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九章 异变陡生2

    我真不知道孟天东的脑子里在想什么,怎么到了现在他还是不肯相信秘境里已经发生了变故,还在执着于该不该出手杀我。

    孟天东抬起一只手来,阴恻恻地说道:“弯刀伺候。我倒要看看王欢能接住几刀。”

    他们身边的血卫同时亮出弯刀的瞬间,我跨前一步,跟叶寻并排站在一起,举枪迎向了寒光四溢的魔门弯刀。

    没等孟天东发令,我就听见断龙石方向又传来了一阵石块摩擦山壁的怪响,我脚下的积水陡然间向孟天东的方向流了过去。

    一个贴近断龙石的血卫蓦然惊呼道:“统领,断龙石开了!”

    “你说什么?”孟天东猛一回身之间,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断龙石正摇摇晃晃着寸寸升起,乍看之间,就好像是有人托着断龙石渐渐上升。

    孟天东惊声道:“王欢,你看看石头下面是怎么回事儿!”

    所有人里,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水里,除了我,也没有人会冒险趴在水中去看外面的情景。

    我虽然不想听孟天东的命令,可是现在危机已然临近,我们再互相置气,就只能是死路一条。

    “给我让开!”我怒吼之间,蹲下身躯侧着脑袋看向了断龙石下。

    我一眼望去,看到的却只有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子,唯一能够看清的就是一双扣在断龙石边缘的手掌。

    外面那人竟然凭着一己之力托起了万斤巨石?

    我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之间,叶寻已经把电筒递到了我的眼前,手电光束刚刚投向断龙石外,两张并排的面孔同时出现在了断龙石下。

    那两张面孔虽然生得七八分相似,却又明显能看出是一男一女,两张面孔的背后却只长着一副肩膀。

    “连体人?”我忍不住惊呼之间,孟天东也惊叫道:“什么连体人?把手电给我。”

    孟天东不由分说地从属下手里抢过手电,坐在车上低下头时,所有打开的电筒就同时发出一声爆响——电筒上的灯罩像是被子弹打中了一样,蓦然炸成了粉末。

    有个血卫猝不及防之下被炸开的灯罩迸进眼睛,捂着满是鲜血的左眼从武侯车上栽落了下来,躺在水中拼命挣扎。短短一瞬之间,浮在水中的血虫就从四面八方围住了对方身躯,形同钢针般钻透了对方的衣服。

    孟天东急声道:“送他走!”

    一名血卫持刀靠近同伴之间,我却厉声喊道:“别动他,血虫好像伤不了人。”

    那人摔倒在地时,水中血虫虽然汹涌而来,却没有一条虫子靠近对方头部。我马上反应了过来,或许不是因为我的血液能惊退血虫,而是所有活人的血液都能让血虫不敢靠近。

    孟天东厉声道:“王欢,你给我闭嘴!动手……”

    刚刚停手等待命令的血卫再也不敢迟疑半分,俯身一刀割断了那人的咽喉。刺目鲜血如箭喷射之间,围在那人身边的血虫竟然像是被火燎着的柳絮,一层层翻落在了积水当中。

    孟天东顿时傻了眼,直到这时,他才发现我的判断丝毫无误——水中那些血虫确实能钻开人的皮肤,但是只要遇血就会当场暴毙,血虫吃人根本就是一个假象。

    我急声喊道:“赶紧让开,把断龙石给我让出来。”

    孟天东略一迟疑,立刻下令道:“弃车退后,快点!”

    魔门血卫纷纷避向通道两侧之间,我也高声喊道:“叶寻,起风,快起风。”

    叶寻没用我去招呼就已经点燃了灵符。我声落之处,叶寻已经用两指夹住灵符推掌而出,阵阵狂风从他手中呼啸而起,掀动地上的积水向断龙石下狂涌而去。

    被狂风之力刹那抽干的积水聚成浪头打向断龙石下。浪头拍上石壁的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的不是流动的积水,而是风助水势、浪随风起的滔滔长河。

    如果完全聚集在一起,说不定还不足十个立方的积水刹那之间以惊涛拍岸之势撞上闸口,向断龙石外倾泻而出,闸门之外不要说是站着个人,就是有块巨石也一样会被水流冲退数米。

    短短瞬间之后,外面果然传来一声好似鬼哭般的尖叫,已经被抬起来将近一米左右的断龙石轰然落回了原位。

    我还没来得及松上一口气,额头上就再次冒出了冷汗——原先被孟天东下令斩杀的那具血卫尸体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冲到了断龙石的中间,石块落地之后已经把尸体生生砸成了两段,那人的双腿还留在甬道之中,上半截身躯就落在了断龙石外。

    我转眼看向孟天东:“还不快让人走?”

    如果孟天东到了现在还是一意孤行,我就只能选择跟他拼命了。

    孟天东丝毫没有犹豫:“你们赶紧上去,我和王欢留下断后。记住,没有我的命令之前,谁也不许再跟叶寻他们动手,否则立斩不赦。”

    孟天东说完之后转头看向我道:“王欢,你敢留下跟我断后吗?”

    “有什么不敢!”我给叶寻递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赶紧上去,万一有事儿也好接应我。

    孟天东明明看见我在和叶寻传讯,却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对我问道:“王欢,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怎么知道血虫不伤活人?”

    我把自己所经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孟天东才点头道:“原来如此。诸葛亮竟然用了这种最简单的办法做了一个最难的局。”

    现在看来,血虫的作用只有两个,一是用来吓退盗墓贼,二是用来防备断龙石外面的那只怪物。

    任何一个盗墓贼进入密藏之后,大概都会跟我生出一样的想法,那就是血虫可以吃人,想进墓葬,只能坐着武侯车慢慢前行。光凭这一点,就足够让大部分盗墓者知难而退了。

    因为,人的身手再好也毕竟有限,没有谁能坐在一辆像是轮椅一样却又不知道比轮椅重了多少倍的武侯车上,在狭窄的秘境通道当中来去自如,而且没有谁敢保证自己绝不会掉进水里,这样一来,就足够让很多人在第一关的时候就选择从安全的通道离开秘境了。

    就算有人不死心,从秘境中下来,诸葛亮还留下了另外一个圈套,那就是所谓的天命之人。无论是谁发现自己不被血虫侵扰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觉得自己就是被诸葛亮选中的天命之人,走进所谓的机关密室核心。

    如果进去的是盗墓贼,他们不会去选择接受诸葛亮托付的大事,那跟他们本身的利益不符。而且他们也不敢轻易去碰机关。做贼心虚的人都会往别的地方猜想,他们第一个想到的肯定是自己杀了别人之后,会不会也被诸葛亮的机关留在墓里。他们还是会想办法离开秘境。

    这种布置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看透了盗墓贼的心理,足够在他们进入核心之前逼着他们离开墓葬了。

    至于血虫的第二个作用自然不用多说。我虽然弄不清楚外面的怪物究竟是怎么蹚开积水跑到了秘葬外围,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那就是他们怕血虫,否则,一个能用手托起断龙石的怪物又怎么会经不住积水的冲击?

    可惜,叶寻出手的时候忘了地上还有一具尸体,尸身上还没流干的血液已经足够那怪物摆脱血虫的威胁了。

    孟天东沉声道:“王欢,你能不能推断出这处秘葬当中究竟封禁了什么东西?”

    我反问孟天东道:“你是魔门高手,难道你还看不出门道儿吗?”

    孟天东摇头道:“看不出来。诸葛亮是不世奇才,但不是道门中人,他所做的是在匡扶汉室,不是在斩妖除魔。按照常理,他应该不会去做道士才做的事情,可他却在这里囚禁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你不觉得奇怪?”

    我指着断龙石:“你说的东西是外面那双头怪物?”

    “那是妖仆,只不过是侍奉主子的奴才。密藏里真正的主子还没出来。”

    孟天东大概是看我不知道什么是妖仆,继续解释道:“魔门的典籍中有对妖仆的记载。那个被生生合并在一起的两个人,可能是兄妹,也可能是夫妻,但是他们却有一个共通之处,那就是临死之前必定怨气冲天。”

    “只有那种难以化解的冲天仇怨,才能支持着他们挺过那种常人无法想象的痛楚,被生生炼制成近乎妖魔的怪物。妖仆炼成之后,施术者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他们复仇,这也是妖仆供人驱使的唯一要求。”

    “一旦施术者帮助妖仆复仇成功,妖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会拼死护主。”

    孟天东沉声说道:“你觉得,炼制妖仆的人,会不会就是诸葛亮?”

    “不可能。”我摇头道,“如果诸葛武侯是善用邪术的人,他也不会青史留名了。”

    “我也这么觉得……”孟天东道,“诸葛亮这是在逼着我们帮他除掉秘葬中的凶物啊!”

    “诸葛亮对凶物困而不杀,应该是没有杀掉对方的办法。可是千年之后,我们真能凭着诸葛武侯留下的机关除掉凶物吗?”

    孟天东说话之间,向我脸上看了过来。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