也向我伸出了双手。

    千钧一发之间,我忽然感到腰间一紧,整个人像腾云驾雾似的被拽回了岸上。我直到摔倒在了地上才看见自己身上挂着一只飞爪。出手救我的人是孙老头?

    我来不及去看究竟是谁出的手,从地上爬起来,再次冲到了岩石边缘。

    刚才还漂在水里的尸体已经在短短几秒钟之内沉进了水里,等我冲过去看时,水面上就只剩下了一只竖起来的人手还在不住地蜷动五指。

    我眼看着人手慢慢沉入水里,才倒退了两步,向赶过来的叶寻问道:“刚才谁在后面推我?”

    叶寻微微一愣道:“没有,明明是你自己跳下去的。”

    “我自己?”我诧异道,“你没看错?”

    “没看错。”叶寻摇头道,“我也没想到你会忽然蹦起往水里跳,以为你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想要下水跟他动手。我想上去帮你时,孙老头就扔了飞爪。”

    孙老头脸上带着讨好似的笑容:“王神仙,你别怪我多事儿,我当时就是怕你被大仙迷了,才扔的飞爪。”

    我脸色阴沉道:“我现在问你几个问题,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要是有半句假话,不用什么金大仙,我先动手毙了你。”

    孙老头苦着脸道:“都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紧盯着孙老头的双眼:“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以前当过胡子,也赶过山。”孙老头怕我不信,赌咒发誓道,“我有半句假话,马上被雷劈死。”

    我冷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让大仙儿给迷了?”

    孙老头道:“我看你站在水边上一动不动地往水里看,叶神仙喊你,你也没动弹,我就觉得不对。人要是被大仙迷了,旁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见,就知道一条道跑到黑。我看你往水里跳,就赶紧动手拽你回来。”

    我飞快地问道:“你自己被大仙迷了,自己怎么不知道?”

    孙老头苦着脸道:“我要是知道,还能被迷着啊?我要不是听见那声雷响,都不知道自己走水里了。”

    我沉声道:“大仙一次能迷住几个人?”

    “一次就一个。”孙老头道,“要是大仙来得多了,可能就是好几个人一起被大仙迷住,但是那样的情况不多。”

    孙老头没等我再问就说道:“我一开始让六子走前面,就是怕探道儿的人被大仙迷了。老话儿不是说‘大仙不迷疯傻彪’吗?六子疯了,正好能探道儿。谁知道,领道儿的后来换成别人了。”

    “大仙不迷疯傻彪”的事儿,我也听说过。老辈人讲,被大仙迷住的人就跟傻了差不多,有些人还疯疯癫癫,会做出种种怪异的行为。但是,大仙究竟为什么从不去迷疯子,老辈人各有各的说法。

    有人说:疯子本来就已经疯了,大仙迷了他,别人看不出来,大仙还怎么让人相信神儿来了?也有人说:疯子、傻子三魂七魄不全,大仙儿抓不着魂儿……总之,没有人能说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

    我沉声道:“后来给你们领路的是谁?”

    孙老头往左右看了一眼:“不知道啊!我们的人一个都没少,谁知道那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沉默了片刻才说道:“你能不能找到黑风坳子?”

    孙老头顿时懵了:“你找那儿要干啥?那地方可不能去啊,去了就出不来了!再说……”

    孙老头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我却明白他的意思。在他看来,自己的危机来自于“金大仙”,只要把金大仙找出来干掉,所有问题都能迎刃而解,他没有必要去黑风坳子冒险。

    我冷笑道:“怎么?怕死了,不敢去了?我告诉你,不到黑风坳子,不仅你们一个都活不成,就连你们三亲六故都得一块儿死个干净。”

    孙老头顿时打了个哆嗦:“不……不能吧?”

    我再次冷笑道:“能与不能,其实,你心里比我更清楚,只不过你抱着侥幸的心理不肯承认罢了。从咱们进山开始,已经连续死了四个人,其中两个就是跟你喝过断义酒的兄弟。”

    “你的一举一动,其实都落在金大仙眼前。他早就知道那些人不会陪你上山,可是他放过那些人了吗?没有。在他眼里,只要跟你有关联的人,就该死。”

    “不不不……”孙老头脸色煞白道,“他跟我……跟我有情分……”

    “狗屁!”我忍不住呸了一声,“你们两个的情分靠得住吗?我怎么没听说谁把刀架在别人脖子上了,还要跟你讲情分?”

    我飞快地说道:“我现在摆明了告诉你,他没碰你家人,那是因为我们还在山上,要是我们都死光了,你家老老少少很快都得下去陪你。”

    我站起身来,抬手往在场的人身上指了一遍:“你们也一样,既然来了就跑不了,金大仙早晚得要你们全家性命。”

    刀疤顿时急了:“我说孙老大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咱么几个又什么岁数了,黄土都要埋到嗓子眼儿了,还在乎个卵子啊?弄不死金大仙,咱老婆孩儿怎么办了?”

    刀疤看孙老头不说话,干脆蹲在对方边上:“我说孙老大,你当年在绺子里当家的胆子都哪儿去了?怎么老了老了还怂包蛋了?”

    孙老头咬着牙抬起头来:“王神仙,你那主意能靠谱吗?”

    我笑着回应道:“要是你知道我去抄你老家,你会不会看着?”

    孙老头还在犹豫:“可咱们说不定走不到黑风坳子就得死干净啊!在山里没人是金大仙的对手。”

    我脸色一沉:“事在人为。我现在就问你,愿不愿意去?”

    刀疤也扯着喉咙道:“去吧!为啥不去?不去,咱们还能坐着等死啊?”

    孙老头狠狠一跺脚:“去!大不了就是个死。咱们现在就走。”

    “不急。”我摆手道,“咱们先回去把那个疯子带上。另外,你们谁的手机还能打电话,试试在山里能打出去不,要是能打出就报警,说山里有杀人犯,让警察搜山。”

    “啥?”刀疤惊叫道,“让警察搜山,你想蹲大牢啊?”

    我沉声道:“我就是为了打草惊蛇。咱们人多,金大仙控制的人也不少,而且,他不可能比我们更快,警察围上来,他就得跟我们一样往深山里跑,他没心思顾及我们,我们也就有时间了。”

    孙老头一拍大腿:“对,就这么办。你们试试谁的电话能打出去,赶紧弄。王神仙,咱们是不是先去找六子?”

    “走。”我和叶寻带着人赶回山洞时,六子还在洞里没走,看见我们就咧开满是鲜血的大嘴哇哇直哭。

    我给孙老头使了个眼色,后者赶紧凑上去和声细语地说道:“六儿啊,我刚才不是让你领道儿吗,你咋跑了呢?害得我们好找。你刚才干啥去了?告诉孙爷,孙爷给你好吃的。”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