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面具归属

    我微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那时候,我只是在计划,并没有想到应该从哪里入手,直到我看见了树林里的那些鬼子兵,才开始计划。”

    我指了指那些断去头颅的尸体道:“想要把你的那些手下伪装成鬼魂,未必非得用鬼子的尸体,用些别的可能会更逼真一些。比如说,山精水怪就是不错的选择。”

    伊藤真惊异道:“所以,你猜到了高桥武雄?”

    “对。”我向伊藤真抱了抱拳,“我让你去砍人头,就是为了激怒刀疤,让他出来找我;后来,又让你把手下全都捆起来,就等于把对方能控制的人缩小在了我们几个人之间。但是,我又怕刀疤看出破绽,不敢把你们全都捆起来,只能去赌他会不会直接找上我。还好我赌对了。”

    伊藤真道:“那你又是怎么挣脱了高桥武雄的诅咒?”

    我指向了叶寻:“我一早跟他说过,一旦发现我有问题,立刻扎我一刀,不用扎我要害,只要能让我疼就足够了。从我坐在地上闭目养神开始,我就一直在暗示自己叶寻会在关键的时刻救我。”

    这个道理看似简单,实际上却非常困难。这不仅仅是在考验我的心理素质,也在考验我对叶寻的信任。只有执着地相信叶寻能在关键时刻把我唤醒,才有可能摆脱刀疤的控制。

    伊藤真喃喃自语道:“你的做法,实在太冒险了。”

    我淡淡摇头道:“我的办法虽然冒险,总算是有些效果。而且,我还有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要告诉你们——黄金面具不止一个。”

    伊藤真震惊地抬头道:“你说什么?”

    我拎着黄金面具道:“刀疤的确让我陷入了幻觉当中,而且整个幻境非常真实,但是他制造出来的幻觉却没有办法当面杀人。”

    我把自己经历的一切说了一遍之后:“刀疤也想通过心理暗示的办法杀我,但是,他的手法非常拙劣,甚至一开始就让我看出了破绽。而后,他一直在喋喋不休地给我描述自己被刺死的情景,无非是想加深我的恐惧。但是,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

    “所以我才推测黄金面具至少也有三个。一个用来制造幻觉,一个心理暗示杀人,一个控制对方思维,三者配合才能天衣无缝,单独拿出一个,很容易被对手破解。”

    我把面具送到了伊藤真等人面前:“你们仔细看看这个面具,像什么?”

    我从刀疤脸上摘下来的黄金面具呈现倒三角形,面部狭长、头顶平整,两只眼显得细长,嘴部向外凸起,乍看之间有种将动物与人结合的感觉。

    伊藤真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才说道:“有些像是狐狸,不对,是黄鼠狼。”

    “对。”我点头道,“关于东北大仙的传说当中,以胡黄大仙最会迷人。胡、黄大仙的本体就是狐狸和黄鼠狼。这副面具就是结合黄鼠狼打造而成的,与萨满崇拜生灵的特点极为契合。”

    “对对……”伊藤真频频点头道:“学术界专门研究过黄鼠狼迷人的传说,得到的结论是黄鼠狼臊腺释放的气体可以干扰人体大脑神经,使人产生轻度的幻觉。狐狸也是如此。”

    我又从伊藤真手里把面具拿了过来:“所以,我才说刀疤的面具只能让人暂时陷入幻觉。”

    所有人都在沉默时,陆心遥却开口道:“如果,你的推测正确的话,他们既然能一次一次地让我们陷入幻觉,甚至长时间的沉睡,为什么不直接动手杀人,非要一次次动用幻术?”

    我微微摇头道:“我也没想明白。”

    伊藤真说道:“王欢先生,现在你已经拿到一副黄金面具,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我正沉吟之间,站在伊藤真背后的忍者忽然说道:“让人把面具戴上。”

    忍者用的是标准的汉语,所有人都能听懂:“王欢先生,既然你已经推测出戴上黄金面具可以接受上一个人的记忆,那为什么不让人把面具戴上?这样一来,所有疑惑不都能迎刃而解了吗?”

    “不行!”我断然决绝道,“推测在没有验证之前只能是推测。况且,让人戴上黄金面具,会发生什么事情,谁能吃得准?一旦对方变成了第二个刀疤,我们先前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忍者摇头道:“这一点,王欢先生大可以不必担心。我们有的是可以心甘情愿为家族牺牲的武士,哪怕是面对生死,他们也绝不会退缩。”

    忍者说话之间,随手抛出三枚十字镖割断了队长身上的绳索:“过来,告诉一下王欢先生你们对家族的忠心。”

    三个人一瘸一拐地走到我们面前:“请你相信,我们对家族的忠诚。”

    我眯着眼睛看向那个忍者道:“这位朋友,就算他们对伊藤家忠心耿耿又能代表什么?你能保证,他们不会变成刀疤潜伏在我们中间伺机而动?我可以不想一边提防对手,一边提防同伴。”

    忍者不以为然的说道:“如果王欢先生担心他们带上面具会马上反击,我们大不了严阵以待,一旦他们出现任何问题立刻开枪击毙。”

    “如果王欢先生担心的是,他们会变成高桥武雄潜伏下来对我们不利,那就更好解决了。我可以让他们在说出有用的信息之后切腹自尽。他们做不到这一点就不是伊藤家的武士。”

    忍者转头又向三个队长说道:“你们切腹之后,我会带着你们的骨灰回到本土。你们的名字也将被伊藤家族铭记。”

    “这是我们的荣幸!”三个人同时鞠躬到底时,眼中竟然露出了期待的狂热。

    妈的,小日本儿又疯了。以前,我就听说过被武士道洗过脑的小日本儿个个都是疯子,现在,我算是见识到了。

    我正要开口反驳时,伊藤真却说道:“忍,你过分了。黄金面具是王欢先生的战利品,如何处置也是他权力,你没有资料逼迫王欢先生。”

    忍者摇头道:“少主,我提出让人佩戴黄金面具,是在牺牲家族的武士,换取最大的利益。从这一点上来说,是我们伊藤家族在无私付出。而王欢先生却是在坐享其成……”

    伊藤真不等对方说完就厉声怒吼道:“注意你的言辞。”

    “是!”忍者鞠躬之后继续说道:“属下用词虽然不当,可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不争的事实。我想着一点,王欢先生应该明白。”

    伊藤真是在跟那个忍者演戏,他在训斥对方时,眼中丝毫没有怒意,甚至带着几分肯定的意思。

    我冷声道:“你们有再多的理由,我也不会现在交出面具。”

    忍者沉声道:“我想知道,王欢先生的理由是什么?”

    “你在命令我么?”我目光微寒之间,叶寻忽然从背后的碰了我一下,我才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忍者道:“王欢先生,我需要提醒你,我们现在是在合作。你对我们一切要求,我们都已经做到了,可是我在你身上却看不到合作的诚意。”

    陆心遥犹豫了一下才停止了翻译对我说道:“王欢,日本人在合作上很讲信用,一旦你欺骗了对方,他们就不会再跟你合作。如果,你真有不能交出面具的理由,还请你直接说明,这毕竟关系到合作的基础。”

    陆心遥说话之间,伊藤家武士也陆续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队长冷声道:“少主,恕我直言,王欢从一开始就没有合作的诚意,他只不过是在利用伊藤家的资源而已。中国有句话叫见利忘义,王欢不正是那种人么?少主……”

    伊藤真挥手制止了对方:“王欢先生,我们之间的合作一直都很愉快……”

    我不等伊藤真说完就强行打断了对方:“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废话,我已经跟你们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如果,两位觉得合作是吃亏,那么我们可以马上终止合作,叶寻,我们走。”

    我作势转身之间,枪栓拉动的声音在我身边蓦然而起,三十多只黑洞洞的枪口,同时往我身上指了过来,我淡淡笑道:“终于露出强盗本性了?要我说,你们本来就是一群豺狼,装的再怎么彬彬有礼也是屁股上面擦粉,怎么挡不住那腚*眼子。”

    伊藤真眼圈发红:“你从来没相信过我?”

    我冷笑道:“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就凭你做作到了极点的武士道?事实证明,我的判断半点没错。”

    我扬起了手中的黄金面具:“你大可以下令开枪,试试我能不能在你们杀我之前毁掉黄金面具。”

    伊藤真犹豫之间,忍者厉声叫道:“准备!”

    三十人眼中爆出的杀机同时向我逼近的瞬间,叶寻持刀在手,我却举着的黄金冷笑道:“还不动手,等什么呢?”

    “王欢,你个王八蛋!”陆心遥忽然出手往伊藤真的身上抓了过去,后者在毫无防备之下被陆心遥当场擒拿,他身边的忍者却在瞬间拔出了长刀。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