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神话禁区

    我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空荡荡的病房只有我一个人在,金狼面具,蔑天宝刀,还有叶寻都不知所踪,我吓得赶紧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我还没等掀开被子就见叶寻从外面走了进来:“你醒了。”

    我稍稍一愣之后就装成一脸茫然的样子:“这是哪儿?你是谁?”

    我知道只要叶寻在,我们的东西就丢不了,我干脆也不去问宝刀和面具的事情,直接拿叶寻开涮。

    叶寻低着头往我脸上看了一眼,马上按下床头上通讯器:“护士站吗?这里有个傻子疯了,麻烦带保安和电棍过来。”

    “我艹!”我指着叶寻大骂道:“你小子还有没有点良心,我都失忆了,你一点都不着急是不是?”

    叶寻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失忆了吗?”

    “我……”我实在不知道该跟叶寻说什么了,只好岔开话题道:“我们是怎么出来的?咱们的东西都哪儿去了?”

    叶寻道:“我们被陆心遥的同伴带出了平天海,你的东西全都在床底下,我的装备也都找回来了。”

    陆心遥本来就是官方的人,她肯定有什么办法能和外界联系,找到后援也不奇怪。我唯一担心的是,有没有人回去打扰耶律德光的安宁。

    但是,这些话我却没说出来。

    我翻出床下的蔑天:“这把刀,给你用吧。”

    叶寻摇头道:“我的血眸刀,比不蔑天差。况且,血眸是我师父留给我的东西,我不会轻易换掉。”

    我没仔细看过叶寻的刀,倒不是他不让我随便碰,而是我觉得他太重视自己的兵器,才没拿过来把玩,既然,叶寻不用我自然不会把蔑天随便塞给他。

    叶寻道:“你收拾一下,陆心遥说一会儿要带朋友过阿里。”

    “什么朋友?”我正和叶寻说话的当口,陆心遥已经带着两个女孩陆续走进了病房,走在前面那个女孩身材高挑,长发垂肩,全身都紧裹在贴身劲装当中,一双凤目中没有妩媚反而带着江湖豪客般的果决。

    跟在她身后那个女孩稍矮了一些,穿着普通的休闲装配上粉红色风帽,与她的同伴形成强烈的反差,尤其是她叼着一支棒棒糖的样子,不由得让我想起了董小唯初见时的情景,一样的俏皮,一样邻家小妹般的天真。

    陆心遥想要开口介绍的时候,高个女孩先开口道:“我加虞枫,探神手辽东分部负责人,那个吃糖小屁孩叫任天晴,我的搭档。”

    任天晴向我们招了招手就站在了虞枫的身后。

    “探神手?”我和叶寻同时皱起了眉头。

    虞枫沉声道:“你们是不是探神手的传人?”

    我摇头道:“我从没听说过什么探神手,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虞枫沉声追问道:“你确定?”

    我冷眼看向对方:“我不傻,也没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陆心遥赶紧打起了圆场:“王欢,虞枫她没有恶意,如果,你真的跟探神手有什么关系就赶紧说出来,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了,雪妖狐就是探神手。”

    “雪妖狐是探神手?”我再一次愣住了。

    紧盯着我的虞枫忍不住问道:“你带着雪妖狐的狐铃,竟然不知道她是探神手?”

    “我确实不知道。”我犹豫了一下才把自己遇见雪妖狐直到出入孤山密窟,自己被抹去身份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对一个陌生人说出这些隐秘。但是,我太想知道我身上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况且,陆心遥来自于安全部门,有些事情我不说,她未必就查不到。

    至于说我杀人的事情,陆心遥早就看见我杀人了,她想抓我的话,杀一个人和杀十个人的量刑并没太大区别,我干脆就不再隐瞒什么了。

    虞枫仔仔细细的听我把话说完,有连续问了很多问题之后,才点头道:“这么看来,你确实是探神手的传人。”

    我追问道:“你一直在说的探神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虞枫慢慢的解释道:“你可以把探神手理解为一个组织,也可以理解成一个职业。我们探神手就是为了探查神话之秘而生的人。”

    我摇头道:“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虞枫说道:“华夏上下五千年,出现了无数的神话和传说,每一个传说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秘密,探神手的存在就是为了揭开神话面纱,把隐藏着神话背后的秘密带回现实。”

    虞枫指了指我道:“就像你经历的抚仙湖古城,背后不就隐藏了古滇国制造巫族战士的秘法?还有平天海的黄金面具,不就是人类意志的极限?那就是神话传说背后的秘密。”

    我忍不住微微一惊:“还有这种职业?”

    “我第一次听见探神手时也很惊讶。”虞枫说道:“但是,探神手却是真正存在了两千多年的古老职业,自从王莽建立的第一支探神手之后,探神手就一直在历代王朝的掩饰之下秘密传承。”

    “王莽怎么会跟探神手扯上关系?”

    我知道王莽是一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他的想法和所作所为颇有几分离经叛道的意味。而且,王莽确实曾经收拢过大批的奇人异士,传说当中有些奇人甚至能在身上撞上羽翼之后短暂的飞行。可我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建立探神手。

    虞枫说道:“听起来很奇怪对么?王莽不是第一个怀疑神话真相的人?却是第一个敢去探索神话的人。”

    这一点,虞枫没有说错。至少屈原就曾经怀疑神话,屈原的《天问》从天地离分、阴阳变化、日月星辰等自然现象,一直问到神话传说,乃至圣贤凶顽和治乱兴衰的历史故事。但是,屈原只是带有疑问,没有本事去探索真相。离经叛道的王莽却可以做到。

    虞枫在我低头思索时又继续说道:“至于王莽建立探神手的目的众说纷纭,有人说:他只是好奇。也有人说:他是为了找到神话中隐秘,让自己篡夺而来天下长治久安,还有人说:王莽是也想成神。”

    “王莽虽然国灭身死,但是他建立的探神手却被保存下来,为历代王朝探索真相。我不得不说,似乎每一个帝王都对神话背后的秘密带有兴趣。”

    叶寻忽然开口道:“你两次提到探神手是为王朝服务的秘密组织,那现在呢?”

    虞枫直言不讳的道:“现在的探神手,仍旧是半官方的组织。官方为探神手提供一定的特权。探神手把探索到的秘密全部交给官方。但是,探神手不可参与官方的其他活动。”

    虞枫指了指陆心遥:“她能做的事情,我们就不能随便去做。比如抓捕贪污犯,调查官员一类的事情。当然,官方也不会去管探神手之间的恩怨,我们等于生活在官方默许的江湖当中。”

    “我明白了。”叶寻点头之后就不再说话。

    我忍不住好奇道:“那探神手究竟探索到了什么秘密?”

    虞枫苦笑道:“我说一无所知,你相信么?”

    我顿时不太高兴了:“探神手存在了两千多年,你们会什么都没探索到?”

    虞枫道:“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解释时,也是跟你是一样的反应。可是事实却是如此。”

    虞枫站起身道:“探索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毫无风险,每个神话背后都有一个被神明划定的禁区,闯入禁区的人九死一生。古人没有现代化的武器,更没有先进的设备,出入神话禁区就等于是在赌命。”

    “当然,他们也带回了一定信息。只不过,这些信息的真假还有待商榷,加上王朝权力更迭,探神手内部恩怨和消耗等等原因,真正留下来的秘密少得可怜。甚至研究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成果。”

    我忍不住追问道:“探神手都去过哪些神话禁区?”

    我这样问是担心我爸爸真的跑到了什么禁地当中,那样一来,我该去哪儿找他?

    虞枫回答道:“这个问题我很难回答你,第一,神话传说也有大有小。就像你们经历的两个传说,就相当于在三四级禁区之间。像是西昆仑那样顶级禁区,没有人敢去尝试,去过的人都已经成了传说。”

    “第二,探神手之间并不会轻易的互通消息。每个门派都有自己的算盘。有时候甚至会故意隐瞒自己探查禁区的事实。”

    我再次震惊道:“探神手还分门派?”

    “当然。”虞枫说道:“探神手大致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无门无派,光凭本身修为探神的散兵游勇。他们要么是不愿意加入门派,要么就是低阶的预备弟子。他们通常自称为清风,意思是无孔不入,无处不在。但是这并不代表清风当中没有高手,相反清风当中高手如云。”

    “另外的一部分就是探神手核心成员,出自于探神五派。他们都有系统的传承。”

    “雪妖狐是清风中的佼佼者,而你父亲很可能出自五派之一的破晓。”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