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八章左右为难

    是啊!薛雨露的戏,做得太假了。

    陈潇是个胆小怕事又自私的人,她会找各种理由阻止抽签,更不会跟薛雨露当场翻脸,她在没确定我一定会收留她之前,绝不会爆发出那么强烈的“正义感”。

    一个人无论是出身正派名门,还是邪魔外道,人还是人,永远撇不清人的本性。只不过,有些人总会给自己的本性找点遮羞的东西罢了。

    司若冷声道:“薛雨露,你给我听清楚。我司若出身魔道,从不知道什么叫仁义道德,更不知道悲天悯人。现在谁过来,我就杀谁。”

    “哈哈……”薛雨露笑道:“她们已经走了,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回来。我也告诉你一句话,她们从队伍里走出去就是要投身魔门,探神手绝不宽容。”

    薛雨露说话之间拔出了匕首,看向了站在我们两方之间手足无措的人群。

    陈潇赶紧转身往薛雨露的方向跑了过去,却没想到对方直接把匕首横在了她的脖子底下:“回去!”

    陈潇失声惊叫道:“薛姐,你不是……”

    “闭嘴!”薛雨露厉声道:“我可没有一个勾结魔道的妹妹,就算有,我也会亲手清理门户。”

    “你说过……”陈潇只说了三个字,薛玉敏的匕首就从对方的脖子上划了过去,陈潇死不瞑目的栽倒在地时,薛雨露提着滴血的匕首道:“我的话,不是在开玩笑。”

    司若上前一步道:“我也没开玩笑,谁想死,大可以走上来试试。”

    两个女孩剑拔弩张的隔空对峙之间,夹在我们两方中间的几个学生一下子哭了出来,有人干脆跪在了地上:“求求你们行行好,收留我们吧?没有你们,我们走不出去啊!”

    她的哭声顿时引动了所有人的情绪,不管有没有走出来的人都哭成了一片,听在耳中让人揪心不已。

    被陈潇带出来的人都是学生,他们没经历过社会,更不懂江湖。有时候,判断一件事的标准就是身边的人如何,我就如何。薛雨露就是利用了这点,才把他们抛了出来。

    我看着那些哭得不成样子的学生,心中忍不住掀起了一阵阵的刺痛。当年,我和班上的同学被困在孤山密窟时,虽然心寒至极,但是事后回想起来却又感慨万千。

    如果,我不是跟我爸染上了一身的江湖气,我会不会跟他们一样?

    会,肯定会!

    有时候,人性就是一种本能,不到生死关头,谁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决定,在感情上我无法接受的事情,在人性上他们未必是错,易地而处,我不敢保证,我做不出同样的事来。

    我沉默了片刻才从后面拍了拍司若的肩膀:“算了,让他们过来吧!”

    “可是……”司若说了声“可是”就站到了一边儿。

    我扬声道:“你们跟着我,未必就是生路。我自己都不敢保证自己能活着走出这座岛,你们信我就过来一起听天由命吧!”

    那几个学生赶紧站起来往跑到了我的身后,薛雨露却冷笑道:“你们得注意了,王欢让你们做事儿之前,都好好想一想,别稀里糊涂的给王欢当了替死鬼。”

    薛雨露还在给我扬沙子,带着一群普通人本身就是一种累赘,如果他们再处处跟我离心离德,小心防备,剩下的路就会更为艰难。说不定,我还要停下来跟他们解释,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那样做。

    司若冷笑着看向阮大龙的方向挑起了拇指:“佩服!”

    阮大龙憋得满脸通红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桃小妖无奈道:“去做生死签吧!还是像刚才一样用抽签的办法探路。”

    没过多久,就有一个人中年汉子被抽了出来,对方本来想要说话,可是看到薛雨露手里那血迹未干的匕首时又把话给憋了回去。迟疑好一会儿,才慢吞吞踩着草地走上了山坡:“小姑奶奶,你可得看着我点啊!万一我有事儿……啊——”

    那人不知怎么忽然一声惨叫摔倒在了地上,我眼看着地上形同剑兰似的草叶从他脸上刮过之后,那人便惨叫着捂住面孔在地上拼命翻滚了起来。

    “你怎么了?”阮大龙试探着前迈出了一步又把脚给缩了回来:“王欢,把你的绳子借给我。”

    司若犹豫了一下才把绳索扔给了阮大龙,对方飞快的给绳子打了一个活结,往那人身边抛了过去:“抓住,我拽你回来。”

    那人下意识伸手去抓绳子时,脸上的肉却一块块的掉了下来,顷刻之间,整张面孔就变成了一张血肉模糊的骷髅,只剩下一双眼珠在眶子里来回乱转。

    几个女生被眼前的景象吓得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一个个捂着嘴瘫倒在了地上。

    阮大龙眼看那人一只手抓住出了绳头,立刻拉紧绳索猛然往后拽去,没曾想那人整条手臂竟然脱体而飞,被绳子牵在了半空。

    阮大龙仅仅一愣之间,那个被他从草地上拽起来游客却像是散了架子,身躯从关节处连连断开七零八落的掉在了地上,仅仅几秒钟之后像是被剁碎了尸体,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变成了一滩血水融进了草丛,那人身上的衣服却完好无缺的留在了原地。

    这时,我才转眼向阮大龙的方向看了过去,被他提在空中的人手上的血肉也纷纷脱落在地,地上原本毫不起眼的荒草竟然形同蛇群一样想肉块掉落的方向蜂拥而至。

    阮大龙惊骇之间抓起吊着半截白骨的绳索向后连退了两步,谁知,地上草叶竟然紧追着他的脚步往前蔓延了数米,阮大龙还在倒退的当口,桃小妖上前几步一刀割断绳索,连带着那条手臂一块儿扔向了草丛,原本还在追赶阮大龙的草枝瞬间随着人手退回来了原位。

    阮大龙这才站在了下来,冷汗淋漓的看向了桃小妖:“草地是活的?”

    从那人走进草地,直到被荒草吞噬一空,前后只有那么短短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难怪我昨天晚上仅仅听见龙龟吼叫几分钟就没了声息。

    直到这时,那几个被吓得没法出声的女孩,才在被司若拍了几下之后喊出了声来,可那嘶哑的尖叫声却又给寂静的草地平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

    我看着几乎蔓延了整个山坡的草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草地不能走,一线天也不能走,我们还能往哪儿去?

    一个学生颤抖的声音跟我说道:“王哥,要不……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走吧?这里走不通啊!”

    “换路?”我正想转身的时,却听见司若道:“咱们走不了了。”

    我猛然回头之下却看见漆黑的海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漫过了半边山坡,一浪接着一浪海波还在不断的向山顶蔓延而来,再往远处去看,海水当中竟然竖着半截桅杆。

    “那是鬼船!鬼船藏在水底下!”阮大龙惊呼之间转身喊道:“小妖《活命歌》到底是怎么唱的?咱们是不是应该往这个方向走?”

    桃小妖也失去了镇定:“《活命歌》第二段唱的是,仙人不在九重天,寻仙需向天之南。蛟龙拦路心莫惊,再行千步问辩浊清。我们就是在往南走哇!在山下水池里的双头蛇不就是蛟龙吗?”

    蛟在神话传说中其实是一种很宽泛的物种,只要能称霸一方水域生有鳞片的东西都可以称为蛟,成形的大蟒,鳄鱼,甚至鲸鱼都被古人称之为蛟。说那条双头蛇是蛟也在情理当中。

    我忍不住说道:“《活命歌》不一定是真的?”

    阮大龙转头问道:“你说什么?”

    我这时已经没有跟对方斗气的心思了:“你还记得我们见到过的将军尸么?他在身前写的是什么?他说自己被什么东西所误最终全军覆没,如果他写的是被《活命歌》所误呢?”

    “这……”阮大龙的脸色顿时一白。

    那人生前说的很可能就是被《活命歌》所误,从我上岛之后连续听到了几段《活命歌》,虽然所指的地段不尽相同,但是我敢肯定先后出现的《活命歌》至少也有三四个版本。

    这些《活命歌》未必都是伪作,但是其中记述的事情肯定有真有假,就像桃小妖所说的那段,往南走明明就是一条死路,可是《活命歌》却偏偏把我们引到这片草地的边缘。

    结果,我们不仅没能找到生路,反倒被草地和鬼船给堵到了中间。

    我再次转头之中,海上的桅杆早就露出了大半,透过海水已经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鬼船的甲板了,用不了多久,鬼船就能破水而出,甚至可以借助漫延的海水直冲山顶。

    司若看着慢慢涌上山坡的海水:“现在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从草地上冲过去吧?”

    “走一线天!”我当机立断道:“你们跟我走,有机会就冲过去。阮大龙把绳子给我。”

    我伸手去找阮大龙要绳子的当口,薛雨露却一把将绳子给抢了过去:“绳子现在不能给你。”
广告2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