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章 危机重重2

    双头怪蟒足以让人心里发寒,更何况这蟒蛇的身上还带着剧毒。要不是蟒蛇没把我当成目标,我恐怕也难以脱身。

    我还没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就听见水池的方向传来了一声轻响。等我回头看时,一条足有人腿粗细、鳞甲赤红的双头巨蟒已经从水中直立而起。分叉的蛇头形同铁钩般弯曲空中之间,两双蛇眼同时向我瞪视而来。

    我本想避开双头蛇的目光,可我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对上了双头蛇倒竖的瞳孔。我的目光仅仅与对方一触之间,就像是一只被天敌盯住的小兽,除了瑟瑟发抖,连一丝逃跑的勇气都难以提起。

    刹那之后,两只蛇头同时暴起而来,四颗獠牙同时锁定了我身上要害。我眼看着两颗蛇头在我眼中不断放大的当口,双头蟒蛇的身躯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在后面牵住了一般,蓦然停顿在了半尺之外,只有两道丝丝乱响的蛇信子蓦然贴向我的面孔。

    直到这时,我才算被蛇信带起的凉意给惊醒了过来,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双头蛇却在这时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咬住了被我砍死的同伴,飞快地退回了水中。

    司若赶紧从后面冲上来抓住我的衣服把我拖到了远处:“你刚才怎么不躲?”

    “我躲不开……”我懵懵懂懂地回答道,“我刚才被蛇盯住的时候就不能动了。”

    “呵呵……”张元冷笑道,“我看他是被吓傻了吧?就这么点胆量,也配做探神手?”

    司若厉声道:“张元,你不就是想要除魔卫道吗?好,我给你机会。现在我们就到山坡下面单打独斗,不死不休。你敢来吗?”

    “有什么不敢?”张元大喜之下,起身就要下山。阮大龙却抬手给了对方一个耳光:“张元,你当我说的话是放屁吗?你想单挑是不是?好,老子陪你。”

    张元双眼通红地吼道:“阮老大,她是魔门妖女,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报仇?”

    阮大龙暴怒道:“该说的话老子说过了,我不想多说。你想单挑,冲我来!”

    张元犹豫了半天,扔下兵器,背对着人群坐到了一边儿。

    我虽然听见了张元的冷嘲热讽,也听见司若为了维护我而跟对方针锋相对,可我的脑袋里却在嗡嗡乱响。

    逢水且退五步外,遇草不走一线天。

    那个女人说对了,她在告诉我怎么逃生。我刚才从水边退开的距离差不多是五步左右,那条双头蛇却因为半尺之差没能要了我的命——双头蛇攻击的范围就是在离水五步之内。

    她的一句话准了。第二句话我还没有遇到,可是万一也准了呢?

    阮大龙沉声道:“离水远点,那条蛇出不了水,不用害怕。我守着水边,你们休息。”

    事到如今,就算他们再怎么害怕也只能停在原地等待命运的安排了。

    我虽然闭着眼睛倚在一块石头上,可我的耳朵却一直在留意着身边的动静,直到我听见司若的呼吸渐显均匀,才悄悄站起身来摸向了山脚。

    我前脚刚一落地,就听见桃小妖轻声说道:“你想去哪儿?”

    我回过头时,桃小妖正在我三步之外,看样子她比我先一步下了山。我沉声道:“我要去看看龙龟背后的那块石碑上究竟写了什么。”

    这完全是我编出来的理由,我是想回到海里看看那个女人还会不会出现。

    桃小妖道:“我也想去看看石碑上写着什么。一起走,也好有个照应。”

    我现在再想理由已经来不及了,况且,我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真正的目的,只能跟着桃小妖悄悄摸向石庙的方向。

    桃小妖的思路未必不对。

    在华夏当中,很多地方都能看见龟驮碑,有些石龟只是单纯的龟形,有些则是龙首龟身,但是总体绕不开“龙之九子”的传说。

    传说中,石龟名为赑屃,又名霸下,生性喜欢负重。有传说,是大禹治水时,将功德碑压在了赑屃身后;也有传说,是朱元璋不愿助其开国的九龙子回天,故意骗赑屃背上了功德碑,赑屃被功德之力压住,无法升空,只能留在人间,其他龙子也就一齐留了下来。

    不管传说如何,总跑不出一个共同的地方,那就是石碑上刻录着功德。桃小妖想看的,大概就是那块石碑上究竟记录过什么。说不定,我们逃命的线索就在那块石碑当中。

    我们两个一路上都在小心翼翼地往石庙边缘靠近,等我们到达庙门边缘时,却又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只龙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那些被自己撕碎的尸体全都挪到了石庙当中,堆积在它爬出来的那座坑里。从我们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一堆血肉模糊的死尸,却找不到石碑究竟在什么地方。

    桃小妖向我比了一个“等待”的手势,自己蹑手蹑脚地绕着石庙转了半圈,才回来对我说道:“石碑应该是被龙龟给压在身子下面了。我去把龙龟引开,你想办法去看石碑。你的动作一定要快,我拖不住多久。”

    我还没来得及反对,桃小妖忽然从手里探出一颗钢珠,直奔着龙龟煽动的鼻孔打了过去。

    正在熟睡的龙龟身上虽然盾甲满布,但是鼻孔里面却没有什么防护可言,骤然被一颗钢珠打中,顿时痛彻心肺,蓦然怒吼之间挺身而起,往桃小妖的方向狂冲而去。我赶紧一闪身形躲在了石墙背后。

    我还没站稳身形,龙龟就将我身边的墙壁撞得石块纷飞。形同铁锥般的龟甲几乎贴在我的身边擦行而过。好在龙龟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桃小妖的身上,才没发现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存在。

    我眼看着龙龟追着桃小妖飞快地跑向了远处,赶紧一转身形闯进石庙当中。可是龙龟刚才趴过的位置上哪有石碑?我在庙里转了半圈,才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下面看到了石碑一角。

    我纵身跳进坑底伸手去推压在碑身上的尸体时,石块当中也伸出一只手来飞快地压住了我的手腕。我惊悚之下猛然抬起头来,却看见了司若的背影。

    司若正背对着我坐在血淋淋的尸体当中,反转着一只手扣住了我的手腕,她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浸透了大半。

    就像披着一身红袍的司若,身躯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脑袋却慢慢转向了身后:“你想看石碑上的话对吗?”

    司若只是轻轻一拂,石碑上的尸体就被分向了两边,露出了几行被血染红了的大字:千里寻真仙,茫茫山海间。欲求长生道,需登九重天。

    司若幽幽道:“这四句话的意思是,你们想要寻仙问道,就得从这里上山,山高九重,天高九重,等你们走进天门,就能找到想找的东西了。”

    我沉声道:“你究竟是谁?是不是司若?”

    司若答非所问地说道:“从这里上山,一路上你们会遇上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每重山上都有上山的线索,你找到了就能登顶,找不到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明天还会有人过来找你们,他们当中有死人也有活人。你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跟你认识的人动手,他们可能会是你们的活路,哪怕他已经死了。”

    我厉声道:“我在问你话!你究竟是不是司若?”

    司若仍旧自说自话道:“你们上山的过程当中肯定会又饥又渴,有些东西能吃,有些东西千万别碰,否则就是万劫不复。你一定要记住。”

    我深吸了口气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司若继续说道:“如果有机会,你就弄死那条蛇,挖了它眼睛吃,四颗眼睛,一颗都不要落下。蛇尾的地方,有些东西你用得着。记住,那东西只有你能用,千万不要让别人看见。”

    我见对方什么都不肯说,只能换一个说法:“这里是什么地方?”

    “可能是蓬莱,也可能不是。”司若道,“没有登上九重天之前,谁也无法断定这座岛屿究竟是仙岛还是鬼岛。能不能逃出去,全都看你的运气了。”

    司若说话之间,忽然把另外一只手伸进了尸堆当中,从里面抓出一只染着血的球体塞进了我怀里:“抱着它跑。”

    “龟蛋?”我顿时被手里的东西给吓了一跳。龙龟生性暴虐、嗜血好杀,要是看见我拿着它的蛋,还不得对我拼命追杀?

    我刚想把龙龟蛋放回去,司若忽然猛一回身抓住了我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单指竖起刺破蛋壳,将龟蛋开口的位置对准了我的嘴里:“喝了它,有它支撑,你可以暂时不吃东西。有些东西千万不能入口。”

    我只觉得蛋清像流水一样灌进我嘴里时,龙龟的震天怒吼也从远处蓦然而来。

    坏了!

    龙龟肯定是返回来了。

    司若忽然抓住我的衣领,把我直接从石庙里扔了出去:“抱着蛋快跑,晚了你就没命了。”

    不用她说我也知道,一旦让龙龟看见我手里被喝下去小半儿的龟蛋,肯定会因恨发狂,将我碎尸万段。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