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 诸葛留书

    等到陶思羽看清了水里的虫子,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那是什么东西?”

    “血虫!”我说话之间抽出匕首在自己手腕上轻轻割了一刀,把血滴进了水里。鲜血入水之间,围绕在我脚边的血虫立刻四散开来,远远地躲开血迹不敢靠近。直到血滴被水冲走,血虫才再次围拢了过来。

    我看向缓缓流动的山水道:“我们走对地方了,往前走。”

    “你等一下!”陶思羽尖叫道,“你自己看看水里,全都是那种虫子,还能再往前走吗?”

    “你别管那么多,跟我走就行了,出了任何事情都是我负责。”我蹚着溪水快步而进之间,陶思羽却忽然惨叫一声,摔倒在了水里。

    我回头看时,大片血虫已经形同争食猎物的狼群向水中的陶思羽围拢而去,仅仅片刻之间就覆盖了陶思羽露在袖口外的小臂,陶思羽原本白生生的手顷刻之间就好像长上了一层血红色的绒毛。

    扎进陶思羽肉里的血虫就像是蓦然生了根,任凭她怎么抖手都甩之不掉。

    我和叶寻几步抢到对方身前,叶寻一把将落进水里的陶思羽提上岸来,取出身上的酒壶将烈酒倒在了对方手上。血虫见酒立刻脱离在地,陶思羽的手臂上却留下一片好似针眼儿一样密密麻麻的血孔,殷红的血珠还在顺着陶思羽的手臂成片渗向体外。

    叶寻连续封住了对方几处止血的穴道,又从背包里取出金疮药飞快地按上了陶思羽的伤口,才算勉强将血止住。陶思羽咬牙道:“我腿上……”

    叶寻掀开对方裤脚给她处理伤口时,陶思羽却咬牙道:“王欢,你不是说没有危险吗?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试试……”我说话之间,挽起袖子把手伸进了水里,血虫瞬时间向我手臂围拢过来,形同钢针般扎进了我的皮肤。可是围上来的血虫却仅仅是与我手臂一触之后就像是被火烧过一样,飞快地退向远处。

    陶思羽惊讶道:“你怎么没事儿?”

    “因为,我进过机关秘境。”我仰头看向山顶,自言自语道,“看来我的判断没错。”

    我一直弄不明白诸葛亮为什么要在秘境当中弄出一堆红虫,如果仅仅是为了吓唬人,那就太过损害诸葛亮千古智者的形象了。

    原来诸葛亮是利用血虫给我们留下一条寻找出路的线索。诸葛亮留下的血虫应该就是通过溪水的关键,被秘境血虫咬过的人,可以无惧溪水中的毒虫继续前行;反之,这片山地就是外来者的葬身之地。

    诸葛亮既然给我们留下了这条活路,山道背后肯定还有他留下的秘密。

    我转身道:“叶寻,好了没有?好了就背上陶思羽,咱们往上走。”

    叶寻一言不发地背起了陶思羽,我却打着手电专挑血虫密集的地方顺着山水流淌的方向不断前行。水里的血虫开始越来越多,山坡上的地势却开始越发平坦,直到我走上一片平地之后,一座赤红如血的水潭也随之出现在我的视线当中。

    位于半山腰上的水潭大概有百十米见方,潭水表面完全被血虫覆盖,乍看之间就像是层层血浪在随风荡漾。暴雨带动山水从潭口背后的水道顺势流落,将血虫从水潭正面的缺口上冲向山底,我们先前看到的只不过是被潭水给冲出来的一部分血虫而已。

    伏在叶寻身上的陶思羽忍不住战栗道:“王欢,现在怎么办?”

    我沉声道:“下潭。”

    “你疯了吧?”陶思羽尖叫道,“你知道潭水有多深吗,就这么贸然下去?”

    我摇头道:“就算是死也得往下下。陶思羽,你在外面看着安然,我和叶寻下去。万一……”

    我的话没说完,就听见山下传来了阵阵惨叫。我猛然回头之间,几个刑殿弟子正倒在山水当中拼命挣扎,刑殿后续高手却踩在对方身上向山腰快速突进。

    “来不及了!一起下水!”我背着安然一跃而起,向潭水中落去。我们两个砸落水面的瞬间,迸溅而起的水花瞬时间将浮在水上的血虫全部荡向了远处。

    本来已经昏迷的安然被凉水一激,顿时醒了过来,本能地伸出双手勒住了我的脖子。我两脚连蹬潭水几下才算再次让我们的脑袋伸出了水面。安然呼出一口气之后,我才掰开了他的双手:“跟我下水。”

    我来不及去看水上面的状况,迅速带着安然潜入水中,直奔潭底沉落了下去。我这边入水不久,叶寻就带着陶思羽从我落水的地方跳了下来。

    他大概是觉得,我们两个荡开血虫之后留下的空白水面会相对安全不少,才会迅速入水。可我仅仅回头往叶寻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吓得差点喊出了声来。

    勾连在水面上方的血虫,忽然结成一道道血红色的锥形线条垂向了水下,直奔着陶思羽背后疯狂扑进。

    我虽然没有出声,却在不停地指向叶寻背后,对方大概是明白了什么,甩手把陶思羽向水底推去,自己伸开双臂挡在了陶思羽的身前。

    陶思羽仅仅在水中停留了一下,血虫就绕过了叶寻四周,往陶思羽的方向连续扑落。叶寻猛地往水中一指,示意对方快走,自己却在水中连续转身出掌,不断将血虫推向远处。层层相连的血虫被叶寻的掌力崩开之后,瞬时间将水中染上了一片赤红的颜色,叶寻自己却被困在血虫中间不得而出。

    我正想游过去救援对方,叶寻的双手忽然排空而起,兜住自己四周的潭水往头顶的方向平推而去。冲天水柱在叶寻掌力的推动之下破空而起,他自己借着一掌之力沉进了水底。

    我低头看向叶寻之中,叶寻却已经踩着潭水游到我身边,帮着我抓起安然,一起往陶思羽消失的方向游了过去。

    这时候,先我们一步潜进水里的陶思羽已经回过头来,游到我们前身连打了几个手势,示意我们跟着她走。我追着陶思羽游出一段距离之后,眼前忽然出现一道青砖砌成的石墙——这里果然藏着秘境。

    陶思羽先一步游到石墙跟前,狠命地向石墙上的一点撞了过去,本来还是严丝合缝的青砖,在她的撞击之下竟然向里面凹陷了几分。

    叶寻快速游上前去,推开陶思羽,自己停在石墙之前,双掌并举向石墙上猛轰了过去。被叶寻掌力卷动的水流犹如巨锤击向墙面之间,石墙轰然崩开了一道足有人高的缺口。

    陶思羽指着缺口连连摆手之间,先一步钻进缺口当中,没过多久我们就听见陶思羽喊道:“快点进来,这里有密室。”

    陶思羽上岸了?

    应该是,否则的话,她也没法喊出声音。

    陶思羽出身无鬼宗,应该属于空道高手,她能快速找到石墙上隐藏的暗门完全来自于她的师承。她既然能招呼我们进去,就说明那里至少暂时没有危险。

    我和叶寻拖着安然游进石门不久,就看见了一道斜向出水的石阶。陶思羽站在石阶上连连招手道:“快点上来,安然快要不行了。”

    我赶紧把安然送上岸去,陶思羽连着在安然身上拍了两掌才把他嘴里的水拍了出来。安然总算是再次醒了过来,可他第一句话却是:“叶哥,你打昏我干什么?怎么不让我跟我老婆解释?”

    叶寻咬牙道:“你给我把嘴闭上,再提你老婆,我现在就弄死你。”

    我把安然给拽到了一边儿:“到底怎么回事儿?”

    安然哽咽道:“我老婆以为我真要出卖机关秘术潜逃国外,见了面儿都不听我解释,非要把我抓进刑殿。叶哥要动手,我拦了两下,就被他打昏了。”

    叶寻应该是动用了什么保命的手段,而且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带着安然从人堆里杀了出来,可是安然现在却还想着找他老婆解释,不然叶寻也不会发那么大的火。

    我搓着眉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这件事儿,说到底还是安然被我给拖累了。虞枫跟我说过,出卖神话禁区之秘,是探神手的大忌,一旦发现,不用刑殿出手,所有探神手都可以将对方就地格杀,甚至不问缘由,哪怕对方真的潜逃国外,探神手也会不遗余力地追杀对方,直到将对方除掉为止。

    根据虞枫的说法,探神手至少已经有五十年没人叛逃了。我这次虽然是为了向刑殿复仇,但是也在“表象”上触碰了探神手的底限。

    我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你们两口子就没有点信任吗?”

    安然委屈道:“我老婆爱钻牛角尖,不管什么事情,只要她认定了,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除非你把事实跟她说清楚。”

    我的头顿时大了一圈。我以前就遇上过这么一个班主任,只要她觉得你有错,你就不要做任何解释,解释就是在狡辩,你越解释她就越生气,最后能发展到歇斯底里地逼你认错。安然他老婆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