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一章 碰撞的传说

    司若就站在一座用石块堆积的庙宇门口,庙里还聚集了二三十人,有游客也有学生。

    我没心思去看别人如何,径直冲到司若跟前,与她异口同声的问出了一句:“你没事儿吧?”

    我们两人相视而笑之间,屋里有人喊道:“快看,快看……船来了,仙人来接我们了。”

    我和董大海一起回头的当口,那艘把我们逼得不得不跳水逃生木船竟然无声无息的停在了海滩上。

    屋里立刻有人惊喜道:“船来了,快上船。”

    有人刚想往出跑,就给我给拦了下来,我横身挡在了石庙门口:“谁告诉你们那是仙船?你们自己看看船上是仙人么?”

    有人理直气壮吼道:“《活命歌》是那么唱的……你看那船上怎么就不是仙人?”

    我是背对着大海在阻拦人群,等我回头时,海边木船上的军士已经变成一个个手持拂尘,道服飘然的修士,笼罩在木船上的肃杀之气早被朵朵祥云取而代之,从船底涌起云雾好似将木船托在了半空,远远望去赫然一副度难仙舟的景象。

    站在我身前那人双眼通红的喊道:“你给我滚开,耽误了老子上船,我跟你玩儿命。”

    他这一喊,被我堵住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好多人一块往我身上冲撞了过来,他们不敢杀人却敢把我从门口推开。

    我干脆一侧身子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来:“该说的话,我已经说了,上了那艘鬼船是生是死都是你们自己的决定,怨不了别人。”

    “我呸——”第一个冲出去的人临走还不忘呸了一声。

    我原本还想阻拦却被对方那一声气得停住了动作,他们想死,我再拦也没有用处。

    不过,我刚才那番话还算有些作用,有人迫不及待的爬到了船上,有人却迟疑着停了下来:“小兄弟,那这不是仙船?”

    我冷声道:“信不信由你。”

    说话那人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停了下来,翘着脚往船上张望,这时,已经有接近一半儿的人爬到了船上,站在船头道士大声喊道:“还有人上船吗?”

    先前问我的人再次开口道:“小兄弟,你看……”

    我面沉似水的道:“我什么都不会看。”

    那个人吃瘪之后更拿不定主意了,船上道士却沉声道:“仙人指路,只渡有缘。”

    那人愣了一下之后马上抬腿往船上跑了过去,他这一走又带走了一小半儿犹豫不决的游客。

    他们明明就是在送死,我却只能见死不救,被强烈的执念所迷惑的人是没法救的,除非我动手打断他们的双腿,才能把人全都留在海岸上,否则,我说得再多也没有人会相信,他们甚至会把我当成仇人,冲过来跟我拼命。

    我干脆闭上眼睛倒退了几步,倚在了石庙的墙壁上不再理会那些犹豫不决的人了。

    这时,我身后却传来了项临的吼声:“快点走啊!再不走船开了。”

    “不……我不敢……”死死拽着项临不肯撒手的女孩拼命哀求道:“项临,你别走,我觉得那船好可怕……那肯定不是仙船……”

    项临指着我这边喊道:“别听他胡说八道。大家都上船了,我们赶紧走。”

    “别上……千万别上啊!”那个女孩大声哭道:“你们相信王欢吧?求求你们了,你们相信王欢吧?他说的肯定是真的……”

    那个女孩的哭声传遍了整个海滩,原本还打算上船几个人又犹豫不决的停了下来,项临却当场暴怒道:“凭什么相信他,他说的就是真的么?你别忘了,他是唯一下过船舱的人……”

    “不,我相信王欢。”那个女孩拼命挣扎喊道:“王欢,你说句话啊?你告诉他们那船不是真的。”

    那个女孩干脆放开了项临,向我这边冲了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船头上的道士已经森然开口道:“开船!”

    “等一下!”项临带着几个同学转身冲向了海滩,那艘木船却飞快破涛而出,短短片刻之间就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

    一直追进水里的项临,红着眼睛冲到岸上,用手指着我破口大骂道:“都是你,要不是你在这儿搞事儿,我们已经上船了,都是因为你。”

    我冷眼看向对方:“你要是想死,我可以现在就送你一程。”

    项临被我眼中的冷意吓得不敢出声,他身边几个同学却炸开了锅:“你叫王欢是吧?一会儿要杀这个,一个要杀那个……你哪来的那么大威风?”

    “什么本事都没有就知道添乱……”陈潇厉声道:“我们这么多人,都是因为你才上不了船。”

    我微微眯起双眼往前走了一步之间,司若却从后面拉住了我的手:“别理他们。不值得。”

    我冷着脸点了点头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司若指向远处:“我被卷进海里之后就昏过去了,等我醒过来,发现自己在那边的海滩上,我就带着几个人一路顺着海岸走,不知道怎么会走到这里。”

    司若又指向石庙道:“我过来的时候,看见一个导游领着人拜石庙,我问她……”

    司若把导游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之后,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董大海,你确定自己的《活命歌》没唱错?”

    “没唱错,肯定没唱错。”董大海慌忙道:“我学过的《活命歌》里就被没有仙牌之类的话。《活命歌》肯定是让我们往山上走。”

    “这就怪了……”我几步走进了石庙当中,庙里正中只有一座竖起来的石碑:“这就是仙牌?”

    那座石碑的外形与平时能看到牌位确实有几分相似的地方,可是石碑上却没有仙人的名讳,更没有画像,唯独让人觉得不一样的地方,是这座石碑没有底座,全靠插进地底的半截碑身支撑着重达千斤的石碑。

    我伸手摸向石碑表面时,我身后却有人喊了一声:“你干什么?你阻止我们上船逃生,还打算亵渎仙牌吗?滚开——”

    我拔出身上的长刀倒插在了地上:“谁再没完没了,别怪我心狠手辣。”

    “别听他放屁!”项临怒吼道:“把他打出去,我们好拜仙牌,原先导游不就是带着我们拜了仙牌,仙船才过来的吗?”

    “把他打出去……”失去了理智的学生顿时一拥而上,往我背后猛冲了过来,我刚想回身拔刀,司若就抓住了我的手掌:“别动手,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我仅仅一愣之后,就明白了司若的用意,她过来的时候,应该是没看见的那些人膜拜仙牌的过程,她是想要看看这座所谓的仙牌里究竟藏着什么玄机。

    我微微点了下头,伸手拔出长刀退到了一边儿,项临却得意洋洋的看了我一眼:“怂货!”

    我眼中怒意顿生之间,项临却别过了头去:“快点跪下,我还记得那个导游说过什么。”

    项临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对着仙牌三拜九叩之后大声说道:“上仙在上,草民项临,误入鬼岛,求上仙怜悯收为弟子,破禁离岛。”

    跟在他身后的十多个人全都学着项临的样子,一边自述其名一边不断叩首。

    不久之后,我就觉得仙牌微微动了一下,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没想到仅仅眨眼之后,仙牌就再次震荡而起,石碑底部土块竟也随着石碑的激荡向四周翻动而起,乍看之下就好像是石碑凭空的从地下长出了两寸。

    我刚一皱眉,项临就欢呼道:“仙牌动了,仙牌动了……快出去仙船马上就会来。”

    项临带着一群人冲出石庙不久,原先那座木船就在众人翘首以盼当中缓缓驶来,可是岸上的人还没来得及欢呼,嘴里的声音就变成了尖叫:“鬼啊!”

    “救命……我不要上船啦……”

    再次驶来的木船上已经没有仙风道骨的修士,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根根竖在船头上的长矛,倒立的矛尖个个挑着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最前端那颗人头不就是临走时呸了我一声的游客?

    一群人吓得放声尖叫之间,那些人头脖子上的断口之下竟然飘出了一阵阵像是荧光似的绿火,眨眼之后,纷纭舞动的荧光就在鲜血乱滴的首级之下聚成人形。

    我眼看着人头之下,像是魔术变装一样从上到下出现了一身蓝色的道袍,刚刚还是狰狞恐怖首级,仅仅几秒之后就全都变成了道貌岸然的修士。

    为首那人甩动了两下拂尘,面带微笑的看向了人群:“仙人指路,只渡有缘。诸位还不上船么?你们看我,不是已经成就道体?快上船吧!”

    “不不不……”陈潇吓得哭出了声来:“我们不上,不上……”

    那人冷笑道:“仙船临世,没有空船而归的道理。上一个人也是上,你们不来,那贫道就只能自己选人了?”

    “不要!”陈潇狠命的一推项临:“你去,都是你,要不是你非要拜仙牌,他们也不会回来,你过去,别连累我们。”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