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墓在何处

    我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道:“相传,诸葛亮因为魏延夜闯,延寿之法被破坏后一病不起,弥留之际,他遗书后主刘禅,嘱其在他死后将尸体入棺,由四名士兵抬着向南走,杠断绳烂之处便是他的葬身之所。”

    我说到这时,抬头看向了叶寻道:“如果按照传说来看,诸葛亮是在成都入殓,成都往南正好与汉中的位置相反。诸葛亮的墓地还会在汉中吗?”

    叶寻没有说话,任天晴却说道:“这个传说我也听过,可我觉得那个传说的漏洞太多了。”

    任天晴说道:“传说,后主刘禅答应了诸葛亮的请求,派了四名军士抬着棺材一直往南走。这四个人抬了一天一夜后,终于体力不支,累倒在了地上,但是那棺材的杠子没断,绳子也没烂。”

    “四个人商议后,将诸葛亮的棺就地掩埋了,回去后报告刘禅,说将丞相棺掩埋于杠断绳烂之处。刘禅听了报告后觉得不对劲,怎么这么快就会杠断绳烂呢?”

    “于是将四个人抓起来严加审问。四个人经不起皮肉之苦,只好招认。刘禅大怒,以欺君之罪将四人斩首。但是,那四个人被杀之后,世人就再也不知道诸葛亮的葬地了。”

    任天晴道:“你不觉得这个传说太假了吗?”

    “第一,刘禅挑选出来的人肯定对汉室忠心耿耿,怎么会一天时间就冒出了歪点子?”

    “第二,诸葛亮生前在蜀中威信极高,那四个人敢随便在诸葛亮头上动土吗?”

    “第三,后主刘禅绝不是个傻子,他不可能连问都不问就把四人全部斩首。”

    “第四……”

    任天晴掰着手指头还要说,却被我给阻止了:“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但是这个传说可以证明一点,那就是诸葛亮有故意布置疑冢的打算。”

    我缓缓说道:“一生征战的人大多数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怕对手来挖自己的坟,尤其是死于乱世结束之前的人更是如此,因为他们不知道平定乱世的是不是自己的后人。曹操如此,诸葛亮也是如此,而且他们两人下葬的传说也大同小异。”

    我继续说道:“以诸葛武侯之能,不可能看不出来刘禅没有一统天下的本事,而他的学生也未必就是助刘禅平定乱世之人,所以诸葛亮故布疑冢的可能性非常大。”

    叶寻皱眉道:“按照你的说法,诸葛亮墓不是等于找不到了吗?”

    我摇头道:“但凡存在过的东西,都有蛛丝马迹可寻,就看你怎么找了。我们明天先赶到定军山看看再说。”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而是我爸说的。有时候仔细回想一下过往,我越来越觉得他是探神手。

    任天晴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道:“你说了那么多不可能,还打了背包要走?你们做事儿也太……太随性了。”

    我笑道:“大致的位置我已经差不多猜到了几个,墓葬的准确位置肯定跑不出这些地方,我只不过是在衡量着应该从哪儿入手更容易一些。”

    我敲着桌子道:“定军山我们肯定得去一趟。有枣没枣,打三竿子再说。不过,武侯墓区已经成了旅游区,我们冒冒失失地过去挖坑,就算咱们是探神手也得被警察抓起来。我总得想想怎么动手吧?”

    “那倒是。”任天晴点头赞同时,虞枫已经脸色铁青地走了进来:“这回,你们想不带助手都不行了。”

    “什么意思?”我看见虞枫的脸色就觉得是哪儿出了纰漏。

    虞枫咬牙说道:“第四分部那边也提出要探查机关秘术的报备,正好跟你们撞车。”

    “这么巧?”我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得退出任务?”

    虞枫脸色阴沉地说道:“如果你们想退出,我可以把任务撤回。但是,你们不想退出的话,最好能打出我们第五分部的威风,必须得完成任务,咱们丢不起那个人。”

    任天晴帮着虞枫解释道:“探神手之间并不禁止竞争,如果两支探神手同时瞄准了一个任务,那就得看谁有本事把任务拿下来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退出。不过,退出的结果就是颜面尽失,就算对方不去嘲笑你,你也觉得矮人一头。”

    我仰头看向了虞枫:“这里面怕是还有别的什么事儿吧?”

    虞枫沉声道:“我怀疑,因为李神仙的事情,刑殿正在故意找你麻烦。我给你申请任务时,刑殿方面故意拖延了十多分钟,这十多分钟足够他们找出一个人来跟你抢任务了。”

    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继续说。”

    虞枫道:“第四分部是刑殿做主的地方,那里的负责人早就已经被刑殿架空了,他们随便报上一个人的名字就可以跟你撞任务,对方甚至还能在任务出发之前临时换人。”

    我淡淡说道:“如果我次次出任务都有人跟我抢呢?”

    虞枫正色说道:“探神手不是让人混日子的地方,连续放弃三次任务或者连续三次任务失败,你会被降级,直到被踢出探神手为止。”

    我笑道:“也就是说,刑殿是打算把我踢出探神手,给李神仙一个警告对吧?”

    “可以这么说吧!”虞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更重要的是,刑殿那边传来的消息是,第四分部比你们提前两分钟申请了任务,所以,按照惯例,先申请任务的一方会比你们提前三天出发,以示公正。”

    “两分钟,呵呵……”我冷笑道,“这个所谓的竞争,可以杀人吗?”

    虞枫说道:“可以。只要你能干掉对方,刑殿也不会找你的麻烦,毕竟任务当中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但是这次怕是不行了,在有人监视的情况下,你们没法动手。”

    我眉头一皱道:“听你的意思,邢殿的人也会参加?”

    虞枫的火气也冒了出来:“按照刑殿的规定,如果竞争双方有一方提出‘希望刑殿观察使跟随,以示公正’,两个分部就都要派出刑殿使者。第四分部已经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叶寻冷声道:“如果我把刑殿的人杀了呢?”

    虞枫脸色微变道:“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刑殿观察使一旦死亡,势必要引起刑殿追查。一旦被他们查到真凭实据,你们的下场会非常悲惨。”

    虞枫的意思,我听明白了,只要手脚利索,就算杀了刑殿观察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任务我接了。”我平静地说道,“你给我申请的枪支在哪儿?”

    虞枫从身上抽出一把左轮:“这是你要的大威力手*枪。”

    “马格南M500?”我没想到虞枫能弄来这种好东西。

    马格南一直是手枪中的王者,威力远超大名鼎鼎的*。M500因为使用的子弹太大,一般的转轮手*枪能装弹六发,它只能装五发子弹,但是有效射程却在250米左右。

    马格南的后坐力太大,一般人的手腕很难承受马格南的后坐力带来的冲击,所以马格南虽然是枪中之王,反倒没有*出名。不过,我对马格南确实心仪已久,虞枫能给我弄来这么一把手*枪,让我喜出望外。

    我正爱不释手地摆弄着马格南,虞枫又从身上拿出一把两发装弹的“*”:“这把枪威力小了一些,但是胜在隐秘,你拿着会有用处。”

    有了马格南,*有没有也就无所谓了,但是虞枫既然已经给我弄来了,我也不好拒绝。

    我这边正爱不释手地摆弄着马格南,张臣却从外面走了进来:“王欢,我是这次刑殿任命的观察使。为了公平起见,我先来检查一下你们的装备。”

    叶寻脸色一冷,就要发作,我伸手挡住叶寻,把装备扔到了桌子上:“自己看吧!”

    张臣先是伸手把马格南推到了一边儿:“M500威力太大,容易损伤古迹,不许带。”

    “这把*用的是十字花箭头,杀伤力太强,为了避免过度竞争,留下吧!”

    “茅山神符?”张臣捻起叶寻的灵符道,“这种符箓本身就属于应该拿去研究的神品,我建议,折价卖给探神手。这几张灵符暂时由你保管,等我上报刑殿之后,自然会有人找你联系。在刑殿没做出具体决定之前,每一张灵符都不能有任何损伤,明白吗?”

    叶寻没有说话,我却感觉到了他眼中的冷意。

    张臣毫不在意地把手伸向了蔑天,我冷声道:“你最好别碰我的刀。”

    张臣冷笑道:“你想对抗刑殿的命令,还是说,有人授意你这样做?”

    张臣等于是当着我的面挑拨我和虞枫之间的关系,我的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

    张臣转过头去拔出了蔑天,眼睛顿时就是一亮:“这把刀大概是你从什么古迹中带出来的吧?”

    张臣的眼力不错,但是我却决不能承认:“那是家传的宝刀。”

    张臣冷声道:“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是你家传的宝刀?没有证据就不要试图抵赖!”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