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仙影迷踪2

    六子傻呵呵道:“我去找猪头,走着走着,有个大仙儿过来了,使劲往边上挤我,说猪头是他的,不让我拿。那我哪能干哪?我就使劲推他,让他别挤我。猪头是我的,谁也不能碰。”

    “那大仙儿伸手一指,说那边有个猪头,让我去拿。”六子比划着说道,“我一看那边地上放了那么大一个猪头,够我吃上好几天,我就跑过去拿。”

    六子说到这儿,“哇”一下哭了出来:“大仙儿骗我,那个猪头死硬,一点都不好吃。”

    我顺着六子手指的方向看了一下,山洞边上扔着一块石头,那上面还有好多带血的牙印——六子刚才在啃这块石头。

    我沉声道:“你们上来的时候带着吃喝没有?”

    孙老头摇头道:“没带,我没合计能在山里呆几天,什么都没带。咱们要不……”

    孙老头话说到一半儿就不往下说了。现在谁敢回去拿东西?

    刀疤接过话儿道:“要不啥?咱们过去常年走山,什么不带,有刀有枪就饿不死。咱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往山里去吧,免得夜长梦多。”

    孙老头道:“对对,病秧子这山洞里有咸盐,咱们带点盐就行了。王神仙,要不咱们连夜就走?”

    我摇头道:“不着急,等警察搜山咱们再走也不晚。你给我找个能看见山脚的地方,咱们看见警察上来再说别的。”

    “老孙,你们报警的时候,别忘了说听见有人在山涧子里打枪。”

    “让人把病秧子的衣服给扔出几件,扔在显眼的地方。”

    “海子的尸首往山洞这边拖一拖,最好能让人发现山洞。弄好了之后赶紧走,别在这儿停着。”

    我一连安排了三件事儿之后,才和孙老头他们匆匆离开了山涧。

    孙老头领着我们上山的过程异常的顺利,我们躲到了山头上时,天色已经开始大亮。按我估计,警察出现场的时间很快,但是组织人手大规模搜山只怕还得等上个大半天的时间,我干脆坐在山顶的石头上跟孙老头闲聊了起来:“老孙,你对病秧子最熟悉,他平时除了扮大仙,还干什么?有没有喜欢的东西,或者喜欢做的事情?”

    孙老头想了想道:“病秧子自从上山之后,我们见面就少了,但是他有个毛病一直都没改,就是喜欢坐在水边上看自己的影儿,一看就是好半天。”

    “病秧子没上山的时候我就问过他:自己的影子有啥好看的,你还没见过自己咋地?他说影子能说话,能陪他唠嗑。我当时以为那孩子是孤单惯了才对影子说话,也就没当一回事儿?”

    我微微一皱眉头:“除了这个还有什么?他就没个其他什么爱好?”

    “我想想,我想想……”孙老头想了好半天才一拍大腿,“有了!”

    孙老头说道:“头些年的时候,病秧子闹着找过女人。当时,病秧子为了那个闺女,对她家里下了咒,直接把那闺女未婚夫咒死了。”

    “病秧子为了那个闺女,对她全家都下了咒。那家人找上门来托我求大仙儿,我上山跟病秧子说了好几次,他就认准了一个死理儿,不娶那闺女不行,那闺女就是他的,谁也不许碰,谁碰他就杀谁。”

    “我实在是跟他说不通,只能回去跟那家说,金大仙就要那闺女当媳妇儿,准备准备,让她嫁了吧。谁知道,那闺女一时想不开,喝农药死了。”

    “病秧子倒好,趁着出殡,把尸首挖出来带回山洞,抱着不肯撒手。我劝了几回都没用,后来也就不劝了。病秧子为了这事儿差点都疯了,多半年都没下过山。”

    我听到这时忍不住问道:“那闺女的尸体后来哪儿去了?”

    “谁知道哪儿去了?病秧子不说,我也不敢随便问,问了他就发疯。”孙老头顿了一下道,“对了,我后来还听说那闺女显过灵,回家去看过爹妈。村里人都说,那闺女当时不是自己要死,是被金大仙给拽走的,死了之后才给金大仙当了媳妇儿。”

    我惊讶道:“那姑娘怎么显的灵?”

    “我也没看见,都是听人说的。”孙老头回忆道,“那闺女七七没过的时候,忽然下了一场大雨。我们这边好些年都没下过那么大的雨了,一场雨下来,庄稼就都完了,山上倒下来的水都能把石头冲得满山乱滚哪。”

    “村里人说,那闺女是踩着水来的,本来水淹不着那家后园子,可是那天的水却偏偏朝他家园子里涌啊!那闺女就像是神仙一样踩着水往园子里走,跪在他家后园外面,一边喊着爹妈一边磕头,还告诉爹妈多保重。”

    “那家老娘们儿受不了这个,挣了命地要出去看看。可她刚从窗户跳出去就崴了脚,等她一瘸一拐地往闺女那边跑的时候,那闺女就没影了。”

    “当时,老娘们疯了一样站在大雨里喊闺女的名字,好多人都听见那闺女在哭,那哭声就连大雨都压不住啊!有人说,他看见那个闺女就在她妈身边站着,她妈一边哭一边喊,就是看不着人在哪儿。”

    我皱起眉头道:“那后来呢?”

    “哪有什么后来啊?”孙老头摇头道,“谁看见那个还敢在边上盯着瞅啊?村里人说,那家的老娘们在雨里喊了一夜,第二天就一病不起,没多久人就没了。”

    “后来,那家当家的也跟着老娘们儿走了;他家儿子回来奔丧的时候,车掀进了沟里,车上二十几号人就死了他一个。”

    “村里人都说,那是金大仙把他老丈人一家人都接走了,带上山享福去了。”

    孙老头说到这时,打了一个寒颤:“别人不知道金大仙是谁,我还能不知道吗?那时候我就觉得病秧子是疯了,他是真把自己当神仙了,想咋样就咋样。那段时间,我都不敢去看他。”

    我正和孙老头说着话的工夫,无意间看见山下涌上来大批警察,他们后面还跟着武警,不少人都拿着枪,还有人牵着狼狗,再往远处,村民打扮的人站成黑压压的一大片,在那边等着领服装。

    警察开始大规模搜山了?怎么来得这么快?

    按我的估计,公安方面调集警力、调动武警、动员民兵、组织村民,最快也得中午才能赶到山脚下。这才多长时间,就组织起来几千号人一块儿搜山?

    我现在已经来不及去想警方的动作为什么会这么迅速了,再待上一会儿,说不定连我们都跑不出去了。

    我赶紧站起身道:“老孙,我昨天让你们办的事儿,弄好了没有?”

    “弄好了弄好了。”孙老头点头道,“我还特意让刀疤他们往下崖子的地方开了几枪,保证能把警察给引到山洞那边去。”

    “那就好。带我去黑风坳子。”我让孙老头领路,从背面悄悄绕下了山头。

    孙老头本来是带着我们一路往深山里进,可我们没走出多远,我就听见身后传来一阵犬吠的声音。我猛然回头之间,竟然看见五六只狼狗一齐越过草丛,往我们这边扑了过来。

    不好,我们被武警给盯上了。

    狼狗的速度肯定要比人快,但也不会超出训犬员的视线范围之内,现在狗都过来了,武警肯定也不会离我们太远。

    我急声道:“快走!”

    “往草稞子里钻。”刀疤一猫腰钻进了草稞子,其他几个人刚要跟着钻草,我伸手就把刀疤给拎了出来:“钻个狗屁,你有狗快吗?快跑!”

    孙老头喊道:“快点跟我走,从那边跳过去,他们就追不上了。”

    孙老头撒腿往前,几条警犬的狂吠声也冲天而起,接二连三地向我们这边猛冲了过来。我眼看着警犬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时,前面也跟着出现了一条横在悬崖上的独木桥。孙老头不住地催促道:“快点,快点,过了桥就没事儿了。”

    我厉声怒吼道:“咱们跑不过狗,谁断后,快点!”

    刀疤回头指了一下身边的中年人:“你去,你家人我养三辈子。”

    那人咬着牙回过身去,对着追上来的警犬就两枪。他这边枪声一响,远处的人声也一下被吸引了过来:“那边有枪响!”

    糟了!

    大批武警出现在了我眼角余光中时,两条警犬也在纷飞而去的子弹当中扑向断后那人,咬住对方胳膊,将他拖倒在了地上。剩下的几条警犬却奔着我和叶寻追了过来。

    我稍一犹豫之后,生生收回了想去拔枪的手掌,抬手握住了刀鞘。我这边还没出刀,孙老头已经喊道:“别动手,快点上桥,上了桥就没事儿了!”

    上桥?我早就看到那条还不到一臂宽的独木桥,就算我们身后没有狗追人,走在上面都得小心翼翼,要是等狗扑上来,用不着张嘴咬人,都能把我们直接扑到桥底下去。孙老头凭什么说上了桥就能没事儿?

    我仅仅回头看了两次,两条警犬就已经追到了距离我不足两米的地方,只要它们随便一个起跳,就足够把我扑倒在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