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刀兵相见

    陆心遥的手掌在一瞬之间压上了伊藤真的咽喉,从她五指弯曲的程度上看,陆心遥绝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只要指尖稍微发力,足能在瞬间捏碎伊藤真的喉咙。

    作为伊藤真护卫的忍者,本应该舍命护主,可是他却在拔刀之后一刀砍向了伊藤真的头顶。对方的刀锋未到身前,长刀带起的气流已经断开了伊藤真的发丝。

    陆心遥眼看对方杀意已决,干脆反手一掌把伊藤真推向了忍者怀中,自己抽身而退。伊藤真本来就站在最为安全的地方,身后没有武士护卫,陆心遥出其不意的反制又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伊藤家武士反应过来,陆心遥已经滚入了林地当中的草丛。

    我和叶寻从陆心遥出手开始就同时扑向了距离我们最近的两个武士,对方本能地想要扣动扳机时,我已经用胳膊架住对方枪管,贴着长枪擦身而过。直到我贴近对方身前,枪声才在我腋下响起,我拔出来的匕首也在这一瞬之间刺进了对方小腹。那人仰身倒地之间,我跟着松开长枪,冲向陆心遥藏身的树林。

    我们那时距离树林只有十多米远,以我和叶寻的速度,只要没有人阻拦,一两秒钟足够我们找到藏身之处了。

    电光火石之间,我和赶上来的叶寻纵身起跳,在地上连滚了几圈翻到了树木背后,后面追击而来的子弹才打在了我们原先停顿的地方。

    陆心遥这时也拎着两把盒子炮从远处露出头来,咬牙切齿道:“王欢,我跟你没完!”

    我对着树林之外甩手两枪,才回应道:“赶紧动手杀人吧,哪来那么多废话。”

    陆心遥忽然起身,双手持枪,脚下平移着飞速向我靠拢之间,手中双枪火蛇喷射,子弹掠空而起,黄澄澄的弹壳接二连三地落在了她脚下时,树林之外的惨叫声接踵而至。陆心遥仅仅平移了五六米远就放倒了四个训练有素的伊藤武士,枪法之强,让人叹为观止。

    我向躲过来的陆心遥挑了挑拇指:“好枪法!”

    “砰”——陆心遥抬手一枪崩飞了我头顶的树皮之后,才冷声道:“少贫嘴,我们的账一会儿再算。”

    我被陆心遥吓出来的冷汗还没褪去,就听见机枪的怒吼声在林外冲天而起,交叉而来的火网瞬间将我们压制得无法抬头,伊藤家武士在机枪的掩护之下向林中冲来。

    对方枪声刚一停歇,十多个手持钢枪的伊藤武士就出现在了我们附近。

    我和叶寻同时挥刀而起,分别扑向了对手。

    我一直听说日军以刺杀术著称,出手之间丝毫没有大意,第一刀就已经拼尽了全力。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对方面对我扬上半空的长刀,竟然没有选择退让,反而横起钢枪往我的刀上反架了过来。

    “开——”我怒吼声中双臂上的力道再次爆发,长刀如电,以力劈云霄之势砍向对方的钢枪。对方的枪身在火光迸射之间断成了两截,我的刀锋也在劈进对方额头两寸之后顺势而下。

    那足以将对手开膛破肚的一刀扫落之间,对方从眉心开始直到下腹鲜血狂喷着仰面倒地。我却在那一瞬之间追着倒下去的尸体上前一步,左脚扎紧地面,右脚回旋倒踢,直奔从我身后杀来的武士踢去。

    我回身的刹那之间,对方刺出的刀锋正好贴着我腰间划过,我脚跟也毫不留情地踢上了对方的太阳重穴。怦然一声闷响之后,我只觉得自己脚跟陷进了对方面孔一寸,那人也在七窍喷血之中侧向飞出。

    我在顷刻之间连杀了两人,却等于把力道用尽,再想反击就得等重新蓄力。可是我的对手绝不会给我缓冲的时间,第三个伊藤武士趁我脚跟尚未站稳的瞬间,已经举枪向我猛刺了过来。

    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刺杀高手,出手的时机恰到好处,长枪刺来的位置也刁钻至极,刀锋之上甚至带着撕裂空气的嘶嘶声响,仅凭这一刀的力道就足以将我瞬间洞穿。

    千钧一发之间,我双手持刀挡在了自己身前,雪亮的刀身紧贴着我的胸口对上了对方的刺刀。双刀蓦然相撞之下,我被对方推出两步之远,那人的第二刀也随之而来。

    我再想出刀时却已经晚了一步,被贴近的对手用枪阻断了回转长刀的空间,只能再次挪动刀身往对方的钢枪反迎而去……

    我们两人的兵器还没再次相撞,对方的脑袋却在一声枪响之后被子弹侧向洞穿。对方双目圆睁着在冲天飞溅的鲜血中蓦然倒地之间,我才看见了在远处开枪的陆心遥。

    我刚打算向对方致谢,陆心遥忽然调转枪口往我脸上指了过来。我正在惊骇之间,陆心遥的子弹已经擦着我的耳垂飞射而去,我身后也随之传来尸体翻到的声响。

    等我回头时,那具被陆心遥一枪打穿眉心的尸体上才渗出了血迹。

    陆心遥厉声怒吼道:“站着干什么?躲起来!”

    我仅仅往树林中扫了一眼,就看到了十多具尸体,其中一半儿以上是被人一刀两段,那肯定是叶寻的杰作。叶寻杀人之后早就躲到了树后,只有我还站在树林当中。

    我正想起身之间,那个忍者才冷声道:“不用躲了,我不会让人开枪的。”

    我斜提长刀看向对方时,那人却轻蔑道:“半个世纪过去了,中国人还是如此无耻。肉搏战开枪的事情,我们大日本的武士绝不会做,只有你们中国人才会如此厚颜无耻。”

    我抱肩冷笑道:“你们十二个打我们三个也叫公平较量?我说伊藤老鬼子,你用不着往自己屁股上抹粉,老子不吃这一套。”

    陆心遥惊声道:“你刚才喊他什么?”

    “伊藤老鬼子。”我冷笑道,“当年潜进平天海的三个败类回来了两个,伊藤老鬼子能不跟他的狐朋狗友碰碰头吗?我说的对吧?伊藤明川。”

    所有人面带震惊地向忍者看过去时,对方缓缓撕开了套在头上的面罩:“王欢,你很聪明。”

    “曾祖父!”伊藤真第一个拜了下去。

    所有伊藤武士全部向对方一躬到底:“拜见家主。”

    伊藤明川面露慈爱地拍了拍伊藤真的头:“真香,这些年你辛苦了。伊藤家的命运从现在开始交给我吧!”

    我转头看向陆心遥时,后者点头道:“伊藤真原名伊藤真香,是伊藤家的嫡长女,为了行动方便才男扮女装。”

    难怪伊藤真就寝时不让手下接近,受伤之后又选择让陆心遥替他包扎伤口,原来她是女人。

    伊藤明川趁着我和陆心遥说话时缓缓开口道:“王欢,你强留黄金面具的目的是什么,不妨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们之间可以通过谈判来解决一些事情。”

    我晃动着黄金面具道:“你手里也有一副黄金面具吧?我想要你手里那副面具。”

    伊藤明川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黄金面具举在了手里。

    我们手中的两副面具做工上极为相似,造型却截然不同。我手中的面具偏向于黄鼬,伊藤明川的面具则呈现出正圆形,面具边缘上带着放射性的尖刺,乍看之下,与太阳神面具有几分相似。

    伊藤明川道:“看清了吧?既然我们都想要对方手里的面具,不如就用武士的方式来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吧!我们伊藤家武士与你们公平一战,三局两胜决定面具归属。”

    我沉默了片刻才点头道:“可以。不过,决斗的时间在明天日出之后,我们需要一定时间恢复体力。至于决斗的地方,就选在山寨前面的广场上吧!”

    伊藤明川点头道:“可以。但是,我要提醒你,这是我最后一次相信你会恪守武士的节操。”

    我冷笑伸手指向了伊藤明川:“我的德行虽然不怎么样,至少比小鬼子强点。明早,我的对手是你。”

    “放肆!”伊藤家武士齐声怒吼,伊藤明川却挥了挥手道:“明天,我亲手砍掉你的脑袋。”

    “彼此彼此。”我挥手道,“咱们回山寨。”

    伊藤明川果然给我让出了一条路来。我有黄金面具在手,自然不用担心对方趁机出手。以我和叶寻的实力,足够在自己临死之前毁去面具,伊藤明川不会冒这个险。

    陆心遥跟着我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才说道:“你会说日语?”

    我回答道:“我上学的时候学的是小语种,我能听明白他们说什么,但是让我跟他们对话就不行了。还没请教你是哪路神仙?”

    陆心遥眯着眼睛道:“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敢肯定我会出手帮你们?还有,你是怎么看出我不是普通翻译?”

    我微笑道:“这个很简单,哪个普通翻译能在枪林弹雨当中镇定自若?你连装装样子尖叫两声的兴趣都没有,还不算露出马脚吗?对了……”

    我话锋一转道:“你下回从尸体上摸枪的时候动作应该再利索点,手慢了容易被人看见,比如说我;摸到枪之后,也得小心点藏着,塞在屁股后面,撑得屁股都方了,谁还看不出来?”

    陆心遥咬牙切齿道:“王欢,你个混蛋!”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