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 入阵

    陆心遥见我盯着石碑沉默不语,忍不住问道:“王欢,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怎么破局。”我从进入平天海开始,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就是因为不了解黄金面具,也不知道平天海的秘密究竟是在哪儿。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有了眉目,我不能再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平天海里乱转,必须想办法破局。

    陆心遥低声道:“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我转头对伊藤真香说道:“让你的人把石碑全都搬到外面去。”

    伊藤真香道:“这么多石碑?”

    我冷声道:“石碑能送进来就能弄出去,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被诅咒的是你们伊藤家族,又不是我,你不急,我急什么?”

    我扔下一句话转身就往外走,结果刚到门口就迎上了伊藤武士举起来的钢枪。我冷声道:“伊藤真香,该你说话了。”

    从我身后赶上来的伊藤真香走上前去:“王欢先生是我们伊藤家族的贵宾,也是重要的合作者,你们要像尊重我一样尊重王欢先生,知道吗?”

    “是!”伊藤武士躬身鞠躬之间,我推开挡在身前的人,大步走出了洞穴。

    不久之后,伊藤家武士就陆续从山洞里走了出来,开始砍伐天坑附近的小树。我不得不承认,伊藤小鬼子们办事儿确实有些效率,没过多久就用砍掉的小树在山洞铺出了一条滑道,又在洞口的位置上架起了起重的吊杆,把山洞里的石碑一块块运了出来,用潭水冲洗干净,摞在洞口边缘。

    我坐在山坡上喊道:“把石碑围成一圈。”

    伊藤真香快步走了上来:“请问,怎么排列石碑?”

    “有纸笔吗?”我从伊藤真香那里拿过纸笔,画了一个像是八卦形状的图纸:“你看好,我在圆圈附近标出来黑色粗线就是一块石碑的位置,我标记几条黑线,你就排列几个石碑。每一圈的数量都必须严格按照我标注的来,千万不要弄错了。”

    我继续说道:“看到这个没有,这是华夏的八卦图,按照我画的方位排列好,不要随便窜动。我就在山坡上看着,我说挪动方位,你们就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陆心遥诧异道:“你是道门弟子?”

    我笑道:“我是不是道门弟子,你问问孙老头就知道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孙老头点头道:“我亲眼见过叶寻施展*。”

    *虽然不是什么高深的道术,但是非道家弟子不可施展。尤其是不借助符箓等物空手施展*的人,必定道行高深,不能等闲视之。

    不知道孙老头是有心还是无意,只说了叶寻施展过*,并没说他怎么施展,也没说我会不会道术,自然陆心遥和伊藤真香就误会了他的意思。

    陆心遥和伊藤真香面带震惊地看了我好一会儿之后,伊藤真香才局促不安地拿着图纸道:“恕我冒昧,你的八卦方位好像是排列错了。”

    “这不是八卦图,是阵法。你不用多问,按照我说的话去做就行了。”我把图纸扔给对方就不再说话,伊藤真香无奈之下只能拿着图纸退了下去。

    陆心遥低声道:“你还会阵法?”

    “当然会。我还能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吗?”我微笑道,“相信我。乾坤阵图传自诸葛武侯,其中神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事情,等我有空慢慢讲给你听。”

    陆心遥好奇道:“你的阵法有什么作用?”

    “隔墙有耳,不要多说。”我轻轻摆了摆手,“我要以神入阵,你先不要打扰我。”

    “哦哦……”陆心遥懵懵懂懂地退到了一边儿,我也闭上了眼睛。

    伊藤小鬼子们很快就摆出了太极图中心的圆形。我冷声道:“第二圈顺时针方向第三块石碑,再往边上挪一尺。”

    下面喊道:“我们经过测量,不会有错。”

    我连眼睛都没睁开:“你们可以让伊藤真香自己上来看看你是不是偏了。”

    伊藤真香快步走到我的位置上,停顿了几秒钟之后才怒吼道:“笨蛋,都是笨蛋吗?按照王欢先生的话去做!”

    陆心遥惊讶道:“你没睁眼睛,是怎么看到石碑摆错了位置?”

    我沉声道:“我说了,我是在以神入阵。从他们摆好第一个圆圈开始,我的神识就跟阵法连成一体了,我不用睁眼睛也能看到。先不说这些,我要全力布阵,一会儿再说别的。”

    如果我爸在我边上,能直接破口大骂:你有个狗屁的神识。一着急就能昏过去的人,还能神识外放,简直就是扯淡。还有阵法,你从小到大连八卦方位怎么排都不知道,好几次弄错位置,还跟顾客嘴硬说你那叫颠倒乾坤、雷火齐飞……我听着都嫌丢人。

    我的确是在扯淡。不过,每一个人对扯淡的定义都不一样。在我看来,你一开口别人就知道你是在胡扯,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你也是骗子;但是,你能让对方深信不疑、佩服到五体投地的程度时,那就不叫扯淡,而叫指点迷津,你本人也就成了世外高人或者行内老手。

    我没有神识外放的本事,但是我的耳功已经练到了一定的程度,只要记住第一圈石碑的位置,就能把第二圈石碑给听个分明。如果小鬼子多出来一部分人一齐摆放两圈以上的石碑,我的把戏就不灵了。好在日本人大多死心眼,你告诉他们往东拐个弯走,他们肯定不会因为方便就直接走过去;再加上他们人少,不能一齐施工,我才能唬住伊藤真香。

    我连续指点了小鬼子几次,他们才算摆好了石碑。这时已经到了深夜,小鬼子为了照明,在天坑里陆陆续续隆起了几个火堆。天坑在火光的照耀之下变得半明半暗,各种光怪陆离的光影在天坑四周飘忽不定,乍看之间就像是无数鬼怪围绕着天坑张牙舞爪、纵情肆虐,目光所到之处让人不寒而栗。

    伊藤武士个个紧握着钢枪严阵以待,伊藤真香也紧握着长刀道:“王欢先生,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我站起身来:“心遥,你留下,自己注意安全,万一……我是说万一出现什么应付不了的事情,你尽可能逃走,别管什么交易,也别管我,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伊藤真香,你跟我进入大阵,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乱动。还有,通知你的手下,万一有人出现异常,攻击大阵,尽可能出手斩杀,最好不要让他们冲进阵里。”

    “是!”伊藤真香亦步亦趋地跟着我走进了大阵,学着我的样子坐在了阴阳鱼的一个点上,“王欢先生,我还需要做什么?”

    我沉声说道:“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天亮就行。天亮之后,才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伊藤真香沉默了片刻才说道:“王欢,我能问一下,你想做什么吗?”

    “用道术镇压萨满巫魂。”我说话之间,眼中露出了淡淡的杀机,“事实上,辽国人早就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叶寻留下的线索没有错,平天海确实是一个风水绝佳的所在。这里藏着一条龙脉。辽国太后述律平当初把耶律德光埋在此处,必定有借助风水镇压国运的意思。”

    伊藤真香听我说到这里,忍不住问道:“辽国不是信仰萨满吗,怎么会牵扯到风水?”

    我淡淡说道:“如果你读过华夏的历史,就应该知道,契丹的兴起其实是在唐代。盛世大唐,万邦来朝,就连你们日本也不远万里派来遣唐使学*唐的文化。当时还偏安一隅的契丹自然也在其中。唐代刚好是道家蓬勃发展的时期,道门弟子远赴草原的事情并不少见。”

    我声音一顿道:“另外,作为一家之主,你应该明白不能把所有赌注都压在一起的道理吧?述律平也是这样。萨满秘术能复活耶律德光自然再好不过,一旦不行,她还可以选择将耶律德光葬进龙脉,镇压辽国几百年气运。”

    伊藤真香小声道:“你这么说确实有道理。可是,述律平最后为什么又选择囚禁萨满?”

    “因为多疑。”我淡淡笑道,“越是上位者,越有高处不胜寒的感叹。女人的疑心病相比男人还要更重几分。把你换成是述律平,你是相信自己将萨满放出平天海之后,他们会对你感恩戴德、誓死效忠;还是相信他们会伺机报复,覆灭大辽?”

    伊藤真香迟疑道:“相信……相信他们会报复吧……”

    “那不就完了吗?”我冷笑道,“人命在古代帝王的眼中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只要能维护自己的统治,他们不在乎死多少人,不然也不会把诛灭九族、凌迟、车裂这些酷刑堂而皇之地写进律法。”

    伊藤真香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可是,王欢先生,你还是没有说明在这里布下阵法有什么用意。”

    我知道,我接下来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关系到自己和叶寻的生死。真正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