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九章 诸葛留书3

    我继续说道:“本来偃师一脉极为神秘,除了在周穆王时期进献机关傀儡,就再没出现在世人的视线当中。可是墨家传人却在无意间发现了偃师一脉的秘密——他们正在重塑九婴。”

    安然和叶寻异口同声地问道:“重塑九婴是什么意思?”

    九婴是传说当中的上古凶兽,能喷水吐火,叫声如婴儿啼哭,有九头,故称九婴。尧帝时出水为祸人间,被后羿射杀于北狄凶水之中。

    我沉声道:“那个墨家传人本来是想要结交偃师一脉传人共研机关之道,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在协助先秦术士复活九婴。”

    “先秦时期,术士追求长生不死。他们除了炼制不死仙药,各种匪夷所思的手段也层出不穷。其中一脉信奉九婴,认为九头神灵九头九命,一命可活千年,复活九婴自然就能得到九婴不死的秘密。”

    安然忍不住道:“上古到先秦也有千年的光景,传说,九婴被后羿射杀时,是被箭贯穿了九头,难道到了先秦的时候,术士还能找到九婴完整的头颅吗?”

    我摇头道:“密信当中没有解释这些。诸葛亮却记载了一件事儿,那就是偃师一脉在利用机关术塑造九婴的身躯。而且……”

    我沉声道:“根据那个墨家弟子的描述,邪道术士已经成功将人的头颅转移到了兽类或者人的身上,就像我们所见的妖仆。”

    安然凛然一惊道:“皇坟山秘境的不是公输传人,是邪道术士?”

    “对!”我点头道,“而且,她已经掌握了一定的机关秘术。”

    我继续说道:“根据诸葛亮的叙述,偃师一脉的机关术虽然精妙绝伦,但是也有不足之处,其中几个关键部位也需要有人帮助参详,于是把墨家弟子骗入秘境。”

    “那个被骗进了密地的墨家弟子发现邪道术士试图复活九婴的秘密之后,不动声色地与之虚与委蛇,终于取得了对方的信任,以邀请墨家高手共同研究机关的名义将消息传回了墨家。”

    “那时的墨家虽然已经一分为三,但是墨家兼爱非攻的本质却未曾改变,三墨联手在黑竹沟中一夜筑城困住了偃师一脉。”

    “偃师一脉联通邪派术士几次大举突围都未能成功,但是墨家也一样伤亡惨重,只能邀请公输家加固机关城,共同围困邪道术士。”

    “公输世家在墨家游说之下终于赶到蜀中,与墨家联手共战邪魔。两大机关门派将一代又一代的精锐弟子送入黑竹沟,他们也在黑竹沟的中心地带建起了一道又一道的机关城墙,将偃师一脉死死围困在城池核心。”

    “可惜,两大门派为镇压邪魔投入了太多的精力,也折损了太多的精锐弟子,机关秘术就在不断消耗中逐渐失传。渐渐的,机关秘术不复当年盛况,机关迷城也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我拿着密信道:“当年两大门派为了防止宵小之辈图谋邪道秘术,始终对机关城的存在秘而不宣,只留下了一张简易的地图。”

    安然惊声道:“你说什么?诸葛亮没留下进出机关城的地图?”

    我摇头道:“不是诸葛亮,而是两大门派的前辈。机关城的真正地图从不付诸纸笔,都是口口相传。诸葛亮就是最后一个掌握了机关城地图的人。”

    安然追问道:“那公输思月又是怎么回事儿?她总不会是从机关城里跑出来的邪道术士吧?”

    “对。”我点头道,“她不叫公输思月,而叫秦思月。相传,她来自于秦代,其父辈就是活跃于秦代的术士之一。”

    安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的意思是,秦思月已经活了两千多年了?”

    我解释道:“秦思月来自秦代只是诸葛亮的一个推测。当初,他遭遇秦思月时,确实把她当成了公输家的传人。”

    “根据诸葛亮的推测,秦思月很可能是从机关城里逃出去的九婴精魄。”

    叶寻震惊道:“你能确定吗?”

    我摇头道:“这一点,连诸葛亮都不敢确定。毕竟这种事太过玄奇,哪怕诸葛亮本身就精通奇门遁甲、善用鬼神之术,也不敢肯定。”

    陶思羽忍不住插话道:“你们在说什么?”

    “在说九婴的起源。相传,九婴起源于伏羲。”

    我解释道:“相传,伏羲氏创造了八卦,八卦正是华夏玄学,甚至华夏文字的原点。后世为了纪念伏羲,铸造了伏羲画卦台了。”

    “传说,伏羲氏画八卦的地方不止一个,现在的河南淮宁县北一里、蔡县东三十里都有伏羲八卦台。但是,相传伏羲最早画卦之处就是伏羲降生的地方,成纪,所以成纪也有人铸造了画卦台作为纪念。”

    “据传说,每逢下雪之后,成纪的画卦台下隐隐约约还会出现伏羲画八卦的痕迹。伏羲画在地上的八卦日久通灵,遇到盛世就成祥瑞,遇到乱世就为灾患。九婴就是八卦中坎、离二卦的精气幻化而成的。”

    “坎卦四短画、一长画,离卦二短画、二长画,总共九画,所以九婴生有九头。因为成纪的八卦图是伏羲氏幼时所画的,所以九婴的头颅都是婴孩的样子。”

    “坎为中男,所以九婴九头当中有五个男形;离为中女,所以九婴的另外四个头颅是女形。坎为水而色玄,五个男形头颅都善用水,穿着黑衣;离为火而色赤,四个女形头颅都善用火,穿着红衣。”

    我说到这时看向了叶寻:“诸葛亮初见秦思月时,她就穿着一身红衣,周身三尺之内带有燥热之气,所以诸葛亮才会怀疑对方是九婴精魄的化身。”

    叶寻沉声道:“后来呢?”

    “诸葛亮第一次见到秦思月时,对方曾经提出要与诸葛亮斗战机关之术,如果诸葛亮战败,就要带她进入机关迷城,寻找公输世家遗落的秘籍;如果她战败,则放弃协助曹魏攻杀蜀汉的打算。”

    “那时刘备刚刚在蜀中站稳脚跟,大将魏延也未曾驻守汉中,一旦秦思月相助曹魏,蜀汉必败无疑,诸葛亮在无奈之下与她比试了一场。”

    安然下意识地问道:“诸葛亮赢了?”

    “诸葛亮输了。”我摇头道,“那一场,他们比斗的是小巧型的机关,善于守城的墨家自然不是对手,同时,也让诸葛亮确定了秦思月的身份。”

    “那一场比试,本就是诸葛亮有意为之,自然会找到理由将秦思月辩驳到哑口无言的程度,加上诸葛亮精通奇门遁甲之术,秦思月不敢轻举妄动,只好跟诸葛亮约定在十年之后再决高下。”

    “这十年之中诸葛亮一共教出了两个机关术的传人,一个是假的传人魏延,另外一个就是真正的传人马岱。”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如果没有这封密信,谁会想到魏延一直以诸葛亮继位者身份自居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狂妄自大的性格使然,而是因为他从诸葛亮那里学到机关秘术,才误以为诸葛亮会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啊!”

    “刘备在世时一直没有崭露头角,直到刘备病逝白帝城,诸葛亮七擒孟获才名声鹊起的马岱,竟然会是因为跟随诸葛亮学习机关秘术耽搁了十年光景。”

    我沉声道:“诸葛亮也曾经连续几次试探过魏延和马岱的心性,让他们各自铸造了定军山和莲花坝的两处机关秘境。魏延在造好秘境之后将军士全部坑杀,马岱却把军士带在身边随他南征北战。这就是诸葛亮后期选择马岱,放弃魏延的原因。”

    “诸葛亮在南征之前始终不让马岱露面,却把魏延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只是为了给秦思月造成魏延才是她真正传人的假象。”

    安然追问道:“那后来呢?后来秦思月回来之后又怎么样了?秦思月输给了诸葛亮?”

    我看向安然道:“秦思月还是没输。她在机关秘境中讲述的事情,有八成以上都是真的。”

    “诸葛亮与秦思月交手的过程当中,发现了秦思月身上的两个特点。第一,秦思月并不认为自己是邪魔外道,反而觉得追求长生不死,真是让人生出九头,是让人成为神明的一种方式。”

    安然忍不住道:“一个人长特么九个脑袋,那还是人吗?”

    我摇头道:“你听说过太古三皇吧?三皇的说法十分繁杂,其中一种就是天、地、人三皇。三皇当中的人皇又被称为九头氏、居方氏。”

    “唐·司马贞《补史记·三皇本纪》中记载:人皇九头,乘云四,驾六羽,出谷口,兄弟九人,分长九州,各立城邑,凡一百五十世,合四万五千六百年。”

    “后世觉得司马贞是说人皇共有兄弟九人各掌一州。秦思月所在的门派却执著地认为,人皇应该是生着九颗头颅,否则也不会在世四万五千年。四万五千年,不正好合上九五之数吗?一个脑袋五千年啊!”

    叶寻听到这里忍不住道:“疯了!”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