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五章 生变3

    五个长老同时转身之间,我目光随之一寒——外面只有叶寻和安然,放这几个长老出去,他们两个必死无疑。

    我伸手摸向马格南的瞬间,杀机四溢的目光也在两个长老后脑上来回扫过了一圈。

    我动手的机会只有一次,可我现在不是在挑选容易下手的对象,而是要找一个能换取最大利益的目标。

    白面长老固然是主事之人,但是杀他未必能让刑殿群龙无首,因为里间还有三个不知道什么身份的人物在。

    于长老精通医道,是带着刑殿躲过毒物的关键,杀他更有作用。

    我猛然间调转了枪口,几乎将手枪贴在对方的后心上扣动了扳机。穿透了人体的子弹和刺眼血光同时喷涌而出之间,我抽身急退,向陶思羽的方向飞射而去。

    于长老的尸体还没倒地,他身边两位长老就同时转过身来。王长老忍不住惊呼道:“王欢?”

    刑殿确实是在通缉我不假,但是刑殿的高层却未必会去记住一个小人物的相貌——抓捕我这样的小人物,无需刑殿高层动手。如果这回不是恰巧碰上了机关秘境,刑殿也不会倾巢而出,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机关秘术而不是我们几个。

    刑殿几个长老知道有一个王欢,却不见得知道我的样子。如果不是外面有人喊破了安然的身份,王长老大概还想不起我这么个人来。

    “说对了!”我在抽身暴退之间反手一枪打向了还没来得及戒备的王长老。对方大惊失色之中侧身横挪几寸,虽然躲过了要害,却被我一枪撕开了肋骨,右胸之上鲜血狂喷。

    我开枪、倒退、再次出手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王长老手捂胸口栽倒在地时,我已经窜到陶思羽附近。后者早在我出手之间就从身后抽出了两把匕首,双手左右分持双刀在人群当中旋身而过。几名刑殿弟子的咽喉血光飚射之间,陶思羽的匕首随之脱手而出,在空中连转几圈之后,簌然越过我身体两侧插进了地面。

    我还没弄清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两把匕首的刀柄上就同时亮起红光,同时带起一阵刺耳的“滴滴”声响。

    “后退!”本来已经追上来的白面大长老乍见匕首红光暴起,大惊失色之间反向往指挥部门口抽身暴退,他甚至来不及赶到大门附近,就将右手上早已经蓄势待发的一掌劈向了指挥部墙壁,整个人随着崩飞的砖石一起破墙而出。

    与此同时,陶思羽也一掌轰在墙上:“快走。”

    陶思羽钻出墙外时,我再次出手轰向破洞两边,又将开口扩大了一圈,才跟着飞舞的砖块闯出了屋外。

    我连续冲出几米之后,甚至来不及去看有多少刑殿弟子向我们的方向围拢,就被陶思羽拽倒在了地上:“趴下!”

    我俩身躯刚一着地,身后爆炸声冲天而起,本来就已经摇摇欲坠的指挥部在猛烈的爆炸声中被掀上了半空,被烈火硝烟卷动而起的砖石从我们头顶呼啸而过,向四面八方狂击而去。

    我都没有想到安放在两把匕首背后的小小炸*弹竟然会有如此威力,要不是我们两个破墙而出,现在恐怕早已经粉身碎骨了。

    “快跑!”陶思羽不等硝烟散尽,就拉起我的胳膊冲向了远处的石门关。那里才是我们唯一的生路。

    “叶寻!”我明知道现在不是应该犹豫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看向了指挥部背后。

    “别婆婆妈妈的,快走!”陶晞羽不由分说地抓着我向前一路狂奔之间,原本已经被打蒙了的刑殿弟子也向我们的方向蜂拥而来。

    “挡我者死!”我找不到叶寻的踪迹,却把一腔怒火全都撒在了刑殿弟子的身上,手中蔑天形同狂风,向敌群当中暴卷而去。来不及动用火器的刑殿弟子在刀光之下接连扑倒,我却在漫天飞溅的血雨当中跨步前行。

    陶思羽将后背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双手持枪连连点射,步步倒退地随着我不断前行。

    我在横扫近战的对手,陶思羽却在扫除远攻之敌,我们两人配合之间,硬生生地在敌群当中冲出了一条路来,直奔石门关的方向突围而去。

    我们两人看似一路畅通无阻,可我心里却是越打越凉——刑殿的高手都到哪儿去了?一众长老又去了什么地方?我们两个人眼见就要冲进石门关了,为什么还没出现高手阻拦?难不成他们全都围堵叶寻去了?

    我心中顿时猛然一沉。叶寻的身手虽然堪称一流,又有道术傍身,可是他身边还有一个安然啊!

    叶寻看似对人异常冷漠,可我知道,他是能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之人,关键时刻绝不会扔下安然独自逃生,一旦被高手围堵,后果不堪设想……

    我脚下仅仅慢了一步,站在我身后的陶思羽忽然一掌平推在了我的背后,我毫无防备之下被对方的掌力给推得飞上了半空。我双脚还没来得及落地,陶思羽已经跨前一步,单手搂在我的腰间,夹着我向前狂奔数米,纵身起跃,直奔石门关入口跳落了下去。我俩身形刚一着地,石门关内迷雾顿起,滔滔雾气带着排山倒海之势从我们身前滚滚而过,弥漫四野,瞬间封死了石门关口。

    我和陶思羽起身躲在一块岩石背后,再次向外看去。我虽然还能看见刑殿弟子在灯火缭绕的营地中不断向石门关口集结,但是他们却好像再找不到我们两个人的踪迹。守在前排的刑殿弟子只是端举着枪支封锁了石门关口,却丝毫没有进攻的意思。

    陶思羽低声道:“快,往里面退,一会儿大雾散了,咱们就走不了了。”

    “不行!”我断然拒绝道,“不见叶寻,我哪儿也不去。”

    陶思羽低声怒吼道:“妇人之见。你自己看看那边。指挥部附近的厮杀已经没了,你的朋友现在不是向反方向突围,就是已经被对方擒杀,再等下去……”

    “你给我闭嘴!”我怒吼之间,抽出马格南向外连开四枪。刑殿弟子虽然早有防备,却看不见我的位置,直到枪声响起,他们再想防御却为时已晚,当场被我放倒了四人。短短瞬间之后,刑殿弟子暴起的枪火也往我枪声的方向覆盖而来。

    我猛一缩头之间,背后岩石已经被子弹打得石屑纷飞。雨点一样的石屑向我头上纷纭而落之间,我却反而松了口气。叶寻只要没死,就会知道我在这边替他牵制火力,他早晚会赶过来。

    陶思羽却在这时忽然抱住我的肩头,将我扑倒在地。我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儿,陶思羽已经用双手抓住了我的衣领,带着我向远处翻滚而去。

    我们两人乱滚了几圈之后,陡然摔进了一座水坑当中。我在猝不及防之下被一口腥臭的积水灌进了嘴里,本能地想要向外呕吐之间,却被陶思羽抓住衣领,重新给按回到了水中。

    坑中积水刚刚漫过我的面孔,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就在我们刚才藏身的地方冲天而起。被爆炸掀飞的泥沙铺天盖地地砸向我们头顶之间,我再不迟疑地双手抱头趴进了水里。直到爆炸停歇,我们两个才慢慢抬起头来。

    陶思羽低声呵斥道:“你是傻子吗?开完枪不知道挪个位置?你当自己有火力掩护,还是趴在防空洞里?现在早就不是电影里挖个战壕就能保命的时候了。”

    陶思羽说的没错,现在的新式武器层出不穷,单兵装备已经可以摧毁小型堡垒,再也不是电影中能用战壕躲避倾天狂落的炮火、炸*弹的时代了。

    我没有接受过军事训练,开枪之后还躲在原地,就是一种致命的错误。

    我刚想对陶思羽道歉,天空之中忽然电闪雷鸣、风云骤集,仅仅片刻之后,倾天暴雨当空而落,连绵雨幕顿时在地面掀起了层层水雾。

    传说当中,石门关附近出现巨响,必然会大雨倾盆。可是暴雨能做什么?能阻止来敌,还是能迷惑闯入者,让他们难以寸进?

    无数念头正在我脑中飞转时,我耳中却传来一阵像是利爪抓过地面的声响,乍听之下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向我们的方向慢慢爬动。

    等我循声看去之间,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满地跳动的水雾之间,竟然了出现两颗并排的人头。两颗人头大概在距离地面一尺左右的高度上,往我的方向缓缓挪动了过来。

    妖仆?

    两颗并排的人头,明明就是妖仆的体征。可是它们为什么会趴在地上前行,而不是起身奔走?

    我轻轻一碰身边的陶思羽,想要示意对方小心戒备的瞬间,却发觉对方的身躯不知道怎么会寸寸绷紧,摸向腰间的手臂也在微微颤抖。

    不好!

    陶思羽现在状况就是人在紧张到极点时的反应。对面爬过来的怪物距离我们还有三五米远,吓到陶思羽的绝不可能是眼前的怪兽。真正的威胁,来自于我们身后。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