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章 横刀屠龙

    仅仅一息之后,对方的人影忽然间乱箭齐发,铺天盖地的箭矢掀起一层接连天地、耀目生辉的白光之后,我头顶的天空瞬间被箭光覆盖。不计其数的箭矢向我眼前推进而来的瞬间,刺眼的白光反倒逐渐消退,剩下的就只有气流迫近的锐利啸声和铺天盖地的黑影。

    “快闪开!”伊藤真香的尖叫在我身后蓦然而起时,最快的两支利箭已经逼近到了我的眼前。锋利的箭尖直奔我的眼仁儿暴击而来,我却不避不闪,双目圆睁着向箭锋怒视而去。

    就在箭尖接近我瞳孔的一刹那间,长箭像是一道被外力震碎了的幻影,在我眼前蓦然崩散,铺天盖地的箭矢也化成了漫天的光点,犹如秋夜中的萤火在我头顶慢慢飘散。

    “这……这……”手持长刀的伊藤真香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我却轻轻摆手道:“全都是幻象而已,用不着害怕。坐下吧!”

    “好……好……”伊藤真香到了这时才算稍稍反应过来。可是,没等她坐下来,山坡上就响起了一阵阵枪声,我们附近的几块石碑同时被子弹击中,炸碎的石块形同雨点崩飞而起。

    伊藤真香怒吼道:“你们干什么?”

    我摇头道:“用不着担心,你的手下只不过是出现了点幻觉,他们在对幻影射击。放心,他们不会对我们开枪,幻影没法越过阵法中心。”

    “可是……”伊藤真香的话没说完,十多只三八大盖并排怒吼的声音就破空而来,子弹在石碑上迸起的火花此起彼伏,却没有一颗子弹越过最里面的一层石碑。

    举着长刀的伊藤真香不安道:“王欢先生,这样下去真的没事儿吗?”

    “放心!”我话音刚落,一颗子弹就在距离我不足半尺的位置怦然落地,被子弹溅飞的泥土纷纷落向我盘起的双腿,我却像是毫无知觉一样坐在原地纹丝不动。

    “王欢,子弹过界了!”伊藤真香再也控制不住地尖叫道,“我们快点撤出去,要是晚了……”

    伊藤真香伸手想要拽我的当口,密集如雨的子弹接二连三地落在我们附近,被子弹崩飞的尘土冲天而起,*和泥土混合的气味随风弥漫,大阵中心几乎难以见人。刚才还打算拽着我逃离大阵的伊藤真香已经趴在了地上:“全都住手!你们在往哪儿开枪?王欢……”

    “放心,这里不会出事儿。”我虽然仍旧笃定地坐在原地,实际上手心里已经冒出了冷汗。

    道法是假的、大阵是假的,我说的话也是假的,但是站在外面的孙老头却是真的。

    我故布疑阵,除了想要引出第五个戴着黄金面具的人,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我虽然事先没跟孙老头沟通,但是他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他刚才故意配合我,就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我会不会道法,只有他最清楚;我能不能把对手引出来,他才是关键。

    我之所以坐在原地不动,就是为了让孙老头出手切断黄金面具引发的异象。只要他愿意配合我,假的阵法就会变成真的。

    本来,我觉得自己有五六成的机会能赌到孙老头出手,可现在我却越来越没有把握。

    我跟孙老头之间虽然隔着很远的一段距离,但是我相信他在黄金面具的加持之下,能够听见我在说些什么,我故意说子弹进不了内圈,实际上是在跟他通气儿。

    现在,子弹已经快要打到我身上了,却还不见孙老头有所动作……难道,我一开始的判断就错了?

    我要不要起来躲避子弹?

    如果我现在起身,我所做的一切都会前功尽弃,我也可能再找不到机会翻盘。如果一直都不起身,下一发子弹可能就会打在我的身上。

    我明显感觉到自己手心里的汗水出得越来越多,额头上的冷汗也控制不住地冒了出来。

    伊藤真香忽然从身后抱住我,喊道:“快点走啊!他们失去控制了,有人在向你瞄准!”

    “放开!”我双臂一齐震动之下,硬生生地推开了伊藤真香,伊藤武士枪口也在同一时刻向我身上指了过来。

    真正赌命的时候到了,他们扣下扳机瞬间,就是决定胜负的一刻。

    一刻之间,生死立判。

    一刻之间,也能让局势反转。

    我匆匆向对方上扳机的手指扫过一眼之后,就闭上了眼睛,看似气定神闲地坐在了原地,等待着下一刻命运的到来。

    我不是不怕死,但是如果不拿命去赌那一刹那的输赢,我可能必败无疑。

    是胜是负,是生是死,都来吧!

    “砰”——整齐如一的枪声在我耳边响起的瞬间,我反倒放松了下来。胜负也好,生死也罢,不都是由这一枪来决定吗?既然我改变不了子弹的方向,又有什么可紧张的呢?

    步枪带起的余音未落,我身上的剧痛未起,我身边也不见子弹落地的声响。他们那一枪究竟打到了什么地方?

    我猛然睁眼之间,忽然看见空中飞来了一道巨大的蝠影。伊藤武士的枪口全都转向了空中,正对空中袭来的蝠龙疯狂点射。对方却在漫天火光当中俯冲而下,伸展双翼扑向了人群,瞬间削断三颗头颅,又带着满身鲜血向石碑中间猛冲了过来。

    它的目标是我?

    这一次,我再也装不下去了,不等蝠龙靠近就转身往背后那排石碑当中飞奔而去。我脚下在不断加速,身后的风声却呼啸而来、寸寸逼近。

    刺耳狂啸的腥风贴近我脑后的瞬间,我随之纵身而起,扑向碑林的空隙当中,贴在地上滑行几米,钻进了两座石碑中间,才双手抱头紧紧贴在了地上。

    蝠龙双翼扫断石碑的声音,在我背后蓦然而起,断开的石碑瞬间在我头顶飞掠而过,轰然撞向了远处的碑林。青石折断的声音滚滚而来时,蝠龙带起的狂风也在我头顶席卷而去。等我再次抬头之间,蝠龙已经震动着双翼破空而去。

    我仅仅向远去的蝠龙看了一眼,就立刻起身冲向了萨满墓葬的洞口。

    此时,山坡上的枪声已经乱成了一团,所有伊藤武士都在望空开火,赤红色的光束紧随着蝠龙纵横交错、漫天狂掠,却仍然难伤对方分毫。与其说是在截击蝠龙,倒不如说是故意给它添上了几分狰狞。

    纵声狂啸的蝠龙以霸主之姿肆虐长空之间,伊藤真香也在疯狂怒吼:“把它打下来,快点……”

    我仅仅看了举刀怒吼的伊藤真香一眼,就看见远处的石碑像是被大鱼破开的波涛向两边纷飞而起。全身上下披挂着鲜血的虬龙轰然撞断了两座挡在身前的墓碑,闯进了大阵的中枢,直奔我的方向疯狂冲进。

    我的速度没法跟奔跑如飞的虬龙相比,仅仅几步之间就被对方逼近身前,我只能站下身来拔刀迎敌。当我将刀锋对准虬龙的一刻,伊藤真香却忽然斜下举刀向虬龙身上狂斩而去。伊藤真香全力而发一刀带着耀目寒光怒斩虬龙背脊,可她手中的百炼长刀却在龙背上一折两段。半截刀身迸入半空的瞬间,虬龙狂怒暴起,龙尾也向伊藤真香狂扫而至,伊藤真香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龙尾抽上半空,口吐鲜血摔倒在地。

    虬龙在怒吼声中调过头来,眼带杀机地与我对峙在了一处,我清清楚楚地看见它那双发黄的龙眼中竖起一道细长的瞳孔,嗜血杀意也从它眼中翻滚而出。

    我举刀瞄向虬龙前额,双手肌肉随之绷紧,我的长刀之上虽然不见真气迸射,却散发出了滔天杀意。冷光幽幽、杀气凛然的长刀恍如带着开天辟地之势指向了昂首而立的虬龙。

    虬龙像是被凛冽杀意所慑,微微低下龙头之间,两只龙爪随之按向地面,脊背在蓄力之间微微拱起,刚刚还在来回扫动的龙尾此刻已经停了下来,微微翘上空中——虬龙也在准备暴起一击。

    仅仅一息之后,我与虬龙同时暴起身形向对方冲刺,我们之间虽然只有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各自脚下却都带起了冲天烟尘。大阵中心瞬间灰土弥漫、尘嚣四起,虬龙的利爪和我手中的长刀刹那之间相撞一处。

    一声金铁交鸣似的巨响当中,虬龙爪趾被我削飞了两根,我也在对方的冲击之下连退三步。我的双脚刚刚扎稳,虬龙的利齿已经迎面而来。

    我在步步倒退之下,转动长刀向对方口中刺去,虬龙虽然庞大,但是伏在地上的高度却不及我腰间,我斜下刺出的一刀没等推进龙口,刀尖就刺上了虬龙的牙堂。冰冷的刀锋顺着向里划进之间,虬龙本已经张开到了极致的巨口怦然闭合,我只觉得手中一沉,长刀立刻被带偏了方向。

    千钧一发之间,我撒手弃刀,身形倒退一步,拼尽全力向刀柄上踢了过去。原本露出来半截的长刀在我一脚之下全部没入了虬龙口中,淋漓鲜血顿时从龙口四周迸射而出,我却趁机抽身而退,往洞口的方向飞奔而去。

    虬龙濒临死亡的嘶吼也在我身后冲天而起。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