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第一道题

    我眼看着叶寻安全落地才松了口气,可是横木一头儿的机关却在这时向叶寻的方向挪动了过去。

    机关傀儡似乎只要有人震动横木就会发动,叶寻落地的动作再如何轻微,傀儡也一样会随之发动。

    叶寻仅仅在原地停顿了一秒就抽刀冲向了傀儡。雪亮的刀锋在空中怒卷而起,像是一道疯狂旋转的怪蛇瞬间绞断了傀儡手中的斧柄之后,又钻开了对方胸口,从傀儡背后直透而出。

    傀儡手中折断的战斧怦然落地之间,叶寻也紧贴着残缺不全的傀儡站在了横木中间,总算是又把倾斜的横木给压回了原位。

    我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黑蝴蝶已经厉声喝道:“王欢,你敢杀我的人?”

    我冷眼看向黑蝴蝶道:“谁想动我兄弟,我就杀谁,包括你在内。”

    黑蝴蝶还要说话时,安然已经抢先喊道:“欢哥、徐媚,这都已经什么时候了,你们两个就别掐了,现在要在再动手,咱们谁都活不了。”

    黑蝴蝶狠狠瞪了我一眼,转过了头去。她像是在琢磨怎么才能让自己暂时安全,我却一直在寻找刚才飞散在洞中的蝙蝠。

    蝙蝠不会打洞,不可能挖开厚达几寸的棺材钻进里面安家落户。那口棺材里肯定事先就安放了机关,能让蝙蝠自由进出,同时也会在某种情况下自行炸裂,放出蝙蝠。

    诸葛武侯在机关密洞放出那些蝙蝠究竟有什么意义?难道光凭这些机关还不够阻挡来敌?

    我脑袋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之后,马上厉声喊道:“小心那些蝙蝠!”

    我话音刚落,难以计数的蝙蝠就从各个木架的阴影当中掠空而出,各自寻找着目标扑向了附近的探神手。我连续三枪击碎了向我飞来的蝙蝠之后,向我涌来的蝠群却漠然调转了方向,各自飞向暗处。

    这时,距离叶寻不远的地方蓦然传来一声惨叫,我眼看着一只蝙蝠落在附近的探神手背上,像是趴在人身上的饿鬼,顺着对方脊梁一寸寸地往那人脖子上爬了过去。

    对方明明知道有一只蝙蝠在自己身后爬动,却偏偏不敢伸手去摸,他一动,对面的傀儡就会随之发动,他没有从横梁上向外跳落的勇气,就只能任由蝙蝠在自己背后爬行。

    仅仅几秒之后,那只蝙蝠就贴在了对方脖子上,咬开了那人后脑上的头皮,伸着鲜红的舌头飞快地舔向对方血流不止的伤口。

    那人头皮后面流出来的鲜血,一半儿被蝙蝠舔进了肚子,另外一半儿却滴落在了横梁上。

    那人吓得连声音都走了腔调:“组长……组长救我啊!救我啊!蝙蝠在吸我的血……”

    我知道吸血蝙蝠的唾液里带着一种类似于麻醉剂的东西,猎物被它吸血的时候不会感觉到疼痛。那人之所以会声嘶力竭地乱喊,全是因为惊吓过度的原因。

    黑蝴蝶高声喊道:“叶寻,求你帮我救他。”

    叶寻抖开*向那人背后瞄了两下:“不行,蝙蝠太小了,我的角度碰不着它。”

    叶寻正好处在那人斜上方,让他一箭将蝙蝠贯穿自然是不在话下,但是不伤及对方却难如登天,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叶寻一箭射死蝙蝠的同时,也要了那人的性命。

    距离对方最近的叶寻都做不到的事情,更别论是远在别处的探神手。我们十多个人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被蝙蝠吸血。

    短短片刻之后,那人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弱,直到那人没了声息,趴在他身上的蝙蝠才振翅而起。蝙蝠刚到半空,就被叶寻一箭射了下来。

    与此同时,我却看见那个刚刚被蝙蝠咬死的人微微动了一下。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没想到仅仅片刻之后,那人的双手忽然青筋暴起,露在袖口外面的皮肤却在那一瞬间干瘪了下去,像是一层蜡黄色的薄膜紧紧地贴在了他手上。那人的尸体稍稍抬起了头来……

    尸变?

    我脑袋里面的第一反应就是“尸变”。等我看见那人像动物一样用手撑着横木慢慢爬起来时,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传说中,发生尸变的尸体,四肢关节会变得极为僵硬,不会像正常人一样随意弯曲。可是,那人不仅在动,而且动得飞快。

    “王明,你怎么了?”黑蝴蝶仅仅喊了对方一声,那人就猛地回过了头去。黑蝴蝶不知道在对方脸上看到了什么,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惊叫。

    那人前一秒钟才紧盯着黑蝴蝶,下一刻就忽然回身往我这边看了过来。

    等我看清那人面孔时,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对方脸上的皮肤像是被开水烫过的布料,掀着一层层褶皱聚集在了一起;两只满是血丝、从里到外红得瘆人的眼睛却比原先睁大了几圈,乍看上去就像是被人给生生撕掉了眼皮,只留着一双没遮没挡的眼珠子露在外面。

    那人咧开的嘴角不断向下滴落着口涎,喉咙里也在阵阵呜咽,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准备咬人的疯狗。

    我以前就听说吸血蝙蝠身上带着狂犬病菌,可是狂犬病发作得再快,也不可能让人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变成一条疯狗吧?

    那种蝙蝠的嘴里肯定带着某种从没被人发现过的病毒,才让那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异变。

    那人在我和黑蝴蝶之间来回看了几次,就像是在选择下手的目标。我本来已经提起了手枪,却听见安然颤着声音道:“欢哥,欢哥,你后面……后面那人也疯了。”

    我稍一侧头,眼角的余光就扫见了一个蹲在远处横木上的人影。对方更像是一条疯狗,充血的双眼一动不动地盯在我背后不放。

    坏了!

    刚才我们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被蝙蝠咬开脑袋疯狂吸血的那个人身上,却不知道另外的蝙蝠已经悄无声息地选择了其他的目标。被蝙蝠咬伤的人肯定不止他们两个,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谁还受了伤。

    仅仅几秒之后,我身前身后的两个人已经同时纵身而起,一跃几米向各自的目标冲了过去。我感到身后劲风袭来时,猛地将拎在右手上的手*枪插到自己左臂腋窝之下,枪口对着身后扣动了扳机。

    马格南的怒吼声震耳而动的瞬间,从我背后扑来的劲风也戛然而止,尸身砸落在水里的声音随之暴起。

    那个名叫王明的人却在那瞬间往黑蝴蝶的对面扑了过去,他的目标不是黑蝴蝶,而是黑蝴蝶对面那只傀儡。

    等我想要出手救援时,手枪里却发出了一声空响——我还是没有适应马格南,明明已经开了五枪,却还是本能地瞄准射击。

    等我再想去重新装弹时,发了疯的王明已经落向了横木的一头儿。

    黑蝴蝶不等对方触碰到横木就飞身而起,脚踩着虚空往叶寻的方向飞速落去:“叶寻,救我。”

    黑蝴蝶的轻功比叶寻还好,她不怕自己没法落上横木,他怕的是叶寻忽然出手把她打进水里。

    “救她!”我也一样怕叶寻不肯救援,忍不住提醒了对方。

    我跟黑蝴蝶是敌对的关系不假,但是黑蝴蝶现在还不能死。我在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把视频传给刑殿总部的情况下,如果放任对方的生死不管,万一视频已经被传走,我们最有利的证人就没了,那时才叫真正的后患无穷。

    叶寻却在我的注视当中抬起了手掌。我赶紧再次喊道:“叶寻,别动手!”

    我话音没落,叶寻已经一掌拍飞了身边的傀儡,给黑蝴蝶让出了位置。后者显然也把叶寻最初的动作当成了想要阻止自己登上横木,脚下御风的力道不自觉地减弱了几分。就是这几分的力道,让她在横木仅距一寸之遥远的地方掉向了洞底。

    “救命……”黑蝴蝶下意识地呼救之间,叶寻已经飞快地抓住了对方的手掌,把她拽到了自己的身边。

    黑蝴蝶下意识地伸出手掌时,可能连自己都没想到叶寻会冒着被她一块儿拽进洞底的危险出手相救,直到她被拽上横梁时,竟然全身发软似的倚在了叶寻身上。

    叶寻向上耸了一下肩膀,推开了黑蝴蝶的脑袋:“你自己小心点。”

    我看到对方得救,总算松了口气,可是探神手的惨叫声却在山洞中接连而起。

    我仅仅转头看了半圈,就看见至少有四个变异的探神手在半空当中飞纵扑击,冲向了昔日的同伴。那些感染变异的人像是从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哪怕是在掀翻了横木之后与对方一齐掉进水里同归于尽,也会毫不犹豫地纵身而去。

    这样下去,我们早晚得让那些人掀进水里。

    我怎么才能自救?

    我脑中心电急转之间,拎着手枪向安然喊道:“安然,你听我命令,我数到三,我们两个就一起往中间跑。你只管往前跑就行,我来控制平衡。等到中间,我们两个就安全了。”

    没曾想,安然竟然带着哭腔喊了一声:“我不敢!”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