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碑林之秘

    山洞当中石碑林立、阴森至极,外面的追兵还在步步逼近,无数个念头却在我的脑袋里疯狂转动。

    病秧子说过,孙老头的记忆曾经被替换过。他在进入平天海之后,是立刻恢复了记忆,还是看见伊藤明川的照片之后才忽然引发了原来的记忆?

    应该是第二种情况。如果孙老头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是谁,那么,他的演技应该足够称为影帝了。

    孙老头曾经说,催命石碑会在平天海频繁出现。他显然是看过对方杀人的手法,那时候的景象对他而言,是一段怎么也抹不掉的记忆。所以,对方只好根据孙老头原有的记忆保留下来了催命石碑。

    现在看来,催命石碑确实存在,却找不到操纵石碑的人。或许,那人就在石碑的背后。

    我正在思忖之间,忽然听见有人贴近了石门之外,我立刻关上手电,屏住呼吸靠在了门口。

    短短几秒之后,石门背后慢慢探出了一把刺刀,对方显然是在试探着向石门背后摸索。

    我反手握住对方的枪管,右手拔下枪管上的刺刀,暴起一刀刺向对方咽喉。直到刀锋从对方脖子上透体而出,站在他身后的人才算反应过来,我却在这时双手齐推,将尸体震出了门外,自己反身冲进了碑林。

    直到我跃进了石碑背后,杂乱的枪声才在我身后响了起来。

    我借着子弹在石碑上迸起的火星,来回穿梭了几次才躲进了石碑背后。山洞中情况不明,我也不敢跑得太远,躲在十多米开外就已经到了第一次试探的极限了。

    一道道手电的光束纷纷从洞外照射而来,伊藤家武术也兵分几路地涌进山洞,往我的方向包抄了过来。从他们移动的位置上看,对方几乎没走任何弯路就直奔我藏身的石碑而来。

    我的位置暴露了?

    我悄悄拔出刺刀,正准备选择方向突围时,忽然听见身边有人低声道:“别动。”

    我顿时被那个声音给吓了一个激灵。我蹲下的时候,石碑后面本来空无一物,伊藤家的人全都在外面,是谁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我身边?

    我骇然转头之间,正看见孙老头背靠着石碑坐在地上,缓缓转动着脑袋向我看了过来,一双死鱼似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的瞳孔不放:“相信我,他们看不见你。”

    我想不相信孙老头也已经来不及了,快速包抄过来的伊藤武士已经把我所在的石碑团团包围,带着刺刀的枪口从四面八方往我身上指了过来,从石碑上探下来的两把刺刀差点就顶上了我的额头。

    我差点持刀暴起之间,有个鬼子忽然开口说道:“主公,石碑后面没人。”

    我用眼角扫向面露微笑的孙老头时,后者却伸出手来摸向了我的腰间:“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你身上有面具,别人看不见你,伊藤能看见,等我帮你藏起来就好了。”

    伊藤老鬼子下来了?

    对了,刚才那个鬼子在喊“主公”,对方只能是伊藤老鬼子。

    他不是被两只怪物给困在地上了吗?难不成,那两只怪物让他给杀了?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之间,孙老头干巴巴的双手同时往我腰间摸了过来,他的手掌刚按在我的衣服上,一股凉冰冰的寒气就透过衣服贴在了我的身上。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的当口,孙老头却嘿嘿笑道:“别害怕,也别拿刀对着我,小心被伊藤看见。”

    我确实动了拔刀的念头,可我的手还没抬起来,就被孙老头看破了心思。难不成,有黄金面具的人全都能强行看穿别人的想法?那我所有的打算不都等于是白白谋划了吗?

    我正觉得身上发冷时,伊藤明川大步走了过来:“怎么会没有人?混蛋……”

    老鬼子骂街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他看见我了,还是觉得自己上了当?

    短短片刻之间,我几次想要拔刀突袭伊藤明川,又几次强行忍住了冲动。

    孙老头低声道:“小心点,别让他摸着你。”

    我仅仅一愣之间,伊藤明川就伸手往我头上摸了下来,我赶紧顺着对方手掌摸来的方向仰身往后面倒了过去。伊藤的手掌寸寸逼近,我也跟着缓缓仰倒了身形。

    孙老头却在这时阴森说道:“小心点,你背后有刺刀,再倒,脑袋就要碰刀上了。”

    我飞快地回头看了一眼,如果有一把刺刀挑在我的身后,我再往后仰肯定要撞在刀上。挺着三八大盖的伊藤武士看不见我的身形,难道还感觉不到枪身上传来的重量吗?

    我仅仅停歇了一下,伊藤老鬼子的手指就差点碰到了我的鼻尖,我赶紧往边上挪了一下身子,没想到后脑勺竟然撞上了身后的刺刀。我明显感到刀锋被撞得猛然向下一沉,我身上的冷汗也跟着透过了衣背。

    让我没有想到是,我身后的那个武士像是毫无察觉一样站在原地一动没动,伊藤明川的手掌也恰好就在这时停在了距离我面前不远的地方来回抓了两下又撤了回去。

    我暗暗松了口气之后,骇然看向了身边的孙老头。他竟然真能让人感觉不到我们两个的存在?

    伊藤明川却在这时从身上拿出半张黄金面具。他手中形同半月似的面具只有左边的半张面孔,从面具额头的位置上开始上、中、下各连着一道金丝锁链,看上去就像是专门为了用来固定这种缺口面具才设计出来的东西。

    伊藤明川把面具擎在手里,用手指轻轻在面具上弹了一下,黄金面具立刻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震鸣。

    那一瞬之间,我的眼前好像是划过了一道金光,整个世界都被染上了一层黄金的颜色。

    那一瞬间,我好像听见成百上千的石碑微微震鸣,就像是在回应着面具的呼唤。

    那一瞬间,我好像是感到自己身上的黄金面具在猛烈地跳动,像是要挣脱束缚,奔向伙伴。

    那一瞬间,无论是我的视觉、听觉还是触觉,都在响应着黄金面具的召唤,如果不是孙老头按住了我的肩膀,我甚至有可能站起身来走向伊藤明川。

    好在黄金面具的震颤仅仅持续了片刻便渐渐归于平静,我才没暴露在伊藤明川的眼前。

    如果,他再来一次的话……

    我眼看伊藤明川蜷起右手食指再次对准了黄金面具时,垂在身边的右手不由得狠狠握紧了刺刀,全身肌肉瞬间绷紧,两眼紧紧地盯住了对方要害。

    我不敢保住自己还能撑过一次黄金面具的共鸣,如果伊藤明川再次动手,我就算拼上暴露身形,也得放手一搏,在最短的时间内拿下对方。

    伊藤明川的手指渐渐接近面具边缘时却又收了回去:“分散开,两人一组继续搜索王欢,一定要给我找到他。”

    “是!”伊藤武士一齐点头之间,纷纷走向碑林深处。

    我蹲在原地等着他们走出十多米之后才沉声问道:“姓孙的,你想干什么?”

    孙老头站起身道:“黄金面具在一定范围内能产生感应,他能找到你,你也能找到他。”

    我冷声道:“我不是问你谁能找到谁,我是问你黄金面具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孙老头道:“有些事情,我已经想起来了,但是我不能说,说出来我马上会死。当年的恩怨还没了结之前,我决不能死。”

    “我能告诉你的是,我和高桥进入平天海的时候其实都已经死了。你看到我七窍流血死于非命,并不是我们耍的把戏,而是我们的记忆被解封时,藏在我们体内的诅咒爆发了,才让我们当场身死。”

    孙老头忽然撕开了自己的衣服:“你看……”

    我抬头之间不由得打了寒颤。孙老头身上的皮肤显得极有光泽、富有弹性,身上的肌肉线条分明,乍看之下就像是有人把一个老头的脑袋砍下来之后生生接在了一副年轻人的躯体上。

    孙老头又指了指纹在自己胸口上的血红色樱花道:“这幅身体本来不是我的,而是伊藤那家伙的手下的。我和高桥死了之后,有人把属于我们的面具戴在了他的脸上,我的记忆就跑到了他的脑袋里,我等于又活了一次。”

    “我告诉你‘你说不定还能见到我’,就是这个意思。我又活过来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过来找催命碑,我知道这里一定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解开平天海秘藏的关键。”

    孙老头微微笑道:“伊藤的人多,不如就让他先去闯一闯,我们留下来静观其变就好。”

    我冷眼看向孙老头:“你为什么要救我?等我死了之后,你自己拿走黄金面具,不是更好?”

    孙老头晃了晃手里的那只黄金面具道:“我的面具是隐藏,但也仅仅是能藏起来而已,伊藤本身就是忍者,我想瞒过他的眼睛不难,但是想要杀他却难如登天。所以,我只能等机会。你死了,我的机会就更小了。”

    我看向孙老头道:“不是还有一个人吗?你怎么不跟他合作?”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