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章 仙牌之下

    那人狠狠瞪向司若:“她是魔门妖女司若吧?说不定这回的事情就是魔门搞出来的阴谋。想要合作,先拿下妖女再说。”

    那人话音一落,破晓的两个弟子眼睛同时一亮,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神情。

    我横身挡在了司若前面:“我看谁敢!”

    阮大龙立刻阻止道:“张元,你给我停下。你在干什么?”

    “当然是除魔卫道。”张元厉声道,“王欢,你身为血衣堂弟子,却跟魔门妖女混在一起,就不怕探神手的家法吗?”

    我双目微寒道:“谁来处置我?你吗?”

    张元沉声道:“别以为你有点本事就能为所欲为,你逃不过家法。赶紧跟妖女划清界限,亲手将她斩杀,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我逃不过家法?我让你走不出去,谁还来找我执行家法?”我说话之间已经动了杀机。

    阮大龙脸色一变,马上跟张元站在了一起:“王欢,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阮大龙说完马上转头看向张元:“还有你,张元,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挑起事端?”

    “我……”张元本来还要再说什么,却被阮大龙狠狠瞪了一眼,硬是把后面的话给憋了回去。

    桃小妖赶紧站出来圆场道:“大家现在都被困在这座岛上,还是暂时放下门派之争吧!如果我们动了手,肯定会出现损伤,剩下的那些人该怎么办?探神手的责任就是保护无辜。”

    桃小妖不等我们开口就说道:“现在,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十五个人,我们三队人马每一队负责五个人的安全,大家有意见吗?”

    我点头道:“我没有意见。”

    张元冷笑道:“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让魔门的人负责安全,未免有些儿戏了吧?跟着他们的人,只会被魔门拿来铺路,‘保护无辜’这四个字跟魔门有关系吗?”

    我冷眼看向张元时,桃小妖也犹豫道:“这样吧!你们要是信得着我们几个,可以自行挑选组队。由我们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大家现在都过来吧!”

    桃小妖话一说完,一大半儿的人就全都跑到了桃小妖那边,剩下几个也跑到了张元身后,只有那个被我从项临手上救下来的女孩站到了我们身边:“我叫程小七,我相信你们。”

    张元摇着头道:“真傻呀,真是傻到家啦!羊入虎口啊!魔门的人也能相信?这跟把毒蛇揣到怀里有什么区别?”

    程小七高声道:“我不知道什么魔门不魔门,我只知道刚才项临要杀我的时候,是王欢救了我,而不是你们这群正派名门。”

    “你懂什么!”张元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面红耳赤地怒吼道,“我们那是为了看看魔门究竟有什么阴谋。”

    程小七根本就没去理会对方:“陈潇,你要是相信我就过来,那些人靠不住的。”

    陈潇犹豫了半天才低声说道:“我不去……王欢……王欢太凶……”

    张元这才露出了笑容:“这就是魔门的本性。不相信他就对了。”

    我冷然看了张元一眼,才说道:“你们在这儿等我,我马上回来。”

    我是要去捡我扔进水里的刀。我这次出来没带兵器,唯一趁手的也就只剩下那把长刀了。可是我蹚着海水摸了半天,却没摸到长刀究竟去了什么地方。

    “不应该啊……”我自言自语之间,把手伸进了水下的沙子当中。就在我指尖触碰到刀柄的瞬间,却忽然觉得手腕一紧,好像有人在水底忽然握住了我的双手。

    我还没来得及出声,漆黑的海水当中就浮现出了一张惨白的面孔,那明明就是一个躺在水里的女人。眨眼之后,对方的面孔就清清楚楚地映在了我的眼里——那人竟然会是司若。

    冰冷的海水顺着司若精致的鼻尖向面孔两旁缓缓流落之间,她也从水里坐起了半个身子:“王欢,别怕。我已经死了,你后面的人是假的。”

    我心中顿时一凉,司若却在这时把脸贴到了我的耳边:“小心那块仙牌。记住:逢水且退五步外,遇草不走一线天。千万要记住。”

    司若说完忽然躺回了水里,我双手猛地往中间一合,想要把司若从水里拉上来时,两只手掌却捞了个空。等我再想往水下找人时,我的手心里却多出了一只刀柄,就好像是有人特意把刀塞在了我的手里。

    我提刀出水之间,下意识地往自己脸上摸去,却在自己腮边摸到了一层细沙。那是“司若”刚才贴在我脸上时留下的沙子?

    我转头看向岸上的司若之间,对方的面孔已经在火光的掩映之下变得半明半暗,在俏丽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我与司若仅仅对视了一眼,后者就开口道:“王欢,你找到刀了没有?”

    我顿时又是一惊——司若被火光照亮的面孔明明没动,她隐藏在光影之下的另外半张脸上却泛起了一丝冷笑。那足以让人彻骨生寒的笑容虽然一闪即逝,但是我却将那诡异的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找到了。”我提着长刀往回走时,心里却在一下下抽搐。岸上的人究竟是不是司若?

    我不相信什么鬼魂的说法,但是水中出现的那个女人又该怎么解释?如果她想杀我,从她抓住我双手时就有机会,可是她却在我耳边说了几句话。

    那几句话的韵脚像是《活命歌》。

    司若是不是真的死了?她在还魂救我?

    我刚刚走到岸边,司若就走了过来:“你的脸怎么了,怎么全是沙子?我帮你擦擦。”

    “没事儿……”我刚刚说了三个字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司若摸向我面颊的手掌竟然凉得吓人,就像是五把钢刀同时贴在了我的脸上。

    这不是司若的手。

    司若是练武之人,气血旺盛,就算是把她给扔到冰天雪地里,她的五指也不会冰冷发僵。

    她不是司若?

    可她真是司若怎么办?

    我下意识地握紧了刀柄,任由着司若的手掌在我脸上滑动,只要她稍有异动,我的长刀就能出手。

    司若凉冰冰的手掌从我的脸上慢慢滑向了我的脖子,那才是人体的要害所在。以司若的功力,只要轻轻一下,她的指甲就能割断我的动脉,让我血溅当场。

    我全身绷紧的瞬间,却忽然听见程小七喊道:“你们快看石碑?”

    司若第一个回过了头去,我往后退了一步才转头看向了石庙。

    立在石庙中心的仙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土中升起了三尺多高,带着湿度的沙土正顺着石碑底部成块砸落在地,石碑下面也跟着隆起了一座像是坟包一样的沙丘。

    从我的角度远远看去,破土而出的石碑上像是刻着字迹,我还没看清上面写着什么,将近三米高的石碑就被隆起的沙包给掀翻在了地上。

    石碑轰然砸落的瞬间,一颗巨大的龙头随之破土而出。

    “龙?”有人刚刚惊呼了一声,龙头背后就掀起了一座盾甲狰狞的龟壳,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头被放大了无数倍的鳄龟。

    “是龙龟,快跑!”张元的惊叫刚起,龙头的怒吼就冲天而上。

    我顾不上去看龙龟的全貌,就一手拉起司若,一手抓住程小七把她抗在肩上,绕过人群夺路而逃。剩下的人仅仅比我反应稍慢了一些,就被我给甩在了身后。

    我还没跑出多远,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巨响,大大小小的石块像是出膛的炮弹从我头上呼啸而过,我也下意识地转头向石庙方向看了一眼。

    仅仅是这一眼,就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石庙正面已经被横冲直撞的龙龟给撞得七零八落,刚才从我们头顶上飞过去的石头就是被它崩飞的庙门。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庞大的龙龟行进之间竟然快如奔马,仅仅眨眼的工夫就冲向了人群。一个来不及躲避的游客被龙龟撞倒在地之后,刚想抬手呼救,他背后的龙龟便迎头咬落了下来,瞬时吞没了对方的半截身躯。咬住猎物的龙龟猛一仰头,把对方叼在半空当中,左右甩动了起来。那人的身躯顿时在龙龟的巨力之下四分五裂、血肉横飞,只有被龙龟咬在嘴里的半截身躯还在往龙龟的咽喉中慢慢滑落。

    刚才还在拼命逃生的人群瞬间被龙龟捕食生人的景象吓得双腿发软,有人竟然直接瘫倒在了海滩之上。阮大龙纵声怒吼道:“你们快跑,我回去救人。”

    阮大龙和张元飞快地冲向一个游客之间,刚刚杀了一个人的龙龟也直奔两人的方向冲了过去。桃小妖也在这时飞身而起,赶向了阮大龙身边。我稍一犹豫,才把程小七交给了司若:“你们快跑,到山坡上等我。”

    我也不管司若答不答应,转身就冲向了战场中心。这时,阮大龙他们三个人已经跟龙龟缠斗在了一处,三个人凭着身法在龙龟左右辗转腾挪,不断吸引着对方的注意,虽然暂时把龙龟给困在了原地,却怎么也救不了那几个瘫在地上的游客。

    阮大龙看我过来,不由得惊喜道:“王欢,我们拖住它,你快点想办法救人。”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