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六章 试药

    李道士摇头道:“没什么意思,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我现在来不及去想李道士的意思,只想早点见到丹鼎。我从上岛开始已经差不多一天一夜水米未进了,刚才我们一直都在逃命还没觉得什么,现在紧绷的神经暂时松懈下来,我就觉得胸腔里火烧火燎般的难受,恨不得不去管脚下的水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赶紧蹲下去一通狂饮才来的痛快。

    可是,这里的水,我却不敢去喝,唯一的希望就是能找到可以用来充饥的丹药。

    我在四处张望的当口,忽然看见远处水面上掀起了一道人字形的波纹,像是什么东西潜在水底往我们的方向疾行而来。

    我刚刚转身挡住了司若之间,破水声响就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无数道的人字形波纹,绕着在我们四周飞速右转之间,我身后却传来了冷嘲热讽的声音:“让他嘚瑟,被盯上了吧!”

    “咱们赶紧走,王欢不救咱们,咱们也别管闲事。”

    桃小妖怒声道:“大龙,你带人先走,我去增援王欢。”

    “那怎么行?”有人当即反对道:“我们这边能打的就你们三个,你走了,谁来保护我们,不行!”

    “王欢不是有能耐吗?你管他干什么?”

    一群人连吵带退挪向远处之间,李道士却沉声怒道:“防御!”

    所有唐*军立时全部向外,紧挨着身躯围成了一座方阵。

    我顿时一愣:“这能防御?”

    所有唐*军都是肩贴肩的站在一起,把我们四周围得密不透风,看上去虽然是一种保护,可以一旦方阵被人攻击,他们就连动手的空间都没有,又拿什么去抵御对手?

    让我没有想到是,向我们身边冲刺而来的水波,竟在距离唐*军不足一尺的地方停了下来,其中几道波纹在唐*军身前反复徘徊了几次又潜入了水中。

    我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一丝冷汗,如果说刚才我还能勉强确定水下物体的方位,现在却完全不知道水下潜藏了什么危机,真要动手,我们必然吃亏。

    我握紧长刀之间,李道士却忽然笑道:“现在考验你是不是心软的时候到了。”

    “什么?”我下意识问出两个字时,桃小妖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惨叫,仅仅一瞬之间,就有三四个人被拽进了水里。桃小妖他们虽然拼命向水中劈斩,却始终找到对方位置。

    他们仅有三人就算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完全护住十多人的队伍,只是几秒之后,就有人被拽向了水中。

    桃小妖惊叫道:“王欢,快点过来帮忙啊?”

    我冷眼向人群看过去时,那些人早就哭成了一团,还有人在向我大声呼救:“王欢,救命啊!救命啊!”

    李道士悠然说道:“我们都是死人,这座岛上的东西只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吃死人。我们把你挡起来,他们自然不会接近,至于那些身上散发着血气的人嘛,呵呵……”

    李道士冷笑之间,我却看见一个学生抓着身边的一个游客狠命的推了出去,那人一个躲闪不及直接栽进了水中,对方刚刚入水就本能的想要挣扎起身,可是没等他抬起头来,就被水中伸出来一只人手给抓住了头发,生生拽回了水里。

    这一次,他再没起来。

    桃小妖举着兵器想要往水下试探却怎么也不敢落刀,她是怕自己一刀过后,不仅杀不了对手,反倒让落水之人死于非命,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消失在了水里。

    那个推人下水的学生拼命喊道:“王哥,骂你的人都已经死了,你也该出气了吧?快点救我们啊?”

    我冷眼看向了桃小妖:“你自己看看,你们救下来的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桃小妖拼命的向水中挥动着兵器:“王欢,现在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快点救人。”

    “我们走!”我转过头去不在往桃小妖那边多看一眼,迈步向树林深处走了过去。

    如果,刚才那个学生不去推人,我或许还会有些心软。这个世上谁都怕死,每个人也都有私心,凡事先从自己的立场考虑,也是人的一种本能。但是,怕死也好,私心也罢,都不是拽人填命的理由,我再去救他们,最后自己也会被他们送进地狱。

    我刚刚走出两步就听见阮大龙在我身后喊道:“王欢,你回来,我用探神金令换你出手。”

    探神金令?

    我听狐妈说过“探神金令”,那个东西相当于探神手中的免死金牌,只有为探神手立下了重大功勋的人才会得到一块探神金令。

    探神金令分为三等,最低一等金令也可以在探神手中换取大量的物资,或者免去自己的一次罪过。高等金令甚至可以要求探神手出手三次。

    每一块,探神金令都珍贵无比,甚至可以当成传家之宝,阮大龙竟然愿意拿金令去换这些人的命?

    我转头之间,那块被阮大龙举在手中的金令也落进了我的眼里,司若在我身后轻声说道:“那是真的。拿过来,对你有好处。”

    我稍一犹豫之后才说道:“出手,把人救回来。”

    李道士微笑道:“如你所愿,过去救人。”

    唐*军忽然并做一排将手中长枪插入水中,斜端着长枪往人群身边冲了过去,唐*军的阵型等于是用人墙去趟水下的敌手,办法虽笨却十分有效。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唐*军冲去之间,水下竟然变得毫无动静,方才袭杀了几个游客东西,竟然像是在一瞬之间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踪影。

    冲到人群跟前的唐*军蓦然停了下来,随手抓起一个游客把他们往空中举了过去:“上树。”

    我眼睛顿时一亮:“我们也上树。”

    我带着司若攀上一根树杈之后,唐*军已经把所有人都举到了树上,刚才平静下去水纹再次出现在了树下,围绕着树干来回转动了几圈才慢慢退走。

    我大致估计了一下两棵树之间距离,凭我和司若的力道应该可以在树木之间飞跃,但是那些游客肯定做不到这点。

    我正沉默之间,阮大龙却喊道:“王欢,接着。”

    我转头时,阮大龙已经把探神金令给扔了过来,我在手里掂了两下金令又给对方扔了回去:“这东西,我要没用,还给你。”

    阮大龙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你不想再救人了?”

    我刚要说话,李道士却低声开口道:“你还是找他们要些东西的好。要不然,他们不会放心。”

    我不由得微微一愣,李道士见我没有明白干脆自己说道:“这个世上可没有白白救人的道理,大夫看病还得收个诊金,你们就想凭白从这儿出去么?”

    李道士说完那边的人眼睛顿时一亮:“我们这里有卡,还有点手饰全都给你……”

    一群人竟然毫不犹豫的凑起了钱来,甚至没人吩咐就有人拿出了书包把值钱的东西全都扔了进去。

    我一下明白了,他们是不相信,这个世上真有平白无故去救人的侠客,比起江湖大义,他们更相信的是雇佣关系,其实归根结底也不过是那么一句话,他们可以相信警察,相信军人,却没有人会轻易相信江湖。

    直到有人把书包给我扔过来之后,我才缓缓道:“李道长,你能让唐*军背着他们往前走么?”

    “没有问题!”李道士挥手之间那些唐*军全都站在了树下,任由着对方骑在自己脖子上,往林中快步而去。

    李道士边走边说道:“王欢,你说他们对你的信任能坚持多久?”

    “我不知道。”我确实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李道士微笑道:“我说最多不会超过下回试药,你信么?”

    我皱着眉头任由着唐*军背着我快速前行,唐*军一直带着我走出了小半天的时间,我也渐渐开始坚持不住了,因为缺水像是被火烧了一样胸腔,让我恨不得能把胸口撕开放出里面的热气,就更不要说,其他人是如何反应。

    要不是他们被唐*军死死抓住,说不定现在就能直接跳下去喝地上的水。有人实在忍不住道:“王欢,小妖,你们就让我和一口水吧!哪怕喝完就死,我也愿意啊!”

    “给我闭嘴!”我连吼声当中都带着热气。

    “别着急,别着急……马上就好了。”李道士站在一个唐*军肩膀上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往那边走,那边有丹鼎。”

    背着我的唐*军转过一颗大树之后,我果然看见一座立在石台上丹鼎。

    托举着丹鼎的石台,露出水面两尺左右,乍看之间很像古时的炼丹台,可是丹鼎之下火坑当中残存的东西却不是木炭而是一块块像是冰块一样晶体。不止如此,就连丹鼎上也覆盖着一层白霜。

    我越是接近石台就越是觉得那丹鼎寒气逼人,仿佛我眼前的不是一只青铜丹鼎,而是一块万年寒冰。

    我犹豫了一下才伸出手去,慢慢推开了鼎盖,一个寒气顿时翻涌而出,直到寒气散尽,我才看见了鼎底亮如冰晶似的丹药。
广告2

本站推荐