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交锋

    平心而论,陆心遥从李勇尸体上摸枪以及藏枪的过程十分隐秘,要不是我恰好看见,绝不会怀疑她的身份,我这么说只不过是在故意气她。

    陆心遥冷着脸道:“你连我的身份都没弄清楚就拆穿我,你不怕我跟伊藤明川是一伙儿的吗?”

    我笑着回应道:“如果你是伊藤明川的同伙,刀疤不会用你的形象骗我。同伙之间应该互相隐瞒,而不是暴露身份。我想,那时候叶寻眼里应该也出现了同样的幻觉。”

    叶寻淡淡地说道:“没错。”

    我看向陆心遥:“刀疤也在怀疑你的身份,他只不过是在故意提醒伊藤明川而已。对了,你还没说自己的身份。”

    陆心遥道:“我隶属于国家安全部门。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么多。”

    我微微愣神的工夫,陆心遥白了我一眼:“你当安全部门的人都是吃干饭的?伊藤家族这么多人忽然进入东北,我们会毫无察觉吗?我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弄清伊藤家的目的。如果他们仅仅是过来旅游或者投资,我的角色永远都是翻译;如果他们做出危害国家安全的事情,我们自然会采取手段。”

    我不动声色地瞄了叶寻一眼才说道:“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

    “在平天海没法跟外界联系,我们现在只能靠自己。”陆心遥说话时我一直没有吭声,她却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摆脱我?”

    “嘿嘿……”我只能用干笑去掩饰自己的尴尬。我刚才确实是在想怎么摆脱陆心遥,毕竟,我还有一屁股的屎没擦干净。

    陆心遥及时岔开了话题:“你跟伊藤明川的决斗有把握吗?”

    “谁说我要跟他决斗?”我微笑道,“我是准备趁机脱身。跟他们决斗去争夺黄金面具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赶紧从这里出去才是正经事儿。”

    “你……好吧!”陆心遥愣了一下才说道,“我们在这里连续搜寻了好多天都没找到出口,你想从哪儿出去?”

    “跟我来。”我和陆心遥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伊藤明川的视线之外。我向背后瞄了一眼,立刻加快脚步穿过聚义厅冲向了山寨背后的山崖。

    这时,天色已经临近深夜,平天海没有被工业污染过的天空显得异常明朗,半边弦月犹如弯刀压在石崖的尖峰之上,冰冷的月光顺着山石倾泻而下,给半截石壁涂上了一层诡异的冷辉,乍看之下,好似万年玄冰雕成的玉璧树立在天地之间。

    我飞快地走到石崖边缘:“找找看这里有没有暗道之类的东西。”

    “你说这里有机关?”陆心遥诧异道,“可是这里……”

    “现在没时间解释,快点找。”我沿着石崖的缝隙来回摸索了半天,却没发现半点异常。

    叶寻也微微摇头道:“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看错了?”

    “应该不会。”我指着找到过六子衣服的石缝道,“你看这个位置。当初,我在这里找到六子残留的衣服。那时,我们还在猜测六子是不是钻进了石头缝里。”

    “而且,你看……”我伸手指向石崖顶端,“白天的时候,太阳正立在石崖正上方;到了晚上,月亮也在同样的位置……”

    “不对!”叶寻急声道,“你弄错了。太阳、月亮都会移动,不可能永无止境地固定在一个地方。那天我们看见太阳的时候是在中午,现在是什么时间?”

    我猛然醒悟道:“往边上找。”

    我和叶寻分别散开之后,很快就在附近山壁上找到了几个人脸形状的石槽。陆心遥用手抚摸着凹槽道:“这是安放黄金面具的地方?”

    “应该是。”我皱眉道,“如果我没弄错,黄金面具就是打开秘境的钥匙。”

    陆心遥反问道:“既然伊藤明川手里有钥匙,他为什么不进去,反而要在山寨的外围打转儿?”

    “不知道。”我沉声道,“我试试,你们两个往后退。”

    叶寻和陆心遥小心翼翼地退到一边儿时,我抓起面具往凹槽中压了过去。

    黄金面具刚刚嵌入石槽,照在石崖的月光忽然沉落数米,与面具上流动的金辉连成了一线。面具上的光芒像是被融化的金水顺着石纹向四面八法涌动而去,仅仅片刻之后,半边山壁上就掀起了一层蛛网似的黄金色纹路,贴在石崖中间的黄金面具却毫无征兆地从眉心开始裂成了两半,蓦然摔落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儿?”我惊呼未落,炸开的面具却像是一声信号,金芒所覆盖的石粉在面具落地之后纷纷炸裂,巴掌大的石块一层层从山壁上崩飞之间,一只漆黑的隧道也赫然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只有毁掉一副黄金面具,才能打开通往平天海深处的入口?难怪所有持有黄金面具的人都在山寨附近徘徊不定;难怪伊藤明川明知道决斗有诈,也会放心让我离去;难怪六子要在石壁的缝隙里塞上自己的衣服……原来他们都是在等着有人开启通道。

    我打着手电往山洞里照了一下,迟疑了几秒钟才说道:“先进去再说。叶寻,你先进去探路,我和陆心遥断后。”

    我不知道隧道究竟有多长,从我手电照过去的距离上看,隧道前段一直都是一条直线,宽窄也只能容许一人通过。如果让伊藤明川守住了隧道入口,他们不需要使用什么先进武器,只要几支三八大盖同时开枪,就足够把我们几个全部洞穿。

    我们全部进入隧道等于自寻死路。

    我把陆心遥留下,让叶寻过去探路,不是因为她是女生,而是因为陆心遥是我们当中枪法最好的人,只有我们两个配合,才有可能跟伊藤明川继续周旋。

    我抽出盒子炮检查子弹的当口,山寨的方向也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响,我心中顿时一凛然——听脚步声,赶过来的人数远远超出了二十之数,至少也有五十人往上。

    我几步抢到山洞不远处的石碓背后才急声问道:“陆心遥,伊藤家到底来了多少武士?”

    陆心遥也懵了:“我们最初的情报只有三十人。难道,他们又有人悄悄入境了?”

    陆心遥的推测未必不对,可那时能给我们答案的只有蜂拥而至的对手。

    这座山寨的结构外宽内窄,从寨门到山寨背后的山崖就像是一个倒放着的葫芦。从外面攻杀过来伊藤家武士有足够的空间闪躲腾挪,而我和陆心遥却只能被压制在隧道入口附近。地理上,我已经失去了优势,如果对方的人数再超过五十,我和陆心遥能拖住他们多久?

    仅仅片刻之间,黑压压的人影就从四面八方集中了过来,一支支挑着刺刀的枪口杀气腾腾地指向洞口之间,我和陆心遥同时从石块背后站起身来,向伊藤武士连连开火。带着热气的弹壳从我眼前崩飞的瞬间,三八式步枪喷射的火蛇呼啸而至。子弹擦在我身边嗖嗖飞过之间,陆心遥侧向一脚踹在了我的腿上,我不受控制地跪在地面上时,几颗子弹从我头上飞掠而过。

    我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陆心遥手中双枪爆出的火蛇却在那一瞬之间排空而去,交叉飞舞的火线如雨倾落之下,陆心遥反身向石堆背后倒跃了过去。她的身躯刚一着地就厉声喊道:“你傻呀!站在那儿给人当靶子吗?”

    我虽然打过固定靶,却从没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枪战。刚才我锁定了目标之后,目光就随着对方移动,差点忘了的自己身边危机四伏。要不是陆心遥给了我一脚,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于非命了。

    我对着陆心遥一挑拇指,后者却开口道:“他们人数太多,咱们打不赢。我拖住他们,你先走。”

    陆心遥话一说完,再次挺身而起,脚下碎步连连挪动之间,双手持枪不断点射,对面惨叫此起彼伏,陆心遥附近也是土石纷飞。漫天呼啸的子弹紧贴着陆心遥身边狂舞,她却像是在枪林弹雨中信步闲庭,面无惧色。

    可我知道,陆心遥看似轻松,实际身边危机四伏,稍有不慎就会中弹倒地。我正要举枪去帮陆心遥分担火力的瞬间,*划破长空的声响陡然隔空而来,炮弹落去的方向刚好就在陆心遥的身边的。

    “小心——”我怒吼之间纵身而起,如同猛虎越涧,在几米开外扑向了陆心遥。我在凌空飞纵那一瞬之间清清楚楚地感到几颗子弹从我身边飞掠而过。子弹的呼啸还没在我耳边散去,我已经将陆心遥扑倒在地,紧紧将她压在了身下。

    我按住陆心遥的刹那之间,耳边响起了“咚”的一声爆响,一个掉在地上的*在我眼角的余光当中直奔我身边滚动了过来。

    再下一刻,我和陆心遥就得被炮弹掀上半空,炸得粉身碎骨。

    千钧一发之间,我脑海中只闪过了一个念头:能跑一个算一个。

    我双手抓住陆心遥的衣服,狠命将她抛向远处,自己翻身压住了炮弹。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